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体育 > 无限速

更新时间:2019-09-24 04:02:02

无限速 连载中

无限速

来源:落初 作者:彼岸来的信 分类:体育 主角:李暮穆言 人气:

新书《无限速》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彼岸来的信,主角李暮穆言,是一本体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赛车团体花式赛是一种新式的赛车方式,顾名思义就是团体对抗,两支或更多车队在同一赛道pk,运用变化队形、高难度动作、甚至碰撞挤压等方法,阻挡对手车队超车,两车队中任何一辆车先超过终点视为比赛结束,第一个超过终点的车所属车队拿到最高起评分,再以此类推。综合视觉效果,动作难度,队员默契程度给定最后分数。比赛分为单人、双人……七人赛,所得分数最高者夺得冠军。一个车队往往七到八人,队员既是车手,也是军师和维修员……由于比赛太过危险,队员上场之前必须签订协议,一切后果将自己负责……一旦夺得冠军,车队的价值,将不是用钱衡量的问题。因此吸引无数人加入这个危险的极限运动。然而车轮下的阴谋你看到了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莫淋风,赛车花式赛有史以来最奇迹的赛车手,所有比赛皆无败绩,他也是彩虹的第二代的队长。不过让人惋惜的是,在世界最权威的比赛开幕前夕,接手彩虹还未到的一年的莫淋风私下接受了一场暴雨中的挑战,结果车辆失控坠入了峡谷的悬崖,让人没想到的是,悬崖的利石居然划破了地盘中间的油箱,重重坠入深崖后引发了爆炸,救援队费了一天一夜下到悬崖下救援时,整个赛车已经被炸得连框架都看不出来,莫淋风在爆炸之前被甩出了车,可是他被岩石和玻璃刮得遍体凌伤,腿上和手臂上几乎是血肉模糊,因为高崖坠落,莫淋风的内脏被震裂,早已经没有了气息,死相十分残忍。但让人诧异的是,那张沾满血渍的脸,居然保持着静谧的微笑,看起来如同耶稣一样地接受一场重生。莫淋风死讯传来,举世默哀。这个最权威、人人拼死争夺奖杯的比赛从此以莫淋风的名字命名——风之杯。

没人知道当年和莫淋风人是谁,更没人读得懂那个微笑。

倪虹,倪衡的女儿,彩虹战队的前成员,也是莫淋风的未婚妻,莫淋风死后,倪衡莫名地消失,倪虹受不住打击从峡谷纵身一跃,她跳下去的那一刻,吴恺歌和姜禹潮就跟着警察站在十米开外开导她。

后来,彩虹曾一蹶不振,仿佛在比赛中销声匿迹,直到吴恺歌临危受命,带领一支全新的彩虹战队重新横扫赛场,现在的彩虹里除了姜禹潮外,都是新招的队员。

终于再没有人提起往事……

“师父对这辆尼桑公爵的珍爱你不是不知道,他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就把这车当成棺椁,我睡进去,大家连人带车把我埋了就好。’这样的爱车,不可能随意出手,如果不是本人开,就只有他们了。”房间里,吴恺歌继续对姜禹潮发表着自己的推论,即使这个推论谁都会觉得是胡扯。

姜禹潮继续摆着手表示死也不会相信这个推论,吴恺歌再想说什么都被姜禹潮打断,这场发布会后的对话只能就此没有下文。

而庆功会现场狂欢过后,睡倒一片……【姜禹潮OS:混蛋!还得我一个一个扛你们回训练基地,想累死我吗!】

发布会以后,这辆尼桑公爵再也没有出现在吴恺歌和姜禹潮面前,一切如同往常一样平静,李暮也很快适应了车队的生活,虽然这几个月以来他收战书收到手软,【大概是别人觉得新人好欺负吧~】但凭借着超强的硬件,和绝佳的个人能力,还真是没有输过,他对这种充满惊险刺激的生活乐此不疲,还时常闲着没事干拉着队友们冲到别人家训练场里挑战。有时候为了掩护队员被撞得连人带车滚三滚,蹭得满鼻子机油,李暮还照样哼着歌扭着脖子回基地,对他来说,这种生活最好不过了。

吴恺歌站在场边,看着越来越意气风发的李暮,虽然脸上笑着手上点着赞,但心里莫名空落落的。

一次在别人家训练场上比完赛,队员们一起心满意足的离开,可没想到,在接下来的白来公里的路上,每一个人的轨迹都将改变。

夜晚,月亮被大片的云遮挡,微微透出的发白光晕让人不禁想起月圆之夜狼人狰狞的面孔,环山的二级公路上再无其他人,除了车载音响播放的音乐声,就只剩下身旁的跑车车轮碾过石子发出的沙沙声,要不是刚刚胜利的兴奋还没有退却,这样烦闷的氛围还真是令人犯困。

七辆跑车保持着整齐的队形绕过一个弯,进入了一段缠绕浓雾的路段,车前的雾灯把挡在面前的浓雾轻轻拨开,鲜黄的灯光和着凝结的水滴在前方涣散成一团有些模糊的云晕。在峡谷里,白天有太阳的炙烤而夜晚却凉快得出奇,在日夜温差大的情况下很容易产生厚重的雾气。

再往峡谷深处开,雾灯都不怎么派得上用场了,能见度变得极低,吴恺歌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他皱起了眉头,太异常了,这里的海拔不算太高,深夜雾气虽说不会散尽,但也不至于那么重,这样的能见度,应该出现在清楚或者刚入夜才对,他警觉地看了看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中隐隐约约透出白羽的红色车身,李暮的蓝车也紧紧跟在旁边——看来大家没有掉队。“慢点开,注意安全。”他向车上的对讲机说。队员们纷纷应答他。但吴恺歌还是松不下那口气……

突然,对讲机里传出一阵高频的电子噪音,像是一声绝望的尖叫,突然炸裂的声响像要把人的耳膜撕裂,高频的噪音一直持续,“不好,有干扰源!”吴恺歌意识到了危险,大叫一声。

随后,一声巨大的爆裂声在吴恺歌声旁响起。“他x的,有炸弹!”吴恺歌一个打方向盘往左边绕去,随后一连几声爆炸声在自己旁边裂开。幸亏及时绕开,不然这些炸弹就直接在车底下爆炸。

“砰——”其中一个就在李暮车轮旁边炸开,把车一下炸得向左边翘起,又重重落回地面,他坐在驾驶室里,被抛了起来,连安全带都拉不住他,头顶直直撞向车顶,又落回了座位上,那一刻,他被撞得满眼冒金星。“我顶!差点就死了!”李暮惊魂未定。

陈缘的车也被炸了起来,不过他没那么幸运,跑车直接翻了个底朝天,还好专业的赛车安全性都很高,他赶紧把车门踢开,抓着地板爬了出来,他惊叫着拍拍胳膊和腿,没缺胳膊少腿但身后的车是报废了。

徐秋阳和姜禹潮的车撞在了一起。穆言则直接撞在了路旁的石壁上。他们慌张地下了车,躲进黑暗深处的石堆里,徐秋阳慌张地喘着粗气,她的腿刚刚划在了散落的铁片上,鲜血顺着腿滑了下来。

路上的炸弹不算太多,剂量也不算大,不到30秒声响不再响起,但这生死的30秒已经足够漫长……

吴恺歌从车上跑下来,李暮也摔门而出。地面已经被炸出了几个大洞。白羽的车停在路中央,四周不断窜出火苗,他们清楚地看到,一个一米来宽的大洞就在跑车的下方,“糟了,白羽姐中了正下方的炸弹!”李暮立刻大叫起来。

什么?!

大家顾不上危险都冲了出来。火苗如同饥饿而且可怖的野兽,也不甘示弱地加快了吞噬的速度。吴恺歌拖下外衣迅速冲了上去,必须救出白羽,引燃油箱就完了,“女生在这等着,男生去帮忙!”李暮也冲了上去,陈缘和姜禹潮紧随其后。

吴恺歌举起石头狠狠把车窗砸开,飞溅的玻璃也划伤了他的手指,白羽满头是血,腿也被变形的车头卡住,剧烈的撞击让她已经晕了过去。

“我们必须把车头撬开!”姜禹潮跑到车头前,试图徒手移开铁片,一股浓烈的汽油味已经散开来,情况不妙。

火苗慢慢往油箱上靠,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你放心,我一定救你出来。”吴恺歌颤抖着对白羽说,手上用力地想把破碎的铁片移走,“我一定……我一定救你出来。”他念叨着,泪珠狠狠滑了下来,他的手被划得鲜血直流。

远处的徐秋阳和穆言悲伤地跪了下来,她们闻到了飘过来的汽油味——已经没有时间了。徐秋阳狠狠地抓住泥土,想喊出来的话到了喉咙里都变成了哭声。

突然,白羽的手抓住了吴恺歌颤动的手,粘稠的血液似乎比火都要滚烫。“你们放弃我吧。”她满含热泪,缓缓的说,“炸弹在我的正下方爆炸的……”

“那又怎么样,我们可以救你出去。”吴恺歌哭着喊道。

“油箱裂了,别为了我,把所有人都赔进去。”白羽恳求着说。可大家依旧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陈缘,把他们拉走!”白羽对着陈缘说。

“老司机,我怎么可能丢下你!”

“快!!!!”白羽声嘶力竭地喊道。

火就要烧过去了,陈缘一跺脚,拉开了另外三个人。就在他们跑开的瞬间,一声比刚才所有炸弹都要巨大的炸裂声响起,火真的引爆了油箱,仿佛所有的一切都要陨灭在这阵强大的热浪中,山崖的石头被震得滚落,被惊起的秃鹰满天逃窜,然后浓雾消散,眼前的一切事物都化成一团青烟。

吴恺歌跪在地上抱头痛哭,他们惊慌地看着散落的零件,彩虹战队已不再完整。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从他们身边迅速的掠过,像幽灵一样从另一侧黑暗中冲出,消失在下一个拐弯处,它的车速极快,一直看不清楚究竟什么来路,只有扬起的阵阵阴风让人害怕得打颤。

“我CAO,这是,尼桑公爵Y31……”姜禹潮吃惊地盯着这辆车去的方向,两眼连眨都不敢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