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隋唐烈,有酒无侠

更新时间:2019-10-03 05:03:33

隋唐烈,有酒无侠 连载中

隋唐烈,有酒无侠

来源:落初 作者:痴语谰言 分类:武侠 主角:冉闵鲁 人气:

《隋唐烈,有酒无侠》作者:痴语谰言,武侠类型小说,主角:冉闵鲁,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本慢节奏的武侠小说,一个我心中真实的江湖故事。一场金古温梁黄角色的邂逅。这个江湖没有仁义的侠,没有隔夜的仇,更没有正义的借口。但是,有美酒,有傻子,更有喜欢利用别人的主角,我想给你讲一讲那些关于有血有肉的傻子的故事,因为这就是江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冉笑从出生起就知道自己是与众不同的,因为他穿越了。上辈子是个武痴,委内瑞拉猎人学校里有他的一杆旗子,非洲战场送给过他三颗子弹,就在肋骨和心脏之间过安检特别的麻烦,北极熊的黑圈训练基地里也流传过他的传说。

为了探求生命的进化,寻找人类潜能的突破,冉笑上辈子什么都试过,横渡魔鬼三角洲,潜入亚特兰蒂斯,雨林中的玛雅古城、沙漠上的金字塔、西藏的世界轴心,可以说哪里有传说哪里就有他的足迹。

无父无母了无牵挂的他最终在完成了全部尾崎八项后在青藏高原的深处打开了世界的轴心,于是他终于穿越了。

冉笑很开心也很满足。上辈子孤儿一枚,自己在那个世界里用牙,用血与汗打拼出了富足的人生,但是钱买不来亲情,友情,爱情。

没想到穿越了,父母,亲朋,青梅竹马都有了,甚至还有传说中的武功,男人的浪漫-武侠。他很满足,所以他一直在笑从未哭过。

父亲石闵是一个简单的人,有些莽撞武功高强不过怕老婆。妈妈石斐氏是中原名门斐氏之后,巾帼不让须眉,更是御夫有道。

不过冉笑很好奇,父母都不姓冉为什么他要叫冉笑。不过冉笑没有问,因为这不是他这个几岁小孩该考虑的问题。

冉笑需要做的就是闯祸,然后在每次犯错后,不等父亲石闵棍棒教育就去找母亲求救,以此来调教父亲石闵,好为以后继续犯错做好铺垫。

既然重活一世,冉笑想要好好体验体验这份难能可贵的亲情。

冉笑不光有了爱他的父母,还有一堆关心他疼爱他的亲朋。

五大三粗就像一只北方黑熊的雄大叔,说话文文静静还有点腼腆,但是一到战场上就是冷面枪神的罗大哥,还有一双金锏万夫莫敌的秦大哥。

他们都是父亲的部下也是父亲的兄弟。父亲很受麾下士卒以及当地百姓的爱戴,冉笑每次和母亲上街都会被无数阿姨大姐姐们占便宜,各种的洗面奶还有香吻让有着成人思维的冉笑非常的难为情。

而那些姐姐阿姨们就喜欢看他难为情的样子,真是太讨厌了。不过冉笑还是很喜欢他们的,因为他们也是爱他的。

冉笑虽然算不上学富五车,但是为了寻找突破的方法也是精读过传统古籍。

不过冉笑到目前为止都不清楚自己是伸出在什么时代,毕竟年龄太小精力有限,而接触的大人也很少提及这些东西,资料太少无法推测。

但是从看衣食住行的风格应该是南北朝时代吧,虽然南北朝动荡不安,不过冉笑相信凭借父亲石闵的武功一定没问题的。

冉笑曾经偷偷看过父亲石闵练武,一个人和雄大叔,罗大哥还有秦大哥三人切磋。

一对三,父亲压着三个打,就像母亲打父亲一样轻松随意。尤其是后来天地震动,异象连连的各种招式功法更是让冉笑两眼放光,毕竟说到底冉笑还是上辈子那个武痴。

看完父亲练武冉笑就再也不为父亲担心了,因为听说父亲好像是大宗师,是天底下最顶尖一批中最厉害的几个人之一。

看完父亲练武,然后在父亲早发现了的目光和不怀好意的表情下跑到母亲那告父亲黑状,然后欣赏母亲虐打大宗师的高超武功,冉笑爱死这个世界了,武侠的世界太令人开心了。

冉笑虽然一直在笑,一直很开心也很幸福,但是冉笑也有着自己秘密的苦恼。

因为冉笑发现父亲石闵好像一直不开心。

两世为人的他可以从父亲那不设防的目光深处看到浓浓的苦痛和惆怅。冉笑不明白,都已经是大宗师的父亲为什么还要压抑自己的难过呢?武学不该是念头通达的么?而且以父亲的武功还有什么是一招蚩尤旗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招。

母亲不愧是父亲最贴身的人,母亲也察觉了父亲的痛苦。一天晚上,在冉笑努力装睡的帮助下,父亲和母亲交流结束后,母亲躺在父亲的怀里问

“夫君,你到底在痛苦什么?我了解你,你心里藏着事情。说吧,我们是夫妻有什么我们共同面对。”

父亲犹犹豫豫的说“这个...这个...怎么跟你说呢”

母亲警觉的抬起头,锐利的目光逼视着父亲说“难道你在外面有人了?说吧,是哪个?姓商的那个娘们?祝家那个碧池?还是独孤家的那个不要脸的?”

父亲无奈的说“都不是”

母亲大怒“什么,竟然还有我不知道的!”

父亲宠溺的摸着母亲的秀发,轻声说“此生有你足矣。我知道你是故意这么说的,想排解我的压力。但是,哎,不说了。算了吧”

母亲听着父亲的话,懒散的靠在父亲怀里低声说“其实你想做什么我知道。想做,就去做吧”

父亲的手戛然而止,震惊的说“什么?夫人你说什么?”

母亲看着震惊的父亲骄傲的说“你这傻样,这辈子是被我吃定了。那几个不要脸的怎么跟我比,哼!你想做的我还不知道,杀胡而已啊,那就杀呗”

父亲复杂的看着母亲说“你说的轻巧,可是你知道的,这是一条死路。我死没事,可是我怕连累你还有笑儿”

母亲看着父亲,宠爱的说“你啊,就像个孩子一样。我知道这些年为了这个家,苦了你了。别人都说你是石家的刀子,但是我知道你只是想要一个完整的家,想好好活着。乞活军就是乞求活命而已啊。其实要不是为了这个家,你早就反了。我知道你想要做的,那是一件伟大的事情。没事,我支持你。”

父亲震惊的看着母亲说“那咱们笑儿还有你怎么办”

母亲笑着说“你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你说呢笑儿”

冉笑因为听到死而紊乱的呼吸让母亲发现了。冉笑想了想说“父亲说的杀胡是什么意思啊?”

石闵沉默了半天说“笑儿,你记住了,为父冉闵,你是冉闵之子是汉人的子孙。为父不是要杀什么人,为父要把这折断的汉人的脊梁重新立起来。但是这么做的结局必死无疑。笑儿,你的决定呢”

冉笑的神异,冉闵和冉夫人都是了解的。在这个动荡迷乱的时代这种事情并不是很难接受。因此冉闵也乐于倾听冉笑的意见。

冉笑心中震惊,都对上了。前因后果都清楚了。冉笑这道冉闵的故事,也知道冉闵的下场。这是一条死路,冉笑的年龄太小也无法改变这个必死的结局。冉笑不想阻止更阻止不了。

“父亲我支持你,无论什么时候咱们一家在一起就足够了。我的父亲是个大英雄,我的母亲是大大大英雄,那我就是笑英雄,咱们一家都是英雄不做狗熊”

冉笑并不怕死,只是舍不得这份温情,但是与其让父亲因为自己的拖累而为难甚至被迫走上那条路,不如一家人齐心协力去赴死。反正两世为人了,连地府都没见过太可惜了。

“好,咱们一家英雄。哈哈哈”冉笑一家人的笑声在夜空中久久的回荡。

从那天起,冉笑发现越来越多的人从生活中消失了。罗大哥在一场战斗中身陷敌营,秦大哥为了救他也冲进去了,他们俩人都消失了,生死未卜。

胖胖的田嫂家的俩孩子都死了,田嫂很伤心也很高兴,她逢人就流着泪笑着说她家的娃争气,杀了五个胡狗才死的。为他爹还有胡狗吃掉的小妹报仇了。

身材特别好的白阿姨带着小白妹妹离开这里了,她走之前告诉自己她是阴葵派的,教中命令不能不从。冉笑不怪她,因为她还有牵挂。这里不适合有牵挂的人,因为那会带来遗憾。

越来越多的人离开了,大部分都是留下了残破的身体和带着无数敌人的生命离开的。冉笑知道离最后的日子不远了,不过他并不恐惧只是有些不舍而已。

终于那一天还是来了,魏昌城破了,慕容恪的大军冲进城中。父亲带着最后的力量在城中厮杀,母亲带着冉笑在家中收拾打扮。

母亲哭着对冉笑说“笑儿,原谅母亲的自私。母亲爱你但更爱你的父亲。我可以舍弃一切去成全他,只要他快乐。只是可惜了你啊,笑儿母亲对不起你。”

“没事母亲,不要哭。妆别花了。咱们只是去另一个地方旅行而已。那地方我几年前才去过,我比你们道熟。我领路你放心吧”冉笑笑着说

为什么还要笑,冉笑也不知道。也许是上辈子孤儿院院长的话吧,说了什么冉笑上辈子起就忘了,他只记得一句痒是最初级的痛。

冉笑想既然最初级的痛是要笑的,为什么高级的不可以呢?只要把高级的痛分成无数份初级的痒不就好了么。从那以后冉笑再也没哭过,无论多痛苦,越痛越觉得痒越想笑。

“好,不过我们要等等你父亲。去那边你别着急走。你父亲武功高来的肯定慢。咱们人齐了一起走记住了么?”母亲流着泪笑着说

但是母亲撒谎了,母亲话音未落,冉笑就晕过去了。当他清醒过来从密室离开的时候,只看到母亲尸骸。笑着走的,也许是想到父亲了吧。看着母亲留下的信,不长就三句话

‘对不起,这是我和你父亲的旅途我们之间容不下你’‘好好活着’‘多找点媳妇,你爹我的理想就靠你了’前两句是母亲写的,最后一句是父亲。

冉笑笑了‘旅行愉快,好好玩吧’低声祝福一句。冉笑发现一个大问题,没有粮食了。外面依旧很混乱,冉笑答应了父母要好好活着,可不能马上就追上他们俩,要不然会被笑话的。

但是在密室藏着吃饭又是问题,看着母亲周围的鲜卑士兵,他们丑恶银屑的表情,冉笑笑了。

开饭了,冉笑在这里待了不知道多久,外面有寻找同伴的自己人也有趁乱捡便宜的拾尸人,冉笑不想冒险,毕竟他的身份太敏感了。

正吃着呢,冉笑看到外面来人了。冉笑认识,是父亲身边的鲁大师。冉笑笑着看着鲁大师,他看到鲁大师看着饭菜时的杀气,但是冉笑不在意,冉笑可不想浪费粮食,他知道鲁大师不会在意的。

冉笑猜对了,鲁大师来了,带着冉笑走了。“从今天起,你叫鲁妙子,我鲁妙的儿子”鲁大师的话在魏昌城的郊外飘散

冉笑看着魏昌城,城墙上他看到了父母在挥手告别。‘爸爸妈妈再见,儿子我今天起叫鲁妙子了,你们想我的时候托梦别找错了啊。旅行愉快,缺盘缠了托梦告诉我。我想你们...’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