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权谋,王妃拒不二嫁

更新时间:2022-09-21 08:55:07

权谋,王妃拒不二嫁 已完结

权谋,王妃拒不二嫁

来源:时阅 作者:地府十三鬼 分类:穿越 主角:王爷李妈妈 人气:

主角是王爷李妈妈的小说《权谋,王妃拒不二嫁》此文是地府十三鬼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曾为救他,三尺寒冰上跪足三天三夜。 他曾为救她,大雨倾盆中独闯血洗法场。 人人都说,他们是天下最恩爱的一对,其实不然。 ********** 一朝穿越,她落身青楼,成为他人的榻上之欢。 一场交易,她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富甲天下。 他是人人敬而远之的鬼面王爷,身带残疾,却连当今皇上都畏他三分。 他曾说:白鹭,他日本王定十里红妆,娶你为妻! 转瞬,她一身大红喜袍,“君时戈,十里红妆相送,只求永不相见!” 后来,他踏着金戈铁马而来,霸道独断:“白鹭,不论生死,你只能是我君时戈的女人。” 她凄凉浅然淡笑,轻言,“君时戈,我们回不去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身份就是错?

  即是心有不甘,可此时,白露却无法反驳。

  可沉默,代表默认,她可不希望自己就如此承认,在这个世界,她是低贱的身份。

  “王爷说的极是,可王爷也知,身份乃父母给的。若是能选择,谁不希望自己身份高贵,站在云端之上?”

  忽的,君时戈放下手里的书简,抬眸注视着跪着却不端庄的白露。

  面色平淡无波,开口。

  “你父母给你的身份,虽未站在云端,可也并非低等。如此,你作何解说?”

  抬首与其对视,白露的眸子里,没有半点怯懦。

  冷哼笑颜,干净而又坚定。

  “若非被人当做弃子,我想,我依然会是不低不高的身份。可王爷,凡是没有绝对,兴许他日,我的身份地位随之改变,贵不可攀也说不定。”

  “毕竟,后天的身份高低,自己还是能做主的。”

  话音落毕,书房内一片寂静。

  仿佛,一颗针落地的声音,都能惊人耳畔。

  良久,才响起低沉磁性的声音。

  “过来。”

  打心理战,是从商的基本要领。

  而她,向来对心理战术极其自信,可此刻却有些拿捏不定了。

  站起身,白露揉了揉膝盖,揣测面前男人的心思,一步步向其靠近。

  “跪着,研墨。”

  双手紧握成拳,深吐出一口气。

  白露已是怒气爆表,若非忍耐性极高,她肯定已经发飙。

  “我不会研墨。”

  身为一个现代人,笔墨纸砚都是现成现买,这研墨,她哪会?

  偏头,轻瞥了白露一眼。

  伸手拿起砚台放置左手边,与此同时,单脚微抬,踢在了白露的膝盖上。

  “啊……”

  不出意料,吃疼之际,白露再次跪在了地上。

  “你有……”

  本想破口大骂,却在看到男人冰冷如寒的眸子时,闭了嘴。

  身子,也莫名的瑟瑟发抖。

  “研墨都不会,你就更一文不值!”

  “……”

  满心的怨气,却不能爆发。

  这让白露觉得很是憋屈。

  可她知道,若是再出言不逊,恐怕她的小命不保。

  “王爷教训得是,以后我定勤学苦练,不惹王爷恼怒。”

  这一次,白露彻底低了头。

  她清楚的明白,没有权势的她,如同一只蚂蚁,别人就是一根手指头,就能将她碾死。

  “墨锭拿三分,少水慢研。”

  君时戈忽的开口,让白露一怔。

  随之,便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拿起墨锭,跪直了身子,开始研究起了这研墨来。

  好似甚是满意白露的态度,君时戈嘴角微微勾勒,提起金头毛笔,开始写起了字来。

  而此时,另一边。

  “茗香,你在别苑侍奉王爷,也有三年了吧?”

  厨房内,夜白双手环胸,依靠于木柱上。

  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有几分痞子的味道。

  “春末立夏,便满三年。”

  手上虽是在忙碌着准备晚膳,可茗香心里,因为心虚,害怕得不行。

  “王爷待你如何,你心里可有数?”

  拿着器皿的手,微微颤抖。

  转身,茗香低着头,回答。

  “奴婢的命是王爷救的,自然是恩重如山。”

  “那你可知,王爷最讨厌什么?”

  冷哼了一声,夜白直视着茗香,像是要将她看穿,眼神犀利。

  猛然,茗香身子一软,跪在了地上。

  “夜侍卫,茗香也是一时糊涂,还请夜侍卫莫要告知王爷,奴婢知错,以后定不会再犯。”

  看着茗香求饶,夜白心里已经有数。

  只是,他还需确认。

  “白姑娘可是出过别苑?”

  想着,便冷声问道。

  因为害怕而颤抖着身子,茗香咬着唇,点了点头。

  “王爷有令,未得王爷的吩咐,白姑娘不得踏出别苑半步。你可知,违背王爷的命令,只有死路一条?”

  如此说,并非是夜白故意吓唬。

  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在王府,凡是违背了王爷命令的人,不是死就是生不如死。

  “夜侍卫,奴婢知道错了,求夜侍卫饶命。日后奴婢定看好姑娘,不让姑娘踏出揽月轩。”

  因为一时心软,而给自己招来杀生之祸。

  茗香此刻,心里生出悔意。

  冷瞥了茗香一眼,夜白站直了身,冷道。

  “记住,我没来过厨房,也没问及过你任何事,明白了吗?”

  说罢,夜白再是没看跪着的茗香一眼,走出了厨房。

  看着离开的身影,茗香身子一软,瘫软坐在地上。

  书房里,白露已跪了一个多时辰。

  即便双脚发麻,也没见君时戈有要叫她起的意思。

  直到……

  “咚,咚,咚……”

  忽然响起的敲门声,让白露似看到了曙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