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轮回之天泣传说

更新时间:2019-10-09 17:56:25

轮回之天泣传说 连载中

轮回之天泣传说

来源:落初 作者:天马修罗 分类:玄幻 主角:吴忧连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轮回之天泣传说》的小说,是作者天马修罗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幽夷之乱已过百年,殊不知神域也遭逢巨变,他本是死在神域葬神涧罡风之下的人,却神秘地来到了人间界,师从人间界修为大成者天圣灭星,故事从这个叫吴忧的青年出山寻找自己爱侣艾菲开始,他们会合后又去寻找已经破界而去的师傅,却阴差阳错地卷入了慕容家庞大的三界互通的局里,三界互通,六道混乱,人鬼神共聚人间界。  前人的恩恩怨怨与后人的爱恨情仇互相缠绕交联…  过去的许多谜题将要解开,许多新的谜题要出现…  这纷乱的局面如何平息?  轮回该如何回到正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待有很多种,只是透过等待的本质来看那便简单了,这样看来等待便只有两种:有意义的、无意义的。

有时候的等待,叫作守望。你等着她,不管她走近你是给你一个拥抱还是狠狠地给你一个巴掌,甚至她毫无预兆地飘然远去不曾靠近你,这等待都是值得的。我们每活一世,便是为了证前世因果,你为她化作石桥受五百年日晒雨淋便是为了今生见她一面,如果没见到,也许那又是一个五百年…

有时候的等待,叫白等。就像如今早早便住入伽蓝圣庙的那些人,他们在等,等一个不会提早也不会推迟的盛会。这种等待便毫无意义了,或许对他们来说这是有意义的,他们的等待只求心安。

每个人的一生都在等,尽管吴忧最不喜欢等,只是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有些等待是必须的,因为好吃的野鸡炖蘑菇需要时间…

“你说佛主看见我们在佛门圣地杀生吃荤会不会不高兴…”艾菲小心放着随身带的调料边微微皱眉。

“众生平等嘛,这佛门圣地的鸡也是鸡,再说了佛主恐怕现在就在你身边拼命流口水呢,所谓‘酒肉穿肠过,佛主心中留’,这佛法修到一定境界主要是修心,便没那么多戒律可言了。”吴忧用力嗅了嗅飘出来的香气,“这口腹之欲与生俱来,佛主吃了几万年的斋肯定也很想吃肉!”

“佛主可不像你这般嘴馋…”艾菲掩嘴直笑。

“不,佛主嘴很馋…”声音由远及近,说话的自然不是吴忧。“哈哈…吴忧小哥别来无恙啊,我远在卧佛岭便闻到了肉香…”

“原来是泓慧上人,你可有福了,哈哈…”

“泓慧已死,现在的我只是个俗人,我叫释枷”释迦美美地啃着一个鸡腿,双手和嘴边沾满了油脂。“高汤鲜美,肉嫩且咸淡适中,油而不腻,果然是美味…”

“释迦?哈哈…释迦上人这次回来可是为了这梦境古卷?”吴忧心中暗笑,这释迦之名不就是半个佛主么,呵呵,倒也贴切。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答应的总该有始有终…”释迦说道:“这几日来伽蓝圣庙的有心人越来越多,我也是忙里忙外。如今换了一身皮囊,做起这抓小偷走卒的事来倒也没什么顾忌。”

“是啊,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人生。看淡了生死,放下了名利场,真正的大自在…”

…………

……

伽蓝圣庙的大雄宝殿为伽蓝三大胜景之一,远观正大庄严,近看气势恢宏。

大雄宝殿,大者,包含万有;雄者,摄伏群魔。这佛主释迦摩尼佛号便为大雄,大雄宝殿自然供奉着释迦摩尼。这佛主金身结跏趺坐,左手横置左足之上,右手各上屈指作环形,乃佛主“说法相”。这金身高九丈,宝相庄严,周身似有佛光环绕。大佛之后,乃观音、文殊、普贤三大士之像,两侧供着十八罗汉,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似乎下一刻便要涅槃飞升一般。

宝殿前横一巨三足鼎,鼎中檀香悠悠,令过往之人神清气爽。绕过巨鼎下有左右两边台阶,每一边设七七四十九道台阶,拾阶而下有一广场,是名“伽蓝广场”广场之后便是大成殿、天王殿,每个殿前均设一四足大鼎,乃香客焚香之处。伽蓝圣庙庙门前两棵古松,其粗可八人合抱,枝桠横生,树冠蓊郁,香客每每赶路而来穿过这树荫之下便清凉遍体,静心静气…

这梦境古卷没有供在高台之上,只是很简单地放在伽蓝广场的正中眼。大家很自觉地围在这古卷方圆三丈之外,因为这天泣掌教、伽蓝住持、火龙谷主、破天峰主、清风观主率众盘坐于古卷边呈合围之势,如此阵势只有那些不怕死的人才敢动这抢夺古卷的心思。

不怕死的人当然有,因为的确有人动手抢这古卷了,几道身影如流光般向古卷掠来…

他们其实也怕死,因为他们死之前面露惊恐,表情可怕得吓人…

他们的死没有血腥,因为出手的是火龙谷谷主火皇天,他屈指一弹,几缕微不可见的细火从指尖飞出,没入来人体内他们便诡异地化作了飞灰,这火龙谷耀阳密咒里最基础的功法“星火”在这谷主使出来竟有如斯威力。

大自然的神异便在于一切事物都在循着生命的轨迹悄然生长,你越是关注的东西越是难以觉察它的变化,就像伽蓝广场中央的那朵莲花…

它看上去永远是含苞欲放的样子,你一不留神,它便已尽显风华,悄然怒放…

一股厚重的远古气息以莲花为中心向四周扩散,一个古朴的卷轴缓缓浮了起来…

这梦境古卷开卷通体泛黄,两个轴上刻了许多繁复的暗金色纹路,纹路默默交织,在中央处交汇,交汇处一根金绳绑着这古朴的卷轴,看上去那纹路似乎在缓缓流动,尽皆汇进这暗金的绳子里。卷体不知是何种材料制成,触手冰凉。

这看上去工艺复杂的古卷要打开却并不需要什么繁复的阵法,也不需要高深的道行。只听天音寺的大钟“咚”的一声悠悠传来,只见一个小和尚在众人注视之下小心地走到古卷边,扯了扯绑着古卷的金绳,金绳一解,那卷轴上的纹路突然亮了起来,那没了束缚的梦境古卷也在广场之上缓缓展开…

一束光冲天而起,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不消几刻钟,那天音寺上空便光芒万丈,一道道肉眼难辨的轮廓由虚变实,一个巨大的城池在光芒中缓缓显现,那没入云层的城墙将城里的一切遮得严严实实,只留一个城门大小的口子漆黑深邃,让那片空间更显神秘。

那躺在地上的古卷黄光闪动,一道暗金色的门从古卷中缓缓冒了出来,那天空中漆黑的口子里似有所感,黑雾翻滚,两个蓝光湛湛的古篆大字缓缓浮现——梦境!

那道暗金色的大门泛着妖异的黑雾,既不漂亮也不难看,只是总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因为那暗金色大门上雕刻的纹路很怪异,没有哪个工匠会雕刻这么奇怪的纹路。而且黑色总给人不安全的感觉,因为很多凶险的故事都爱发生在那夜黑风高之时…

怪异的东西总会给人莫测高深的感觉,而对于给自己莫测高深的感觉的东西大家都愿意小心一点,而小心一些最直接的表现便是踌躇不定,所以每个人都没有动,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嘴边挂着大家都懂的笑容。

场面很怪异,因为生命和利益都是大家追求的,可如今却要做出一个选择,放弃自己喜欢的东西总是困难的。只是大部分人是明智的,因为他们都知道:没了命便什么都没有了…

整个伽蓝广场静得可怕……

…………

……

竞争是所有物种与生俱来的东西,简单的说,那叫“本能”。很多时候,大家都不甘人后。因为抢占先机便意味着得到的会多一些…

只是任何东西都有其两面Xing,竞争也是如此。当一道身影突兀得出现在暗金色的大门前,一步踩进那暗金色的大门以后,安静的伽蓝广场开始骚动了。没人看清那个进去的是谁,只知道他进去可能会拿走本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越来越多人往大门涌去,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异界的大门,剩下的人越是争先恐后,那些迫切想进去却依然落后的人便动了杀机,比如一个修行世家的一位长老…

想象中血流成河的场面没有出现,因为五股更强大的杀机锁定了他,冷汗浸湿了他的后背,也浇灭了他的杀机。这样的人很多,但他们都很有自知之明,所以场面虽然混乱,也仅仅是混乱而已…

再混乱的场面远远看去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就像湍急的水流中偶尔露出水面的顽石,安静而特别。他们不急,因为他们有实力。梦境里出世的东西,只要他们想要,他们有千万种方法可以得到。他们当中便包括那几个亦正亦邪的修行世家:东方、西门、南宫、北山。

他们住的地方就像他们的姓一样,住在这世界最偏僻的四个角,没人知道他们什么时候闻名于世的,只知道如今的他们确实为人所熟知,势头之劲直逼五大门派…

“没想到这开卷大礼竟惊动了四大家的家主,若是起了争端倒是不好收场了。”火皇天皱了皱眉。

“这四大家底蕴深厚却偏居四隅,百年来隐而不发不是与世无争便是有惊天图谋,或许在这梦境里能看出些端倪…”天逸真人起身看了看四大家,那些人似乎像立在广场上的雕像般一动不动,即便那飘飞的衣袂、发丝也只会让人感觉那雕像栩栩如生而已…

“我们且进去看看…”

…………

……

三大派的人进去了,四大家的人依然如老僧入定般古井无波,当然同样古井无波还有伽蓝圣庙几位真正的老僧,我们不去管那些老僧怎么来的,我们只知道每个长盛不衰的大门派总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老不死…

那些高僧一直没有动,或许只有大雄宝殿被拆掉的时候他们才会动,或许只有他们的徒子徒孙被屠戮殆尽的时候他们才会动。老不死都这样,多动一下便是在燃烧生命一般,他们并不怕死,只是比一般人更爱惜自己的生命…

大家都没有动,所以那个向广场中心跑来的小女孩便很显眼了,其实她一点都不显眼,她实在太小了,个头只有正常Cheng人的膝盖那么高,却很精致,哪都很精致。

偌大的广场如此小的人一点都不显眼,只是她出现在广场上的时候四大家的家主全都站起来了,抱拳弯腰,神色恭敬。

如此一来她不显眼都不行了,只见小女孩气喘吁吁地跑到他们身前,自顾自地大口喘气,那四个家主没有抬头,依然抱拳弯腰,雕像永远是雕像,换个姿势也改变不了…

时间过得很快,小女孩的呼吸逐渐变得平缓,她拍了拍小胸脯看了看四周,看着旁边一群恭敬地站着的人她掩嘴做吃惊状“你们干什么呀?”

四个家主面面相觑,东方家的家主东方临机械似的直起身子,他其实不是故意的,弯的太久了,有点酸…

“请问二小姐,大小姐可曾托您给我们带什么话来?”

“哦!有也,姐姐说你们可以进去了…”小女孩微笑的时候精致的眼睛眯成一弯月牙…

“是…”

…………

……

天空中巨大的城池闪现的时候,吴忧几人才慢慢从山岗上下来,他们自然也是要进去的,那巨大城墙里的世界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

他们来伽蓝广场的时候最后一拨人也就是四大家的人都进去了,他们只看到一个精致的小女孩在梦境大门口左顾右盼,像个迷路的孩子。看到他们来的时候小女孩很高兴,蹦蹦跳跳地向他们走来。

“请问你是吴忧大叔么?”小女孩跑到吴忧身前,抬起头仔细端详了一阵,还是不敢确定所以怯怯地问了一句。

“他就是…”艾菲看着掩着嘴笑。

“那就好了,你跟我走吧。我姐姐想见你…”小女孩得到确认甚是高兴,咧着嘴开心地笑,两颗小虎牙闪闪发亮。

“你姐姐?”吴忧迷惑了一下“你姐姐是谁?”

“我姐姐就是我姐姐,我怎么知道她是谁…”

“小朋友,大叔现在要进里面看看,等我出来再去见她好不好?”吴忧指着她身后的大门道

“应该可以吧,姐姐没说要什么时候见你也,不过大叔你能不能带我进去啊?”小女孩扯着吴忧的裤子,小眼睛里满是希冀。

吴忧抱起小女孩“我可以带你进去,不过你以后要叫哥哥,知道不?”

原本很乖的小女孩不干了,挣扎着从吴忧怀里滑了下来,似乎很是委屈“那怎么可以,你都长胡子了,怎么能是哥哥…”

小女孩跑到艾菲跟前巴巴地看着她“姐姐,你带我进去吧…”

艾菲笑颜如花,蹲下身子摸着小女孩的头“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他们都叫我二小姐,不过姐姐喜欢叫我小丫头,我爹我娘都叫我嘟嘟。”

艾菲弯腰抱起这个叫嘟嘟的小女孩“姐姐带你进去…”

…………

……

梦者,是为人心中所想所惧,所见所闻交织而成的幻境。其中万物变幻令人无从琢磨。

这方世界名为梦境,便是如梦一般令人无从琢磨。因为谁也不会想到天空中巨大的城墙包裹的是这样一个如海底世界般的奇幻世界。

脚下踩着的是柔软的细沙,晶莹剔透的细沙淹没脚踝清凉之感遍体而生,蓝白相间的天空像一幅半透明的巨幕,明月被遮掩得若隐若现,一道道淡蓝色的光柱将这个世界装点得更加梦幻。

月下,有一参天巨石蜿蜒而上呈暗蓝色宛如几朵巨大的蘑菇重重叠叠,边缘处淡紫色的海藻倒挂而下,万条丝绦。巨石边有亭台楼阁林立,蓝紫色的琉璃瓦在月光下熠熠发光,美轮美奂。巨石下清池环绕,池中浮萍密布,金莲朵朵,倒挂的海藻末尾处挂着的细小水珠如夜空中飞舞的萤火虫般。不时有水珠滴落,池中“嘀嗒”之声不绝,化作优美的乐章,在这安静地世界里悠悠传开…

巨石上有一巨树破石而出,巨大的枝干盘虬卧龙宛如一只巨手遮天蔽日,枝干上建有一座高阁,这高阁阁中有阁,阁上有阁,叫做阁塔或许会好一些。阁楼依树势而建,阁体很多地方便是由枝干组成。那巨树暗蓝色的枝干轮廓分明,枝叶蓝中泛白,白中有紫,状似雪花。

枝头处,阁楼角处都挂着粉红色的布幔,平添一股脂粉之气,整座建筑仙气缭绕,光晕流转…

再美好的世界在他们看来也处处透露着怪异,因为他们没有见到前面进来的人,只有艾菲怀里的嘟嘟看着这美丽的世界大为兴奋胖嘟嘟的小手扯着艾菲的头发向美丽的珊瑚走去。

再跟上吴忧的脚步的时候嘟嘟的手上已经拿着一块粉红的珊瑚把玩着,很是高兴~

再不安也需要有下一步,这个世界似乎只有那巨石上的阁塔有些人为的痕迹,所以他们慢慢走向那个阁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