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商世奇妃:嚣张王爷好难缠

更新时间:2020-02-10 00:37:48

商世奇妃:嚣张王爷好难缠 已完结

商世奇妃:嚣张王爷好难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清水琉璃色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墨竹 人气:

完结小说《商世奇妃:嚣张王爷好难缠》是清水琉璃色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姐墨竹,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凌沫染前世是某集团总裁,意外来到大冶王朝救了一个酷毙的小正太,不料从此被正太惦记上了。凌沫染:我只喜欢赚银子开铺子。潇瑾:“本王的银子都是你的。”凌沫染:“真的?你所有的银子都给我?”某王腹黑的一笑:“都给你,连会挣银子的人也给你。”凌沫染:“我只要银子不要人,行吗?”某王坚定的说:“不行!”  凌沫染:那我可以出墙吗?某王一脸冷酷:出脚砍掉对方双手,出手砍掉对方双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没到声音先传了进来,凌沫染不用看都知道是老爹来了。

凌夫人拿帕子按了按嘴角说:“来了就来了呗,喊什么,还怕哪个不知您来了似的。“

凌老爷迈进屋里,一脸哀怨的看着自家夫人,不就是先前提宝贝女儿亲事时,自己逃了出去么?怎么看着这会儿还在气恼当中……看来今晚又得使出绝招来哄夫人了。

凌老爷看着夫人瞪来的一眼,赶忙上前嬉笑着陪小心道:“夫人受累,为夫搀扶与你可好……”凌夫人顺势把手搭在凌老爷的手心,凌老爷小心翼翼的扶着夫人向门口走去。

凌沫染姐弟有半刻的愣神,站着没动,凌老爷飞快觑了凌沫染姐弟一眼,示意赶紧跟上……

一行人来到膳厅,只见大圆餐桌上摆满了菜肴,鹌子水晶烩,拌莴笋,爆炒河鲜,佛跳墙,水晶虾仁,酒醉鸡肝,甲鱼汤,乳鸽汤等等,琳琅满目,还有开胃小菜,让人见了不觉食指大动。

丫环们服侍主子们净完手,退居身后站着……

“唉,想着今儿全家一起用个膳吧,皓儿那个混小子跑的不见踪影,也不知他午膳在哪用的?”凌夫人摇头叹息。

“夫人不要忧心,他又不是三岁稚儿,况且福泉还跟着伺候呢,饿不着他的,我怕再把夫人饿坏了,要不咱们用膳吧……”凌老爷说完一脸期待看着自家夫人。

看着爹娘间的互动,凌沫染心里十分满足,这都是她渴望拥有的温馨画面,上辈子父母忙着参加一年到头的大小宴会,各种商业聚会,哪有功夫陪他们姐弟俩好好吃顿饭,几乎餐桌上都是姐弟俩,后来她出了国,也再没和弟弟一起吃过饭,更别说父母了。

“吃吧,吃吧,看您的脸色儿,好似我总不让您吃饭一样。”

凌沫染姐弟默不作声,其实他们都已习惯了,父母恩爱,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过来的,父母他们两位这也算是大冶朝的例外了。

“轩儿,你娘让厨房给你专门做的鱼头炖汤多喝点,好好补补,最近瞧你气色不是很好,注意点自个身子,别看书太晚了……”凌老爷看着小儿子心疼道。

“谢谢爹和娘,儿子省的了……”

凌老爷又转头对凌沫染说:“染染也是,别累着了,铺子里有什么难事记得告诉爹,好歹爹还是能用的。”

凌沫染点点头:“记得了,放心吧爹。”

一家人散席时差不多末时了,又说了一会儿话,喝一杯茶解腻才各自回了院子……

凌沫染走到厅口,知书和墨竹迎了出来。凌沫染问知书:“传过话了?”

“嗯嗯,回小姐,是的,奴婢一字不漏的传的!”

“嗯,那就好。”话完抬脚进了厅里。

翌日一客栈内,萧瑾坐在桌前看着手中传过来的消息,蜡烛的火苗不时爆出火花,可能是不要命的小飞虫扑了上去,被火苗灼燃了。

透过火苗看出他冰冷的容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周身似乎都散发着一种寒冽的气息,冰冷的眸子光射寒星,肖薄的嘴唇紧抿,一身玄色衣袍,更映衬着他俊朗不凡,寒冷若冰,就给人一种不可忽视的存在感。

此刻他身上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眉头紧锁,好似手中的纸上写了让他非常不悦的东西。

“主子……”明路在房外敲了敲门。

“进来!”低沉的男音里透露出一丝凛冽,房外的明路不觉心里一颤,心想爷收到那边的飞鸽传书前还好好的,这会儿不高兴了兴许和传来的消息有关。心思在脑海里转了一圈,就去推开了门……

“爷,一切都很顺利,明左,明右传话过来,说他们会在离京城不远的丰州等爷汇合!”明路瞧了眼自己主子低声说道。

“嗯,知道了,”潇瑾说完就没再说话!

明路心里有点没底,自家主子向来都是极有主意的,不管什么事到了主子这里就没什么处置不好的,而且心思深沉,深不可测,就连跟了十五年的他也有时不知主子在想什么……唉,主子的性情大抵和十五年前的那件事有关……

他知道主子心里苦,也知道主子很早以前就怀疑大长公主的死不是表面那么简单,驸马大将军一守边疆就是十五年,不愿进京城……

唉……再说自己一个奴才,也做不了什么,只有尽力办好主子的吩咐,用心伺候他,让他少些糟心事就是,明路的思绪在心头慢慢翻滚……

“明路,你跟本王多久了……”

翻滚的思绪被打断了……

“十五年了,奴才伺候爷十五年了……”明路不知道主子怎么突然想起问自己这个,有点疑惑……

“哦,那你还记得那年……本王和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儿吗?”潇瑾不知从哪拿出个圆箍边用手指摩挲,边低沉的问明路。

明路刚才还在疑惑,主子怎么提起这个问自己,原来他是又想起十五年前的……那一日的事了,主子话里提的是你们而不是你,他立刻就明白了,原来主子在转着弯提那位呢……

“记得!记得!奴才怎么能忘了王爷的大恩大德,要不是爷,这会儿指不定奴才在哪个犄角旮旯受罪呢,那位的大恩奴才也忘不了啊……”明路说着脑海里就现出那张年龄虽小但是却精致的脸来……唉……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既然记得……那咱们就去见见故人去……不过,时间仓促,最多十日,得赶回来和明右他们汇合,你去准备下,明早起,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去江南……”

“是,奴才这就去准备……”明路行了礼退了出来……他越来越不明白主子了,不是说收到京城太子传信,说庆王在舒州府,要把他带回京城吗?怎么改了主意不去管庆王了……哦,看自己的这蠢脑子,那位也是在江南舒州府,爷是要“以公谋私”啊,嘿嘿……

自己一急脑子犯晕了,江南那边传来的消息,还是他给的爷,爷这些年也只是在那位身边安插了人,只是要每年的画像,和日常琐事,就连那位闲暇书写的手稿也悄悄弄来不少,有次还被庆王殿下撞见了,硬是逼问何人所书,被爷三言两语给岔开了。

除此也没见他有其他动作啊,再说那位今年出了孝期年纪也不小了,家里长辈铁定是要说亲的,要说主子对那位有意,怎么丝毫不见有所表示……

唉……想不通,明路索性不去想了,反正爷做事都是有他的道理的,做好爷吩咐的事即可,不纠结的明路加快脚步去准备明早出发的事情了……

明路的表情变化,潇瑾不是没看到,不过他觉得没有必要去给他解释些什么,等以后他就明白了。

潇瑾把手里的圆箍凑近面前低低的说了一句,不仔细听,根本不知他在说什么,“哼!她要说亲?这怎么可能,本王能让她和别人成亲?”

笑话!当然不能!

拉近的圆箍仔细看去,上面襄嵌了一颗小小的水晶,圆箍非金,不知道什么材质做的,小小的圆圆的,亮晶晶的。

“小姐,明日就是和那位公子约定的时日了,要不明日让大少爷去吧,您还是留在府里吧……”墨竹有点担忧,毕竟那天面纱下的脸是多么的吓人,三天能好吗?她不是不信她家小姐,只是,万一那个公子从中使坏呢……跟着凌沫染久了,多少也能深处想问题了。

“墨竹,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没事,相信小姐没错的……”凌沫染一脸好笑的看着墨竹。

“可是……可是……”墨竹不死心道。

“没什么可是,嗯!听小姐的话,没事!”凌沫染打断墨竹说。

“那好吧,让知画跟着小姐吧,她能保护小姐,万一那位公子耍横呢?”

“耍横?那小姐也不怕,区区一个人就能吓到你家小姐啊,那小姐我还开什么铺子,趁早在家绣花得了……”说罢,抽出帕子拭去手上沾的点心渣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