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莫惹农家小闲妻

更新时间:2019-10-04 07:06:13

莫惹农家小闲妻 连载中

莫惹农家小闲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小小米 分类:穿越 主角:卿云卿云修 人气:

《莫惹农家小闲妻》作者:小小米,穿越类型小说,主角:卿云卿云修,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加倍奉还! “那这样呢?”被某男狠狠地扑倒,浑身酸软不说,更可恶的是! “娘子,请加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沉风起,一道黑色的身影闯到两人中间,站在卿云月和高婷婷的面前,仔细分辨了一瞬。直接冲上去将卿云月扛起进了高婷婷的闺楼。

卿云月此刻很想骂人。

她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怎么大白天的就在县太爷的府衙里被人掳了呢?

侧头看了看男人的侧脸,坚毅,微黑,很帅。

可是帅也不能做为绑架良家少女的理由对不对?

她握紧了拳头,暗暗发誓一会要有机会把他这张甩脸揍扁再搓圆,这样才爽快!

进了阁楼,男人将她直接扔在了床上。三两下就扒光自己的衣裳,露出精壮结实的胸膛,腹部的肌肉几乎成块,却又不显得夸张。弄得卿云月不由得吞了口口水。

然后,这厮竟然要来扒她的衣裳!

“喂,这里是府衙,你干嘛呢!”挣扎,用力打开他的手。

男人似乎停了一瞬,指尖的燥热在她如碧的肌肤上烫出一片微红。

卿云月挥手想要扇他巴掌,却被一把抓住!

挣脱不得。

男人越靠越近,已经能清晰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燥热。

卿云月再傻也晓得这个男人此刻的不正常了。身体上这么滚烫,像是发烧了似的。全程像是凭着感觉行事一般,动作流畅自然。

尼玛……

前后两世的贞洁就要这么毁了?不是吧!

苍天啊,大地啊,来盆水,浇醒他吧!

思念于此,竟然真的凭空出了一股清泉,直击男人脑门,当头浇下。

什么时候她的祈祷这么灵验了?

……

卿云月愣了一瞬,而面前的男人似乎也被这水一下子浇懵了,呆呆地压在她的身上,双眼慢慢地涣散开来。

那个……再来一股水浇浇?

卿云月又试了一下,什么都没发生,没有清泉,只有一滴滴水珠子从他发梢上不停地往她身上滴落。

她不是祖国的花朵啊,最多算一根狗尾巴草,不需要浇那么多水的!

偷偷地望下面缩,挪,爬。

为了躲这个男人,嗯,更重要的是,躲开这些讨厌的滴水。

“娘子。”男人的眼神有些迷离。

“……”神马情况,她不认识他啊!

“娘子。”男人靠得更近。

“你是哪位啊,我不认识你啊!”卿云月内心狂呼,这哪来的突然加戏的家伙,这么突然地就叫她娘子了,她个前后光棍三十多年的单身狗哪来的老公啊!

不过真的很帅!心底默默补充了一句,然后伸手摸了把嘴边的口水。

“你是我娘子。”男人认真地说。

“为什么这么说?”

“你就是我娘子。”

好吧……跟他的对话继续下去也只剩下无限循环的节奏,她决定换一个角度问问。

“那个……你贵姓?”

男人的眼神更加迷离,没有回答。

“你失忆了?”卿云月眼前亮闪闪的,据说失忆了的人特别好欺负哎,有木有!

“娘子……”楚楚可怜杀,卿云月成功被击杀。

“好吧,”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毛茸茸的,非常舒服。想到他刚刚把她扛进来的时候,气场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哎,那种肃杀,阴森的感觉让人惧怕。现在嘛……小萌兽一只的节奏好不好!

难道是被她刚刚祈祷来的那股凉水给浇傻了?那股水对准的是他的脑门,换句话说就是……脑子进水了?

想到这里,卿云月立马问道,“一加一等于几?”

男人歪着脑袋,似乎不理解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却很努力思考着的样子。

卿云月一拍脑门,好吧,这算不算她惹的祸?

“你……能不能先起来?”卿云月想了想补充了一句,“这样压着我好累。”

“好的,娘子。”男人爬了起来,站在边上,他的身材 非常的健硕,就连身高也真的特别可观,大约一米八几的样子。此时他老老实实地站在边上,双手束在腿侧。“娘子,一加一等于几是什么?”

……

咳,虽然有这么一个小插曲,但是因为云修几人的动作十分麻利,终于在当天傍晚之前,离开了镇子,踏向回家的路。

只不过……

卿云月看了看跟在身边的男子。“你……”

“娘子有什么吩咐?”某男分外殷勤。

“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娘子高兴就好,”男人微微笑着。

“那叫什么名字呢?”卿云月立刻纠结了,感觉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坑进去了。从小到大,最不会取名的就是她了。家里养狗,黄色的就叫小黄,两只了就大黄和小黄,三只了就大黄,小黄和中黄。当第三只小狗取完名字后,她哭着喊着的叫爸爸麻麻不要再带黄狗回家了,因为取不出名字了。

卿云月偷偷瞥了眼男人,不黄嘛……反而有点白……

叫小白会不会有点不好?

“要不你就叫大白吧!”

“……”云钧兄妹三人在旁边听着无话可说。

“姐……”云修有点不敢直视卿云月的审美观,奶声奶气地提示道:“这个名字不太好吧?”村里好几只白狗都叫小白的。

“大白……娘子喜欢就好。”男子直接忽视了云修的帮助,成功认领了大白这个名字。

几人也不顾着在路上歇息,雇了辆马车,紧赶慢赶地连夜回到了村里。

灵溪村地处偏僻,也并不富裕。可还好众人几乎快到了深夜才回到家里。否则单单就这辆马车的到来,也能引起好一阵子的围观。

回到家门前,卿云月已是全身乏了,打了个呵欠。

大白优先跳下了马车,然后挨个扶着卿家姐弟们下了车。

借着马车上的灯光,卿云月朦胧间看到了院子里似乎额外的凌乱。

许多日不回来了,大约是没人打扫,所以荒废了吧?

刚想抬步进去,却被大白给拦住了。

“娘子,脏。”大白说。

卿云月瞬间就火冒起来了,“公子爷,乡村小地的,未免污了您的双脚,还请您坐马车回镇子里吧。县太爷的府衙就挺干净的,我们这种穷乡僻壤的,太脏,容不下你!”

“娘子……”大白见着卿云月似乎发了怒,立刻缩回了手,又是一记可怜杀!

这声呼唤,身边的云钧三人均都瞪大了眼睛。长姐这速度的,一夜之间就给他们带了个姐夫回来?

卿云月双手投降,你赢了!

不过当她踏进院子里的时候,终于知道大白说的脏是什么意思了……

脚上黏糊糊的感觉,让人非常不爽利,仔细嗅了一下,空气中似乎弥漫了一种……家禽动物粪便的味道。

这时候,屋子里传来哼哧哼哧的猪叫声。

……

云钧点燃了火折子,院子里随处可见的家禽粪便。

她家啥时候这么富裕了?

她们住这里的时候,连口饭都没得吃。这才出去了几天,回来以后有猪有鸡了?

这时候,卿云月也终于明白大白说的脏的意思了。转身回头,伸手想摸一摸大白的头安慰他……泥煤,够不到!

“大白不生气,我错了,大白原谅我好不好。大白的眼睛真好,大白真厉害。”安慰杀加马屁杀……

大白见娘子的目光转向了他,眸子前蓦然一亮,又得到了娘子的夸奖,心满意足到有些飘飘然了。

解决了大白,卿云月回头,继续往屋子里走。门口加了把锁,走到窗边,依着云钧举起的火折子,终于看清了屋内的情形。本来该有的一张床不知被拆到哪里去了,整个屋子里空空的,就一直老母猪躺在地上不断地哼哼吱吱地梦呓。

他们不过才几天不在家,就有人敢拆她床,占她屋子了?

卿云月怒极反笑,她这颗柿子到底是有多软,什么时候都可以随便欺负任人揉捏到这个地步了?

卿云月在庭院里翻了翻,那口做饭的锅子还在,笑着大声说道,“云修,你身子最弱,路上又那么辛苦,今晚姐给你炖碗鸡汤吃吃!”

说着招呼云钧去里正家里借柴火。

“姐,我直接上山里砍些回来就是,用不了多少时间。”云钧摸摸脑袋说道。

卿云月闻言一瞪眼,“我让你去里正叔家里借你就去,过几天咱们加倍还给他家!”

“哦……”云钧不敢忤逆长姐的吩咐,转身就往里正家里走。

“云星,云修,你们两个把院子收拾收拾,我去村口井里打点水就回来。”

大白站在一边不解地看着卿云月,她好像是生气了,虽然不是生的他的气,可是她真的很不高兴的样子。

“娘子……”

卿云月此刻火气正没出发,但是看着大白小心翼翼的样子,心底的火气不知不觉地又消了大半,“以后在外面不要叫我娘子。”觉得这么说语气太硬,未免又跟着来一记可怜杀将她秒了。所以紧接着拉长了声音嗲声道,“好不好嘛……”

这个被她冲得脑子进水的家伙,此刻乱嚷嚷。等以后他记忆恢复了,回到朱门贵院里继续当他的公子哥,她这身名声毁了可就惨咯。

大白听着卿云月的声音,觉得特别特别的好听,特别是最后那句,真真身子都酥了。眸子里的光芒都闪亮闪亮的。立刻应道,“好的,娘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