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白刃侠情

更新时间:2019-10-20 03:06:38

白刃侠情 已完结

白刃侠情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美丽树 分类:女生 主角:曹宏宇小英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美丽树原创的女生小说《白刃侠情》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曹宏宇小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为爱舍弃盟主之位,逍遥自在,从此爱恨纠缠不问红尘却被红尘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唉!这曹公子又怎么好了?说起来还是孙公子好些。倪灵岚思绪颇乱,闭上双眼,似在做决定般心烦。也没注意已经过了几多时间,突然,轿子就停下。小英见小姐迟迟未下轿,便敲敲轿门,“小姐,我们到了。”倪灵岚睁开双眼,烦恼似乎还未消除,可现在她不该分心,毕竟现在有个将军府十公子在一旁,她得好好听听对方想说些什么。轻轻掀起轿门,倪灵岚伸出手,让小英将她扶了出来。她以为会是何等之大的门宅来面对,可是,她完全搞错了。错的十分离谱,啊!这人真是将军府的十公子吗!她是不识得,可曹宏宇也这么说,应该没错。可是,这个根本不是豪宅、不是亭苑,而是一个破旧的小铺,招牌已经歪了,那木头还因为残旧,损坏了不少,招牌上写着的字倒是很清楚,‘九图’两个大字。倪灵岚连忙瞧向十公子,神情没有刻意保持轻松,尽是困惑的疑问。那已经踏入旧铺的十公子,但笑不语,做了个请的动作。倪灵岚扫视着铺内,就像是个故事要被摊开般,她笑了,伸出手,又如过去般使唤着小英,“背我进去,小英。”小英一听,这不就是过去的小姐吗?赶紧将人背上,缓步踏入。旧铺子里有四张竹椅、一个老木桌,桌上有的是简朴的瓷杯茶器,十公子一请倪灵岚进铺后,就忙去烧水泡茶。被留下的倪灵岚和小英,分别坐在竹椅上。倪灵岚扫视这个小的可怜的店铺,瞧见除却墙上摆设的几幅美人字画外,那张店铺木柜上平放着的画作,看似几乎全是山水画。倪灵岚心思几转,对于十公子更是好奇。这个十公子刚才在曹家介绍自己是明磊峰将军的九儿子明七宝,现下他却带人歩入这与他身世大不相同的破店铺,怎么想就怎么不对劲,介绍自己说是将军之子,可是偏偏一身粗服、身处陋处,莫非是做了什么被赶出明家!?倪灵岚大肆猜测了一会儿,才又见十公子端着热茶出现,小英赶紧上前帮手,却让十公子按下,让小英一旁休息。这十公子既没将小英当作低下的婢女,又将小英视为过门即客,好生对待,倪灵岚就算是满肚子的困惑,也是欢喜的望着十公子。待十公子为每人添上一杯热茶后,才坐在倪灵岚对面有些脸红为难地说着:“让两位姑娘见笑了,我这儿很穷,也没甜点可食,只能泡上一壶便宜热茶待客,呵呵…两位请多担待。”小英连忙摇手,不过倪灵岚还未开口,她也不便说话,只好眨眨眼,当作是不用介意的意思。倪灵岚执起那难登大雅的粗陋瓷杯,嗅了下茶味,然后稍作吹凉之举,静静地喝下几口,待放下时,满脸惊奇。小英以为这茶其实极好,十公子是故意骗小姐的,所以当下也立刻喝了口,不过,她却不解其意,这茶很淡,想是冲过几次了,既无茶香、茶味又淡,犹如喝水,小姐为何大为惊讶!?倪灵岚原以为十公子有些故弄玄虚,可是这茶、这景与他这人,不断说明着十公子当真很穷的事实,所以她大惊。明七宝见倪灵岚那表情,也知她渐渐明白这事实,所以两手一摊,苦笑就说:“正如姑娘所见,在下纵为明家人,外头的人也还是尊称一声十公子,可是在下已经离开明家,一人独自勉强生活中。”“十公子又何需如此辛苦!”倪灵岚大是不解,如此一问。“这就是我请倪姑娘能过府一叙的原因,或许太过唐突,可不知是否愿听在下的故事,帮在下一个忙?”明七宝表情认真,言词诚恳的对着倪灵岚。“喔!真有趣…”倪灵岚一直以为这十公子那时说的是客套话,不过细想这人特意上曹宏宇那儿见她,只怕他还真有事想求,“小女子愿闻其详。”明七宝淡淡一笑,感谢倪灵岚的好心,缓缓将自己的过去说出口。原来,明七宝的父亲明磊峰为朝廷册封的镇方将军,明磊峰有一个妻、四个妾,明磊峰的妻子所生的第一个儿子就是明七宝,而他也是明家最小的儿子。也许是因为早年明磊峰长年争战,在外娶了不少慰藉用的妾,这些个妾都为他生下一男一女,可是到中年时,终于归回京城,遇上了心仪的爱人,才肯真心娶妻,对于爱妻为他生下的儿子,疼爱有加,所以为当时已经四岁的明七宝指了仍在强褓中的郑家晓天为未婚妻子。明七宝从小就在八个哥哥姐姐身边受小小的欺负,连其他个小妈都会暗暗指使他忙东忙西,他的母亲不愿家中风浪不断,故也是多做忍让。对当时的明七宝而言,晓天是个了解他心情的朋友,他们之间有种两小无猜的秘密感。可是,在九年前明七宝十六岁时,郑家的分支旁家却意图抢夺晓天,他与母亲努力帮助晓天脱身,可是由于母亲受重伤,他留在母亲身边,让晓天一人独逃,所以在失去母亲后,也失去了晓天的消息。有监于此,他非常明白人性私心的可怕,所以不愿继承任何家业,也不顾明磊峰的心情,仅以从小英好的书画为重心学习。仍被明磊峰管束的明七宝,镇日以画画来排解心中苦闷,当时多是以过去的晓天模样为主。失去晓天的郑家沉寂了好一段时间,明磊峰在听闻晓天的坏消息后,又见郑家大不如前,反而是西门家一窜而起,所以又不顾明七宝所愿为他指了西门灵萱这亲事,为这事他与父亲也僵持不下。两年半前,明七宝请求明磊峰让他出去四处游历半年,方愿应承与西门灵萱的亲事,得到出去走走的机会,四处欣赏湖光山色,方一个多月却在半途被山贼打劫,逃难逃到病倒,被来中原办事的关外人家捡回西域,重新遇上晓天,知悉晓天生活无虑,休养了一个月便也安心的回到家中,甚至画下当时晓天的样子。两年前,郑家渐渐重整,最新的郑家当家人下了道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命令,让郑家大肆寻找晓天,而明磊峰知他有着许多晓天之画,全数拿去帮助郑家人,而这中间便有着平安无事的晓天之画,郑家一见请求父亲逼他说出,他直说是依照过去想像画出,可是仍被咄咄逼人的父亲强逼,气的他脱离明家,开了间九图的小铺过活。直到现在他心中不曾忘却晓天,可他只希望晓天幸福,而他不想与西门灵萱有其牵扯,是因为他不愿自己跟无辜的灵萱成为大人们的利益工具。“我父亲这一生都与权力为伍,所以他会在郑家崛起时,为我指了当时人称家有此孩儿,万般皆晓天的晓天为妻的亲事,然而,他却一直都不知道他最爱的妻子常常饱受欺负,也不知他最疼爱的儿子为此受尽折腾,晓天…虽然令我们难过不已,可是也为我们带来许多快乐,我是真打算与她度过一生,因为她知我痛、我知她苦,直到那场祸事的发生,我失去了母亲与她,我恨极了父亲爱极的权势,也暗暗发誓此生绝不继承家业,以怀念母亲及晓天过活。”明七宝轻轻一叹。“与西门灵萱的亲事,也是父亲的手段之一,我想他是无论如何都想找个有钱的亲家吧!…我不曾想过在有生之年会再见到晓天,可是我见到了,我羡慕她的自在,所以我知道我更不愿娶西门灵萱,然而我也没料到自己的画会被利用…所以我离开了明家,离开那强大的庇护…偏偏那西门ㄚ头不死心的来找碴…老爱逗弄我,唉!她故意以曹教头为幌子想让我吃醋担心,可她不知我又怎能再与她有关系,好不容易我离开了明家,若是我爱上她、娶了她…不就称了父亲的意…这是我万万不会做了事情。”明七宝道出西门灵萱的心思,是啊!他知道又如何,他什么都不会回应,他只会对她更坏。小英没想到那个霸道至极的西门小姐,其实有这点心思,她望望小姐,倪灵岚只是点点头。“这与你求助予我,有何关联!?”倪灵岚问着。“不瞒你说,姑娘应是江湖中人,在下虽然鲜少涉及江湖事,可是也约略知道姑娘的出处北天行是何地方,既然姑娘身处江湖,所以在下想向姑娘探听郑家对于晓天一事是否已有头绪!?再者,在下佩服姑娘可以治得了西门灵萱,所以想请教姑娘…其实在下想离开京城,又怕西门灵萱百般纠缠…不知姑娘可有妙计?助在下无事脱身。”明七宝见倪灵岚直言快语,所以也不隐瞒,将内心所想全数托出。倪灵岚低头思索,不消半刻,“十公子,明日午后,小女子再带来答案可否!”“这个自然没问题,反而是在下令姑娘为难,实在过意不去。”明七宝连忙起身表示自己的感激。倪灵岚望着他,摇摇头说:“不用客气,那明日再来叨扰,小英,背我上轿。”明七宝就见小英将倪灵岚背负出去,“姑娘多谢。”跟上道谢着。“不用多送,十公子,再见。”倪灵岚手一挥,一道掌气阻止了十公子踏出店铺。十公子微愣住,只是瞧着倪灵岚进入轿中,然后离去。“小姐,你刚刚用武了。”小英跟在轿旁,小小声问着,见小姐就算在曹公子面前,也不愿用武,可是刚刚却明目张胆地这么做,实在是怪。倪灵岚无奈的轻叹,“无可奈何啊!”“怎么说?十公子不就是平凡的读书人?”小英不明白小姐之意。“就是如此,我才特意这么做,京城郑家大概还是对于十公子有所怀疑,十公子想走,只怕也多是会去些引郑家人远走的晃子地方,既然十公子对晓天无意,对西门小姐有心,那我就来搅和一番,也不错。”“十公子…喜欢西门灵萱!”小英有些讶异。“我以为如此!!”倪灵岚轻笑道,“这样也好,反正我的时间也快到了…那就来个真相大白吧!!”明明曹宅不是倪灵岚的家,明明刚刚才跟宅第的主人拌过嘴,可是倪灵岚还是像主人般无事地回来了。刚回到房间,便吩咐小英去忙晚膳的事情,一人独自留在房内想事情。不消半刻,有人轻敲着房门,倪灵岚猜想该是独棣…上官姑娘吧!所以走去开了房门。倪灵岚难得一怔,来人莫是天仙!如斯美貌、倾城倾国,不过眼中那略带调皮的神色、爱笑的容颜以及颇有英气飞扬的眉宇之间,这人绝对就是脱了独棣假面皮的上官琳。“吓了我一大跳,上官姑娘真是美丽不可方物,果是非见庐山真面目不可啊!”倪灵岚让了位置,一边说一边想着大家称赞的美人西门灵萱,也不过比的上三分而已。上官琳一挑眉,心想自己也是为了当说客,才故意用真面貌,怎么倪灵岚一下子就视破了!看来倪灵岚知道的真的很多啊!!见上官琳似在思考些什么,踏进来的步伐有点慢,倪灵岚轻轻微笑。“我知道姑娘来意,也了解那困惑不已的心思,现下我已让小英准备晚膳去了,一切话就留待那时来解,正好一併说给那木头听,也不再麻烦地好。”倪灵岚先坐下,打算把事情交代清楚了。上官琳见她如此豪爽,十分赞赏地说着,“好,那我们先说些别的,对了,唤我姑娘,倒是生疏了,可以的话,叫我声琳儿如何!”“嗯!琳儿,那你也别称我倪姑娘了,叫我灵岚吧!”倪灵岚也懒得去分年纪微差的姐妹称谓,直接答应地说着。“哈!灵岚,你人真是好啊…那我就问问你对曹宏宇的感情吧!”上官琳突觉她跟自己颇相似,也不拐弯了,开始炮火攻向她好想知道的事情上。倪灵岚眨眨眼,“我对他啊…正是一见钟情……”瞧那上官琳好奇的不得了的模样,倪灵岚也只是淡笑回应。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了。那年曾是还称正义之家的西门矅当家,身为武林盟主,他的女儿西门常乐被当时壮大的冰炼教抓走,受了许多罪,最后蒙许多武林正道帮手,才得以回归西门家,而后,西门矅自觉能力不足以保家,以家族为由,放弃了武林盟主之位,改推那时极负盛名的白手圣医上官振华上任,武林元气大伤,所以几乎无人不认同此事,然而上官振华却毅然决然舍弃盟主之位,淡出江湖。退隐之前,将当时很有武林地位的功绝山庄庄主孙樊灭拱为武林盟主,甚至更拢络江湖四大名门,推为四大家族,保障功绝山庄的四方立于不败之位。这四大名门分别是界外当家玄逸、西天岳当家龙文渊、界内当家百里昊殷以及北天行当家倪念禎。十多年光景飞逝,功绝山庄为了确保这四个家族的年轻一辈无贰心,所以孙樊灭后来决定以姻亲以及利益关系来确保一切。其中以姻亲关系为主的是西天岳龙家和北天行倪家,由于孙家有二子一女,所以孙樊灭让当时年纪相似的龙家小女龙依贞及倪家大姐倪美琴暂住入功绝山庄,跟孙大少孙莱斗培养感情,最后孙莱斗选择了龙依贞,孙家为补偿倪家,却将她(倪灵岚)指给孙二少孙莱列。现在,再过两个月左右,武林大会将开始,由于孙樊灭半年前去世,由孙莱斗暂代盟主之位,可是为了服众,所以一年一期的武林大会,将变成改选盟主的功夫争斗,功绝山庄决定,无论输赢,待武林大会后,孙莱斗将迎娶西天岳的龙依贞入门。孙家小妹孙晓莹是个自幼时就体弱的女孩,美琴姐对于孙莱斗心中有情,却也祝福好姐妹龙依贞,所以决意离家要为孙晓莹找来隐世的白手圣医治疗,当作对他们婚事的贺礼。孙莱斗是知道美琴姐的爱慕之心的,可他更了解孙莱列的心思,前人造下的错误啊!孙莱列其实喜欢着美琴姐,可是被孙父硬是指了她,偏偏她喜欢的又不是孙莱列,所以孙莱斗令她和孙莱列出门来寻美琴姐,找机会取消这闹剧般的儿戏婚姻。倪灵岚停了下,重重叹了口气,她这可是将功绝山庄的事情说了出口啊!刚用过晚膳,本想先提如何认识怒电等人,可心思一转,倒是将自己离开北天行的原因说了出口。“那话题有些沉重无趣,可又有些关联,所以我约略说了点,接下来,我要说的就是关于你们的部分了…”倪灵岚让小英递上热茶喝了口,便又继续说起过去。“我会认识你们,正是因为四大家族为保功绝山庄,所以我们这些小辈不得不习文习武来帮助功绝山庄,而我跟美琴姐姐则是跟了先机道人拜师学艺,不知你们是否记得呢?先机师父跟上官前辈是认识的,而且,我在五年多前见过你们四位一面,当时师父带我们前去拜访上官前辈为孙晓莹求医,上官前辈思量到孙晓莹并未病重,而他也对于出现在功绝山庄有着少许顾虑,所以开了固本培元的方子给我师父交差,之后在与师父闲话家常中,谈到你们四位同门,我师父问的太多,我听得太入迷,所以下山离开前,上官前辈将你们招来让我们打过照面。”“啊!?我都没印象,莫非就是那时…你说的一见钟情!”上官琳突然出声提问,说的颇有曖昧之色,猛打量怒电跟倪灵岚的神情。曹宏宇还没消化完倪灵岚有婚约的来由以及要如何取消婚约的部分,转眼一跳竟是那一见钟情之说…“嗯…其实我在他们谈话中曾溜出去偷瞧你们练功夫,我见到曹宏宇时,被他那认真习武却又被你逗弄到哭笑不得的模样所吸引,是啊!我是对你一见钟情,大木头!甚至在你们入江湖后,不断地向师父偷偷探听一切,所以众人不知武林四侠的关系,我却一清二楚。”倪灵岚也不怕羞,直冲着曹宏宇这么说。曹宏宇目光傻了,是深深地注视着那难得不拐弯逗人的倪灵岚,想着从一开始,她便缠上他,是有来由的!“你说代盟主交代你跟孙莱列出来找你姐姐,可现下怎么只有你,却不见孙莱列呢!”曹宏宇似乎理解这箇中道理了。“当然我让他一人去找美琴姐,顺便找到后可以培养感情,而我就来找你,希望可以在你心中烙下个影啊!”倪灵岚微笑,虽然她总是关注着他,可是她却无法轻易离开北天行来偷见他,为了守护功绝山庄名声,加上武林盟主有义务排解武林大小事,所以四大家各自身负重责,她根本没有机会去见他一面,要不是美琴姐的莽撞、孙莱斗的考量,只怕现在还困在北天行里面,这样子,可以出来的她,哪还会先去找姐姐?当然是来见见他啦!不过,跟孙莱斗说好的时间已经将近了,而她也意外的见到了上官琳,既然巧风为当代医者高手,那自然得为孙晓莹请她到功绝山庄一趟,看看是否可以根治。姑且不论美琴姐能否找到上官前辈,此行她虽然完全不在意姐姐行踪,可是倒是能办好两件事,有一有二,怎能没第三呢!她决定插手西门灵萱跟十公子的事情,也是这原因。她见曹宏宇没说话,心里也没特意期待,反正这些个日子不都是如此吗!“琳儿,不知你可否帮我一个忙!”倪灵岚问向上官琳。“你说。”上官琳也不期待怒电了,等了这时间也不说什么表示,干脆看看倪灵岚有何希求。“当年上官前辈婉拒孙晓莹的医治,这些年来那固本培元的方子倒也让她身子有些改进,可是仍无法远行出游,不知琳儿可否帮助她,试着医好呢!”倪灵岚把情求说出。“嗯…好啊!反正我爹当年不去功绝山庄,时至今日更是没有可能,江湖对巧风也没多大顾虑,我去反而好些。”上官琳应好,更是佩服倪灵岚可以考量这么多事情,一来,找怒电已是有由,二来巧遇她,还能打这主意,了不起呢!“啊!谢谢琳儿,那我只差一件事就了却心事了…”“喔?是什么!”莫非还打第三个主意!“十公子的情事啊…”也不顾曹宏宇懂了多少,竟又继续说到明七宝跟郑家以及西门灵萱的事情去。上官琳觉得有趣,可没料到倪灵岚还真插手许多事情,越来越佩服她了…好想助她一臂之力,尤其想动脑筋到京城郑家,这让自己想起与晓天之间的缘分。上官琳正想说什么,突然被曹宏宇吓了一跳。“你是想藉由我,让自己当坏人,当那个悔婚的主角!所以故意让人知道你是倪灵岚,故意大剌剌的缠着我…把自己名声弄大也弄糟!企图传回功绝山庄?让孙家有名目不要这婚事…”曹宏宇突然不悦地说出自己理解出来的真相。上官琳本以为他还得多想一些时间,好险开窍的快,吓了跳也值得了。倪灵岚以为他很木头的,也没料到他想到这法子啦!无奈的淡笑了下,正是真爱至上,牺牲点什么也甘之如飴啊!“我只是做我认为可以做的,而且我想做的事情,若是没有你,我也不会这样啊!你现在可明白,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呢!没有开玩笑的。”倪灵岚平时嘻闹他,但是被拆穿了,就也不想让他误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