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染指河山

更新时间:2019-10-07 06:29:23

染指河山 已完结

染指河山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天际驱驰 分类:耽美 主角:贺月府 人气:

主角叫贺月府的小说是《染指河山》,它的作者是天际驱驰最新写的一本耽美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殿下是来召我侍寝的吗? 陛下是来召我侍寝的吗? 风染一见着贺月就这么低声下气的求恳,卖身成为他的男宠玩物。他问:何时能成交易? 贺月一见着风染就这么被逼问,问得他觉得自己变成了色中饿鬼。他想:何时能成好事? 他们以针锋相对为始,风月联袂,染指了河山。 他为他,撑起了一方天地,遮风挡雨;他为他,消磨了一生锐气,开疆拓土。峥嵘岁月,携手共济;戎马倥偬,并肩担当;双修续命,情深爱重;白首结发,愿尽来生情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一纸契约卖终身

作者:天际驱驰

贺月轻轻一笑:“那时候干什么不顺从了我?”

“那时风染有眼无珠,不认得殿下。”这句话倒是真的,那时风染只把贺月当做普通的癞蛤蟆,连正眼都懒得施舍一个。现在回想起来,早已经把肠子悔青了!

“你今年十几了?”

“十八,快十九了。”

“你知不知道,男孩儿最好玩的时候就是十五六岁,太小了,不懂情事,不经折腾,过了十七岁,发育开了,又不好玩了。”贺月笑看着风染,问:“你说你都快十九岁了,还能做脔童吗?”

刀锋一样的话,锐利地撕割着风染早已破碎得血淋淋的尊严,也击碎了他以为可以用来交换陆绯卿的唯一筹码。如果贺月对他已经成长成熟的身体没有了兴趣,他还凭什么去交换陆绯卿?心头又气又急,失口反问道:“既然风染早已经不适合做脔童了,殿下为什么还是要年年进侵,指名质子?”如果不是索云国逼得阴国穷途末路,他就不会兴起刺杀之心,也不会误导陆绯卿,以至让陆绯卿失陷在索云国天牢,受尽拷打折磨。

“我要告诉你,本太子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得到。我要你,你终将会属于我。”

风染无话可说,因为贺月确实逼得他把自己送到了他面前。三年来,他从不踏足索云国境内,但是为了陆绯卿,他必须来。来了之后,他却一筹莫展,想不出任何可以营救陆绯卿的办法。索云国的天牢防守严密,他就算把江湖前十高手全部约齐,也不可能从天牢里劫出人来,何况还是他单枪匹马?他是已死之人,不能动用阴国能力,他所依靠的郑氏家族,对索云国朝堂的渗透很弱,在索云国都城化成城基本上没有什么可用之人,连疏通关系去天牢里看陆绯卿一眼都做不到!他也设想过挟制住贺月用来交换陆绯卿,可惜皇帝刚被行刺,整个成化城和太子府都加强了戒备,风染窥探了一天也找不到下手的机会,情急之中,万般无奈之下,他唯一能想到的法子就是用自己去交换陆绯卿,凭着贺月三年来一直对自己恋恋不忘,不惜发动两国战争以逼迫于他的狠劲,他想,也许可以用自己把陆绯卿换出来。

人,是他要去刺杀的,这份罪,原该他来受。

可是,贺月毫不留情地破灭了他的打算和希望。

内书房里静了一会,虽然没有说话,贺月还是能感受到风染的失望和挫败,以及所受到的羞辱和打击。他喜欢掌控别人的感觉,何况眼前这个人,身份非同一般,既是阴国二皇子,又是江湖前十高手,征服他,打击他,带给贺月非常满足的心理享受。欣赏了一会风染的茫然无惜和哑口无言,贺月悠然开口说道:“脔童做不成,还可以做男宠。想做,就把衣服都脱了,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做男宠的本钱。”

贺月的话说得很是轻松,带着淡淡的笑谑意味,让风染又看到了一丝希望,站起身,一声不吭地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全部褪去。

虽是寒冬腊月,内书房地下本来就开凿了地龙,在屋子里又架着火炉,室内暖洋洋的,一点不冷,风染却一身冰凉,指尖冷得无法自制地微微颤抖着。自从决定用自己去交换陆绯卿,他就知道他将要承受怎样的羞辱,明明有了心理准备,事到临头还是感觉到难以忍受的无地自容。

风染的身体跟所有刚刚成年的男子一样,刚从少年过渡到成年,身材还有几分偏瘦,练过武功的身体,肌肉更加紧实,浑身的线条清爽流畅,看着就觉得舒适。唯一的瑕疵就是在风染身上,有很多淡淡的伤痕。那种伤痕显然是很久以前就落下的,伤痕遍布风染全身,有各种各样的形状,有些伤痕,甚至还密密地叠在一起。好在这些伤,伤好之后,并没有落下疤,只留下了一条条淡淡的痕迹。

贺月象品鉴牲口一般,这里捏捏,那里摸摸,换个地方又拍两下,似乎在拈量牲口身上的肉是肥是瘦一般。贺月轻抚着风染身上的伤痕,问:“怎么有这么多伤?”

“很久以前的,已经好了。”

风染显然并不想说这些伤是怎么来的。伤痕摸上去还算光滑,并不影响手感,贺月没有再追问。屋子里温暖如春,可是他能感觉到风染的肌肤凉凉的浸手,冷冷的僵硬着,便有一些淡淡的暧昧也都消散了。

感受到贺月的手在自己身上游离不去,风染忍下恶心和羞辱,低低地,硬着头皮问:“殿下……需要……现在……就……侍……寝吗?”

陆绯卿在天牢里度日如年,风染只想赶紧趁火打铁,让贺月赶紧得偿心愿,希望在贺月玩够自己之余,可以尽快答应饶陆绯卿一命,最好能尽快把陆绯卿赶紧偷梁换柱出来。退一万步,也希望可以去天牢看看陆绯卿,知道他是生是死。风染不在乎贺月将要怎样玩弄自己,再艰难,他都准备着去面对。

贺月笑道:“本太子不急,你倒急了?”收回了手,说道:“把衣服穿上。”坐回椅子里,欣赏着风染把衣服一件一件穿上。三年后的风染显然比以前壮实了一些,不过,风染的身体跟同龄人相比,要略为矮小纤瘦一些。贺月不算好色,但是刚才摸风染,确实让他觉得舒服,在听了风染那句问话,也令他微微有些荡漾。贺月平息了自己的心思,问道:“不管是你自己送上门,还是被我抓到,这辈子你都别想离开我。”

“只要殿下能饶过陆绯卿一命,风染情愿一辈子追随效劳太子殿下。”要想风染“效忠”,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最多只是效劳。

“你既然愿意跟着我,就签下卖身契。”

“好。”

“我要签死契。”活契的赎回主动权在被卖方,只要钱够了,被卖方随时可以交钱走人,主家不能强留;死契的赎回主动权在主家,只要主家不放人,被卖方有再多的钱也不能赎身。

“好。”

“你想卖多少钱?”

“不用钱,只要殿下能饶过陆绯卿一命就行。”

贺月轻轻地敲了敲桌子,笑着问:“连你的人都在我手心里,除了讨好我之外,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我现在只跟你谈价钱,说,你想卖多少钱?”

“随便。”

“一文?”

“好。”

“说出去谁也不会相信,堂堂阴国二皇子只卖了一文钱。”贺月觉得心情畅快:“那一年,你若跟我回来,我会好好待你。哪会象今天,卖这么贱的价?!”他总算出了当年那口恶气。

贺月唤小厮叫来总管,当面起草了卖身文书,钱货两讫之后,吩咐总管道:“老庄,这个是刚买的男侍,送去跟其他男侍一起住。把他身上打理干净,好生教教他,怎么做个男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