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世子谋:绝宠医妃

更新时间:2019-10-09 18:36:46

世子谋:绝宠医妃 已完结

世子谋:绝宠医妃

来源:落初 作者:乔凝 分类:言情 主角:凤景熠宣启 人气:

乔凝新书《世子谋:绝宠医妃》由乔凝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凤景熠宣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本文一对一,身心……健康!】  钟祈月抓狂,身为堂堂古医药家的传人,遇了空难不说,还穿越了?  初来乍到,斗伯母斗婶子,还有各路来的堂姐堂妹们,斗的风生水起。  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是蠢猫Tom?  闲着没事治点小病,解点小毒,外加赚外快,势要成富婆。  可没成想却遍地桃花朵、朵、开!  不过为什么会有一个美男子天天晚上准时到她闺房报道?  不仅报道,还撩撩撩个不停!不知道她对美男抗拒无能吗?  可是某一日……  天塌了!地陷了!凤狐狸不见了!  悲了个催的!某男学奸诈,开始欲擒故纵了!  被撩习惯的钟祈月怎么能忍!  不过现在要怎么办?  佛曰:撩、回、去!  *  小剧场一:  某女看见凤景熠身子缓缓俯下,紧闭双眼,内心叫嚣,快吻啊!别墨迹!  凤景熠仔细研究半天,“小月儿这脸上的印子格外明显,可见睡相着实不雅。”  某女立刻睁开双眼,“你他大爷说啥?”  某世子:“你面颊微红,莫非是春心萌动?可惜本世子坐怀不乱,让小月儿……失望了。”  ……  “凤景熠你丫的给我滚!”  *  小剧场二:  某只包子伸出肉乎乎的爪子,“娘娘,宝儿听说爹爹曾经画作震惊四方,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钟祈月没想到风四竟然是如此有正义感十佳好青年,霎时对他产生了强烈的认同感!“这小伙子不错!有眼力!有思想!有前途!”

凤景熠见她如此,目光一扫而过刚刚回来的风四,略有些恼意。

别过眼,眼不见心不烦。

风四见自家主子这怨怼的眼神,背后一阵发凉。连忙道:“属下也是跟这世子学的。世子经常带我们做这些偷鸡摸狗……哦不,惩恶扬善的事!”

钟祈月立马星星眼崇拜的看着凤景熠。“你丫的!我就知道你也不是啥正经的!果然是同道中人!幸会幸会!”

凤景熠被呛了一下,咳嗽两声。瞪向风四。

“下不为例!”——暗自在心里警告的凤景熠。

“是。”——不知为何就明白了的风四。

哇靠!世子果然不一样了,都会瞪人了!被瞪了的风四却是激动的泪流满面!原来世子爷也有孩子气的一面!就我一个人发现了吗?好想跟人说说怎么办?果然英雄都是寂寞的!

“你之前说,不许功高盖主,是指我爹现在的成绩已经威胁到皇帝了?”钟祈月继续之前的话题。

“小月儿,若不是之前我让风四处理了这四周的探子,就凭你这句话,大概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凤景熠状似心不在焉,说出的话却让人心惊胆战。

“额。”努力忽略他称呼上带来的颤栗感。

“我也被盯上了是吗?”若真如此麻烦就大了。皇帝诶,这个国家最有权利的人!若真要她小命,那她不得死的透透的!

“确切的说,是你爹被盯住了。不过,不只你爹,还有我们凤王府。”凤景熠如实的告诉她。

“齐宣候是皇帝的人,他没什么本事,心却大的很,这样的人上头用着放心,而你爹身为护国大将军,与天沐征战数年,立下无数汗马功劳。在民间更是声望颇高。因此,皇帝早就想铲除你爹了,只是现在还用得上他,没有下手而已。”

“哼。”钟祈月冷笑,“他不知这万里江山是谁人为他征战夺来,也不知这祖宗基业是谁帮他守护,却只想着自己座下的凳子能不能坐稳。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还真是有道理。

他难道真以为永远会有有能力且心甘情愿人的为他效忠,肝脑涂地吗?不修己身却四处陷害忠良,天下人早晚会看破,真等到无人支持他时,宣启江山早晚败在这样人手里!”

凤景熠诧异她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禁侧目。风四也同样惊异这个看起来文弱的小姑娘竟有如此见识。

“那你们凤王府呢,可也是因此被他视为不可不除的存在?”钟祈月想到眼前的人也身中芙蓉散。若是真的,大概五年前也不是意外。

“我们凤王府大概是他最想铲除的吧,若非如此,我父王母妃,还有我凤王府的祖先们,也不会英年早逝。”明明应该是伤入骨髓的话,他却说的如此云淡风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因凤王府世代风姿天成,又善待世人,在百姓中的威望隐隐超过楚氏王朝,所以每一任皇帝都非要灭了凤王府不可。

夜微凉,却更凉了人心。

“那你们凤王府都没想过反抗吗?”钟祈月不解,都被逼成这样了,还不造反?古代愚忠果然不可取啊不可取!

“历来凤王都不长寿,世人皆以为是天妒英才,却不知这都是历任皇帝处心积虑的阴谋。只是以前从未想过罢了,五年前,现任宗政帝本想将我与父王母妃一同除去,让凤王府彻底消失在世间,却没料到我会被你爹所救,反而露出了马脚。”

五年前的事,早就被查清,是宗政帝全权指使贵妃卢氏的娘家,辅国公府买通刺客做的。

“那芙蓉散?”钟祈月问道。

“卢贵妃的娘家辅国公府出身西域,擅长用毒,这芙蓉散就是西域最厉害的慢性毒药。其药效你也应该知道。卢氏早就在暗中把这药献给了皇家,所以不会有人怀疑到他身上。”而且,只有绝少数的人知道这芙蓉散之药。知道这药在皇帝手中的,更是少之又少。

“所以,卢贵妃知道皇帝想杀了我,也猜到了他容不下我父亲,才想到要用齐宣候府的内战,接手我爹的兵权?”钟祈月豁然开朗。

“没错。”这丫头果然聪明。

“那我兄长的失踪?”

“据我了解,是齐宣候买通了你爹的副将,不过其背后也是宗政帝。”凤景熠回答道。

“我爹知道吗?”那个便宜爹是不是还蒙在鼓里。

凤景熠笑着看她,“你爹只是或多或少猜到了与齐宣候有关,但并未怀疑过宗政帝,也不知你中毒的事情。”

钟祈月明白了。果然白来的爹脑子都不是太灵光!还把他女儿放在这虎狼窝里!

沉默良久,“虽然我没什么大才,目前也没什么实力,可我会尽我所能,让家人平安和乐,不求权倾朝野,只要无人敢惹,能自由自在过完一生!”

骄傲又不失真诚的自信,让凤景熠失神,多少年后,凤景熠都始终记得此时眼前女子清澈的双眼,和唇边张扬的微笑。

“这些年凤王府也掌控了宣启上下的经济命脉,你我若合作,说不得真能成为权倾朝野的存在。据我所知,钟大将军也已经班师回朝,不出半个月,你就能见到他。

而且短时间内天沐与我朝不会再起波澜,钟大将军毕竟为护国将军,不能总呆在区区侯府,这次又旗开得胜,即使是再不情愿,宗政帝也已经命人建造好了护国将军府,待你父亲归来,便能搬进去。彼时,你眼前的困境也能迎刃而解。”

“你是说我爹马上回来了?为什么我一点消息都没得到!”钟祈月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凤景熠挑了挑眉,“大概是郑氏想你病的更重些,所以故意瞒着你,截断了你们的联系。”

钟祈月想了想,确实是郑氏会干出来的事。

“怪不得她们这么着急除掉我,若是我随父亲搬出了齐宣候府,她们的计划也就泡汤了,只有先除去我,卢贵妃才能在钟祈雪的身上,得到相应的价值。这么说来,这段时间我岂不是很危险?”

凤景熠看她偏着头,嘟嘟囔囔的。明明应该是令人心惊胆战的话,在她嘴里却隐隐有些磨刀霍霍的意味。心下感觉像是被羽毛轻轻撩了一下,痒的很。不过他很快回过神。

“在钟将军回来之前,风四会一直在暗处保护你,你尽管放心,你若是遇到解决不了的事,他会第一时间出手。眼下你先把解药药方给我,我先派人找那些药材。”

钟祈月点头,不再想多余的事。走到桌旁,提笔写下药方,还好她在现代的时候学过书法,主攻的还是狂草,也符合她现在将军之女的身份。

一旁的凤景熠若有所思,这一笔狂草气质浑然天成,一看就是数十年苦练,可是据他所知,钟祈月不一向都是写绢花小楷的吗?难道连字迹竟也改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