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男神不好养

更新时间:2020-01-28 10:30:22

男神不好养 已完结

男神不好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寂伊夏 分类:短篇 主角:萧天依夏小荷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寂伊夏原创的短篇小说《男神不好养》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萧天依夏小荷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萧天依,娱乐圈的“老人”,但是因为不热衷于这个事业,所以让她的经纪人很苦恼。 钟字良,娱乐圈新星男神,为人霸道腹黑,只对呆萌可爱的她倾心~ 再一次拍戏时,两人意外邂逅,从此再无法忽视对方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当意外来临时,他们会紧握双手同舟共济么?当小三出现时,他们又是如何面对现实,会忠于自己心里最简单的想法么? 在一次次的考验面前,两人又是如何面对,分开,还是白首不相离?是放弃,还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小荷来接她的时候对钟字良说了一声,“辛苦您了,真是不好意思。” 钟字良笑笑,“没事,你多注意一下她的饮食吧。” 萧天依坐上夏小荷的车,临走时看见钟字良黑葡萄一样闪着光泽的眼睛,她白了他一眼,有病。 钟字良指指自己的车,做出一个捂鼻子的动作,萧天依顿时明白过来了,这是嫌弃她在他的车上吐了。 好吧,是个人都要嫌弃,萧天依低下了头,这也不怪她嘛,都是那要命的威亚,真是要把老腰都交代到那里了。 回到了夏小荷的家中,萧天依连忙抱着脑袋说:“我老实交代,求放过啊,求放过,我还没有买保险呢。” 夏小荷可没客气,直接掐住萧天依的耳朵,“你挺有能耐的啊,这么快就能和大明星扯上关系了。” “等等,夏姐,你这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啊,跟大明星扯上关系难道不是你给我订的目标吗?为什么你现在却是在掐我耳朵,哪里不对吗?”萧天依被掐得嗷嗷叫,她反应过来,连忙挣扎开,不满地看着夏小荷。 夏小荷松开手,恨铁不成钢地在她的额头上戳了戳,“你们现在这个样子,谁知道吗?对你的复出有什么好处吗?我要的是帮你造势的绯闻,你要是假戏真做,真退出到幕后了,那你的复出还有个毛用啊!” “绯闻?”萧天依眨眨眼睛,迷茫地问:“要什么绯闻啊,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你这个猪头,别那么早谈恋爱,小孩子不能早恋的你不知道吗?”夏小荷吼道,“给我洗洗睡了,明天好好去拍戏!” 萧天依手脚并用飞快地往浴室里爬,连忙洗澡,把自己从里到外啊洗的干干净净的,夏小荷有轻微的洁癖,能收留萧天依已经是莫大的容忍了,她是绝对忍受不了萧天依一身异味,虽然只有一点点。 今天挺累的,她也懒得再跳舞了,腰间有点疼,把自己裹成了一个团子睡大觉。 梦里她一直梦见钟字良光着上身在自己面前晃悠,那张帅气的脸上带着魅惑人心的笑,祸水啊祸水啊,要不要这么勾魂啊。 就在钟字良的嘴唇快要触碰到她的时候,萧天依身子一震,惊醒了。 屋子里还是有些黑暗的,依稀能看见大致的摆设,萧天依坐起来,长出一口气,脸蛋还有些发烫,她暗暗鄙视自己,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啊,真是的。 不过这么一想,她就再也睡不着了。 起来坐在床边,手机上有一条短信,“睡了吗?”署名是——钟字良。 啊,萧天依吓了一跳,定睛一看,这条短信明白清楚地出现在她的手机上,看看发送时间,就在十分钟以前。 太神奇了。 萧天依回拨了过去,对面响了两声就接起来了,一个低沉的男声说了声:“喂。” 那声音好像一根细树枝掉进了平静的小湖里,在萧天依的心湖之中晕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喂。”萧天依连忙应了一声,但是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鬼使神差地拨打了这个电话,这个电话也鬼使神差地通了,那边还鬼使神差地喂了一声,人生,不用这么戏剧化吧。 “呵,还没睡。”钟字良轻笑了一声,他正要准备睡,临睡前又想给她发个短信,不过想想这么晚了,小女孩肯定早就睡了,没想到十分钟之后她的电话拨了过来,电话里面呐呐一声。 “我才睡了一场,准备起来喝个水再继续睡,你还没睡啊。”萧天依可不敢说自己在做一个春色无边的梦,而在梦里被她YY的人正在跟她打电话。 “我这些年都养成习惯了,都是这么晚才睡的,胃感觉怎么样了,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吗?”钟字良躺在床上,盖上被子,手机放在耳边,一双冷目微微眯起来,好像陷入休眠的王狮一样,收敛了一些锋芒,多了一些柔光。 “都那么晚了,你难道也要跳几个小时的舞蹈才睡。”萧天依才睡醒,脑子还是有点不清醒,她想想自己每个晚上都要跳舞,随口就问钟字良。 “我不学跳舞。”钟字良不是第一次佩服她那粗的跟电线杆子一样的神经,他已经见怪不怪了,没有再损她,只是淡淡解释道。 “不学,现在的明星啊艺人的,不都是要又会唱歌,又会跳舞的吗?你怎么不学啊?”萧天依奇怪地问,基本上是个男的,都要是又能唱又能跳,猛然一听,哇塞,国民男神,居然不会跳舞,真是太神奇了。 “没兴趣吧,看别人跳舞倒是挺赏心悦目的,不过自己就难说了,也许是我天生不适合吧,听说你跳舞挺不错的,有空的话让我见识一下啊。”钟字良坐起来,靠在枕头上说。 “我跳的舞不是你们能欣赏的。”萧天依觉得有些冷,又缩在被子里,她得意笑笑。 钟字良眉眼一弯,嘴里调笑着,“怎么,你是觉得我还不够格看吗?” “不是,只是因为像这种古典舞对服饰和场景布局的要求非常高,对伴奏的要求也非常高,大部分追求的都是磅礴的大气,个别的是娇俏婉约,古典舞现在之所以难以流行,就是因为它的规格太高,不像其他的歌舞,随便都能来一段,没有特定的范围,很难表演出来一场精彩的舞蹈。”萧天依连忙解释道。 钟字良抽搐了一下嘴角,那么严肃啊,听起来好高大上的感觉,可是这种想吐槽的心情是从哪里生出来的呢, “都说褒姒千金一笑,能得你一舞似乎更是难上加难,看来以后我可要更努力才行。”钟字良说。 “恩恩,努力吧,额,我今天出去溜达的时候刚好碰上了隔壁的一个片场。”萧天依突然想到自己白天出去串戏,还赚了两千块钱呢。 “哦,那是盛世风华剧组,她们拍的宫廷剧,怎么了,见到主演了,有你偶像?”钟字良想了想,盛世风华也就是从港台请了一个小花旦当主演,其他的人都是一些二流的演员,名气也只是一般般,难道还有萧天依的偶像不成? “不是。”萧天依不追星,她只是想讲一下自己的奇遇,“你听我讲嘛,我在那门口刚好撞见一个胖大叔,他那里约好的演员临时不来了,就找了我去代替,然后我在那里扮演了一个青楼花魁,就两场戏,一场是舞蹈,然后下一幕被一剑穿心死掉,如果他们没有剪掉镜头的话,你也许能看见我跳舞。” “咳咳。”萧天依这件事还真是奇遇,没听过哪个演员出去溜达一下就能串一个戏的,而且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时候,就在隔壁。 “我告诉你,我还领了两千块钱的奖励呢,于是我就用那现金下山买了两大兜的零食,吃得还真是开心。”萧天依得意地说。 “两千块钱。”钟字良鄙视地说,“你知不知道我洗车,更换配件花了五六万,两千块钱的零食毁了我五六万的修车钱,你可真是会持家啊。” “五六万的修车钱。”萧天依睁大眼睛,她忍不住翻白眼,“还说我不会持家,我看你才是败家,修个车,就要五六万,只是吐里面了而已嘛。” “你还好意思说,你吐完就走,撒手不管。”钟字良说。 “反正要钱没有,要命不给。”萧天依说。 钟字良无奈,如果萧天依在他面前,他一定会忍不住请她吃爆炒栗子,认错态度真是差劲,哪有这么嚣张的新人,对老人这么不尊敬,其他明星不管熟还是不熟,都会在他面前努力扮演一个好角色,萧天依却是一点形象都不顾。 不过这姑娘好像也没什么形象了吧,从第一次见,萧天依拿着打印纸直接推开门,看见了裸露上半身的他,脸不红气不喘,来了一句走错了。 第二次无视掉所有人,毅然选择角落里大吃一顿火锅,对左小小的讽刺并不是太理会,但是一涉及到吃得问题,她就会特别严肃,把左小小损地毫无情面。 从来没有作为演员的自觉,看见比自己火的明星没有心思巴结,却会对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助理露出微笑,只是因为帮助了她。 出去接了角色,赚了钱就用来买零食吃,还买一大堆。 至于手机里的那些强悍到把神经给累成神经病的小说。 咳咳,还真是不能用常人的思维来定型萧天依,她简直就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她那萝莉的下外表简直长了一颗金刚的心啊。 “你怎么有我的手机号啊?”萧天依在电话那边开口问。 钟字良暴汗,“你反应的还真是快。” “是导演临时给我加戏的时候,你动了我的手机吧。”萧天依的神经也不是那么粗嘛,“我手机设置的有屏幕锁,但是在我走得时候并没有关,所以我的手机屏幕还停留在我走得时候,你一定看到了我的小说。” “额,不只是我,还有越汉天,我们两个都看到了,他还看了好几页呢。”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钟字良连忙招供,顺便拉上了可怜的炮灰同学越汉天。 “哦,这样啊,越汉天原来也是同道中人,不知道他是个攻还是个受。”萧天依喃喃道哦。 越汉天正在卧室里看着剧本,突然鼻子一痒,一个喷嚏打出来。 “我觉得他应该是个受。”钟字良连忙呼应。 越汉天有一个喷嚏打出来,他起来找了一颗感冒药吃了下去,揉揉鼻子,最近大概是晚上没有盖好被子吧,所以有点感冒,一直打喷嚏。 “好了,不说了,你快点睡吧,明天还有戏呢。”萧天依善解人意地说。 “恩,你也快点睡吧。”钟字良点点头,他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交往吧。” 手机屏幕已经闪了一下,通话结束了,钟字良看着挂断的电话,有些气结,有那么直接的姑娘吗?说挂断就挂断,连一声晚安都不说。 “哎,怎么手机没电了,都忘记充电了。”萧天依看着手机屏幕一暗,自动关机了居然,她奇怪地喃喃道,充上电源后,想着这么晚了,钟字良也该睡了,她就放下手机,安心把自己埋在枕头里,一觉睡到天亮。 这天没有她的戏,她也不想去打酱油了,萧天依在屋子里练练瑜伽,跳跳舞,也挺自在的。 “你今天怎么没有来?”晚上她接到了钟字良的电话,钟字良的声音依旧是那么低沉。 萧天依奇怪地问:“怎么了,不是规定没有戏份的可以不去吗?如果要加戏的话,导演到时候会通知的,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事,只是你是新手,大家在表演,你在一边多看看,积累一下经验也是不错的。”钟字良才不说自己在片场没看见她的时候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明明知道她是偷懒去了,还是忍不住要打一个电话来验证一下。 “可是我的床有一个魔咒,叫做白天黑夜都不许出门。”萧天依说。 钟字良翻了一个白眼。 萧天依嘿嘿一笑,“你是不是想我了?” “恩。”钟字良应了一声。 对面的电话顿时没了声音,萧天依看着手机,上面显示着正在通话,他刚刚说想她,是她听错了吗? “喂,萧天依?”钟字良在那边没听到她这边的声音,叫了一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