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天下野望录完本全文阅读无弹窗 吴锋林秀贞无弹窗精彩章节

天下野望录完本全文阅读无弹窗 吴锋林秀贞无弹窗精彩章节

时间:2019-09-19 15:35:57编辑:小瓶盖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曲墨封的原创小说《天下野望录》,主角吴锋林秀贞,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 天子峰顶,后殿内。朴素的白瓷壶盛着的香茶,被人递到一对手掌当中。这双手不大不小,白皙光洁,十指修长,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若只看这

天下野望录

推荐指数:10分

《天下野望录》在线阅读

《天下野望录》 第三章 父女 免费试读

天子峰顶,后殿内。

朴素的白瓷壶盛着的香茶,被人递到一对手掌当中。

这双手不大不小,白皙光洁,十指修长,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

若只看这双手,断然想不到是一位男子的手掌,这男子更已年过五十。

薛衣人抬起略细的眼眸,瞧了瞧奉茶上来的美女。

这女子年二十许,一袭豆绿宫装,云鬟雾鬓,体态腴润,红唇妖娆。水眸闪烁间,便有一种烟视媚行的丰韵。

拜月教主安碧如,善使蛊毒,曾于盈盈浅笑之间,毒杀武当派十七子,名震天下。与铁传甲、全冠清二人,合称拜月三人众。

也惟有天子峰主薛衣人,才能令她如此恭敬奉茶。

因为,拜月教,不过是天子峰的一个支派而已。

薛衣人将满壶香茶倒进木盆,开始洗手。

他起自贫寒,其他都不甚讲究,但这双手,却是一定要保养好的。

薛衣人平生百战,杀人无数,鲜血染衣,早年曾被称为“血衣人”。

虽已很久未杀人了,但或许又有一日,需得靠这双手,将敌手撕成两片。

故此,他每天洗手三次,每次四遍。

先以精油轻搓,再以牛Ru缓润,后用香茶细洗,最后再以天山雪水清涤。

安碧如恭谨地为他泼去洗手的残水。

等到她回来的时候,薛衣人眸光淡淡一扫,声调平静道:“神堂使者送上的信,你应该认真看过了。”

他面色红润,气质阴柔,高冠乌衣。虽然年过五十,面庞上依然存留着五六分青年时的秀雅绝尘。

比起以疏狂名世的神堂堂主,薛衣人更像一名中规中矩的文士。

“字字逐读,未曾遗落一言。”安碧如极为认真地道。

“那么……”薛衣人缓缓抖落指尖上残留的水珠:“那个神秘出现的吴锋,又是个怎样的人物?”

“粗野跋扈,轻狂无赖。”安碧如完全收起了平日的妩媚甜腻,回答极为简洁。

薛衣人话音轻描淡写:“如此人物,想必对苏梦枕的胃口。

安碧如道:“神堂众论以为,此人狂妄胜过苏梦枕十倍,笼络人心的手段,却不及苏梦枕十分之一。”

“碧如看来,此子与小姐相比,恰似鹫鸟之于凤凰。”

薛衣人又道:“苏梦枕声称为继承人迎娶我女儿。然而我若不应允,那吴锋便做不了神堂继承人。”

安碧如缓缓道:“苏梦枕想要算计掌门。若小姐嫁过去,不但遂了苏梦枕心意,更断送小姐一生幸福。”

薛衣人悠悠看向她,掸了掸衣袖,目芒灼灼如电:“既然此子不过纸上谈兵之辈,令他继承神堂,岂不是断送了神堂命脉?”

安碧如霎时愕然。

“日前传言甚烈,说那吴锋表面身份,乃是失踪多年的吴君豪之子,实际上却是苏梦枕那狂生的私生子。苏梦枕舍苏灿而取此子,恐怕多是为了一己私心。”

薛衣人言淡如水,却自有傲风,他行事向来谋定而后动,轻狂如苏梦枕,他一直不以为然。

“掌门……您的意思是……”安碧如妙目圆睁,怔怔道。

“若颜儿愿意,便送她过去,为我斩了苏梦枕和那吴锋的人头,将神堂信手取了。若她不愿,便就此作罢。”薛衣人轻描淡写,自有决然意味。

后院。

一名紫衣少女垂着首,坐在一树寒梅底下。

Chun梅乍谢时节,梅影纷纷而落,坠于地上,沾上她衣裙,令她置身一片灿烂花雨当中。

她却恍若未觉,只是轻动纤手,似在刺绣一般。虽看不到脸容,但只瞧其身形,便显出格外的幽静娴雅。

薛衣人负手缓缓步了进来。

“颜儿……”薛衣人露出怜爱神色,轻声唤道。

“好乖。”这时,少女正柔声自语道。

原来她并非在刺绣,而是拨弄一只雪白色的小猫。

薛衣人哑然失笑:“你又在折腾你哥的那只猫了。”

少女这才扬起了头,登时整个院子都显得明亮了起来。绝世的容华,如从仙梦之中飘摇而出。

她甜甜一笑:“谁让它总是抓人的。”

说着放开了那只白猫,然后白猫委屈地喵一声,猛地纵起来,在少女脸上一划,却是丝毫未曾伤到她冰凝雪砌一般的肌肤。

少女手一松,一把剪刀坠到了地上,原来猫爪子都已经被她给剪得一干二净了。

这少女正是薛衣人的爱女薛洗颜,年方十七岁,是天下有名的美人。

薛衣人挥了挥手,那白猫便从院子里蹭地一声窜了出去。

薛衣人微微沉吟,而后开言道:“颜儿,神堂派人来求亲的事情。你该是听说了。”

薛洗颜慵懒地道:“是啦。苏梦枕要把位子传给一个傻子,还想利用我帮忙巩固那傻瓜的地位。”

薛衣人微笑:“毕竟,那说不定是他儿子。”

又道:“如今天子峰内部也不算稳定,结成这亲事,对天子峰其实亦有好处。然而让苏梦枕快活,那就是亏本生意。”

薛洗颜眯起娇眼,悠然道:“那么女儿的任务就是连本带利讨回来?”

薛衣人道:“苏梦枕绝不会把一个女孩子当一回事。然而神堂和天子峰交战这么多年,互相之间亦形成了盘根错节的关系,我们在神堂当中,有一套完整的关系网。吴锋以后权势日盛,以他的张狂Xing子,说不定将事情搞砸,引发内乱。时机若到,你便可暗中将我们的人脉网络彻底发动,更可伺机刺杀苏梦枕和吴锋,与为父里应外合,一举拿下神堂。”

他叹息一声:“这件任务并不轻松,可以说十分之危险。父亲先与你讲明,你若不愿,这个计划取消便是了。”

薛洗颜却只是轻勾玉指:“很有意思呢。”

薛衣人问道:“颜儿你是同意了?”

薛洗颜颔首轻笑:“爹爹的意思,女儿怎可能不遵从?何况还是如此有趣的事情……”

薛衣人见此,眼中骤然射出精芒,取出一把绿鲨皮鞘凤凰香口的宝刀,递到薛洗颜手中。

“听说你上次出去执行任务时,那柄宝刀被弄折了,爹爹替你打了一把新的。”

他一字一顿:“若吴锋确然是言过其实的夸夸其谈之徒,时机一到,便以此刀,斩下他的人头。”

他神情凝重,言外之意也包括,如果计划失败且无法逃脱,那便用这把刀自尽,保全名节。不然的话,气急败坏的苏梦枕和吴锋可能什么报复手段都做得出来。

薛洗颜点点头,却是问道:“假若那吴锋大智若愚,其实才能还要在他自己的自吹自擂之上的话,女儿该如何是好?”

她悠然道:“也许,这把刀会反过来刺向父亲?”

薛衣人怔住。

过了一阵,他极少有地长笑起来,笑声直干云霄。

“那很好啊。”

薛衣人扬起头,双目抬起,凝注着苍穹,那白云之上,似乎是他心魂寄托之处。

“杀人者被人杀,理所应当。如果我的女婿是个胜过我的枭雄,死在他手上,又有何妨?”

“父亲从小的梦想,便是终结这个尔虞我诈的乱世,为此不惜化身毒蛇,用尽一切手段,然而人到中年,成就不过夺取一个天子峰而已。”

“如果真有一个年轻人能让我女儿将尖刀插入我的胸膛,为父亦愿意用自己的鲜血,给他铺出一条通向人道绝巅的康庄大道!”

他收回目光,满意地凝视着自己的女儿,轻轻拍着她的肩头。

“既然你这么说了,为父只会为你准备微薄的嫁妆。毕竟如果吴锋能从你手上活下来的话,整个天子峰,都等着他亲手来取。”

落初文学www.luoch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天下野望录

天下野望录

作者:曲墨封类型:玄幻状态:连载中

《天下野望录》宅猪的文笔很好,不过总感觉在描写人物情感方面有些欠缺,缺少那种能够深入人心的,引人入境的情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