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追魂屠龙剑

更新时间:2019-10-09 18:01:02

追魂屠龙剑 连载中

追魂屠龙剑

来源:微小宝 作者:倾城日光薇娜 分类:灵异 主角:裕龙啸 人气:

《追魂屠龙剑》由网络作家倾城日光薇娜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裕龙啸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明隆庆初,穆宗皇帝携莫贵妃出游江南,中途遭偏道劫杀,幸被食人魔所救。到了黄山光明顶,巧遇七大门派围杀食人魔,锦衣卫为报恩参与这场武林仇杀。莫贵妃中毒镖生命垂危,被赛华陀所救,穆宗上门答谢认天啸为干亲,赐国姓,封隆庆王治理两江。天啸为报灭门血仇,拜名师苦学绝技,长大成为杀高手仅需一招的锦衣公子,剿武当,困少林,灭青城,摄崆峒,计取天云堡,三战天魔会,血洗聚雄山庄,杀得江湖绝流,武林飘摇,还与神宗皇帝争天下,助努尔哈赤关外崛起……树大招风容易四面楚歌,看着美娇妻一个个地死去,他又将演绎何等的万里追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眨眼到了隆庆四年初冬,俺答汗独木难支,挡不住李成梁的十万雄师,只能写了一道降书呈于大明乞降议和。消息传到宫里,一时朝野欢腾,万民同庆,穆宗亲登午门楼主持受俘仪式,封俺答汗为顺义王,每年朝贡。再择日带文武百官行祭天,告太庙,来向祖宗显示自己的丰功伟绩。   穆宗也并非是甚么昏暴君主,只是有个喜纵情于乐的性格。初登基时也不敢胡乱,此时有了政绩,朝野赞歌,民间万喜,他也逐渐在飘浮中显露出了本质来,也逐渐疏理朝政沉迷于后宫。   这皇宫虽大,可也就这么点玩意,捣来捣去就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转悠,喜好新鲜的穆宗不久便玩腻了宫中的一切,顿觉烦心浑身不悦,整日低迷昏沉。一班主事太监早就摸透穆宗是位“不做江山管家,只想享受天下权威富贵”的主子,便时时鼓惑穆宗出宫游玩,取悦于天下美景,还描绘篷莱仙境,南海风光。穆宗闻得宫外原来还有如此之多的好去处,便下旨铸造能抗巨风恶浪的龙凤大舰,心想入篷菜做做神仙,再到南海找找新鲜乐子,玩玩异族蛮女,欣赏奇景,如此这般岂不悠哉。   到了除夕,元宵佳节将近,熬了多日的穆宗又在太监面前表露出了自己的玩性,一日三遍询问龙凤大舰完工日期,出游事宜又拟定得怎样了。孟冲这些掌控司礼大权的太监自然懂得主子的心思,可铸造庞大龙船需要时日,又是大舰,并非三五日便能完工。但这段日子该让穆宗去哪乐不思蜀,成了一心想讨好主子的大小太监们好是犯愁,寝食不安,只忧主子一不乐意,自己这小命也就算玩没了。      眨眼到了元宵节,太监们费尽心思将皇宫粉妆得犹如仙境一般来取悦主子。   可宫中千姿百态的万盏花灯已提不起穆宗玩兴,山珍海味也再难引发他的口味,涂脂妖媚的宫女诱惑不了对性的欲望,如不来点新鲜的玩意刺激一下忧闷的神经,失控也是早晚的事,就看哪个太监先掉脑袋了。   偏偏在这节骨眼上,铸造龙凤大舰之事传到一班大臣那里,有位叫石星的忠臣赶忙写了份奏折来劝谏穆宗,让他远离宦官少近奸佞,跳出酒色保重身体,效法圣贤关心朝廷大事云云。   穆宗正在气头上,见了此奏折还不触怒龙须,当场赏了石星六十廷杖,还罢了他的官,吓得满朝大臣再也无人敢言此事,免得丢了乌纱帽,还小命不保。      春暖花开,气候宜人,穆宗又想到了要出宫走走换换气,便提及龙凤大舰何时能完工,不悦言语已到了极限,骇得滕祥连忙遣人飞马赶往天津卫去询查龙凤大舰的督造情况,免得小命不保。   不日,滕祥便喜悦于色来告知穆宗,说龙凤大舰已铸造完毕,择了吉日便可下水试航。   正在穆宗大悦之时,程洪又传来消息,说那龙凤大舰在试舰途中让胆大的毛贼给劫了去,还将护舰的将官全杀了。没了这龙凤大舰,恼得这皇帝小儿当即便要下旨杀了滕祥以解心头之恨。也就在节骨眼上,程洪一脸喜色地上殿来,笑嘻嘻地在主子耳边轻言了几句,说后宫有个叫莫菲的宫女有一乐不思蜀的好去处,能让皇上纵情一二。穆宗听罢此言,喜出望外,赶忙排驾后宫,由程洪带路来到了莫菲住处。   不说滕祥在危难之时捡了条小命记恩于莫菲,却说除了东西两宫,后宫嫔妃就有三千,并非人人都能面见圣上,得到恩宠,附龙青云,成为贵妃娘娘,而让家人一荣为荣的。   莫菲为一江南秀女,十四岁选秀入宫,直今头伴寒枕已有五年光阴,却连皇上长得是何模样都不知,更别说是临驾了。却不想今日无意中的一句话,会让莫菲从此别了空枕寒窗,成了穆宗为数不多的宠妃之一而从此青云直上,可说是三千嫔妃在一身,就连陈皇后与李贵妃都妒嫉不已,这是后话。   见穆宗亲临,莫菲受宠若惊,心悦之时竟忘了跪迎圣上,三呼万岁。也有幸穆宗此时的心里只想觅得能让自己乐不思蜀的好去处,在那纵情三四,也没在意莫菲的举措。入座上茶后,莫菲这才想到跪迎,却让穆宗挥手免了,呵呵笑道:“听说你有一处人间仙境,能让寡人乐不思蜀,不知是在何处?”   莫菲长得眉清目秀,很是妩媚,还挺有智慧的,自然不会轻易错失这附龙青云的良机,便说:“皇上,此佳境在黄帝之山的黄山脚下的白岳。幻神仙境白岳之内有两座观宇,分别在真仙洞府与香炉峰上。真仙洞府名曰紫云寺,香炉峰上名曰紫云观,两家实为一体,观是主脉,寺是支脉。这紫云观和紫云寺为民间宗教组织叫四术道,始于辅唐山筑草庵布道,由唐昭宗李晔之女洛阳公主于九五一年春末,择白岳香炉峰宝地筑一圣宫取名为紫云观,便是修炼天下尤物的所在,也有天下美女出紫云一说。”这些话还真让穆宗在聆听中品出了其中味来,正听在兴致上,见莫菲忽然止言,连忙催促。“快往下说,快往下说,寡人正听着呢。”莫菲冒险使了这一招,见颇有奇效,吸引住了穆宗,这才继续。   “这紫云观内共有四册圣经,犹如天书,便是修炼尤物的[阴阳纲目],让人益寿的[向佛中道],知人今生来世的[星相占卜] ,与为人好善的[安居乐业]。此四册圣经册册奇妙,颇有玄机,凡人不可解。而[阴阳纲目]和[星相占卜]又为紫云观的镇观瑰宝,民间占卜术士也均为[星相占卜]弟子,而天下美女又尽出于[阴阳纲目]圣经。嘉靖二十一年仲夏,四术道的两大执事长老反目,白岳也就多出了一座紫云寺。当今时下,香炉峰由云姑师太主持,真仙洞府由白衫老道当家。在这观寺之中,那可是美女如云,争相斗艳,犹如仙女下凡。不是奴婢爱夸张,若皇上见了这观寺中的犹物,再纵情乐乎,那除了白岳,皇上眼中再也没美女了。”   世上竟然还有如此仙境,穆宗心悦之时双目也听直了,恨不得此时已在白岳这两座观寺之中,深陷于尤物之间,禁不住乐问:“世上当真有如此仙境?岂不乐哉。”莫菲妩媚一笑点头道:“待皇上入了白岳观寺,见了那千百尤物,风情万种,犹如仙女下凡,再纵情乐乎于三四,那准保皇上此生再也不会一视后宫众嫔妃之容颜,这心里梦里只有白岳,只有白岳观寺里的那些千百尤物,系情乐怀,此心乐哉。”   身为金銮殿上的主人,万里江山之圣上,穆宗听罢此叙,那自然是悦不可乐,心潮涌动。   随即又听莫菲讲述白岳真仙洞府和香炉峰的神秘传说。话说三万年前,天宫黄龙与玉马相争嫦娥,斗了数日不见输赢,此事惊动玉皇大帝,劝说他俩罢手。玉马乖巧,黄龙不肯,玉皇大帝龙须盛怒,挥袖砍掉黄龙一角以示惩罚,随即离去。黄龙缺角,伤感不已,泣哭几声,泪随龙角坠落人间插入白岳腹地,从而形成一峰一潭。峰因常年青烟飘绕,犹如巨炉焚香,故名为香炉峰。潭在洞内,洞旁有块仙人像石,故取名真仙洞府。千万年过去,这山峰与潭池经溶化又育出一秀峰来,峰上有千年不枯的水潭,潭水冒顶,故定名突泉峰。而香炉峰上那参天树种,香花遍野,凤竹摇拽;真仙洞府仙般幽雅,四处彩蝶扑翅飞舞,蜜蜂在野花中穿梭;突泉峰上百鸟吱喳如曲,涧溪涓涓其声似乐,鱼儿跳跃,群虾嬉戏,好一处世外桃园,人间仙境。而白岳观寺就在这秀山奇景,蜂飞蝶舞,鸟语花香之中。   又询问了一些白岳诸事,穆宗这才宣旨回宫,莫菲跪送,此心甚悦。      自听说天下尤物尽出白岳紫云观与紫云寺后,穆宗这纵情之欲已无需言语,只想尽快去白岳,陷在那千百尤物之中多乐哉,便当日急旨孟冲限京城名捕蔡追魂在月内破取龙凤大舰之案追回大舰,想着从白岳返京后稍歇几日,那便可往篷莱和南海去畅游一番。随即,又遣程洪先行一步离京城,沿路打点前往白岳诸事。   因贴身侍卫赵虎,王豹赴鞑靼办皇差未归,穆宗便传来內侍统领阿扎古里和铁头和尚,问:“寡人几日后要出宫离京,微服私访,查办地方,勘察民情,你俩看看寡人此行,该带谁去,带多少随从?”阿扎古里便道:“皇上,内侍中有个烟袋王,功夫高强,交结也广,如他能从西南及时赶回,就由他带东厂十飞侠,再从锦衣卫中挑七十个高手,可保皇上此程安危。”铁头和尚说:“皇上,若烟袋王不能及时赶回,由臣带沈芳挑八十个锦衣卫高手,与皇上同行。”穆宗笑了,说:“你俩得留下,得在宫里保护皇后与太子,寡人就让沈芳同行吧。”皇上既出此言,阿扎古里和铁头和尚也不能再说,退出后去了锦衣卫找沈芳。   这沈芳是锦衣卫经历沈练的堂弟,八尺身材,脸润耳大,眉浓眉锐,刚直忠厚,嫉恶如仇,为少林俗家弟子,擅长棍术,掌劈石裂,好生了得。其堂兄沈练因痛恨严嵩专权朝野,结党营私,便上疏世宗参了严嵩一本,由此遭严嵩父子切齿之恨,便以莫须有的谋反罪名将沈练父子仨人全都处死,沈芳就将堂嫂母女接来自己家中照顾。严嵩父子被板倒后,沈练冤情得于昭雪,也终可含笑九泉。因沈练错案,沈芳得于提拔,官至三品带刀侍卫,此已开了大明朝二百年的先例,也只有穆宗有此出众的胆魄。   阿扎古里将来意一说,沈芳受宠若惊,也知此事关系到皇上安危与大明的万里江山。他虽为三品,但还是首回担此重任,自然不会懈怠。送走了阿扎古里和铁头和尚,他开始在锦衣卫中挑选与自己同行的随从共八十人,也均是自己多年的血盟兄弟。这些兄弟都是成名人物,来自七大门派,自然没人会打大哥的脸。   安排好后,沈芳回到家中,先和堂嫂道别,再将三个在院内舞棍的儿女中柱,中月,和中忪唤到了面前说:“爹受皇恩,数日后将离京月余前往白岳,尔等在家均要听娘亲的话,多看书习武,好好伺奉长辈。”长子中柱点头应道:“请爹放心,孩儿在家自会约束弟妹,聆听娘亲教诲。”沈芳笑了,再入屋与娇妻话别,卿卿我我,尽显恩爱。可谁曽料到今日这一别,却会是夫妻的此生永别,这真是福祸难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