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桃劫入命

更新时间:2019-09-18 01:38:54

桃劫入命 连载中

桃劫入命

来源:落初 作者:零零落落la 分类:耽美 主角:小壹庄主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零零落落la的原创小说《桃劫入命》,主角小壹庄主,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少时惨遭灭门,身入危险迷途,一场相遇却让他慌了自己的心,少年的音容笑貌在他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但却因恩怨仇恨隔开,在这场孰是孰非的决弈间生死难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说完鄙夷的话语,立即将手上的铁乾往小壹那袭去,直对着小壹微笑淡定的面孔:“我不介意拿你练练手!”

小壹侧身一退,铁乾正擦过他的肩膀,在他的肩头上留下一个血印,转瞬之间有血滑了下来。

“你的武功不错。”小壹淡淡一笑,趁鲁实不备,旋手将他手上的铁乾给抢过来,对着鲁实的天门盖击去。

狠辣的动作使得鲁实脸色惊变,正当小壹即将击碎他的天门盖之时,小壹的动作突然一滞。

“我不杀你。”小壹丢开手中的铁乾,脸上划过笑容,随后屈膝蹲下看着惊慌失措的鲁实,不觉讥诮道:“不是很厉害的吗?为何现在当起胆小鬼了!”

鲁实愤然一把拉过铁乾,顺势朝着小壹攻击去。

小壹虽许久没练武功,但好歹曾经算是位练家子。他勉强和鲁实对阵了十几个会合,终落在了下风。

县老爷领着几十个人,登门道歉谢罪,每走一步就强按着他的侄儿往地上磕了个头,动作干脆利落却引人发笑。

府邸门口上站着迎接客人的奴仆,他们毫不掩饰内心的雀跃,一通跑到县老爷侄儿的面前训斥。

他家侄儿没一点道歉的样子,死沉着脸色,不时张嘴骂骂咧咧,还试图奋力站起逃脱,却因寡不敌众没掀起太大的风浪。

“程公子,你看我们这诚意满满,可否饶了我们?我家侄儿也是无心之举啊!”县老爷一见到程栩棱抵达门口,就立即屈身跪着,两手拍着地面磕着头,血渍都沾了一地。

“们?”程栩棱被他说的话给逗笑,霍然恢复沉闷的神色。

一旁的护法见风使舵踢了上去:“你特么有什么资格让我们家少爷饶了你侄子?你那侄子留在世上也是个祸害,不然把他交给我们家少爷教导!好歹还能教会他做人。”

小壹慢慢的走来,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人影,声音一沉:“程公子,你打算如何解决这个祸害?”

“县老爷说把他交给我的时候,我本来还想着给他一条活路。可如今县老爷都这么不识相了,我还有什么话可说的呢?”程栩棱神色陡然冷下,一拳头打向县老爷。

县老爷被这拳头打得眼睛冒星星,霍然倒了下去。

“小壹,我把人交给你处理。”程栩棱信心十足的拍了拍小壹的肩膀,大笑几声往一侧走开,随口和身旁的侍卫谈起县老爷的举止,话里尽是鄙夷不屑。

县老爷瘫坐在地,一时半会儿大脑嗡嗡一片。

小壹站在裁缝铺里,一眼望去竟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不觉紧步踏过去:“你是苗昇吗?”

裁缝铺里剪裁衣服的伙计儿抬起头,顿时眼露喜悦。

“沈公子!”

沉重的语气如同天上掉下来的石头般,压着小壹的五脏六腑,一瞬之间他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

“我和几年前变化如此之大,你为何认出我?”小壹仍维持着理智。

苗昇一脸的笑容:“沈公子虽长相声音和以往天差地别,但眼神里那股子不屈的英勇是不会变的。”

曾几何时,沈壹竟在比武台上打赢了他的师父,那时他的眼神威武霸气,细品之下那神采竟与现如今的他没什么两样。

沈壹的脸色异常深重,嘴唇微颤,冷静的说着:“我想报仇,为整个鸿雲山庄报仇!”

苗昇偏离了话题:“谈起来我们兄弟俩有四年没见了,当初我被你叔伯诬陷,迫于无奈离开了鸿雲山庄,记得当时你小小年龄竟费心费力帮我找证据。”

他们两相差十岁,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

“可……我没成功。”沈壹脸色铁青:“仍旧是没让你名正言顺的留在鸿雲山庄。”

“无事,我在外面也过得很好,你在外游荡的几年为何不来找我?”苗昇笑着给沈壹递过一匹布:“看你身上穿得一般,日子一定过得不好,这个就当是我送你的见面礼吧。”

“谢谢。”沈壹不矫情,顾自接过了布匹,忧心如捣的走开了。

苗昇见沈壹走后,立即换了副脸色,厉眸扫过沈壹的背影,渐渐发出讥笑的鼻音,一转身就朝着另一个伙计道:“快去通知亡命堂,就说我已经找到了鸿雲山庄前任庄主的遗腹子,让他们速来抓!”

“啊?哦。”那个伙计儿一头雾水,听完才紧步往外面跑去。

长桥上,一抹纤细的黑影掠过他的身侧,晃来晃去,犹如游荡至无形的鬼魂一般,忽然一跃至沈壹的面前,暗暗说着:“离程栩棱远一点,他很危险。”

沈壹看清了那双黑眸,一时间举足无措,脸上的神情再次僵化。

他突然上前抓住黑影的手臂:“你是谁?为何要一直跟着我?你是不是亡命堂的人!”

语气里泛着愤怒。

沈壹依稀记得,当年领头意图灭绝鸿雲山庄的人也是这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一望就如同踩进了泥泞般,一幕幕都是不见光明的黑暗。

“沈公子,没想到你连采英都忘记了,采英曾是你的童养媳,由于你被关押才离开鸿雲山庄,没想到捡回一条命!”采英揭开脸上的纱布,微微一笑道:“采英受前任庄主的恩德,自不能撇开你于不顾。”

“你打算帮我?”沈壹的眼眸恢复了纯净,脸上重回闲适自然的笑容。

他自小把采英视作朋友,喊着有难同当的口号。若非父母有意无意的阻止,他们两个人都快成为了拜把子兄弟了。

“嗯,我要你杀了杀死前任庄主的人,以后再解决灭绝鸿雲山庄的人吧。”采英爽快的倚在扶手上,眼里透着一抹怒意,心底似有愤火在燃起。

“不。”沈壹缩了缩脚,固执的道:“能够杀死我爹的人绝非常人,我们暂且没这个能力抗衡。”

他爹的武功胜在快和狠,每个动作都以灭敌为准,从不给对手留下反超一笔的机会。

想当年前任庄主灭杀了数十个叛徒,因此在武林中名声大噪,有不少人怀着憧憬之心仰望着前任庄主。

“你不是裁缝铺的吗?快回去做衣服,别来官府门口晃悠了。”几个捕头不悦的推搡着伙计儿。

“我……有事要和你们说!”伙计儿有些语无伦次:“不是说鸿雲山庄前任庄主的遗腹子消失了吗?我们今个儿瞧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