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锦上花

更新时间:2019-10-09 18:46:51

锦上花 已完结

锦上花

来源:落初 作者:翡胭 分类:言情 主角:穆重临朱 人气:

主角是穆重临朱的小说《锦上花》此文是翡胭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安国公府的五小姐知书达理,貌美如花,还做得一手出神入化的药膳,  不只把病弱的兄弟养得白白胖胖,还调理好了老皇帝的陈年旧疾。  人人都说,五小姐前程似锦,将来必有不得了的造化,前来求娶者恨不得踏破国公府的门槛,  谁料她纤手一指,却嫁了本朝最恶名昭彰的京城一霸。  京城一霸:我有心上人的,你就算嫁了我,也不要指望我能看上你!  穆嫣:我也有心上人的,我嫁你就是因为你不会看上我呀。  这是一对互相嫌弃的冤家从相杀到相爱的有趣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穆嫣心情复杂,脸色看起来也有些不大好,不过既然答应了要去看穆重琪,她还是深呼一口气往东厢去了。

穆重琪看到她,立刻高兴地嚷了起来,“姐姐,我在这里!”

他生得孱弱瘦小,虽已过了三岁,身量却还没有人家两岁的孩童大,身上脸上都没有什么肉,看起来有些病态得白,像是一张陈年的宣纸,虽保养得宜未曾泛黄,但纸页却已经磨损得很薄了。

但他有一双乌黑墨亮的眼睛,晶亮亮的,闪着流光,灿烂得好似星辰。

穆嫣对上那道闪亮期待的目光,心一下就暖了。

这个孩子需要她,这个念头油然而生,在她心上开出藤蔓,她冲着他微微一笑,“听说你想我啦?”

穆重琪连忙点头,指着旁边的空饭碗道,“姐姐说只要重琪饭吃得好,就会来和我玩游戏,姐姐你看,刚才的点心,我都吃掉啦!”

一旁的兰香正收着食盒,闻言连连说道,“是啊,前儿五小姐说了这话后,七爷就一直卯着劲呢。这不,刚才厨房送来的八珍糕和南瓜饮,他一点都没剩,也没有往外吐。”

她喜滋滋地道,“这还是头一次呢,我得要禀告夫人去,让她也高兴高兴。”

伺候一个先天不足身体虚弱又有厌食症的孩子,其中艰辛,恐怕也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晓得。兰香身为穆重琪身边掌事的大丫头,在他身上Cao的心不比唐氏少多少,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起色,她心里便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激动。

穆嫣笑着说道,“嗯,重琪这么乖,那姐姐也要信守承诺啊。不过,让我想想,咱们玩什么游戏好呢?”

需要奔跑的球类游戏是不可能的,重琪身体太弱,平素若不是坐着躺着,就是Ru娘和兰香抱在手里,极少下地,也几乎不出门。

虽然穆嫣觉得这样不好,长此以往,容易让重琪的肌肉萎缩,以后长大了要再想走动就会费很多力气,但现在却还不是让他锻炼的时候。这孩子太虚了,暂时除了要将他的胃口养好,就是要调理身子,治好他的不足之症,等到好了,再进行体育锻炼不迟。

可是和小孩子玩,不用费体力就可以做到的游戏,好像也没有多少。穆重琪太小,还没有开始启蒙,总不能和他玩文字接龙、对诗对词吧?

穆嫣想了想,大概也只有玩些迷宫游戏或者积木游戏了。

她轻轻拍了拍穆重琪的小手,“这样吧,姐姐想了一个好玩的游戏,不过需要做些道具,今儿还不能玩,等过几天道具做好了,我立刻来找你好不好?”

穆重琪乖巧地眨了眨眼,伸出小手指来,“拉钩上吊。”

穆嫣微微一愣,随即想到这是前日她哄着他吃沙参炖肉时用过的招数,难为这孩子记得清,便笑着勾住他的手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她望着穆重琪闪闪发光的小脸暗暗下定决心,不论过程有多么艰辛,她一定要努力治好这个乖巧懂事的孩子,让他健健康康地长大,成为像他父亲那样英伟仁慈的好人。

从东厢出来,穆嫣就问翠锦要了纸墨,认认真真想了一通之后,就画了起来。没有量尺,图纸画得歪歪扭扭的,不过大体的轮廓形象却很清楚,只要是个有经验的木工,就一定可以做出来。

等墨干了,她将图纸揣在怀中,便推门而出,径直往院外走去。

翠锦在外头看到,连忙问她,“五小姐,是要去哪儿?”

穆嫣笑着问她,“你知道二哥住什么地方吗?我从平城来时有些东西托他保管,想去问他取回来,顺便,还有些事要麻烦他帮忙。”

她的迷宫道具和积木道具自己是折腾不出来的,需要画了图纸请木匠来做。她不想因为这些小事麻烦唐氏,可初来乍到的,能想到可以帮忙的人也只有穆重临了。

再说……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朝夕相处的人,忽然好些日子没有见了,她也有些想他……

翠锦面有迟疑地道,“二爷住在外院的松临堂,从这里过去要走一会呢。这倒也罢了,主要是外院人多,除了些借住国公府的亲戚,还有几位老爷手底下的贤士门生,恐怕不太方便。”

她小心翼翼地建议,“五小姐不如叫人捎个口信给二爷让他进来一趟,这样要合适一些。”

穆嫣想了想,“也好。”

她原本想要悄悄地去找穆重临,是不想给他带来麻烦,可既然外院的人多口更杂,她还是谨慎一些得好。反正,她找他是为了要给穆重琪做游戏的道具,这个理由说出去堂堂正正的,就是唐氏晓得了也会站在她一边。

穆嫣回头望了一眼紧闭的正房门,目光微微闪了一下,转头对着翠锦说道,“那就麻烦翠锦姐姐帮我请了二爷进来。母亲在休息,咱们不要打扰她,喏……”

她指了指晴好院左前方不远处的一座凉亭,“就请二爷去那一见。”

才不过小半个时辰,穆重临便匆匆忙忙地来了,他在亭前伫足微顿,过了会儿才笑着进去,“五妹妹。”

他从怀中递过去一个紫檀木的盒子,“这是你先前存在我那儿的首饰,前些日子忙,忘了拿进来给你。”

穆嫣微微一愣,她其实没有什么东西拉在穆重临那,说这句话不过是一个找他的借口。她抬头看他,望见他眼底的一片柔光,想了想,还是默默地接了过来,“嗯。”

她纤细的手指不断摩挲着匣子上的花纹,静默了半晌,这才低声说道,“其实我来找二哥是有事想麻烦你的,我在这里只认识你一个……”

穆重临笑了起来,“都是一家人,五妹妹有什么事尽管直说,二哥会帮你办好的。”

他顿了顿,学她的语调说话,“你在这里只认识我一个人,不麻烦我麻烦谁呀?”

穆嫣忍不住瞥了他一眼,若不是翠锦还在,她差点就要伸出粉拳去捶他的胸口了,她轻轻咳了一声,“不知道二哥能不能找到有经验的木匠,要会琢磨的,能做精细物件的,手脚也要快。”

她抬起头来,眼神里带着认真和期待,“说好要跟弟弟玩游戏的,但弟弟身子不方便,我只好想些合适他玩的,不过需要些木制的道具。最好能快些做好,弟弟还等着和我一道玩呢。”

穆重临深深地望了她一眼,眸中带着安慰和欣赏,但也有一闪而过的凝重。他点头道,“嗯,这件事容易办,我恰好认得巧匠坊的师傅,你把图纸给我,等会儿我要出趟门,正好就去一趟巧匠坊。”

他顿了顿,忽然笑了起来,“听说你给了三婶几个药膳方子,七弟用过之后肯进食了?你还会做这些,先前怎么没有跟我说过?正好我这几日吃不下饭,睡得也不好,不然你也给我开个方子?”

穆嫣紧张起来,“吃不下饭也睡不好觉?”

她一把抓过穆重临的手来,仔细地听了许久脉,皱着眉头说道,“脉象平和,并没有什么问题啊,是不是事务缠身,太忙了,才这样的?”

穆重临见她一脸认真的表情,忍不住低声笑,“我也不晓得,说不定是因为好些日子没有睡过高床暖枕,一时间有些不大适应呢。”

他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着最真心的话。

从前路途艰苦,不是在马车里蜷缩一夜,就是要在野外扎营露宿,有时候还要躲避仇敌的追杀,在流箭中逃亡。可那时候身边有她,就算再苦也不会觉得累。

如今又回到了他安国公二公子的身份,身旁花团锦簇一片祥和,但离她却远了。夜深人静时,在锦绣富贵的屋中睡着富丽堂皇的床榻,竟然格外想念当初颠沛流离的日子。

穆嫣心中一跳,双颊飞上两朵红霞,她连忙对着翠锦说道,“翠锦姐姐,麻烦你帮我去屋子里取一下图纸,应该是放在书案上没错,刚才出来得急,忘记拿出来了。”

翠锦应声去了。

穆嫣这才松了口气,她抬头瞪着穆重临,“你以后可不许再开这样的玩笑!翠锦是个心思通透的丫头,她很机敏的,你这样说,若是她胡思乱想了怎么办?我是不碍的,可是你……”

和国公府其他的姐妹不同,她是半道上才被认下的,虽说已经得到了黄太夫人的认可,可外头养的总是有些说不清。他和她虽一般也是堂兄妹,可若他对她表现地太过亲昵,难免会有些人要说闲话。

她心理素质强悍,早就已经不在乎这些流言蜚语,可她却怕他因此受到影响。

他今年才二十岁,就已经入了翰林院,颇得皇上的赞赏,将来前程不可限量。但若是声名有垢,被人抓住了把柄,将来就会成为政敌攻击他的痛脚,成为他前进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穆嫣知道穆重临喜欢她,这一路而来,他对她的保护关怀和温柔体贴她都看在眼里的。她又不是铁石心肠的人,面对一个肯舍了命去保护她的男子,怎么会一点都不心动?

在这个世上,除了哥哥,穆重临是她最信任最依赖最重要的人,她早就有这样的认知。

可他们之间,在当初决定要让她成为安国公府五小姐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是镜中月水中花。这辈子他们名分已定,绝不能闹出什么不像话的传闻,否则他不只将从云端跌落,还会粉身碎骨。

她不想这样,也不能这样的。

穆嫣抿了抿嘴唇,眸光里带着分决绝,“是你说的,以后你只是我的二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