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新世界的大门能关吗

更新时间:2019-09-14 14:42:07

新世界的大门能关吗 连载中

新世界的大门能关吗

来源:落初 作者:顾无花 分类:耽美 主角:邵子笛小巷子 人气:

主角是邵子笛小巷子的小说《新世界的大门能关吗》此文是顾无花原创的耽美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邵子笛吞了颗金丹,自此走上诡异的捉鬼之路......“梁九八!”邵子笛围着围裙,敲了敲手里的锅铲,“那是给涛涛准备的爆炒肥肠!”某男撇嘴道:“饕餮,吃不饱的!还不如给我!”论如何收拾爱卖萌还喜欢跟小孩子争风吃醋的男,咳,男朋友!涛涛:“啪啪啪,恭喜两位戏精牵手成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梁九八笑得客套,打着马虎眼,“进展非常顺利,大概明后天就能有您丈夫的消息了,不过我今天来这儿,倒是因为我这朋友!”

又被推出来的朋友,“……”翘尼玛。

梁九八笑着,眼睛深深地看不出什么,“他喜欢个姑娘,前几天被人害了,连怀的孩子都给挖走了,我劝他,他就是个备胎,孩子也不是他的啊,是个已婚男人的,他着什么急啊?不听我话,非装什么情种,这不,到处找线索学福尔摩斯破案呢!”

邵子笛虽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梁九八为什么要把那女鬼的事说出来,但他没错过女人脸上的僵硬。

不过任谁冷不丁听人给你讲这么个故事,脸上能轻松才怪了。

“这样啊……”

女人没有对这个诡异的三角恋故事感兴趣,甚至突然道:“梁先生,我还有急事,得回家了,你要是找到我丈夫,就给我打电话。”

说完,就绕过两人,匆匆地进了楼里。

看来是真挺急的,也不问问梁九八那个进展顺利,是怎么个进展顺利法……

邵子笛的脸还红着,微喘,“故事编的挺精彩的啊。”

梁九八哈哈笑,一脸承让承让,“在下不才,就报纸看的比较多而已。”

“……呵呵。”邵子笛不再跟梁九八闹,他这人,给个梯子就能往上爬,“给个理由吧。”

难道要他信他是灵感大发,开玩笑似的编了这么个故事?

大家都不傻。

梁九八却一脸神秘,说话也朝着得道高人的方向发展,“鬼故事,就是专门说给心里有鬼的人听的。”

“鬼故事?把我编进去?”邵子笛怎么听,怎么不得劲儿。

梁九八拍拍邵子笛的肩,“哈哈,就这么一顺嘴儿,别放心上啊!”

邵子笛嫌弃的拍落梁九八的手,却突然发现那抱头女鬼不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

还是这些天来的第一次。

最近他下班,一路过巷子,这女鬼就默默地跟在他身后,直到他在门后贴符,不能进来。

梁九八莫名其妙一句,“估计看见什么,害怕的跑了吧。”

邵子笛无语凝噎,我说您可别开玩笑了,鬼还能怕了什么啊?不都是人怕鬼吗?

“不过这栋楼,确实有点问题……”梁九八也抬了头,喃喃道。

快二十年的老楼,住户自然不少,但此时已经过了凌晨,很多户都已经关了灯睡觉。整栋楼暗沉着,和远处繁华城区的大楼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似乎在吞噬着黑暗,快堕入,深渊。

邵子笛也抬头看着这栋楼,想起来第二次见女鬼的时候,她就站在这个转角,能看见这栋楼的大多住户。

那她,到底在找什么呢……

梁九八送邵子笛回家的路上,又说了一些官方才知道的信息,明显是看过档案的人。

他们的目的不是破案,是找到女鬼的执念。

凶手自有警察抓。

梁九八说,女鬼如果想报仇,早就变成恶鬼了。她不仅不想报仇,好像还十分怕那个凶手。

所以很大可能,女鬼是想找回她的孩子。

但孩子肯定只有凶手知道在哪里……又绕了回来。

以至于分析到最后,虽然有了方向,却比之前更不知道该如何做。

邵子笛不免有些烦心,梁九八却依旧是那副淡淡,好像什么都没放心里的样子,有一种坚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的迷之自信。

说:“放心,最快明天,最迟后天,不超过两天,一切都会尘埃落定的。”

时间和梁九八跟女人说能找到她老公的时间一样。

邵子笛,不信。

梁九八:“……”

假朋友,假朋友,官方认定……

第二天还是照常上班,颠锅炒菜,谋生,活着。

早上其实不忙,来的人多是吃老板亲自做的叉烧包,邵子笛不忙的时候,就会帮帮小姑娘。

“邵哥,留两个叉烧包!”

邵子笛装叉烧包的时候,小李好奇追问:“甜甜,这两个叉烧包你给谁留的?没见有客人说留啊?”

小李这是被小姑娘前几天,天天留叉烧包给弄的有心理阴影了,就怕对方又捡起对梁九八的一颗芳心。

“二叔让我留的,说是熟客让留的。”

说完,就忙事去了,小李听不是给帅哥留的,就乐了,而邵子笛,倒是一直没放心上。

一直忙到快凌晨。

老板叫了邵子笛,让他下班回家,不过有份外卖,需要他去送一下,顺路,不耽误什么时间。

顺手的事,邵子笛没拒绝,问了电话和地址。

“电话是139XXXX4703,顾小姐,地址是满香小区的A栋,十八楼,1804。”

邵子笛刚记下电话,闻言一愣,满香小区A栋……十八楼……1804?

这不是那个女人的地址?

这两个叉烧包,居然是她让老板留的?

“老板。”邵子笛有些事需要证实一下,问:“你和送外卖的这家男主人认识吗?”

老板点头,“认识,熟客,老方他经常来这儿吃饭,不过你一般都在后面,可能就没怎么看见过他。”

“中元节那天他来店里吃过夜宵吗?”

“七月十五啊……”老板想了一下,点头,“来了,就在你走没多久,我给他下了碗面,还和他坐着聊了会儿天呢!”

“真的?你没记错吗老板?”

老板很肯定,“当然没记错!我记得,那天晚上就我和他在店里,你这么一问,我突然想起来,这老方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来吃饭了。”

“他失踪了。”或者说,死了。

老板大惊,“失踪了?这好好的怎么失踪了?”

邵子笛摇头,说也不了解,就是听别人说了。

没有多说,邵子笛拎着叉烧包,和老板说再见,送外卖去了。

只是去的路上,脑子里就不断在想这件事。万没想到,女人的丈夫居然真的在七月十五那天来四季饭馆吃过饭,但那个女人当时为什么会慌?被他一质问就变得不确定起来。

难道真的是她不清楚吗?

而且……邵子笛看了一眼手里的叉烧包。

凌晨十二点。

就算饿了,也不可能会要叉烧包,只两个,吃不饱不说,还是早上留下来的,就像,故意在等这个时间,等他下班后顺路送过去。

越想,邵子笛心中的谜团就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看不懂那个女人。

甚至感觉到,一丝不安……

女鬼不在。

邵子笛到了A栋楼下的转角,却没有如他的预料,看见抱头女鬼站在那儿。

奇怪,他就是去送个外卖,居然在想如果女鬼能和他一起去,或者就只是看见对方,心里就能安稳一些。

自嘲了一声,邵子笛进了大楼。

“叮!”

十八楼很快就到了。

安静的电梯间,安静的过道……一扇扇红门在这条四四方方的水泥格子中紧闭着,就像一个个贪欲的口舌,静静地等着有人主动走进去。

一口吞下!

这种环境下,邵子笛的脑补能力总是特别强,往往什么都没有,却先把自己给吓一跳。

邵子笛捂住猛跳的心脏,按下了1804的门铃。

没人应。

邵子笛又抬手敲了敲,先喊,“送外卖的!”

还是没人应。

怕打扰到旁的邻居,邵子笛掏出手机,给存的号码打去电话。

“嘟,嘟,嘟……”

大概响了有十几声,那边接了,一道冷冷的,好像从那边就能传出寒气,把邵子笛的耳朵给冻住的声音传来,“谁?”

“四季饭馆,送外卖的。”

“嗯,等一下。”

那边很快挂掉,邵子笛看着被挂断的手机,耸耸肩,收进了裤兜里。

虽然说是等一下,但却等了有几分钟。

就在邵子笛准备又打一通电话时,“咔”,门开了。

但这门虽然开了,却没有探出来的头,甚至连伸出来接外卖的手也没有。

什么都没有。

只是门开了……

邵子笛敲了敲门,“顾小姐?”

一片寂静,静得邵子笛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跳的有些快。

邵子笛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一丝凉意就顺着脚踝上来,不是害怕的,而是房间的空调冷气从门缝出来,缠上了他的脚。

随之而来的,还有淡淡的甜腻气味。

空调开着,而且灯也开着,他一个大男人,似乎没什么害怕的理由。

“顾小姐,我进来了?”

又是一片沉默,没人回应中,邵子笛打开了门,准备把叉烧包放下就关门离开。

警惕中,邵子笛还将门往里推开大半,一旦发生了什么事,他能马上逃出去。

没有多瞧,邵子笛注意前面几米的距离有一个小桌子,可以放叉烧包,他便快步上去,却在刚放下袋子时。

“啪!”

灯灭了,也就在那一下,“嘭!”,关门声从身后传来。

邵子笛被关在了这里!

能关门就肯定在他身后,但邵子笛往后看,却什么都没看见,就好像那门是被大门吹得关上的,但灯的开关总不至于也是风吹的吧?!

“哗——”

一个奇怪的声音又出现在身后,邵子笛额冒虚汗的转过去,却仍旧什么都没看见。

在哪里,那个女人在哪里?

“咕咚。”邵子笛咽下因为紧张而分泌的口水,警惕的看向周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