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明盛世之布衣风云

更新时间:2019-10-06 08:38:00

大明盛世之布衣风云 连载中

大明盛世之布衣风云

来源:落初 作者:九叶刀 分类:历史 主角:刘岩曹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明盛世之布衣风云》是九叶刀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刘岩曹成,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家破人亡的孤儿,一个落魄的天涯浪子,本就是无名市井儿。奈何命运的眷顾,老天的不弃,他无意间结实了皇太孙朱瞻基,从此权倾朝野,荣华富贵……武能开疆扩土,文能安邦立国,他就是刘岩。俊俏一男儿,雄伟一丈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杂草丛生,山峰耸立,翻过灵山就是一片坦途,青石铺成的官道上,一大清早便有商旅驼队贩运着货物慢悠悠地沿着官道往前而去。这官道是通往京城的,驿站的差役也经常骑着快马由此往京城里送达各地的官文信件。江湖游侠,赶考的书生,杂耍唱戏的,要到京城里去,这条官道便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在那官道上还有家客栈,木制简陋的房屋,屋外搭着一个能挡风遮雨的帐篷。帐篷的木杆上挂着一个白色小旗,小旗上写着“酒”字。

这家在官道上的客栈生意不错,一大清早便有赶路的在这里歇脚吃酒,店小二一身粗布打扮,忙前忙后的招呼着。

刘岩和婴燕走了一路,早已是饿地肚子咕咕叫,他们想吃东西了,可是他们身上没有钱。

“岩儿哥哥,好香啊!你闻到了吗?”婴燕满脸灰尘,头发像鸡窝一样,她张着干结的嘴唇,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看着那店小二从屋里端着一盘香味飘逸的菜肴走了出来。

刘岩嗅闻着那飘来的阵阵菜香,哽咽着吞了口口水,“好香,真的好香。”

店小二把那菜肴放到客官的桌子上,便闪身转回店里去了。

刘岩和婴燕还是看着那菜肴默默流着口水。

“岩儿哥哥,我想吃,我好饿。”婴燕拉拉刘岩衣袖,小声道。

刘岩有些无奈,他看着坐在那里的客官吃得津津有味,继续吞了口口水,随后拉着婴燕就往前走去。

婴燕随在刘岩身后,有些不舍,她流着口水,呆呆地回头看着那桌子上的菜肴。

“阿妹,阿妹.....

刘岩唤着婴燕。

婴燕仍然呆呆地看着身后客栈里的美味菜肴。并没有听到刘岩唤自己。

“阿妹,阿妹......

刘岩见婴燕没有答应,继续唤着。

“啊....

婴燕像是受了惊吓一般,转过那呆呆的脸颊道。

“阿妹,你在这等等我,我去去就来。”刘岩看着婴燕那馋眼欲滴的样子,他灵机一动便转过身,一个健步消失在婴燕面前。

“岩儿哥哥?岩儿哥哥?”

婴燕见刘岩不见了踪影,盲目四顾地寻找了起来。

四处还是一片空无人烟,婴燕有些着急了,她看着漫长的官道和周围的荒山野岭,眼眸忍不住竟喷出了泪花。

她哭了,刘岩哥哥的消失让她感到了一种特别孤独的恐惧。

客栈里,此时帐篷外面的客官已经吃完酒饭,起身赶路去了。刘岩站在那里望着盘子里的残羹剩饭,吞了口口水。他眼眸一转小心向四周看了一眼,便走上前去,把那盘子里的半只鸡捧了起来,用手一提衣袖,把那半只鸡裹在怀里,便头也不回地偷偷溜到一旁去了。

婴燕还是哭着,哭得特别伤心,刘岩怀里揣着鸡肉,他小心走到婴燕身前,伸手拍拍婴燕肩膀笑呵呵道,“阿妹,阿妹.....

连唤两声,婴燕诧异地转过身来,看着面前的刘岩,喜出望外道,“岩儿哥哥。”

“你跑到哪里去了?人家都快急死了。”她看到刘岩像是重新看到了希望,伸手抹了两把眼角泪水又喜又气道。

刘岩也不辩解,手伸进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那半只鸡,笑道,“阿妹,看这是什么?”

“哇!好香啊!岩儿哥哥你从哪里弄来的?”婴燕看到刘岩怀里那香喷喷的半只鸡,惊讶地一笑,方才那种丢失刘岩的伤心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刘岩把半只鸡拿在手里,双手一用力,掰成了两半,把一半给了婴燕,自己拿着一半。关切地叮咛着婴燕道,“阿妹,别问那么多了,快吃吧!”

刘岩不说,婴燕也只好不在问了。婴燕知道刘岩这么做都是为了她,岩儿哥哥不说,自有他的道理。婴燕拿起鸡肉,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刘岩看着婴燕吃得好香,自己也吃了起来。

半只鸡一会功夫便被刘岩和婴燕吃得精光,连鸡骨头也没剩下。

他们实在是太饿了,饿得一夜没有吃一口东西,直到现在这半只鸡才算是填补了一下他们空空的肚皮。

婴燕回味似得舔着油乎乎地嘴唇,随在刘岩身后继续往前赶路。他们要到哪里去?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阳光在天边洒下一缕金色光泽,让整个大地显得金灿灿的。远方山上绿悠悠的一片一片,在阳光下如同绿色海洋一般。

官道上,一行人马踏着尘埃飞奔了过来。他们快马加鞭着,马不停蹄地赶着路程。

刘岩和婴燕慢悠悠地走在官道上,他们漫无目地沿着官道往前而去。

马蹄踏着地面的声儿阵阵传来,那车辕溅起的尘埃四处飞扬。

人马离刘岩和婴燕越来越近,只是一会功夫便来到刘岩和婴燕身边。

“前边闲杂人等闪开。”

一个骑在马上满脸大胡子的中年人冲着刘岩和婴燕喊道。

刘岩和婴燕一听到身后有人吆喝,便向官道一旁躲去。

那行人马见行人让开道路,便骑着马冲到前边去了。

无数马蹄卷起一阵尘埃,刘岩和婴燕停下了脚步,他们停在一旁,看着那向前而去的人马。

这行人马打着镖旗,赶着三辆装满木箱的马车,前后一共有五十多个持着利剑的大汉护送着。

他们转过官道便往前方一座大山里行去。

刘岩眸光一晃,眼睛里闪过一抹亮泽的光芒。他望着已经消失在大山深处的人马。牵起婴燕的小手继续赶起了路程。

高低错落的山脉,一脉连着一脉,陡峭的山路沿着起伏的山谷一直向前方延伸而去,这里是通往京城的一道天然屏障,山路难行,山路下便是万丈悬崖。

马蹄儿踏着地面,到了山下便戛然而止,所有骑马者都下马,牵着马沿着只能放下一架马车的山路小心向前行去。

在这样险要的地势里,纵使你有多么大的能耐,都施展不开。

五十多个持着利剑的大汉一前一后分成两拨,他们紧紧拽着马缰绳贴着山谷小心前行。三辆运满货物的马车,分别由四个还未成年的少年郎赶着,他们手中拿着皮鞭,走一段路程便在不听使唤的马身上抽一鞭子,让那马按着他们的方向前行。

“天下镖局”的旗帜随风飘扬着。那坑洼不平的山路上,时不时有车轮碾压地面发出的咯吱声。

不一会功夫镖局的队伍便到了半山腰。

“二哥,这回我们可发大财了。”在那山谷的一角,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穿着一身青色粗布衣衫的汉子得意地笑了笑对旁边一个身着紫袍的儒雅公子说道。

那儒雅公子精明的目光盯着山谷下那行人马,沉默了一会才道,“再等等,你去看看我们的人布置好了没?”

“是。”那汉子一听儒雅公子吩咐便消失在山谷。

高高凸起的山头,那一人高的杂草锋芒蔓延开来,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随着阳光那么一照,四处晃动,一个个人头从杂草中露了出来。他们穿着粗布麻衣,****着两条粗壮的臂膀,手中拿着锋利无比的大刀。

这些人足足有百十号人,他们一见到那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便双手拿着大刀合在一起向那汉子作揖道,“拜见三当家。”

那汉子昂首挺胸着,他看到众人向自己作揖,得意地一笑道,“众位兄弟免礼。”

“谢三当家。”众兄弟一声谢恩便收回礼仪。

“你等且在此待命,一会那行镖局的人马一到山口。”他说着拔剑出销,将剑高高举在手中继续道,“看到我手中的这把剑了吧!只要我这把剑举起来,你等就冲,听见了没?”

“听见了。”众人一声吼,汇成一片海,只震得山脚发出阵阵回音。

那满脸络腮胡须的汉子见众人已知道号令便将手中举起的剑插入了销中,转身回到了儒雅公子身边。

“二哥,兄弟们都准备好了。”汉子走上前来,凑到儒雅公子耳边道。

儒雅公子听到大汉说话,只是默不作声,还是专心盯着山谷下的那行人马。

两座山谷夹着一条山路,镖局的人马转眼间已到了山口。

车轮咯吱咯吱地碾压着凹凸不平的地面,身着粗布衣衫的少年郎赶着马车,那镖局的旗帜飞扬着,两行人马分成两排加快脚步地随着马车前行。

“杀.....只听一声大喊,山头上的那个满脸胡须的大汉首当其冲的拔出了手中宝剑。

剑光闪闪,剑高高地被举在手中,刹那间,山头上人头攒动,大刀霍霍。刚刚埋伏起来的人马看到号令全都挥着手中大刀冲向了山下。

刀光剑影,人马嘶喊,一时间乱成一团。

镖局的人马慌忙中也拔刀抵抗,此时三匹马上三位看似是镖局的头领,他们这三人披着长长的黑色披风,腰间挎着宝剑。脚上每人蹬一双黑色皂靴。

黑色簪子束着一头长发,在头顶高高盘起一个发髻,蓝色四方巾随风飘扬着,骑在马上的是一个满嘴白须的老者。

他的剑举在手中,挥闪开来,血光四溅,瞬间两颗人头便滚落在地。

在他的旁边一位皱纹满满的中年人,按着腰间宝剑,眸光冷峻。

当举着大刀的汉子冲向他的时候,只见他拔出宝剑,剑在手中,寒光一闪间那汉子便口吐鲜血翻然倒地。

喊杀声震天,两伙人马杀得更加火热了。

鲜血横流,不断有人头落地。镖局的五十多个护卫已剩不多。

“凤英小心。”一个骑在马上的儒面小生举剑在手,从马上跳跃了起来,整个娇小的身子腾挪在空中。一边飞跃,一边挥闪手中剑柄。她稍稍将剑心抬起,直往前刺去,便刺进举起大刀的汉子胸部。红色血液在那汉子口中哽咽着,缓缓顺着嘴唇流淌了下来。

儒面小生见大汉已死,手臂稍一用力将剑拔了下来。她连杀两人,便转身快步跃起,一个纵横跳跃骑在了马上。

“二叔,放心,我能应付得了。”儒面小生一脸得意道。

看这儒面小生,生得肤如凝脂,白皙娇嫩,好生漂亮。他那一对柳叶眉衬托着那一双玉珠似的眼睛,尖尖的鼻梁,圆润的下颚,还有那樱桃似的嘴唇,让人看了无不迷恋他的容貌,世间竟有这样俊美的男子。

“凤英,不可大意。”

那中年人谨慎地提醒着这儒面小生。

儒面小生还是一脸不屑,他眸光冷冷地盯着周围,一边挥着手中剑柄砍杀,一边对那中年人道,“二叔,没事。”

“凤英,快别闹了,我在这顶着你快带着财物离开。”

“我不走,二叔我要和你一起走。”儒面小生固执道。

“快走,听话。”

中年人有些无奈道。

“二叔.....儒面小生不舍地看着中年人,不肯离开。

“快走,主家的财物要紧。”

“二叔,你要当心。”

“快走,我收拾了这帮强盗就赶过来。”

那中年人说着便挥剑向那抢劫的强盗砍去。

“驾!”儒面小生一声大喝骑着马向前驰去,他的身后跟着三辆马车。

中年人和那个老者骑着马带着一行人马掩护着儒面小生离开。

驾,驾.....儒面小生骑着马走了一段路程便停了下来。

“哪里走?”儒雅公子带着五条壮实的大汉从前方隐秘的山脚里飞奔了出来,挡住了去路。

儒面小生见半道被人挡住去路,很是愤怒,他把剑拿到胸前,冷声道,“活腻味了,敢挡本少爷的道。”

“哼哼,哈哈....哈哈....那儒雅公子看到儒面小生生气的样子,鄙夷地大笑了起来。他笑了一阵,拔出手中宝剑,怒声道,“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笑话,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打劫打到本少爷头上了,看本少爷把你砍成两半”儒面小生拔剑,持着剑柄脚下跃起便往那儒雅公子身边刺去。

“看剑。”

儒面小生一剑在手,一握一纵横间将儒雅公子身边两条大汉刺死在地。

他还剑在手,转身向那儒雅公子身上刺去,剑光闪烁,一剑直往肚腹刺去。

儒雅公子面对攻击,他不慌不忙,目光如炬地盯着直逼向自己的利剑。一个转身往旁边一闪,剑心刺来,落在空处,儒雅公子顺利躲过一剑。

儒面小生见自己攻击未成,举起落在空处的利剑,鼓足力气再一次向儒雅公子刺去。

儒雅公子持剑在手,脚下跃起迂回闪躲,一剑砍去便将儒面小生手中的宝剑砍落在地。

儒面小生手中已无武器,他想双手舞动拳脚对付儒雅公子。不料手一滑便被那儒雅公子顺势抓住了手,稍一用力被生擒了起来。

儒雅公子抓着儒面小生上了马。

此时刘岩和婴燕刚刚赶到这里,刘岩一眼就看到被生擒了去的儒面小生。他看到被生擒在马上的儒面小生全身男装,只是鬓角秀发垂帘,脖颈白皙。看到此处他心中有些疑惑,这男子怎么有着如女人一般的肌肤,莫不会是女扮男装吧?刘岩猜测那儒面小生是女伴男装,只是还不敢确定。他双脚用力跳跃了起来,正要前去救那被生擒了的儒面小生,却不料这一跳跃出去,却落入了早已布置好的陷阱里。

庞大的铁网罩住了刘岩,随后一群面目狰狞的大汉冲到了刘岩面前,将他抓了起来。

“岩儿哥哥,岩儿哥哥....

刘岩被五花大绑着看着追过来的婴燕,拼命地对婴燕提醒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他一面提醒,手中汗水淋淋,他眼睁睁看着婴燕妹妹接近虎口,想反手挣脱,可是任凭怎么用力都挣脱不了被一群大汉压着的力量,他好无助,好愤恨。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婴燕没有意识到,她继续向前追着,不料只听扑通一声,庞大的铁网从空中落了下来,如一个魔掌一般将惊慌失色地婴燕笼罩了起来。

随后一群大汉将婴燕也生擒了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