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妃同儿戏:爱妃未成年

更新时间:2019-10-04 06:55:55

妃同儿戏:爱妃未成年 已完结

妃同儿戏:爱妃未成年

来源:掌中云 作者:歆月 分类:女生 主角:蓝水花姐 人气:

《妃同儿戏:爱妃未成年》作者:歆月,女生类型小说,主角:蓝水花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穿到青楼的水月与魅星,被可恨的老鸨以万两的开苞价买了。 水月被当做礼物送到齐王府,而笨蛋虽然是龟奴,但是也被人看中了,而且也是万两的价格。买她人的正是她最恨的色狼王爷。两个现代的雷女,虽然身在古代,但是她们愿意被人摆布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笨蛋一手抓鸡腿,一手拖着黎桓宇自醉红楼而出。 如果在现在,他们这样也算不得什么,顶多被人当成街头的坏小子,即使是一男一女,顶多被当做狐朋狗友。但是在这里可不一样。 这里是男女打授受不亲的古代,这里是有贵贱之分的封建王朝,所以这一幕很吓人,知道笨蛋女人身份的姑娘老鸨们,眼球全凸出眼眶了。 笨蛋才没心情理会那些妖妇浪女,眼睛只瞅隔壁的‘赌’字。 银子啊,银子啊,笨蛋大妈来了,你们赶紧涌过来吧。 “你要进赌坊?”黎桓宇愕然道。 “对啊,这么晚了,除了这里,没地方去了,除非你想回去听浪女与恶男造人的声音。”笨蛋假意笑道。 “星星,吃喝嫖赌玩,你岂不是五毒俱全?”黎桓宇突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小星星难不成是迷上了赌? 要知道十赌九输,总算家里有金山银山也会输得身无一文。 “没有啊,吃与喝我承受,嫖吗,那是男人的事,赌吗?虽然我上次来过,但是我还没出手,玩吗,是很想,但是没机会。”笨蛋沮丧道。 她是很想玩来着,可是在现代,惨无人道的课业都做不完,那有时间啊,至于嫖吗,她现在没兴趣,兴许以后赚了金山银山,包一打美男。 “哦,幸好。”黎桓宇有松了口气的感觉,同时心里也有了想法,今晚是准备倾身而出,就当用这些银子让星星死了赌这条心吧。 “什么幸好?”笨蛋不解的看着黎桓宇。 “没什么,我们进去吧。”黎桓宇笑笑道。 “嘿嘿,先说好,我可是没银子的,我看你玩就可以了。”笨蛋笑眯眯道。 其实她是很想玩两把,可是身上没银子,没财自然不能气粗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别人玩。 “无妨,银子你拿着,一会玩什么你决定。”黎桓宇大方的将身上的银票掏出交至笨蛋手中。 笨蛋看着手上这厚厚的一撂银票,心里那个美啊,可是再美也是别人的,要是自己的多好啊。 “小龟蛋,你又来看银子了。”赌场的打手取笑道。 “呵呵,两位大哥,你看好了,我这次可是有备而来。”笨蛋不甘示弱的晃了晃手中的银票。 “哇,小龟蛋,你找到金爹了。”打手双眼发光道, “切,虽然我蛋蛋很爱财,但是认爹那种侮辱人格的事是绝对不会做的,看见没,这位是我大哥,家里可是开钱庄的。”笨蛋不打草稿道。 “星星,我们进去吧。”黎桓宇很不喜欢笨蛋与这些低俗的恶棍打交道,遂蹙着眉将笨蛋拉进了赌坊。 “黎……” “就照你方才所说,在这叫我大哥即可。”黎桓宇截笨蛋的话道。 “行,大哥,我观察过了,赚钱最快的要数赌大小了,可以无限下注,而且非常的快。”笨蛋兴奋道。 黎桓宇笑点首,虽然他甚少来赌坊,但并不表示他没来过,虽然赌大小下注快,赢得快,但同样也输得快,不过今天旨在教训星星,就依她吧。 其实一般的赌场都有内幕的,从庄家到赌具,每一样皆做了手脚,能真正赢的人很少。 “大,大,大……”笨蛋一个劲的狂叫,完全淹没在赌场。 自进赌坊后,黎桓已摇了不下十次脑袋,这赌坊还是不适合姑娘家玩的,这里太乱了。 “哦也,赢了,赢了,哈哈哈……”笨蛋揽过银子兴奋的大叫大笑。 黎桓宇有些傻眼,看来星星的赌运还真是好的不能说,看来他得出手了。 人赢了钱后就会变得更贪心,笨蛋自然也不例外,赌了大半夜了,本加赢来的,少说也有五千两了,也是时候回去了,索性来玩块大的。 黎桓宇暗自失笑,机会来了。 结果不想而知,笨蛋运气再好,也抵不住被人算计,更何况这人还是深藏不露的黎桓宇,笨蛋看着面前空空如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哇……还我银子,骗子,你使诈,还我银子。”赢了钱当然没什么,但是一下子输光了可就不是好玩的。 这可是黎桓宇的银子,天啊,她怎么还呀。 笨蛋高分贝的哀嚎,漫骂吸引了赌坊所有的赌客,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星星,既然来了,输赢皆在意料之中,犯不着如此动气。”黎桓宇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丢人,愣是将笨蛋由赌坊扛了出来。 “呜呜……黎桓宇,我将你银子输光了。”笨蛋红着眼,可怜兮兮的看着黎桓宇。 “没什么,常言道,十赌九输,这也很正常,银子没了可以再赚,别动气了。”黎桓宇温文尔雅的劝道。 “可是那是你的银子。”笨蛋心虚道。 “你先前不是叫我大哥了吗,既然是大哥,这点银子就当大哥送你的好了。” “啊,不要,我们到今天也才见二次,凭白无帮收你银子不好,这样吧,我分期付款还你,以后每月还你二十两。”笨蛋盘算着自己每月能赚的银子说了一个合理的算。 可是黎桓宇那可是有二千多两啊,就算除了头,再一月还二十,也得还一百个月,一的十二个月,晕啊,那得九年啊。 笨蛋现在十四,还债九年,那就是二十三了,她美好的青春时光都要在欠债中度过吗?55555555……不要,她还要赚大钱,她不要欠债。 “好心人,施舍一点吧,老头子好几天没吃肉了。”赌场个一个邋遢的糟老头,爬至笨蛋脚边哀道。 “几天没吃肉,我只怕十年都没肉吃了,呜呜……”笨蛋越想越悲情,突然间发了个很大的善心,竟然将自己这些日子积攒的几百两银子全部掏出来奉献给了乞丐老头。 “星星,你这是……” 黎桓宇再次傻眼,爱钱如命的笨蛋,竟然将所有的家当都送人,难道输点银子对她的打击真的这么大? 笨蛋现在是万念俱灰,根本没注意到老乞丐眼中的笑意。 回到醉红楼后,笨蛋就给黎桓宇打了个欠条。 唉,人倒霉情绪就跟着低落,笨蛋将欠条放在桌上后,就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小柴房。 银子是别人的,美男是别人的,现在她还是欠了那么多,十年啊,原本分期付款九年就可以还清的,但是笨蛋想想,这样做人似乎不厚道,所以算上利息,就得整整还十年。 “宇,你这招忒狠了点吧,你看那小笨蛋,对人生一点激情都没了。”出了醉红楼的齐天放同情笨蛋道。 “赌坊可是她拽我去的,这欠条也是她写的。”黎桓宇一脸愉悦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齐天放好奇道。 “那丫头很特别,暂时先让她在这,无聊的时候来逗逗她,等到懒得跑的时候,就让她进王府以身偿债。”黎桓宇轻缓道。 “啊,好毒,你这岂不成了恶霸?”齐天放惊道。 “恶霸通常都是以恶人的形象出现,而且都是逼迫,本王可不屑那样,我会让小笨蛋心存感激的投怀送抱。”黎桓宇脸上尽是得意的笑。 “宇,我服了你了,怪不得太子说几兄弟中,你最是深藏不露。”齐天放叹道。 “大哥,他何时说起?”黎桓宇脸色立现凝重。 当今太子与他虽同是皇后所生,但是皇室权力的争斗向来狠毒,若是侵害到对方的利益别说是亲兄弟,总算是父子也有可能会惹杀身之祸,不得不防。 “去年你生辰的时候吧,宇,你怎么了?”齐天放尴尬道。 “没什么,以后我会常去看小星星的,下次,我们去的时候,不妨邀上大哥。”黎桓宇脸上又是那种玩味的笑。 “太子现在天天美人在抱,那还会去那种烟花之地,你呀,可以省了这份心。”齐天放摇首。 “天放,你要不要包下醉红楼的吴媚娘?”黎桓宇幽深的黑眸透着一阵寒意。 “不是吧,我会被我爹扫地出门的。”齐天放瑟缩了下。 “天放,我要离开一京城一段时间,你帮我照顾星星。”黎桓宇一脸冷肃道。 “离开京城?为什么,咱们在这京城不是好好的吗?”齐天放不解道。 “你别问那么多,帮我照顾好星星就是了。”黎桓宇说完一言不发的回到了越王府,扔下齐天放独自站在路中央发呆。 黎桓宇的决定很突然,在家休息了半天,当天下午,他就入宫见父皇。 这里是御书房,当今圣上,黎辉正一脸凝重的看着奏折,又是水灾,南方地势较地,几乎年年水灾,真是个头痛的问题,难道朝中就没有能人能治理好这水患。 “皇上,五皇子求见。”皇上的贴身太监小布袋轻声道。 “宇儿。”皇上愣了下,“宣他进来。” “儿臣参见父皇。”黎桓宇向皇上爹跪下道。 看皇上,再看黎桓宇,就知道他们的关系了,两人长得实在太像了,只不过皇上脸上多了成熟与着宽厚,而黎桓宇脸上则是玩世不恭的潇洒。 “平身,宇儿,你这个时候入宫所有事?”知子莫若父,黎辉一眼就看到儿子紧锁的双眉。 “父皇,儿臣听说南方连年洪灾,欲为父皇分忧。”黎桓宇再次跪道。 皇上一怔,儿子年方十九,年少没经验,去南方整治洪涝,只怕…… “父皇,请您成全儿臣。”黎桓宇并没有多大把握,但是随着皇子们年龄的增长,彼此间的猜疑越来越多,矛盾也日积月深,它日,若有事,必定先是兄弟间开战,他得先离开京城,即是明哲保身,也为凝聚人气。 “皇儿,你尚年幼,对于洪涝又无经验,朕怎能下此令。”皇上起身,心疼的扶起儿子。 “父皇,年龄不是问题,再说治洪涝并不是要靠体力,而是要用脑。”黎桓宇有些自负道。 皇上颌首。 刚找到件好玩的事,刚遇到星星这个傻丫头,原本以为可以时常来逗逗她,没想到现在竟然要走了。 黎桓宇竟然有些莫名的浮躁,天就要亮了,不知道那丫头睡了没有。 寂静的大街,黎桓宇颀长的身影轻巧的落入醉红楼的后院,第一次来醉红楼发现丫头的时候他就打听清楚了。 他站在紫房外,透过破败的柴门看见由木块与砖头搭起的小床,床上笨蛋那瘦小的身子倦缩成团,想必是有点凉。 “爸,妈,我很好……”笨蛋似乎梦见了现代的父母在寻找她,那双小手伸在被子外乱抓,嘴里溢出嘤嘤的好似哭泣的声音。 黎桓宇没来由的一阵心痛,这丫头个性那么强悍,没想到私底下竟会哭。 “老妖婆……你等着……我要用银子砸死你……”笨蛋小手的动作更大,果真做投掷状。 黎桓宇不禁摇头,连睡觉都这么多话,真是服了她。 门轻推一下就开了,黎桓宇脸一下子就沉了,如此残破的门,竟然连个门闩都没有,丫头睡在这安全吗? 他心里一下子又多了件事,或许应该让天放拿点银子给老鸨,让她给星星安排个好点的住处。 睡梦中的笨蛋不安的翻了个身,黎桓宇抬出的脚悬在半空。 见床上的人儿未再有动作,他这才轻轻的走近,一个姑娘家睡品竟然这么差。 笨蛋白嫩的小腿压在被子上,上身也是露出了半截藕臂,不同于一般姑娘家的白皙,像是被太阳晒过。 黎桓宇轻轻拿起笨蛋的腿,放到被子下面,轻叹了声,又轻抬起她的藕臂…… “妈,别拉我,我还要睡。”笨蛋咕弄着扫开了黎桓宇的手。 “这么大的姑娘了,睡觉还恋娘。”黎桓宇摇头轻叹。 “啊,你是谁?”笨蛋突然睁开眼愣愣的看着黎桓宇。 此时东方已渐亮,微弱的晨光透过破败的门窗照在床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