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墓之盗

更新时间:2019-10-08 10:01:03

墓之盗 已完结

墓之盗

来源:落初 作者:古城黄 分类:灵异 主角:华子小家伙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古城黄原创的灵异小说《墓之盗》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华子小家伙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两兄弟暴打黑心老板,被人追杀,走投无路。误打误撞的加入盗墓界,从此改变了一生。天墓阴楼,接连不断;尸虫鬼王,层出不穷;枯井水镜,步步惊心;复仇,我不知道自己走的这条路是对是错,接过祖上衣钵,登上盗墓界最高峰,或许真的就是命中注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条甬道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长,也不像墓室上面的通道那样拐个不停。

经过几道石门,石门都被铁水浇死了,但门上都有一个被人炸破的洞,不用想就知道是老秋做的,不过也省了我们的工夫了。我们爬过一道又一道石门,终于进入了这间墓室的前厅。

前厅很大,面积足有三百多个平方米,里面净是些白玉石碑,石碑上有浮雕和阴刻。

我们走到一个石碑前,只见上面写道:大夫李公之墓,石碑很大,但除了这几个字外再找不到别的介绍和功绩记录。再往前走,石碑上写道:大将军王公之墓。再看旁边,碑上书:大司马文公之墓。我们有些吃惊,这天井里陪葬的竟然都是当时的王公贵族、达官显贵等人。有这么多朝中大员为其陪葬,那说明这人不简单,难道是当时的皇帝?那这个墓就是皇陵?

但仔细想来又不像,自古皇帝老儿都有自己的皇陵,是等皇帝驾崩后葬身的地方,哪个皇帝会吃饱了撑的放着祖传的风水宝地皇陵不呆,自己跑到这穷乡僻壤的山沟沟里自立门户?

我们正疑惑不解时,华子眼尖,指着远处一块纯白玉石碑道:“那个碑怎么那么大?是不是那个人就是这个墓室的主人?”

我正因为刚才的事迷惑,听华子吆喝,就跟着大家跑过去。我仰头细看,只见上面也只刻了几个大字:愉父赵放之墓。这个大石碑在前厅的最前面,独树一帜,下面就是那些官碑,这些也应该都是五品以上的官员。这赵放有这本事,着实让我们吃惊不小。

这里放的全是石碑,并没有土坟,我认为棺椁应该摆放在地宫的某个地方。

我们在前厅转了许久,想找点有用的东西来了解一下这座古墓主人的身份地位和古墓的年代。但把前厅找了个遍,也没发现一丁点壁画或文字记载的东西,不禁有些失望。正惆怅时,华子突然叫道:“快看这里,这里好象有字!”

我一楞,只见华子立在赵放的石碑碑基上,正用手从石碑上往下撕扯什么,忙跑过去,一看,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玉石碑后壁上贴着一层刷过白色涂料的牛皮纸,我拿起一块来捻了捻,一捏就碎,我认为是白石灰。而这牛皮纸后的石碑后面,竟然隐藏着一些阴刻的小字,我们将牛皮纸全部扯下来,几行字便出现在眼帘。

小李子念道:“赵放,族世,琅琊王友,助司马立东晋,后三朝宰辅,号愉父。”

我古文虽学的不杂地,但这些还是看的懂的,琅琊王自然就是司马睿,这大意就是:赵放这个人出身于世家大族,与琅琊王司马睿交往甚密,并且帮助司马睿建立了东晋,历经三朝,当个宰辅,是个元老级人物,当时的人们尊称他为愉父。

我正赞叹,但仔细看了几遍后,又感觉不对,当年助司马睿建立东晋的是“仲父”王导啊!怎么会是赵放呢?问他们几个,没想到他们连司马睿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他们关心的只是墓室里的宝贝,我看没戏,也不管那么多了,管他“重负”还是“迂腐”。

不过看完这些我还是忍不住咋舌,这个老东西不简单,肯定是当时连皇上都让三分的家伙,死了竟然还有这么多大官为其陪葬,显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要不然没那么牛。

我再看这落款,更是惊的张大了嘴巴,只见墓铭最后写的年期竟然是东晋,这东晋在十六国之列,离现在相当久远,本以为这个墓是后人立的,没想到东晋时就有了。

华子不禁手舞足蹈,乐的直笑,小李子也兴奋道:“这次我们没白来,这东晋的明器随便摸个出去也得值个千八百十万。”

其实我对这里的陪葬品并不是很喜爱,我这人自认为钱够花就行了,太多没必要,腰里全是金子并不见得就是好事,何况这是死人的东西。所以我不理他们,独自在那研究起这石碑来。

顺哥围着这墓室转了好几圈,走过来说道:“奇怪!这里怎么会没有出口?”

我一听,有些不相信。陈瘦子提上电瓶就去找,但每个角落都找遍了,除了我们进来的那个外,就是没有第二个出口。我们有些不知所措,华子道:“这里怎么会没有门?怎么回事?”

陈瘦子皱眉道:“难道这里就是最底层了?”

华子叹气道:“那这么说这个墓就是用来放墓碑的?我们岂不是白来了?”

小李子道:“这真是意料之外的事,真是太搞笑了。”

说实话我都懵了,走到这里来,遇到那么多事,遇到那么多迷团,我真的不想就这么回去。

大家都不说话,每个人心里都不是滋味。

陈瘦子十分懊恼,嘟囔着:“原以为能摸个金壶什么的,谁知他娘的狗屁都没有!”

小李子翻了翻眼皮,瞪着他道:“怎么没东西?不是有的是石碑吗?随便你拿!”

陈瘦子反瞪道:“你小子少来挤兑我!这东西不值钱难道我不知道?再说这么大一个个的我能抱的动?”

什么时候了他俩还在吵,我气道:“行了!就知道钱!你们知道通道里那些红狼吗?美国的,世界上只有一百来只,你随便抓个活的出去都能值个几千万。”

两人不再吱声,又是一阵沉默。

华子突然说道:“这里要是就到头了的话,那怎么没那老泥鳅的影子?况且这里只有一个出口,他要是退回去,我们也应该能遇到,但怎么没有他?”

陈瘦子道:“可能早被红狼生香活剥了,连骨头都没剩下。”

顺哥道:“不对!这事是有点蹊跷!我看肯定没这么简单。”

我正纳闷,突然听到他们说的这些,不免兴奋异常。是啊!老秋呢?肯定有路,我马上起身向一边的墙角走去。

但围着墓室四周的石墙转了一圈,左敲右敲就是没找到一点破绽,这墙都是实心的,没一点空心的迹象。

我百思不得其解,就靠在赵放墓碑石基上想理一理前前后后的这些事。对面是顺哥,我看他也是愁眉不展。

华子不停地念叨着自己的想法,顺哥好象想到了什么,突然抬起头来想要跟我说说,但是我看他脸色马上变了,继而对我怒道:“你干吗?你吃饱了撑的是不是?你干吗转那边去?”

我一愣,转那边去?我自己很清楚我根本就没动。不过刚才顺哥确实跟我是面对着的,怎么会错开了?看他那火气也不像是自己跑一边去跟我开玩笑。那这是怎么回事?

既然我没动,那。那就是石碑在动!准确的说应该是碑基在动!我道:“我真的没动!怎么转这边来的我也不知道,难道是石碑在动?”

他们都围过来看着这石碑,我又重新站在碑基上,让他们做对照。果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站的角度在慢慢的沿着顺时针转动,当然不是我自己转的,而是我站的碑基在动。

我们愕然,这石碑真的能转,只是转的角度并不大,转一会儿它就开始往回转,然后再转过来,周而复始,永不停息。因为转的角度不是很大,不仔细注意观察真是看不出来。

华子盯着看了很久,皱了皱眉头道:“这石碑转个不停是怎么个事?难不成是站久了也想扭扭屁股伸个懒腰?”

陈瘦子道:“你懂个屁!你家石头会扭屁股伸懒腰?这个是门扭,老子当年倒斗碰到的多的去了。”

华子跟我一样没盗墓的经验,听陈瘦子这么说,也不上火,笑嘻嘻地陪笑道:“陈大哥知道的多,小弟狗屁不通,还请陈大哥多给讲讲。”

陈瘦子骂道:“你他娘的少在这跟我装,嘴上这么说,心里还不知骂了我多少遍了!”说完又抬头对我们道:“这门扭是有一定学问的,就像现在公交车的门,这石碑肯定连着出口,它转动来控制着这里的一个暗门的开合,我以前遇到的都是棺材转动,然后漏出底下的洞口,像这种连接式的很少见。”

陈瘦子这人看起来尖嘴猴腮傻乎乎的,没想到懂的还真不少,而且这人身手也不错,我不由得打心眼里对他有了些敬意。

小李子道:“难道这石碑下面有个洞口?可怎么看都不像啊!”

我也疑惑,左看右看也瞅不出有什么不对劲来。便问陈瘦子道:“这石碑顺时针也就转个三十度,然后再转回来,也没看出下面有个洞啊!就算有洞口,那也得把这石碑推一边去,要不也下不去。”

陈瘦子笑笑道:“我刚才说了,这东西除了转动后下面有洞口外,还有就是连接式的,石碑在这转,那扇暗门就会跟着开合,我认为这里应该有个暗门。”

华子迷惑道:“可我们都找了好几遍了,地上墙上都没什么门啊!”

陈瘦子嘟嘟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既然地上墙上都没有,那。”他一边说着一边漫不经心的抬起头来四处看,这话说到一半,突然大叫道:“你们看这上面,看顶上!”

我们马上仰起头来朝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石碑右上方的墓室墙顶上,有个黝黑的大洞一直向上深不可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