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重生三国之刘敬舆

更新时间:2019-10-04 07:12:44

重生三国之刘敬舆 连载中

重生三国之刘敬舆

来源:落初 作者:郑家三哥 分类:历史 主角:刘基萍 人气:

新书《重生三国之刘敬舆》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郑家三哥,主角刘基萍,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刘基课堂睡觉,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一千八百年前的三国时代,成为刘繇之子--刘基,且看他如何收服猛将、获取美人心,以江东为基,北扫中原,西征蜀地,平定天下。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艨艟上的敌军见主将被擒,大势已去,纷纷投降丢下兵器。

水舸及艨艟上的兄弟一阵欢呼,远处被阻敌军听到欢呼声,向艨艟看去,发现己方已败。

被围在前面的敌船无法逃脱,无奈只得投降,后面一些敌军稍微机灵点的,急忙趁着战事空档,调转船头,向后逃窜。

刘基,鲁肃二人见终于得胜也是长出口气,刘基叹道“此胜险之又险,全凭将领勇猛,士卒用命。”

鲁肃抱拳歉然说道“不成想只因一艘艨艟差点扭转战局,子敬不察之过也。”

刘基安慰道“岂是你一人之过,我们过去看看吧。”

周泰,蒋钦此时兴高采烈的吩咐手下收拾战利品,看到画舫行到切近,周泰高声笑道“主公、先生,二位莫再乘坐画舫了,快来乘此艨艟吧。”

蒋钦早已命人放下斜梯,刘基,鲁肃二人顺斜梯走入艨艟,一众水军,高兴着抱拳喊道,“参见主公”

刘基笑着微微点头,高声说道“诸位弟兄辛苦了,待我们回到寨中再行庆贺。”

周泰,蒋钦走到近前,周泰抱拳说道“主公,我二人幸不辱命,已擒获敌酋。”

刘基关切的问道“两位将军可有伤着?”

二人各自上下打量了一下,蒋钦摇头笑道“这点小场面怎会受伤?”

刘基哈哈一笑,对着鲁肃说道“今日方见何谓猛士也”

鲁肃点头赞道“两位将军神勇”

周泰二人谦逊一声,便命人将严舆带了上来。

那严舆此时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见到刘基后,急忙跪倒于地,哭喊道“头领饶命,皆是那吴县富户怂恿家兄,无奈下才出兵冒犯,我本不想来,怎奈军令难违,还望头领饶恕,严舆定不忘头领大恩,会供奉万两白银,粮食百石,日后若有差遣绝不敢违。”

刘基盯着严舆一言不发,严舆跪在地上,头触地而不敢抬,半晌后,不见刘基言语,吓得是肝胆欲裂,竟然眼一番晕了过去。

蒋钦上前踹了两脚,笑道“不想此人如此草包,居然吓昏过去。”

刘基其实见到严舆如此怕死,脑中灵光一闪,心生一计,听到蒋钦话语,才发现严舆竟然昏在地上,对蒋钦笑道“此人还有些用处,带下去看紧些。”刘基又对周泰说道“吩咐弟兄们尽量将战死的兄弟打捞出来,并且清点伤亡及缴获的战利品,尤其要严加看管此些降卒,我们毕竟人手不多,免生意外。”

周泰心中对刘基暗暗敬佩,“主公这般年轻却如沙场老将般,指挥若定,考虑周详,而且又这般仁义,不忘战死的弟兄,怪不得子敬先生辅佐在侧,原来果然是明君。”

若说之前效命刘基,一方面是因为刘基仗义和鲁肃之见,另一方面也是大敌压境,寻个后路。但是现在却是实心实意,心甘情愿的想要扶保刘基了。

周泰,蒋钦二人分别下船忙碌起来,刘基和鲁肃来到艨艟的船舱内坐下休息,等待军士收拾完毕,率领大军回寨。

鲁肃坐下后沉思片刻,对刘基笑道“刚刚听主公说,那严舆还有些用处,不知主公是何打算?”

刘基诚恳说道“私下里,子敬兄还是如先前般,称呼我敬舆兄听着舒服。”复又笑道“不妨子敬兄猜猜,我心中所想。”

刘基的话又小小的感动了一下鲁肃,鲁肃笑道“嗯,让我猜猜看,那严舆草包一个,除了其身份特殊别无长处,若说用其换些粮秣,金帛,又太小家子气,若要换地,又有些不现实,那便只剩下一用,便是用其诈城。”

说完后笑着看向刘基。同时心中惊叹,刘基谋略过人,只刚刚见那严舆片刻工夫,便想出如此计谋。

刘基惊讶道“不想子敬也想到此计,还真让你猜对了,假以时日你都成了我的蛔虫了。”

鲁肃一愣问道“何谓蛔虫?”

“额,就是说你我心思相通的意思。”刘基遮掩道

“哦,敬舆兄也是我的蛔虫。”鲁肃笑道

“呵呵,我们两个都是蛔虫。”刘基尴尬的笑道,继而又问道“那依子敬兄之见,我们当诈何处?”

鲁肃盘算了一下,说道“恩。诈城讲究的是快,赶在对方知晓事情真相之前,方可成功,而距离此处较近的只有吴县,无锡,吴县是严白虎治所,重兵守卫,诈开城门也攻不下,唯有无锡兵力较弱,守将也是泛泛之辈,只要夜间诈开城门,擒住守将便可。”

刘基微微点头,说道“兄之言正合我意”

二人又谈了些细节,周泰,蒋钦已将事情处理妥当,入舱内复命。

刘基说道“辛苦两位将军了,即可便命大军回归水寨吧。”

大军得胜而归,守卫水寨的士卒也是欢心不已,刘基几人下船后,站在一旁,看着士卒们忙上忙下,如蚂蚁搬家,将缴获的战利品搬进寨内,心中很是高兴。

回来的路上刘基已将诈城之事告知周泰,蒋钦二人,另二人兴奋不已,他们早就想着能有一天占领个县城,都不知盼了多久啦。

等到士卒们将战利品搬完,安排好降卒后,众军士被周泰集合到校场内,由于大战刚过,所以允许大家盘坐于地。

刘基登上高台,看着刚刚从生死门走过一遭的兵卒,心中颇为感慨。

刘基清了清喉咙,高声喊道“弟兄们,今天这一仗胜得漂亮,我们以少胜多,不但擒获了敌将,还缴获了许多战利品,其中包括一艘艨艟,并且俘虏了两百多名敌军,可谓是大获全胜。”说完后,停了下来。

众士卒纷纷高兴喝彩,场面十分热闹。

刘基双掌向下,虚按了几下,待得众人安静后,又沉声说道“不过此战,我们也有近七十位兄弟战死,许多兄弟的尸首沉入湖中,而无法寻到。”

刘基说完,大手一挥,只见从校场外,一众士卒抬着几十具尸体,缓缓走入校场。

刘基当先一抖长袍,单膝跪地,鲁肃,周泰,蒋钦及众军士纷纷起身单膝跪地,一个个神情悲愤的看着往日的兄弟,如今却成为冰冷之躯。

待兵士将尸体并排安放于地后,刘基猛然起身,指着一排尸体,对校场内的士卒们怒吼道“此间战死弟兄的血仇,我们能这么算了吗?”

众军士起身怒道“不能算,报仇,我们要为兄弟们报仇。”

刘基喝道“说的好,蒋钦,我命你带人杀牛宰羊,让弟兄们饱吃战饭,而后睡足了,随我前去报仇雪恨。”又吩咐周泰道“周泰,你负责安排人手,在寨内寻一处风水好的地方,好生安葬战死的弟兄们。”

两人领命而去,时间不大,牛羊肉抬进校场内,刘基同众人一起生火,烤起肉来,待众人吃饱后,便各自回营休息以待日落。

鲁肃对旁边的周泰说道“不想主公只凭三言两语,便能鼓舞士气,子敬不如也。”

周泰凝神说道“此乃主公真Xing情,毫无做作,真丈夫也。”

蒋钦在旁连连点头,说道“有幸跟随主公,不枉此生。”

刘基此时早已睡下,几天的经历让他十分疲惫,夜间还要诈城,不得不养精蓄锐。

日头渐渐西落,刘基从床榻上起来,简单的洗漱一番后,命人叫来鲁肃三人,而后又命人将严舆带进屋内。

刘基看着精神萎靡,被绳索捆住的严舆,起身亲自为其松绑,温声说道“严将军受罪了,将军请坐。”

严舆见刘基如此,不明所以,只是站立一旁,并不敢坐,张口抱拳说道“多谢头领,我站着便可。”

刘基一笑,并未再坚持,坐下后,笑道“严将军可知我是何人?”

严舆疑惑的看了眼刘基,小心问道“双虎寨的头领?”

刘基微微摇头,说道“我叫刘基,字敬舆,家父刘繇,字正礼。”

“啊!你是刘刺史的公子?”严舆惊道,心中顿时想到“难不成刘繇想攻占吴郡?”

“呵呵,正是,我奉家父之命,前来二虎寨招安,不成想与严将军相逢,也算缘分。”刘基看着严舆笑道

“哦,原来如此,嘿,我怎么这么倒霉呢。”严舆暗自发苦

刘基又问道“严将军,当下江东形势你怎么看?”

“恩?这是什么意思?”严舆不知刘基想说什么?但又不敢不回答,只得如实说道“江东有三家,令尊,家兄及会稽王朗,还有袁术的丹阳郡不在此列。其中令尊实力最强,王朗最弱,家兄时常谈起刘刺史,非常敬佩令尊。”

刘基微微点头,说道“北地如今诸侯混战,江东各家虽相安无事,但若是北地战乱平稳,出现一方霸主后,南渡江东,我们三家自立,如何抵挡?”

严舆没有想过这么长远,此刻听到刘基如此说,心中想到“也对,真要到那时,各家仅凭一郡之地,无论如何也挡不住啊。”遂坦言说道“那时无法抵挡”

“所以,我本不想窥觑令兄吴郡,怎奈形势所迫,不得已而欲为之。”刘基诚恳说道

严舆这下明白过来了,“说来说去,还是要香并吴郡,怎奈Xing命攥在人家手里,只得硬着头皮,抱拳说道“公子之言,严舆已明了,不知我如何做,才能帮到公子?”

刘基哈哈一笑,说道“严将军果然明理,我欲今夜出兵取无锡,不知严将军可否助我军打开城门?”

严舆听到此话,腿肚子转筋,差点瘫在地上,无锡乃是吴县北面门户,一旦打开,吴县便危矣,严舆迟迟不敢应声,站在那直冒冷汗。

刘基撇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周泰,周泰会意,起身怒声喝道“我家主公看重你,给你次活命机会,怎地,你不愿答应?”

严舆最怕周泰,见周泰凶神恶煞般的朝自己怒吼,连连说道“愿意,愿意。”

“哼,愿意还这般磨磨蹭蹭。”周泰说完后坐回原位

严舆见周泰坐下,暗暗抬手,擦了擦额头冷汗。

刘基心下暗乐,真是恶人还需恶人磨啊,对严舆歉声道“幼平脾气暴躁,严将军勿怪。”

“严舆不敢”严舆急忙说道

刘基正色问道“严将军,那无锡县有多少兵马,守将是谁?”

严舆既然已经答应,索Xing也就放开了,况且他和无锡县守将素有间隙,正好出口恶气,开口说道“无锡县有马步兵一千,弓手五百,守将叫韩方,其武艺一般,比我还要逊色许多。”

刘基心中一惊,“不成想竟有一千五百人,其中还有骑兵。”

刘基点头说道“多谢严将军相告,你先下去歇息片刻,到时还需将军帮忙。”

严舆认命的施了一礼,被人带了下去。

刘基问道“几位怎么看?”

蒋钦皱眉说道“如此多的兵马,就算都降了,也不好办啊?”

周泰比较生猛,狞声说道“要不都杀了,一了百了。”

刘基急忙摆手说道“不妥,若是这般做了,往后谁还敢降?”

心中暗暗擦汗,这周泰居然还有这么一面,日后可得栓牢喽,免得出去弄出什么祸事。

三人没了主意,齐齐看向鲁肃。

鲁肃也是头疼,归根结底还是已方兵马太少,总不能变出一支兵马吧?等等,鲁肃突然想到刘基的老爹那不是有兵马吗?

遂开口笑道“此事易尔,只需主公书信一封派人送去刺史府,求得援军,夜里诈城后,只称严舆奉命捉拿韩方,让其暂时稳住兵马,等到援军到来,一切自然迎刃而解。”

刘基听后用手拍了下大腿,恍然说道“对啊,我居然将此一节忘记了。”

众人相视大笑,刘基不敢怠慢,让鲁肃代笔他口述,写了一封书信,派人去曲阿,面呈家父。

又命周泰从一众降卒内挑选精壮之士,将军队凑足三百数,领众军士换上严军衣装,趁着天色还有些光亮,乘着艨艟及两艘走舸驶向无锡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