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闺蜜的心事

更新时间:2019-10-09 18:09:47

闺蜜的心事 已完结

闺蜜的心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喵喵 分类:其他 主角:庞苒芮乐逸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喵喵的原创小说《闺蜜的心事》,主角庞苒芮乐逸,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这是闺蜜之间的友谊,这是闺蜜之间所发生的趣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夏初呆呆地坐在客厅里,时间过得真快,放佛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到了寒假。本来江夏初是准备回家过年的,但是无奈于春节期间车票出奇的难买和学校坑爹的买票制度,所以这才迫不得已地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虽然已经跟她老妈打了电话,江妈妈她并没有说什么,但也可以很明显的听说那语气的失落情绪。芮承泽也说好几年都没有回家过年了,他家已经给他下了最后通缉令了,再不回去的话,他会死的很惨。看来,今年的寒假江夏初注定是要一个人在这里过了。

其实,江夏初也并不是没有想过其他的去处,只是学校那边要清场,不允许有学生继续留宿。要不然,这会儿江夏初定是会留在学校里的,也就不会在这偌大的冷冷清清的没有其他人的大屋子里干坐着了。冷冷清清的,有点渗人。

江夏初无聊地来到冰箱前,却发现冰箱早已空空如也。瞟了眼日历,却差点把她自己给吓死了。今儿居然就已经是除夕了,难怪一大早地就鞭炮声不断。江夏初当时还在想是谁那么有钱且无聊,一大早地就在放鞭炮,原来如此!可是,现在冰箱已经空了,她该怎样过这个年呢?不晓得超市有没有关门,还是出去碰碰运气吧。

幸好江夏初出来的早,还有家超市没有关门,不然的话,江夏初的除夕之夜将会过得相当悲惨。江夏初拎着沉甸甸的购物袋,心里盘算着这些食材能够管她几日温饱。也不知道芮承泽什么时候回来,如果算上他的话,这些食材怕是不够熬过超市开门的吧?

江夏初真想敲敲自己的脑门。芮承泽已经回家过年去了,怎么可能会中途回来?自己是不是因为一个人太寂寞了,所以才想着芮承泽会赶着回来吗?嗯,一定是这样的!江夏初自我解释道,不这样,她的内心根本就平静不下来。

为了保险起见,江夏初在回家存好东西之后,又一次地来到超市,这次比上次买的食材还要多。这样一来,即使她半个月不出门,也够吃了。反正过了正月十五学校就开学了,到时候她就可以在食堂吃了,也就没必要那么辛苦的自己做着吃了。芮承泽的学校比江夏初的学校开学要晚一些,所以他大概会等到过完正月十五才回来吧?不管他什么时候回来,江夏初都不会饿坏自己的。刚好没买车票省下来的钱,足够她维持半个月的生活了。

回到住处,江夏初就开始着手准备年夜饭了。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年夜饭也不能吃的太寒酸了。然而若是做多了,也就太浪费了,四菜一汤就可以了。江夏初一边做着菜,一边哼着小曲。好久没有这般自在了,能够如此开心自由,还真是难得啊!

“江夏初,原来你在厨房啊!我叫了那么多声都没人应,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儿呢?噢,在做饭啊?让我瞧瞧都做了什么,不错不错。多做点没关系的,反正我也在这儿吃的。”芮承泽突然从江夏初的后面出来,吓得她一哆嗦,切到手指了。

江夏初条件反射般冲到自己的房间,翻找出江夏初专用药物包,速度地处理完伤口之后,这才缓缓地来到厨房。她望着芮承泽,一脸的不解。芮承泽不是说要回家过年的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的?啊啊,他该不会是在家里跟家人吵了架,所以被赶出家门了吧?

江夏初忍了半天,最终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芮承泽,你不是回家过年了吗?干嘛又回来了?你不要说是担心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不安全,你以为这样的话我会相信吗?”

芮承泽撇撇嘴:“什么嘛,难得我一番好心回来陪你,你却如此冷淡态度,你觉得合适吗?真是的,大过年的,都不会说些好听话。就算你不说好听话,也请不要触我霉头呀!”

江夏初懒得理他,继续做自己的菜,只是又多添了几样菜式。好歹也是过年啊,就算平时芮承泽再怎么对不起她,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报复他。

芮承泽见江夏初专心于做菜无暇理他,便灰溜溜地出去了。他坐在客厅,脑子却在不停地回想着刚才在他家发生的那一幕,芮承泽的心里怎么都不是个滋味。那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啊!老天爷啊,你是故意的吧!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啊!

几个小时前,芮承泽懒懒的在院子里晒太阳。今年的年夜聚餐定在他家,上次是芮乐逸家。反正家里有阿姨准备,也用不着家里人操心。他爸妈在陪着客人聊天,他则是懒得应酬,跑到这儿躲懒来了。今儿天气不错,只是不知道江夏初起床了没?冰箱里没有存货了,也不晓得江夏初那个笨蛋会不会开冰箱看,知不知道去超市买些存货。不过,这大过年的,还有没有超市开门的?江夏初不会就怎样被活活饿死吧?怎么会,她可是打不死的小强,不可能那么简单就饿死的了。芮承泽虽然这样安慰着自己,但是心里依旧很担心。

“刚才在客厅没看见你就知道你一准儿躲在什么地方偷懒,但没想到你居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偷懒,就不怕被叔叔抓到,然后上几个小时的思想政治教育课吗?”芮乐逸来到他身边,轻轻拍了拍芮承泽的肩膀,挨着他坐下。

芮承泽望了望芮乐逸,略带嘲讽地说道:“哥,有你在的地方,我什么时候没有被我爸教育过?!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我那么听话懂事的哥哥,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找女朋友?难道你不知道家里人都快为这件事情着急上火吗?哥,你该不会还在为那件事情内疚吧?本来那就不关你的事,你也没必要这样做,不是吗?”

芮乐逸笑了笑:“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对了,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我已经找到女朋友了,而且她今天也来到这儿了。你先不要说话,听我把话说完。我知道,你一定是想说我是为了堵住那悠悠之口,才找人临时替代的吧?不是那样的,我是真真正正地找到了一个适合我的女孩。并且,我想和她生生世世在一起。”

“STOP!够了,少恶心我了!你说这话也不觉得肉麻!你可是男人啊,居然说出这种女性的话!怪不得庞苒说你是娘娘腔,不拿正眼看你。我算是充分明白了她的感受,抑或者说,我现在是感同身受。好吧,我今天倒是要看看,究竟是哪家的美女,竟然可以让我们家的乐逸学长如此倾心不已。”芮承泽站了起来,大脑速度开始运行着。芮乐逸有女朋友了,而且不是他认识的人。就凭这一点,他就不会认同那个嫂子的。

芮承泽望着远方,心里却想着江夏初。这个可怜的孩子,大过年的竟要遭受失恋的痛苦。虽然他也不是善类,但还是不要那么早地告诉江夏初会比较好。不然的话,江夏初一定会恨他一辈子的吧?那个后果,好像也挺严重的,于是芮承泽决定瞒着江夏初,不然她知道芮乐逸有女朋友这件事情一定会受不了的。

“乐逸,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儿来了,害得人家到处找你!这里人家一点都不熟悉,你还丢下人家一个人来到这里,都不晓得人家多害怕!咦,这位是?”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孩的声音硬生生地闯入了芮承泽的耳朵里。

芮承泽面无表情地扭过头去,当他的目光落在那女生的身上时,顿时呆住了。这不就是那天他遇到的那个美眉吗?怎么会是乐逸的女朋友?他又立刻联想到芮乐逸早起的那次,当时就明白了其中的奥秘。原来他们早就在一起了,而且还偷偷幽会!大概是怕被那些疯狂追着芮乐逸的女生们知道后,会发生些他们都不愿意见到的事情吧?江夏初啊江夏初,没想到,他芮承泽还有跟她江夏初一起失恋的这一天。今儿到底是什么黄道吉日,他起床的时候真应该好好看看黄历。那样也好有个心理准备,至少不会这么突然地感到心碎不已。

“溪羡,这位是我的堂弟——芮承泽。承泽,这个就是我的女朋友——冷溪羡!怎么样,我的眼光还不错吧?承泽,你怎么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没什么事儿吧?”芮乐逸看到芮承泽的脸色煞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事,外面太冷了,进屋就好了。哎呀,肚子饿了呢!我去厨房找些吃的去,就不打扰二位甜蜜了。”芮承泽很识时务地离开了。肚子饿只是借口,他不想在留在那儿,留得越久,心就越痛。还好,江夏初什么都不知道,不然她也会像自己这般痛苦不已的。再说,江夏初喜欢芮乐逸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有人说,爱得越久,心就会越痛。所以,江夏初一定比他更痛的。芮承泽不知道的是,江夏初早已知道芮乐逸的事情,唯独是没有告诉他而已。

“承泽,你刚去哪儿了?家里来那么多客人,也不知道招呼一下。什么事情都非得靠我们这些做父母撑着,你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快,去跟你的伯父伯母、叔叔阿姨们打声招呼。”芮承泽一进客厅就撞上枪口了。不得已,他只能硬着头皮去跟那些平日里并不怎么交往的伯父伯母、叔叔阿姨们打招呼。

芮承泽趁着没人注意,偷偷摸摸地溜回了自己的房间。他将自己反锁在屋子里,望着屋里的东西,他恨不得把所有的东西都砸个稀巴烂。但他到最后还是忍住了,他不可以那么冲动。更不可以让外面的那群人知道,他喜欢上了自己哥哥的女朋友!早知如此,他就不回来过年了!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混蛋!

他躺在床上,不想动弹。回想着刚才的事儿,他这会儿倒是有点不知所措了。待会儿大家还要一起吃饭,万一自己一个没把握住,露馅了可怎么办?不对,如果让所有人知道他也喜欢冷溪羡也没什么不好的呀!这世上也没有法律规定弟弟不能喜欢哥哥的女朋友啊?更何况,他俩现在的状况还是处在男女朋友下,又不是老夫老妻的了,他有权利去追求她啊!不行呀,他从小喜欢跟乐逸抢东西,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如果他现在追求冷溪羡,大家一定会以为他这是老毛病又犯了,根本就不会得到任何人的支持。说不定,还会被他老爸骂呢!

芮承泽越想心里越不舒服,感觉躺着也完全不是个解决问题的方法。他现在唯一能想到让他自己冷静的方法就是回去,回到那个有江夏初的房子里去。这样的话,也许,他还能想出些即不让人说他是跟乐逸抢东西,又能得到冷溪羡的好办法。再说了,有江夏初在,他的胜算也就多了一筹。利用江夏初,是有些不对,但是为了他的幸福,同时也为了江夏初能够得偿所愿,这种好事,江夏初应该不会拒绝的。

芮承泽回过神来,他有些后悔了。若是被他老爸知道他偷偷跑出来了,不,用不了多久就会知道了吧?怎么办,他死定了!现在他急需想出一条对付他老爸的计策来,可究竟该怎么做呢?他越想越烦躁,不经意地就将餐桌上的茶杯打碎了。

江夏初露出半个脸来,非常不爽地对着芮承泽说:“本来你是房主,我是不应该多嘴说什么的。但是,能不能请你也稍微爱护一下自己的私有财产啊?难道你不知道这样的一个茶杯很贵吗?哦,我都忘记了,您老人家是富二代,这种东西在您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只要您老人家高兴,这屋里的东西随便您怎么玩!”

芮承泽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神情凝重地望着江夏初。望着严肃异常的芮承泽,江夏初倒觉得有些不适应了。他该不会是吃错药了吧?要不要打电话叫救护车呢?

芮承泽看出了江夏初的心思,连忙说道:“我没病,好的很,你不要多想了。其实,我这次回来,主要是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商量。你可千万要稳住,绝对不可以激动哦!我哥他,有女朋友了。而且,他今天还把她带到我家去了。这样一来,我们家里的人就全都认识她了。所以,江夏初,你已经没希望了。江夏初?江夏初,你没事儿吧?”

江夏初扶着墙壁,勉勉强强地还算能够站稳。即便早就知道了这个事实,但当这个事情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对于她的打击还是很大的。看来,她依旧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感情。有一点,江夏初想不透。芮承泽为什么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呢?他本来不就很不看好她追求乐逸学长的吧,当初那么打击她,今天又反过来安慰她?这么大的转弯,江夏初一时还真有点接受不了。连他说话的语气,都好像是要为她讨回公道。

“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企图?我可不相信你会那么好心的,单纯只是想告诉我这件事情而已,这里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说吧,是不是因为乐逸学长的女朋友是你暗恋的对象?看你的表情,也就说明我答对了!我就说嘛,你芮承泽是什么人,哪里会是个善良之辈!那么好心,一定有鬼!”江夏初对芮承泽的行为很不屑一顾。

“哎呀呀呀,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那么一号人物啊!真是伤死我心了!不过,你这回还真说对了。当然,我也并没有想过要瞒着你,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瞒不住的。江夏初,你很喜欢我的哥的,对吧?不如我们联手,如何?我帮你夺回乐逸,自然的,溪羡也就归我所有了。假如你不想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的。”芮承泽拍了拍江夏初的肩膀。

江夏初停下手中的活儿,瞪了他一眼,态度十分坚决地回答道:“我拒绝跟你合作!我是喜欢乐逸学长没错,是个人都应该很清楚的。只不过我这个人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不爱与人争夺。如果什么事情都必要靠争靠抢的话,那我宁可不要!”

芮承泽没想到江夏初会是这个反应,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他还以为她会跟自己站在同一阵线上。看来,他是低估了江夏初。既然江夏初不想掺合进去,他也不便勉强。只是就他一个人,真的可以抢回冷溪羡吗?这个可能性,恐怕连百分之一都不到吧?

江夏初看出了芮承泽心中所想,不帮他是一回事,可也不能让他大过年的就这样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吧?这多晦气啊!她可不想明年跟芮承泽一样,一年到头都不顺利。

“我是不能理解啦,像你这般样貌出众的人,还会焦虑女朋友这种事情吗?反正,搞不懂你们这些人的想法。”江夏初原本是想要安慰他的,但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芮承泽很无奈地耸耸肩,然后说道:“好吧,我知道你是想安慰我,但是你的这种说辞,听起来还真是有点让人觉得是在讽刺呢?算了,大过年的,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

江夏初不再理睬他,只是默默地准备好两个人的年夜饭。芮承泽也乖乖地闭上了嘴,今天可不是个调戏人的好日子,搞不好,还会被江夏初反揍一顿。不过,江夏初好像从来都没有对他动过粗,好想见见发飙的江夏初是个什么样子。芮承泽这样想着,但没有说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