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一世倾城:王妃绝宠

更新时间:2021-01-20 17:25:07

一世倾城:王妃绝宠 连载中

一世倾城:王妃绝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碟晓菜 分类:穿越 主角:阿九明白 人气:

主角是阿九明白的小说《一世倾城:王妃绝宠》此文是一碟晓菜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大婚之夜,她代妹出嫁,岂料洞房内惨遭骗婚,新郎竟换成那个一年娶四妻的克妻之人,四个妻子皆活不过三日,很不幸她误打误撞成了第五个。 为活命,成亲当晚她火烧新房,拐带美男一名趁乱逃走,谁知美男半路翻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永安三十七年,春。 佛偈有云: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对此,无双一直是深信不疑的,认为只要掌控住自己的心,不爱任何人,亦不会步娘的后尘。可是,她终究还是错了,只因遇见了他,从此身不由己、心不由己。 那年女儿节,渝州城破例燃起了烟花,火树银花、绚烂至极。无双欢欣雀跃,却无法与众狂欢,只因此时此刻她正要替人相亲。 说相亲或许有些不妥,但姐妹秋容和张公子确实是相亲所识,今晚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秋容年长无双一岁,不几日就要年满十五了。这及笄本是好事一桩,偏偏她身在青楼,这好事就成了祸事,及笄之日就是她破瓜接客之时。故此,这些日子来,秋容连相了七八场亲,只为寻一个良人愿赎她娶她。而这张公子,就是她相亲时一见倾心的对象。 “一见倾心……” 无双站在酒楼前踌躇不前,若非秋容临时有事,也不会万般无奈让她顶替。可是,平日再怎么胡闹,这代人约会还是头一遭,不免有些紧张。 “姑娘、姑娘……” 耳旁传来店小二的催促声,无双这才意识到自己站在门口,挡了人家的生意,不由得歉意一笑,抬步走了进去。 时候尚早,店内没什么人,无双一眼就瞧见那靠窗而坐的玄衣男子,不禁稳了稳脸上的玄鸟面具,袅袅走了过去,“秋容来晚了,还请公子勿怪。” 男子自饮自酌,视她如空气。 秋容说张公子着玄衣临窗而坐,没错啊。怎么是这么个没礼貌的家伙? “张公子……” 无双又喊了一声,男子依旧对她不理不睬。她也懒得再见礼了,不等他相邀,自顾坐了下来。 因女儿节有戴面具的风俗,所以无双也不担心被揭穿,只是她很好奇,对面男子戴的面具到底是老虎还是狮子? 许是她探究的目光太过放肆,男子“啪”的搁下酒杯,抬眸直视她。 无双一惊,没来得及收回视线,就这么和他对视着。生平所见之人,大多笑脸迎人,可是他不同,他的冷从骨子里透出来,一直蔓延到眸子里。 不得不承认,他的眼睛很美,清澈宁静犹如深冬的湖水。可是,那仿若结冰的凌厉目光却似乎在透露着心灵深处的寂落与孤单。 只是一眼,无双竟晃不过神。直到男子绕开眼继续喝酒,她才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居然滚烫。 “那个……”她尴尬的开口,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得起身替他斟酒,嘴里委屈道,“秋容虽然来晚了,你也不必冷着张脸吧!” 男子不语,也不接她递来的酒杯。 无双真是受够了,若非秋容终身幸福在他身上,她还真不想理这冰块。也不知道秋容看中他哪一点,还说张公子温文尔雅,就是这样子?天啦!她什么眼光?! “秋容来晚了,先自罚一杯!”无双豁出去了,赌气的收回酒杯一饮而尽。常听秋容说酒香,轮到自己喝竟辣得喉咙生疼,忙想倒茶结果桌上都是酒。 “辣、辣……咳咳……” 她手足无措,却瞧见对面男子一点怜香惜玉之心都没有,玩味的勾起薄薄嘴角,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无双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忍着疼辣也不喊了,就这么如石人一般盯着他。 他不是目光犀利吗?那她也不示弱,眼神杀不死他,也瞪死他! 可是,男子全然无视,扭头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游人。那灯火阑珊之景,让人冰冷的心也想热起来。 “喂!”无双忍无可忍,拍桌而起。 因动静太大,客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过来。可是唯独她面前的男子,依旧是一脸欠揍的看着窗外。 “外面有什么好看的?” 无双扯住他的胳膊,怒气腾腾的质问,“你这算什么意思,约了人家却不言不语,很得意是不是?你别以为秋容喜欢你,我就要……” “就要怎样?” 他猝不及防的开口,声音犹如裂帛般冷冽清硬,就如他的目光一样,冻得无双生生说不出话来。 气氛有些凝结,无双嘴硬的嘀咕一声,“原来不是哑巴……” 男子几不可闻的哼了一声,微微侧目,眯起眼盯着胳膊上多出的苍白小手,嘴唇轻抿,一副很不爽的样子。 “嗖”的一下,无双猛地缩回手,生怕再迟一刻,会被他盯出洞来。更重要的是,他那陡然逼近的迫人寒气,太让她不安了,感觉要将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男子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嫌脏似的,拍了拍被无双抓过的衣袖。 无双简直无语到了极点,但又不能有负秋容所托,不得不忍下不满,继续娇柔以对,“难道张公子忘记我呢?不日前我们还在这里相谈甚欢,怎么今日就翻脸不认人了呢?你仔细看看,我是秋容啊!” 无双大大方方的站在他对面,除了那张脸,她身高、发髻、穿着、纨扇和秋容是一模一样,她自信绝对可以以假乱真。 然而,他看都不看一眼,就开口唤,“店小二!” 再次听他的声音,忽觉中气十足,很是悦耳。 可是,无双还未及称赞,就听他满是戏谑的问小二,“这里到底是酒肆,还是雀园?怎么有只麻雀叽叽喳喳,就念是没人管呢?” “麻雀?你说谁是麻雀呢!”无双愤然而起,却见他气定神闲,恍然觉得自己像个傻瓜,竟急着对号入座。 “这……这……”小二不安的瞅着无双,那玄鸟面具可是骄傲的凤凰,怎么被说成麻雀? “赶出去!” 男子薄唇轻启,语调不急不重,却让人不敢抗拒。仿若他生来就是发号施令的主,这一干人等只能服从。 小二卑躬屈膝,扭头小声对无双说,“姑娘,今日客满,您还是……” “给我闭嘴!” 无双低吼一声,小二立即住了嘴。只见她双手撑在桌上,居高临下的审视着玄衣男子,气急败坏道,“说我是麻雀?好呀,麻雀就麻雀,总比某些人好。什么张公子啊,我看就是只蟑螂,还是只又臭又烂的死蟑螂!哼,你是冰块吗,这么冷着脸就不怕冻死自己?呵,别以为瞪两眼我就怕你呢?爱怎么瞪就怎么瞪吧,本姑娘还不伺候了,告辞!” 无双成功惹得他双眸含怒,却不给他发泄的机会,转身溜之大吉。 可是出门跑得太急,和迎面而来的人撞了个满怀,她还没站稳,就听那人几分惊喜唤,“秋容姑娘!” 无双诧异的抬头,“你是?” “我是张卿啊!”他掀掉自己的山羊面具,露出一张略显文弱的脸。 “张卿……张公子?!” 无双震惊的看着他,又不由得回头看了看刚才临窗而坐的玄衣男子,顿时风中凌乱。 天啦,糗大了,相亲认错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