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九区

更新时间:2019-09-25 06:56:21

九区 连载中

九区

来源:落初 作者:天青色流光 分类:军事 主角:黑狗老康 人气:

《九区》是天青色流光写的一本军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九区》精彩章节节选:九区,一个被人们遗忘掉的地方,拥有钢筋水泥的废弃都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顺着老康头给的方向,黑子连夜摸黑前进,手脚冻得有些冰凉僵硬,却没有停下来。

他呼着气,给自己暖暖手,揉搓了把腿后就借着那黯淡的月光前进。

黑子是第一次离开老康头等人身边这么远,感觉自己以后就是一头孤独的狼。他心里有些想要骂老康头,那张纸上,并没有他所期待的东西,画了个怪异的,像是石头堆成的人,虚握着右手,像是在挥舞什么。

当打开时,他是一脸懵逼着的。

这画的是什么,完全就看不出来啊!

但他又不想回去,地下基地的食物有限,他这次出来,已经是吃了不少,要是回去,就算能活着,也没脸见老康头。

而且,老康头说的那座桥,他已经隐约看到了,就在前面了。

从天黑下来后,到现在,已经是快到中间了。黑子在月亮跑到中间时,总算是靠近了大桥。

桥头,有明晃晃的灯光,照着在下面瑟瑟发抖,裹得严严实实的黑狗。

“这黑狗有点多啊,而且,我要怎么找到那个?”

黑子从兜里取出那张纸,再看了眼,还是没办法想象出,那是怎样的一个,老康头画得太…美。

“跟那星星一样,老康头的水平从来就没增长过。”

黑子呼了口气,又揉搓了把腿。

天气越来越冷了,希望他走了以后,能够减少一份负担,老康头能找到更多的食物。

也不知道小苏那笨蛋怎么样……

此时的黑子,躲在大桥灯光照射不到的一处桥边石碑后,

这里挡不到风,大桥下的水面虽然结了些冰,但中间却没有,而且黑子不会水!

这大桥保存的还比较完好,三只黑狗团守在桥头,黑子想过去的难度,还真不是一般大!

大桥的三只黑狗在那桥头的站岗里低声说着话,逆风中,黑子只能够隐约的听清。

“我说贺四,你丫的为什么要来凑这热闹,乖乖的待在窝里过夜不知道有多舒服。真是,他老姆的,这么冷的天还要出来守桥。”

一个沙哑的声音回那人话:“金老大,你就别抱怨了,这守桥赶早不赶晚,再过些日子估计要更冷,趁着还能对付过去,把这守桥的天数给守了,省得过几天遭大罪。”

金老大嘿笑几声:“就你小子会算计,哎,还真别说,这一天天的,要冷死个球了了。”

第三人倒吸了口凉气,打了几个喷嚏:“***,这脑袋都有些沉了。”

金老大骂了句:“彭七你丫的一病秧子,离老子远点,尽是招风。”

贺四噗的笑了,拆穿金老大:“彭七,将金老大的手从你咯吱窝里取出来呗,别把风传给金老大了。”

金老大没有一点被拆的尴尬,声音高了些:“滚滚滚,哪都有你贺四的声音,***,都已经大半夜了,那群混账还不过来换个守!”

风呼呼地刮着,金老大的舌头都被打了下结,倒吸了好几口凉气才把一句话说全了。

贺四一本正经的回答他:“哪会那么快,四小时的时间还没过了一半,金老大你是冻坏了吧?”

彭七抖了抖肥胖的身体,皱着鼻子吸了几下,声音像是在打滚的。“金老大,我想去放个水。”

金老大瞪鼻子瞪眼的,没好气道:“懒人屎尿多,憋着!”

三个说了一会其他的,那彭七多数是在附和着金老大说的,一半是那贺四说着黄段子。

贺四刚说了个金发大波美女,意犹未尽着,“你们说那波那么大,一只手都快抓不过来了,看着就想要托住,生怕它掉下来,要不是在屏幕里,我还真想试试那手感!”

金老大一样被说得心动,砸吧了下嘴:“马勒戈壁的,你说的我下面都硬了,你就想试试。”

贺四毫不负责的笑着,“金老大,彭七的波也不小,你摸摸过瘾呗。”

金老大毫不客气的一边揉了把彭七那一身的膘肉,感觉跟那女人的多少不同,嫌弃道:“太糙了,回去后,老子一定要跟那狐狸精大战三百回合,感觉听你的摸上一回都要了我老命了。”

贺四翻了个白眼,暗道你***嫌弃就不要把手一直放彭七咯吱窝里不出来,人都被你那猪蹄冻得感冒了。

他口头称是着:“是是是,金老大能大战七百回合,三百太少了。”

金老大哈哈的大笑着,像是被这话恭维得很称心。他抽出一只手拍了下贺四,砰的险些没砸着贺四滚大桥雪上。“就爱听你说话,老舒服了。”

黑子有些奇怪,要是趁着这桥头的三个不注意,悄悄的溜过去不是不可能。为什么老康头非要自己找那个人,而且,他根本没法找到跟纸上画的有丝毫…完全不可能有那种生物好不好!

瘦不拉几的身材,跟个麻杆一样,两条眉毛粗短的像是圆饼定在大大的眼睛上面,嘴唇厚的像是泡水面包。

他真的是想知道,如果真的有这个存在,他又会怎样带自己过桥!

不过,现在可没找到,黑子只能够默默等待时机,待摸清了情况后,他决定赌一把强闯过去的运气。

也许老康头口中的那个不会来了,或者是他耽误了太多的时间,错过了。

过了会儿,那彭七说:“金老大,我真的憋不住了。”

金老大骂骂咧咧着:“你个肥猪,就这么会儿也憋不住,这里又不能够带被子过来,单这么点衣服根本挡不了风。”

贺四建议他:“那你跟着彭七一块去呗,正好,我也想放放水了。你们先去,等会儿就轮我了。”

金老大想了下,抽出手:“那我去解个大的。”

贺四跟彭七一时之间没了声音,这金老大还真是会节约时间,没点屎意你能拉出什么东西,占着茅坑不拉屎,纯粹是想要在风中吃喝呢?

这两人没了声,不代表金老大的决定没效,他痛快的抽出手,从站岗里抽了纸,踹了还坐着不动的彭七,没好气道:“老子都跟你一块出去了,你还不利索点,想冻着老子吗?”

彭七被踹得差点没磕到站岗的防爆玻璃,他一手撑住冰冷像冰雕的站岗,稳住了身子,开门,冷风夹着雪花呼的吹进来,凉飕飕的令金老大直吸气。

他又踹了一脚彭七:“你是猪呢,就不能挡着点,想冻死我吗?”

开门总是有风的,就算彭七厚实的像堵山,也是挡不住那风见缝就钻啊!

彭七这个冤枉,但却敬畏金老大,哪怕那金老大瘦的差不多是他三分之一。

黑子老远望去,感觉那金老大的体型跟自己差不多,离着大约八九十步,正一边把手揣着兜里,一边抬腿踹下前面的胖子彭七。

金老大骂着:“你这个肥猪,活在这世界上都是浪费资源,怎么他们还没把你剁了?那贺四也真是,一会说话的竟然也能不见脸色替你求个情,不然昨儿你就该不在了。”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喂,肥猪,那贺四跟你不会是有一腿吧?他可不是个瞎的,说话办事鬼精的,怎么可能会为替你求情得罪老七爷?说说,你俩都办到哪个地步了?”

他的话,就像是机关枪里的子弹,没停顿的:“刚你俩都不说话,合着都对我有意见呢,他特地换岗是怕我欺负你吧?啧啧,你俩还挺配的,一个爱说话一个不会说,一个瘦一个胖,绝配!”

彭七在前头闷不吭声的走着,金老大在后头骂骂咧咧着,不一会儿,就到了桥头的公厕,离黑子近了不少。

黑子悄悄地绕着石碑,避免被他们发现自己。

等那彭七放了水,金老大还在里面蹲着。

彭七先出来走了几步,就被金老大喊停了。“你别给我跑了,等会儿谁帮我顶风啊?要是敢跑了,回去我叫我叔弄死你!”

彭七犹豫了下,还是没走,只是位置靠近了点石碑,可能是觉得公厕的味大。

黑子心中警惕,这彭七看着不像是那纸上的,他有着清秀的眉毛,很罕见的在那胖的看不出什么眼睛的脸上,靓丽的像一道风景线。他这靠近石碑的时候,竟然张望了几眼这边,令黑子心中一动,不会是他吧?

如果是这样,那老康头还真是个奇葩,他这么多年没看透!

那边金老大在里面哼哼唧唧着,磨蹭了许久,这边的彭七,在靠近了点石碑后就停下。

黑子盘算了下,石碑到公测大约四十步,那彭七虽然看着高大,但人纯属是厚实的肉,离他不过十几二十步,他解决掉了这彭七,再解决掉金老大,最后那贺四也就好解决了。

要不是这石碑够大,能完全挡住他身形,黑子就只能够在他们靠近的时候就发动攻击了。

只是他还没决定要不要攻击,那磨蹭了许久的金老大总算出来了,彭七也小跑着过去给人顶风,黑子失去掉了一次方便的偷袭计划。

金老大不知道自己在死亡边缘徘徊了下,他横眉竖眼的看着彭七,鄙夷道。“你刚没在门口守着,不怕万一有灰狼攻击,你就连命都要没有了!”

他可不是关心彭七,他关心的是,万一彭七悄不声息的被解决了,他被堵在里面不被杀也可能掉进粪坑里。无论是被杀,还是掉粪坑,都不是他能接受的。

黑子这次借着月光看清了些金老大的模样,一时之间,他说不出话来。

别跟他说,老康头要他黑子找的就是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