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腹黑帝王逗邪后

更新时间:2020-02-08 21:33:13

腹黑帝王逗邪后 已完结

腹黑帝王逗邪后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萧凡 分类:穿越 主角:雨蝶飞庄主 人气:

《腹黑帝王逗邪后》为萧凡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传说,古时候的江湖人,那些舞刀弄棒的家伙,就是现在大家口中的黑社会,混黑道的!呜呜呜……说杀人,嗯!就真的会手起刀落的。“哈?女子?女子怎么了?前朝的卓文君不就是才女一枚?今朝我以女子之身受聘西席,立志以吾毕生之才华报效神武。所谓‘前朝有女卓文君,今夕有我雨蝶飞’说的就是本姑娘了!”不打草稿!不会宫斗的皇后,右脚踏在八仙桌上,拧眉一喝:“不服是吧,那就打到你服为止!”没有凤印,本宫也能称霸后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神武帝国,都城盛京,京郊四十里,有座夜凉山,号称“方圆十里人畜莫入”,只因山中有座神秘的庄园,江湖人称武林第一庄的藏龙别庄!

夜空无星,风云际变。紫色的电光撕开夜空,在藏龙别庄的匾额前滑下,尔后一声惊雷震动了整个盛京。

“啊……不要劈我啊!”雨蝶飞双臂遮头在夜空中穿梭着。

让人心惊胆战的紫色闪电不断从她身边撺掇而过,有时又堪堪沿着衣边、发丝走过,鼻尖似乎能够闻到衣料被烧糊的味道,还有蛋白质被烧焦的臭味。

什么情况!她就在书房写个小说而已,就被窗外夜空突然出现的黑洞给吸了进来,这是要把她带去哪里?

又是一道紫色的闪电,雷声紧随其后,与此同时,藏龙别庄后院的一间屋子被轰然而至的雷劈到。

“轰”屋顶陷下去一个大洞,裹着残余紫光的身躯落入洞中。

“闪开呀!砸死不负责啊……”不是还在黑洞中么?怎么说往下落就往下落?雨蝶飞嘶声喊道,“说你呢,快走开!”

“哗——”

身躯落入水中,没有预想中的疼痛。心下一喜,可还没来得及庆幸,浓郁的中药味冲的她差点一口气背过去。

拨开水中乱七八糟的东西,“呼——”雨蝶飞探出脑袋。“咳咳!喂,刚才喊你怎么没反应?要是真砸到你怎么办?”

“……”

坐在浴桶中的男子被飘在水中的各种药材浸没,只露出脖子下面一小片蜜色胸膛。

雨蝶飞抹了把脸上的水,瞪着不搭话的男子。这才发现,男子闭着眼,一动不动地坐在药浴中。

饱满的额头上飞眉入鬓,眉心微沉似乎在忍受着什么。棱角分明的轮廓透出一丝冷硬,坚挺的鼻梁让他的五官更为立体。紧抿的薄唇微微颤动着,让他的最后一丝冷硬也淹没在些许脆弱中。

雨蝶飞呆了呆,眸底闪过诧异:即便他此时在经历着什么痛苦,也无法阻挡他身体里自成一派的气势,哪怕他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他隐隐露出的霸气,若是他睁开眼睛呢?

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嗯,你很帅!鉴定完毕!”目光落在他胸前的一缕长发上!长发?

扫视一周,我靠,这什么地方?“红烛、汉服、墨玉冠、屏风……”还有墙上的水墨四君子。

噌地一下站起身,雨蝶飞仰头看了看屋顶大窟窿,坑爹的黑洞,这尼玛星际穿越呢?

可是,哪里还有什么电闪雷鸣?明亮的星星挂在天空一闪一闪亮晶晶,如果不是真的掉到这个满是药臭味的浴桶里,她真的怀疑是自己在做梦好么?

“不管了,先离开。怎么说都是闯进人家的浴房,多不好啊!”这么一想,雨蝶飞觉得自己像个变态。小脸一红,不敢再去看桶里的帅哥,扒着桶边就要往外爬。

“嗯……”低沉的闷哼声传来,雨蝶飞心虚地回头看看。

只见男子眉头紧蹙,眉心一道红光跳动。

雨蝶飞背脊发凉,不好的预感从心底窜起,刚要转身,“噗”一口鲜血迎面飞来,即便她反应再快,右脸也被血溅到。

浓郁的血腥充彻着肺腑,混合着中药味,熏得她一阵发晕。

抬眼,雨蝶飞整个人都怔住了。对面的男人嘴角挂着血丝,之前闭着的双目此时睁开,漆黑的眸子宛若之前的黑洞,带着席卷天下的气势将她锁定。

某飞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帅裂天际”!

但是,现在真的不是欣赏帅哥的时候好么?砸坏了人家的屋顶,坐在人家浴桶里……电光火石之间,窜过脑海的借口全都被她否定。

生硬地想憋出“对不起”三个字,却没料到出口的是“你真的帅裂天际”!

对面的男子不但没有理会她的拍马屁,眉心跳动的红光将他整个人都点燃,他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瞬间染上一层红色,将他的眼底也烧成一片火海。

没等雨蝶飞反应过来,火热的唇已经落在她的下巴上。雨蝶飞震惊之余,双手推着他的胸膛,触手之间,滚烫一片,她吓得瞪大了双眼。他?

Oh,no!

这家伙张口咬在她的下唇上,粗重的呼吸带着他特有的男子气息涌进她的口腔。血腥味在舌尖跳跃,混杂着淡淡的草药味。

他的唇,滚烫,他的气息,并不难闻,哪怕混杂着血腥和草药味。

可是,她讨厌这样被侵犯!

“混蛋!”她口齿不清,用力推着他越发贴近的胸膛。可他烙铁般的胸膛不但没有离开,反而将她深陷其中,鼓起肌肉的双臂更是如同铁钳一样将她箍在胸口。

怒火中烧,雨蝶飞狠狠咬了他一下。

“嘶”男子微微一愣,雨蝶飞趁机一把掐住他的脖子,那双漆黑的眸子此刻不但烧成一片火海,还涌起雷霆之怒。

“稀里哗啦”两人的拉锯战在药浴中拉开,晃动的水面溅起浴桶中昂贵的药材。

“庄主!”清润的男声响起,屏风后绕过一个蓝衣男子,抬手一枚银针射在男子的眉心。

雨蝶飞顿觉轻松,男子愤怒地想要挣脱银针的控制,却被蓝衣男子另两枚银针彻底降住,晕了过去。

“呼——”雨蝶飞累得靠在木桶边,“他怎么了?”

“你是谁?”清润的嗓音带着不容抵抗的质问。

雨蝶飞神色一僵:“你们又是谁?”小下巴扬着,可心里是虚的要死。

“姑娘,这里是藏龙别庄,你闯进来就算了,还打扰了庄主练功。若不是你的打扰,庄主又怎么会走火入魔?”蓝衣男子拧眉说道。目光却游离在雨蝶飞的下唇,和男子的上唇之上,最后瞥了一眼浴桶周围散落的药材和水渍。

啧,这……也太激烈了点吧?简直不忍直视啊。

“什么?你说,我……我害他走火入魔?”雨蝶飞起身,一脸愧疚地盯着对面晕过去的男子。

是啊,刚才她掉入木桶,可不就打扰了他,而且他之前的样子是好像很痛苦来着。

然而,稍稍一愣,雨蝶飞便怒道:“你撒谎!他本来就有病吧,否则为什么要泡在药草中!想唬我,门儿都没有!”她双臂抱在胸前,眸光流转之间哪里还有之前的愧疚。

蓝衣男子一怔,冷着脸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说本公子骗你。这药材是用来辅助庄主提升功力的,你倒好,扰了庄主练功,如今他这一走火入魔,恐怕功力不增反退了!”可心底还是为她鼓掌,好快的反应,一点儿也不含糊。

“临风,把她拿下!”低哑的声音带着些许虚弱,男子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抬眼直勾勾地盯着雨蝶飞,冷硬的脸部线条勾起铺天盖地的怒气。

“是,庄主!”清润的嗓音落下,一个响指。

几道黑色的身影窜入,向雨蝶飞扑来。雨蝶飞大惊,只想着快逃开。情急之下,纵身一跃,奇迹发生了,身子腾空而去,堪堪一飘,已经出去两三丈。落地时,雨蝶飞不敢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双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