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邪王爆宠:骄傲小逃妻

更新时间:2022-09-17 09:18:40

邪王爆宠:骄傲小逃妻 连载中

邪王爆宠:骄傲小逃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冰璃茉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容颜 人气:

《邪王爆宠:骄傲小逃妻》是冰璃茉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邪王爆宠:骄傲小逃妻》精彩章节节选:她,是现代毒医,能医人白骨,却不医己,一朝陨落,却不曾想是命中注定的回归。她的回归只为遇见他,那个宠她入骨的男人。谁说医人不自医,医他亦医己......“我的命,你的命,早已经是永远不能分离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丞相夫人拍了拍他的脸颊,哼,这副样子摆给谁看,她若不来自家女婿岂不是要被欺负了。不过嘴上可不是这么说的:“我看天色已接近晌午,邪儿不是还要带幽儿出去玩嘛,就别当误时间了,早去晚归哈!”

夙北邪看到自家岳母大人给他使得眼神顿时感动非凡,果然是亲的,顺着丞相夫人的话说了下去:“好吧,娘,那我们先走了!”说罢,看了一眼还在奄奄的大舅子以及正激动看着他的岳母大人,从众人的眼前拉着夜幽一闪而过。

丞相府外,夙北邪拉着夜幽进入了他早已准备好的马车,当然车夫就是那个倒霉的火寻了,他见他们出来,讨好的朝着夜幽笑了笑,还外加了自我介绍。“王妃,属下是火寻,王妃记得吧?王妃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尽管找我就是!”说罢,他拍了拍胸口,怪不得王会看上王妃,王妃真的好漂亮呀。

夙北邪听到火寻的话脸色一黑,拉着夜幽就上了马车,哼,什么叫什么事都找他,怎么听着这么不舒服,明明是自己的女人,她的事应该由自己来办,至于他:“火寻,今日回来后,你驾着马车绕城跑,直到明天才可以回府!”

“啊…不要啊!王…”

“闭嘴!”

马车漫无目的的跑着,夙北邪和夜幽就坐在车内两两相望,沉静的氛围使得夜幽皱了皱眉头,她对这种无言的相望没有好感,还是开口说话比较实际,可是,要她先开口吗?

她侧眸看向夙北邪,刚要开口说话,一支箭从夙北邪那个方向凌空射进了马车,她来不及说话,一把将夙北邪扑到,箭钉到了车厢内侧,此时车外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夙北邪见夜幽将他扑到很是不明所以,直到那一箭射了进来。

箭擦过他的脸颊使他有了片刻的清醒,以前不要说这么近的距离就算离他三米之外他都感应的到,现在如此只能说他失神了。

他漂亮的眉头紧皱,果然他还是松懈了,这几天过的太安稳,竟然忘了潜在的危险,若不是这次出游。他不知又要沉迷多久。

一把抱起夜幽运起内力一拍,直冲棚顶一跃而出,将夜幽藏在安全的地方,他才出面,只是他好像忘了一件事,夜幽完全有自保的能力,她是会武功的。不过这个举动使得夜幽心情愉快,他在如此危险的时候还不忘她,这证明他真的将她放入了他的心中。

看着外面的局势,此时明显火寻一人难以抗敌,夙北邪嗤笑一声,难道真是自己久不杀人没有威信了,竟然派这种下三滥的角色来取自己的命,呵,今日他就叫他们有来无回。

手掌滑至腰间,取出一把随身携带的软剑,喊了一声:火寻让开!在火寻听命后,他先后两招竟已制敌,地上更是划出一道闪电。

他讽刺的笑了笑。紫色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嗜血,他就这么凌空站着,紫色的鸢尾服穿在他的身上硬生生的显出丝丝邪魅,墨发随风而动,气势汹汹,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他。

夜幽看到这样的夙北邪不由的心中一跳,眉头紧锁,原来一切的一切只是表面,这样的他才是真实的。可就是这样真实的他,却让她感到缕缕的陌生……

夙北邪自空中滑落,心中突然一晃,习惯性的转向夜幽,原来她早已成为了他的习惯。

九月的天微微发寒,她披着斗篷站在一颗寒梅底下,鲜血染红了土地,在红与白的交衬下更显树下那人的风华绝代,她就那样直直看着自己。

他僵了僵身子,未曾想过让她看见自己这副模样,可是这就是真正的他,他是嗜血的,冷酷的,残忍的…并不是她几次所见的脆弱,温柔,风度翩翩…这一次他莫名的有些害怕,她见到真正的自己会是什么反正?虽然自己相信她,但还是忍不住想知道她的想法。

艰难的迈出一步,就像陷入深雪般那样艰难的行走,一步、两步、三步…原本简简单单的几步路却让他走的无比费劲。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他走到了她的面前,抬起手来想拂去她头顶的落花,可是抬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停了,虽然他的手上没有鲜血,但是总归他是用这只手杀的人,她是如此呢圣洁美丽,他又怎么可以玷污。

只好紧紧的盯着她,眼睛描绘着她脸庞的轮廓,依旧是僵直的身体,好像正在等待她的宣判。

当夙北邪转过头的那一霎那夜幽想了很多很多,自己活了两世,这是她从来没有否认过的事实,前生经历太多,今世只想安稳过日,却没有想到当年宫宴的一眼却已情根深重,宫廷斗争如风似火残忍不堪,就看今日的刺杀,若不是夙北邪有自保之力,那么死的是不是就是他们了?罢了…姻缘天注定,既然选定了,那么就陪他闯一下这龙潭虎穴又有何妨!

而且,他本就是他,难道自己就没有察觉吗,既然他能在宫外安然存活十多年又怎么能像表面般那样纯净了,也许只有这样的他才没有压抑,这样才是真正的他。

她喜欢的他!

夙北邪见到夜幽的笑容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勾起唇角,果然他的女人不是一般的人,她这是认同他的表现。

“幽儿,对不起…”带着歉意的话脱口而出,要是以前有人说他能给别人道歉那真是天方夜谭,可是这种不可能已经在夜幽身上发生太多了。

夜幽抬起头来看着那依旧俊美的容颜,此时的他因为刚杀完人,身上的煞气外放,生生的为他原本的容貌添加了一分邪魅,她叹了口气,她明白他的意思,这声对不起又包涵了多少的话。对不起我隐藏了自己,对不起害你担心,对不起……她心疼的抱上了他的身体,以行动来说明她不怪他…

一天好像过的很快,经过这场刺杀,天色已经接近了黄昏,金黄色的光普照着大地,为它增加了几分色彩。

“罢了,回去吧。”

夙北邪懵楞的点了点头,说道:“好。”

夕阳西下,一对璧人的两颗心又不知不觉的靠拢了。

邪王府,将夜幽送回相府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进去后,他们两个谁也没有说遭到的刺杀,过了一会夙北邪就回到了自己王府。

此时他冰冷冷的坐在首座上,俊美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怒气,呵,他真是活的不耐烦了,竟然还敢朝自己下手,紫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气,既然如此就别怪自己手下不留情。

拿起大豪刷刷的写下几个字,待风干之后又看了一遍,“百兽山劫杀”,虽未写明姓名,但他知道他们会明白的,将纸条塞入信筒,唤来一物,待此物飞致眼前方知它竟然是百年难遇的海东青,夙北邪面无表情将信挂于它身上,拍了拍它的身体说道:“魑,去吧!”

魑蹭了蹭夙北邪的手心展翅飞去。

“咔嗤”窗外传来了一阵动静,一个人影猛然跳进了窗内,看见夙北邪后单膝下跪说道:“属下金寻参见王!”

“发生什么事了?”夙北邪看到金寻,眼中划过希光,摸了摸下巴说道。如果不是大事金寻是不会来王府的。

被称为金寻的人面无表情的传音到:“回王爷……哪里有大事发生,望王回去处理!”

夙北邪微点头,冷声说道:“嗯,知道了,你先走!”

“是,王。”和来时一样,转身金寻就没了踪影。

夙北邪站起身扫了一下衣袍低头沉思,心中想着此事定不单纯,若他们能出面的话,是不会让金寻来寻自己的,可是……

“火寻,去找空寻。”声音传出屋外,惊醒了正在发愣的火寻,这大半夜的找空寻干嘛啊,不过他还是听从夙北邪的话去找到了空寻。

房内,夙北邪严肃的看着两人,说道:“本王现在要出去一趟,大概三天就能回来,这段时间,火寻负责暗中保护幽儿,空寻就负责在府中假扮本王!”

“是,王!”两人同时应声。

夜晚,一道黑色的身影从邪王府略出,瞬间消失在此。

第二天早上,夜幽伸了伸懒腰,从来这已经一年多了,她却还没有好好看过自己生存的这个时代,今天就出去看看吧!

“春依,小如,我们出去走走。”

“是,小姐。”春依痛快的答应道,她也没有好好玩过捏。

倒是小如迟疑了一会,说道:“小姐,我去跟夫人说一下,春依姐姐你们等等我。”说罢,便跑去了夫人的房间,得到允许后三人愉快的上了大街。

今日夜幽换了一身白衣,在这寒冬腊月显得非常的冷,而旁边的两个小丫鬟,春依依旧穿着一身黄衣,而小如却穿了一件绿衣,三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走上了大街。

大街上,虽是接近冬天了但是摆摊的依旧很多,三人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觉得甚是新奇,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夜幽撞上了是个穿越人都有的事——英雄救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