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身上有鬼 卷二:还乡须断肠

更新时间:2019-10-14 08:21:59

身上有鬼 卷二:还乡须断肠 连载中

身上有鬼 卷二:还乡须断肠

来源:微小宝 作者:程小风贞 分类:灵异 主角:小悦悦叶一茜 人气:

程小风贞新书《身上有鬼 卷二:还乡须断肠》由程小风贞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小悦悦叶一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死了,我又在棺材里复活,我在鬼门关走了一圈,死而复生后我发现我有阴阳眼,同时我亲眼目睹了亲人的鬼魂,之后我发现了在我身体里的还藏着另一个奇异事件,而这个奇异事件伴随着我直到大学。 在大学里我遇到了厉鬼索命,大难不死之后我卷入一个大事件,为了保命,也为了真相,我和我的道士朋友一起展开了调查。 本想自由自在地当个逗逼,结果发现地狱大乱事件背后藏着不可思议的大阴谋,而我居然就是这个阴谋的关键人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来到李渗涵的店里,却发现他大门紧闭,这下可急坏了我,这人不会又给我下了什么蛊然后跑路了吧。

我赶紧给他打电话,万幸电话还能打通,可接通电话我又傻眼了。

他居然说他在学校里上课,让我们就在他店里等他,店门没锁。这尼玛又不是学生,上什么课,装哪门子洋逼。

我们推门进去,找了半天才找到灯的开关在哪,开了灯也比没开好不到哪去,但是好歹能看清店里的东西。

他的店还是很大,进门的中间摆满了盆栽,左面墙上挂着是跟昨晚他戴的面具差不多的鬼脸面具,只是没有插鸡毛,右面墙上挂的就是古曼,没有小鬼的古曼。

前面是柜台,有两张椅子,柜台边是一道门,门后面就是一道很窄的过道,过道向右是个厕所,对面就是他的卧室。

小悦悦对那些鬼脸面具很感兴趣,因为不知道是用什么颜料涂的,阴气居然很重,也难怪戴着这个东西能看到鬼。

不过应该不是每一个都有用,因为只是阴气重的话想看到鬼也是要在特定的条件下的,所以这个面具还是个骗人的玩意儿。

不然的话,要是正常人戴着,走在路上也会碰到鬼跟你打招呼,那大街上才就处处都有闹鬼的传言了。

另一面墙上是古曼,有木制,有布偶,也有金属,还有陶瓷和泥塑,跟当初我们从江焱那里看到的那个古曼差不多。

我拿了一个木制的在手里,这东西的制作是真的很粗糙,一节一节地拼凑在一起,并不是整体,节与节之间应该是金属连接,但只要用点力,想扯断还是很容易。

至于那些花草,除了多肉,别的我是真的认不出来,开花的不开花的都有,我是真不懂这种东西也能成蛊么?

倒是小吉在柜台后面发现了新东西,一个被锁起来的大柜子,当我们发现的时候,小吉已经一口咬掉了上面的锁,估计等会李渗涵回来,又要发脾气了。

打开柜子,里面摆着全是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有药粉,有药液,还有像虫卵一样的颗粒物。

特别小,小悦悦说这些是真的虫卵,也就是虫蛊,可以内服,也可以外用。外用的法子就是刺破皮肤,把这些早卵放到破的位置,虫子就会在人的身体里成长,如果没有外界的刺激,它会在人体内待到人死。

只要有一点触发,它就会开始折磨人,如果放进去的虫卵够多,蛊发作的时候死相越难看。

如果没猜错,那些花草,应该就是情蛊的材料,花种也是可以当虫卵用的,效果跟虫蛊一样,只是时间上更精确,而且不受外界声音控制,如果不按时服解药,那花种在体内长成,就会直接吃掉这个人的内脏,进而吃掉整个人。

……

被小悦悦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这个屋子里处处是危机,我特么连椅子都不敢坐了。

这时候有几个人影出现在门口,是几个中学生样的女孩子,还穿着校服,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进来。

我和小悦悦都没讲话,她们走到古曼那面墙,似乎就是为了挑古曼来的。

然后我就看到她们指着那两个空位,说:“老板,这两个古曼怎么没有了?”

卧槽,这有点意思,她们居然是冲着有小鬼的古曼来的。

我笑着说,卖出去了,不如你们看看别的吧,别的也有好看的呢……

那个小女生却哼了一声,“没有小鬼的古曼有什么用,算了,走了。”

小悦悦赶紧拦住她们,笑着问她,是怎么知道的那两只古曼上有小鬼,拿去有什么用呢?如果情有可原,那我们帮她再弄一个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小悦悦说帮她弄是骗她的,只是想知道她到底要古曼童干什么。

没想到这小姑娘真有脾气,理都不理小悦悦,绕过他就要走。却在这时候,李渗涵也回来了。

……

李渗涵一进门就正好撞见几个要出去的女生,他很惊奇地叫道,“咦,是你啊 你来找古曼的吗?我说过了那两只鬼古曼我不卖的。”

卧槽,这下打脸了。

那个女生回头狠狠地盯着我和小悦悦,酸溜溜地说,“是谁说的已经卖出去了啊,不是老板就别乱说话好吗……”

说的我老脸一红,敢情这小姑娘一开始就知道我俩不是真老板。

她转过头对着李渗涵卖起了萌,拉着李渗涵的手轻轻地晃着,说“老板!帅哥哥~ 欧巴~ 你就卖给我嘛~ 我不拿去害人真的,我真的非常需要这个小鬼,没有它我会死的,你就卖给我嘛~ 好不好嘛~”

这特么……有了它你死得更快好吧,我鸡皮疙瘩都起了,这小姑娘太厉害了。

可是李渗涵显然也不是第一次跟她打交道了,说不行就是不行,只有我们知道李渗涵是吃硬不吃软的,打不过他或者不能给他足够的好处,他才不会理。

小悦悦却突然说了一句让我们都很吃惊的话,他说,“给她吧……”

李渗涵啊了一声,目瞪口呆地看着小悦悦,小悦悦又重复了一次,给她吧。

小姑娘瞬间就欢呼雀跃起来,李渗涵赶紧拉着小悦悦来到柜台后面,“哎,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是你跟我说的这种害人的东西不能给别人,我是个巫师,我有能力避免,所以我拿着没事,她呢?你没吃错药吧……”

我的想法跟李渗涵一致,可是小悦悦却说,“你没发现她就是你说的那所学校的学生吗?”

我一看那女生的校服,确实是李渗涵说的那个闹鬼的学校,但我还是不懂,这有什么联系吗?

他摇摇头,说他还不敢确定,只是多年的直觉告诉他,凡有人跟鬼事凑在一起,多半都有联系。

而且,既然是半军事化管理的学校,她们要出来相当不容易,她还是出来了,只为了买古曼,更说明了这个古曼对她意义重大。

给了那小姑娘一个古曼童,这一时半会她也做不了什么,我们还可以顺便查一下,她到底和那只鬼有没有联系,她拿这古曼去到底干什么?

李渗涵没好气地说:“你这就是多管闲事,她要是拿走了,我们找不到她怎么办?”

小悦悦笑着说,不会的,别忘了我是捉鬼人,而且我们还有个女鬼呢……

……

磨了半天,李渗涵总算同意把古曼交出来,而且不收那个小姑娘的钱,她拿着古曼,千恩万谢地就走了。

之后李渗涵开始给我们讲他今天干嘛去了。

原来这家伙为了引鬼,跟学校的老师合作,上了两节课,而且把班上的学生骂得是狗血喷头,有几个调皮的还被他打了屁股。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去教师宿舍等着,看晚上那个鬼会不会来找他了。

然后到时候我俩躲在暗处,一击降伏。

小悦悦骂了他一句神经病,脑残才会选这种法子引鬼,我们是捉鬼的人,我们有办法引鬼的好不好,别的不说,就说我们还有一个鬼帮手,她就能找到那里面有没有鬼。

不过能借到一个宿舍倒也不错,这破店我是不想待了,多待一刻我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于是在李渗涵又带着我们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那个半军事化管理的双语学校的时候,他告诉我们,钱包的下落也在这个学校里。

我都不敢相信这一切居然会巧到这个程度,少年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笑着说当我们走在街上的时候,可能会去注意一个美女,会注意一个靠近自己的男人,但绝对不会注意到一个小孩子。

就是这样,这个小偷是这个学校里的学生,我的钱包也是在学校附近丢的。

这个学校在外面的名气很大,但其实内部非常混乱,从上到下,乱成一团。

老师打骂学生是家常便饭,学生跟老师反抗也是家常便饭,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学校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学校,他吸纳的本就是那些成绩不好的差生来的地方,所以才会是半军事化管理。

这里的学生晚上会翻墙出去上网,然后夜里又翻墙回来睡觉,我的钱包算在内,他已经连续几个月接手了几起这样的丢失钱包案了,不一而足,小偷都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最讽刺的是,这个学校每年对外招生的时候,都会把自己夸得天花乱坠,其实内部根本就是蛇虫鼠蚁一大堆。

甚至刚才那个小女生,她要古曼的目的,只有一个,害人或者自保,其实这是一个意思。害那些可能伤害她的人,或者反击那些对她进行伤害的人。

云南的人绝大多数对巫术非常的相信,他们相信,这就是用来保护自己的方式和手段。

所以这里每年离奇死亡的人,数不胜数。

……

被他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这个学校好恶心,怎么可能会有这样一所学校,不好好教学生,还把学生逼到觉得靠人都靠不住了,要靠鬼的程度了?

难道他们不知道引鬼上身,对自己的伤害才是最大的吗?

李渗涵双手一摊,“没办法,这个世界上知道科学的人,毕竟还是比不知道科学的人要少得多,而迷信一些东西,是可以让他们不计后果的。”

他还说他卖古曼,从来都只是骗人,但从没有把真正有小鬼的古曼卖给别人,我们俩算是开了他的先例了。

哼这家伙,居然把骗人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也是够不要脸的。

之后他带着我们在学校里转了几圈,这学校并不算大,没多久就全转完了,晚饭也是在食堂解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