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山村不再静悄悄

更新时间:2019-09-18 01:58:23

山村不再静悄悄 连载中

山村不再静悄悄

来源:落初 作者:大同寒雪 分类:短篇 主角:黑石李昆 人气:

大同寒雪新书《山村不再静悄悄》由大同寒雪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黑石李昆,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城市化工业化浪潮的冲击下,农村空心化越来越严重,大山里的黑石村更是到了将消亡的边缘。这时,退伍兵石英放弃部队提升军官的机会,毅然回到家乡带领乡亲们办厂致富。这与横行乡里几十年的村长石怀财,以及县乡个别领导,发生了尖锐复杂的矛盾,围绕兴办企业,村长选举,股权之争,以及自己的曲折婚姻,展开了反复的斗争。正义终是得到伸张,坏人得到应有的下场,黑石村也成为全省闻名的富裕村。随着石材厂主要领导成员的升迁调离,黑石村经济发展受到了人才缺乏的制约,围绕要不要使用村外人才来领导,黑石村人经过了痛苦的转变过程,终于打破狭隘的小团体观念,把石材事业放到社会的大环境去发展。黑石材得以更大飞跃,黑石村变为了黑石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十八、亲仇兄弟

1.

石怀财从监狱出来,自觉脸面失尽,有些恼羞成怒,就故意在村里找茬子,说他家的狗丢了,骂起了大街来。其实他家的狗根本就没有丢,他是在有意示威。

田翠花做尽了丢人现眼的事,自己倒不觉得羞耻,也莫名莫姓地骂说,不安人心的东西,整天想着害人,一村一圪瘩的,心眼黑到了家……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不会有啥好结果……等等。

这分明是冲着石英骂的,石英也就在街上,听得一清二楚,这要是放在过去,倔强的石英一定不会让的。可是,这次石英始终没有出声,他心里为着有这样一对哥嫂,感到万分的悲哀。街上的人也都不想理他,纷纷走开了。

没多久,石英与石怀财是亲兄弟的事实,也传遍了全村,人们又是一顿惊讶,热闹地议论了一番,之后,不置所以地猜想着,他们会是怎样的对待呢?

田翠花把这事也说给了石怀财听,石怀财这个向来六亲不认的主说,啥亲兄弟,外甥舅舅还不是那样,就是妈老子也不行,是他害我成了这样,这仇是一定要报的!

一双死对头,突然成了亲兄弟,这消息是怎么传出来的呢?

2.

原来,石怀财被判一年有期徒刑,村上痛惜的人不多,但老石头老俩口却表现得非常痛苦。

老石头说要亲自去探监,石英很纳闷,都七十大几的人了,平时也很少出门,对一个毫不相干的坏人,却表现得如此多情,真是不理解。

石英再三劝止,也无济于事。最后,老石头翘着山羊胡子对石英发了威,说你不陪我去,我就自己去,一天去不了,我走他两天,三天,总能去得了。

无奈,石英只好套起自家的黄牛板车,载着老爷子出了村。

石英赶着黄牛车,拉着老爷子,慢悠悠地一路向县城走去。

秋风吹过,金黄色的田野传来“哗哗”的响声,红色的高梁,黄色的黍子和谷子,还有仍然绿着叶子的玉米,骄傲地晃动着沉甸甸的头,五谷的芳香迷漫在空气中。

庄稼人已经忙着收获,田野里闪动着各色衣服的男人、女人和半大孩子,有的挥舞镰刀,在黍地里割黍子,在谷地里割谷子,在高梁地里割高梁。谷子、黍子和高梁都是连杆子彻根割起,然后捆好,运回去,这才切下穗头,碾打收储籽粒。玉米却不同,高高的玉米杆上,挂着呲牙咧嘴的玉米棒子,赤手空拳的人们,先把棒子身上穿着的外衣,一层层扯开,露出金灿灿的玉米,只听“嚓嚓”一声响,那赤Luo的玉米棒子,就被请出来,然后一扬手,扔到不远处的玉米堆上。接着又找下一个目标。做这一切时,庄稼人的牙齿是微微咬着的,双手一次次地用力,一根根玉米棒子,就在地里堆成了堆。

老石头和石英走过一块块庄稼地,与熟悉的庄稼人打着招呼,只说是出门走一走,绝不提探监的事。

当走离村子越来越远时,爷俩便再没有话说。老石头盘腿坐在车箱里,一只手杠着烟袋杆不住地吸着,石英闷头想着心思。他反复惴摸,象石怀财这样的人,早该受到惩罚,可老爷子究竟是犯了哪根神经,非要来探监?他一直想不通。

几十里的路程,黄牛车足足走了一上午,到得县城已近午时,石英和老爷子也顾不得吃饭,就赶到监狱来。

监狱在县城的东北角,傍边就是公安局和武警县中队。这样的地方当然是戒备森严的,高高的围墙拉着铁丝网,一层一层的门紧锁着,岗哨设在墙上再高的平台,挎着明晃晃的枪,走来走去,警惕地巡视着。

石英和老石头都没想到,这么大年纪的人,好不容易来探监,守门的人,却是好说歹说不让进。

原因很简单,一是没有提前申请,二是没有村里乡里的介绍信。监狱不是车马店,里面的不能想出就出,外面的也不能想进就进。

老爷子一下没了招,想想也是这个理,就让石英回去开介绍信,说自己就在这里等着。

石英本就不想来,更不想见到石怀财,趁机就劝老爷子回去。可老石头不干,说这么远都来了,说啥也要进去看一眼。

石英哭笑不得,再回去一趟,要等多少时间才能返来。

3.

正在为难之际,石英眼前一亮,突然看到了战友小广东,就在警区内走来走去,他怎么在这里?石英急忙走上前去,叫住了他。

小广东穿一身武警中尉警官服,正从值勤室门外走过。听到石英的叫声,他停下身来。当他发现是石英时,紧走几步,就与石英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原来,小广东是石英一个班的战友,上下铺睡了三年。石英复员后,小广东也在部队的整编调整中,调到了武警。后来提了干,做了这里的副中队长。

寒喧过后,石英说出了缘由,小广东说,这个没问题,一会我安排你们进去,只是到了开饭的时间,就先带老爷子在中队食堂随便吃点吧。

小广东陪着石英和老石头吃饭,就说起了自己提干的过程,他说,由于实行提干制度改革,部队基层军官缺编很多,军校又一时培养不出来,就在你走了不长的时间,部队就真的直接提了一批,只简单地集中培训了一下,就任职了。

小广东很为石英可惜,问讯着他回来后的情况。石英如实说了自己的情况。

老爷子与石怀财如愿见面了,他嘴里财子财子地叫着,就举起颤微微的手,向石怀财伸去,却被那铁窗挡回。

他情绪十分的激动,哽咽着对石怀财说,大叔对不起你啊,对不起九泉之下你的爹妈,没有照看好你啊。说着就老泪纵横起来......

石怀财脸上毫无表情,偶尔抬头看一眼老石头,就又低下去。显得心神不定,又不想与老石头交流。

石英站在不远处的门外,也没理石怀财,石怀财却向他射来仇恨的目光。

老石头抽抽噎噎哭了一顿,又如此这般地向石怀财叮嘱了一番。就要走时,将随身带着的吃食留下,然后,一步三回头地被石英扶着出了门。

4.

石英看得出,石怀财对他的仇恨有多深,可以说恨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而老爷子对石怀财的情感又如此之深。其中一定有着不解的缘故,石英决意要问个清楚。

返回的路上,老石头拿出带着的干粮让石英吃,石英只是不肯吃。老石头再让时,石英说,你说,你与石怀财究竟有着怎样的缘渊,为啥表现得这么悲痛?

老石头只不接话,还是让石英吃干粮。石英又说,你不说出原因,我就不吃,以后连你的饭也不吃了。

老石头坐在车箱里,仍然默不作声,放下手中的干粮,又点起长长的烟袋杆。

牛车走到一片高岗上,老石头用烟袋杆敲着车箱,对石英说,你停下车,爹下车坐会。

石英不解,但还是把车停在了路边,又扶老石头下得车来,走到一片空地,老石头坐下来。

老石头说,英儿,你也坐下,爹和你好好说说。

石英疑惑地坐到爹的身边。

老石头眼神凝重,看了下四周的山冈,缓缓地对石英说出了深埋心里近三十年的往事。

当石英听到老石头亲口说出的,石怀财就是自己的亲哥哥时,被惊得目瞪口呆,他怎么也不敢相信,闹腾到这般天地,却是自己的亲哥哥。

石英的心里反复置疑着,双眼努力审视着老石头的脸。他突然感到,这张亲切的脸,变得陌生起来。脑子里又浮现出石怀财的脸,也变得陌生起来。

石英的固有思维受到极大冲击,他反复问自己,石怀财就是自己的亲哥哥?自己竟然有一个亲哥哥,却是石怀财这样的人?

老石头还在喃喃地说,英儿,在这个世界上,财子是你唯一的亲人啊,不管怎么说,你们的血脉是连在一起的,你可不应该把他闹到这样的地步呀。

石英再也抑制不住起伏的心情,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落下,他怎么能接受这样的事实,这就意味着,自己早就失去了亲生父母,而忽然又冒出个亲哥哥,竟然就是自己的死对头!

石英的情绪变得异常激动,猛得站起身,跑出老远,发疯似的仰头大叫,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啊——!

秋日的太阳悬挂当空,空旷的山谷重复着石英的喊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