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梦微蕊珠宫

更新时间:2020-07-30 22:03:15

梦微蕊珠宫 已完结

梦微蕊珠宫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相思豆 分类:穿越 主角:萧熏萧傲 人气:

主角是萧熏萧傲的小说《梦微蕊珠宫》此文是相思豆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萧熏一直都是一个坏女孩。在很多人的眼中,她表现得那么的叛逆与不羁,完全与淑女的形象格格不入。但意外穿越之后,却成了公主,皇宫中各种规矩让她烦不甚烦,于是他准备大闹皇宫,做史上最坏的公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使臣来到大客栈,找萧熏的时候,萧熏正坐在烛台下,发愣,看着那些闪动的烛光发愣,脑中想着白雪公主的童话故事。王子遇见了已经吃了毒苹果死去的公主,吻了她,我怎么会想到接吻呢?接吻,萧熏用手摸着脸颊,有些发热了,她对于接吻一点也不陌生了,七年之痒的爱情,她尝试了无数中不同模式的接吻了,激吻,温柔的吻,清淡的吻,深情的吻,伤心的吻,痛苦的吻,只要不是吻之后,立即当场死亡的死亡之吻,几乎所有的吻,她都尝试过了。这烛光闪动的一刻间,她想到了吻,与古人的吻,将是如何的滋味呢?彩彩站在门外轻声地喊道:“公主,柳使大人觐见。”好一会儿,萧熏才回过神来,戴上了面上,坐在屏风之后,咳嗽一声:“彩彩,让柳使臣进来吧。”嘎吱,门被推开了。柳使臣一边喊着,一边下跪:“臣给公主…”“柳使臣,不用多礼,起来说话吧。”柳使臣瞥了一眼站在身旁的彩彩。萧熏即刻明白了什么,微笑地说:“彩彩,你先出去。”“遵命,公主。”彩彩转身走出了天字一号房间,并关严实了房门。柳使臣站在屏风前方七八步之遥,很恭敬地说道:“公主…”萧熏听到他的话语中带着几分的犹豫,很客气地说:“柳使臣,你尽管说吧。”柳使臣借着几分的酒气,胆子稍微大些了,原原本本地讲皇后册封给其他人的事情讲给了萧熏听了。“柳使臣,你说什么?”萧熏听得很清楚了,但她不敢相信这预定皇后的事情,居然也会变更,古代人不讲究诚信为主吗?“对不起,公主,您下嫁给越娄国,原本被册封皇后的人是您,可是已经变成符阮当皇后,不过,姜兆河同意你执掌后宫的凤印,地位等同皇后,就让符阮配一个名无其实皇后的头衔吧。”柳使臣低下头不敢正视萧熏。即使隔着薄薄的屏风,他也不敢正视萧熏。“我不在乎皇后的名号,我想知道符阮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可以当上皇后,竟然可以让姜兆河改变最初的由衷呢!”萧熏嘴上这样说,但心里还是有几分的妒忌,这面都没有见过的夫君大人,竟然能将皇后册封给别人,想必这个女人一定很美丽很智慧的吧。“符阮她的父亲乃当朝的太师,权倾朝野,符家的势力在越娄国很大,当初姜兆河登基,也有符家的暗中帮助。公主,您还是不要知道太多了,这对您怎么好,您在越娄国后宫,只需要对符阮表面言听计从就行了,不要得罪她。”“这是皇上的话,还是皇太后的话?”萧熏冷冷地问:“他们都知道这件事?唯独我被蒙在鼓励,下嫁给姜兆河,对吗?”“公主…”柳使臣跪在屏风面前,哆嗦地说:“请公主恕罪,臣也只是奉旨行事。”萧熏瞧见他的鼻尖已经压在了地板上了,她没有出声,原来古代人的尊卑有别,等级制度居然这样的森严啊。“柳使臣,你退下吧,我已经明白了。”“公主…”“退下吧。”萧熏的语气加重了几分。柳使臣不在多说,起身弯腰,后退出了门。这时候,彩彩进入了房间,她站在门口,似乎也听到了柳使臣的一些话。公主的身份下嫁给越娄国,原本就是尊为皇后,可突然间被人谋夺了皇后的位置,这样的打击一定很大的,彩彩站在屏风前,不敢多说什么。“彩彩,你有信仰吗?”“嗯?”彩彩带着惊愕的目光看着屏风后的萧熏,她完全不懂萧熏的话意。“信仰,你不知道什么意思吗?”“奴婢只知道守着公主,公主是奴婢的主子。公主,您为巫楚国付出的,这都是大义。”“我守护了巫楚国,可谁又守护我呢?”萧熏突然间很想家人了。父亲萧熏早年丧妻,带着孩子,又忙着经营公司,这样的生活,已经让人很难承受了,萧熏在短时间试图去明白又当父亲又当母亲的苦恼。“公主,奴婢听人说,越娄国的人曾经围攻右周国边境的三城,城中的老少皆奋勇杀敌,皆被越娄国屠城了。”“彩彩,你听到我下嫁给姜兆河,不能当皇后了,只能当皇妃,掌握凤印,地位等同皇后了?”萧熏从屏风后走出来了。“公主,奴婢也是无意听见柳使臣的话。公主,您一定要忍气吞声,只有这样…”“我为什么要忍气吞声呢?”萧熏很想知道其中的奥妙。既然是联姻总得有一层利益关系,可他们说的利益关系,与自己似乎没有太多的联系啊,凭什么要委屈自己呢!“公主,巫楚国被迫屈服于越娄国的,您一定要为巫楚国争取机会。”彩彩面带茫然地回答:“其实大的道理,奴婢也不懂的。”“呵呵,是啊,女人为什么要知道这么多的东西呢?让完颜洪弹奏一曲吧。”萧熏摘下了面巾。符阮被册封为皇后三天,金渡海带着精锐的骑兵护送萧熏他们到了瓦兰城附近了。瓦兰城不比其他的小城,这可是越娄国的都城。远远地观望那修建十分艺术的城堡,就可以想象到这个都城中的繁华景象。萧熏让彩彩打听姜兆河的一些资料,她想做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面对一个陌生的霸气的皇帝,一下就成了他的皇妃,这个过程是在太快了,萧熏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的。适应社会,这是上学的时候,老师经常教导的一句话,挂在嘴边的,萧熏认为她与社会完全格格不入的,她的反叛,她的逆反,如果不是她父亲有钱,估计她面试工作,十之八九都会落选的,被选上也是因为她的姿色美丽。彩彩给萧熏讲了她打听到的消息。这个姜兆河,不是越娄国太上皇的儿子,只是太上皇的侄子。这侄子当上皇帝,让萧熏很茫然,她的系统历史教育中,好像都是皇上的儿子继承皇位,怎么成了侄子继承皇位了。另外更奇怪的是越娄国的太上皇还有一个儿子。彩彩也说不出所以然,只是说这里面的关系实在太复杂了。越娄国的太上皇把姜兆河当成亲生的儿子,派人教他使用枪和长剑弓箭,派人教他兵法。越娄国的姜氏族一向崇武,这在巫楚国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了,族人国人野蛮也是家喻户晓的。要不然越娄国围攻右周国边境的三座城池的时候,城池的男女老少拼死相搏杀,就是这个道理。萧熏看着那铜墙铁壁的城墙,还有那宽宽的护城河,回想着彩彩的话,她总觉的,这里面似乎有一个阴谋。像一张大网一样,等待着自己的跨越。我不能越界的,这不是我能阻止的,萧熏叹息一声放下了帘子,她就是笼中的金丝鸟。车队从山丘下来了,距离瓦兰城不足三里地了。城门已经打开了,迎接的队伍分开站着,严整地排着,一直站到了一里外。彩彩进入了马车,小声地说:“公主,越娄国的皇帝亲自来城门迎接您。”“这又怎么样啊,还不是不能改变我不能当皇后的事实!皇后来了吗?”“公主,你说符阮吗?我听柳使大人说,符阮刚被册封皇后,封号玉容皇后,去了北宁山祈福了。”“祈福,用得着这样着急吗?早不去,万不去,偏偏等到本公主来了这瓦兰城,她就走了…”萧熏冷冷地说。“公主,这是越娄国的仪式,与我们巫楚国也差不多的,当您册封之后,也会去北宁山祈福的。奴婢认为这样也不错。公主见不到那个玉容皇后,公主的心就不会气愤了。”“你这丫头,说得也是啊!不见就不见,正好。”“公主,让奴婢给您化妆吧,等会儿见到了姜兆河,公主的容貌一定能迷住他的。”“好吧!”萧熏对于化妆并不排斥。彩彩钻出了马车,喊道:“公主,命令停车。”“为什么停车呢?”金渡海骑着马掉头从队伍的前列赶过来了。柳使臣也骑着马来了。“公主要化妆,要在你们皇上面前展现美丽。”金渡海眉头一皱,刚想说什么,却被柳使臣抢先了:“金将军,我们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吧,就让公主化妆吧,这对你的君上也是一种礼仪。”“也罢,停住。来人,快马通报皇上,就说公主化妆…”一个骑兵勒住缰绳,从一旁,策马飞奔离去了。萧熏对着红色的铜镜,看着不算太清楚的脸庞,这古人用的铜镜,真的没有法与现代的玻璃镜子相比。她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挺别扭的,至少人脸扭曲了不少。“没有更好的铜镜了吗?”“回公主,这是最好的铜镜。”“这是什么制作工艺啊…”萧熏忍不住感叹了一声。“公主,您说什么工艺?”“没什么,我听到了一些鼓声号声。彩彩,你听到了吗?”“公主,那是越娄国皇上的迎亲队伍在表演了。”“我听起来,感觉像在战场上一样。”“他们就是这样的,崇武的国人,公主,以后你会习惯的。”萧熏蹙眉对着铜镜说道:“彩彩,让完颜洪他们也弹奏巫楚国的国音吧。”“好的,公主。”巫楚国的音律自然要比崇武的越娄国的音律更细腻,更优美些,完全抛弃了那种粗狂野蛮的风味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