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豪门难嫁:娇妻宠你上瘾

更新时间:2019-12-09 11:43:10

豪门难嫁:娇妻宠你上瘾 已完结

豪门难嫁:娇妻宠你上瘾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芊沫沫 分类:都市 主角:静怡小姐 人气:

主角叫静怡小姐的小说是《豪门难嫁:娇妻宠你上瘾》,它的作者是芊沫沫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父亲的手术费,她五十五万卖掉了自己,三个月的卖身合约让她受尽冷落和折磨,亲眼目睹同母异父的妹妹陷害自己,心灰意冷选择轻生,五年后,她带着计算机天才儿子回归,本以为换种身份会风平浪静,却与他纠缠不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官静怡心里咯噔一下,不自在地想到了厉傲天,她胡乱地摇头,装作不在意地说:“没事的爸,我那个朋友人很好的,我还请他吃饭说了这事,他说不着急让我还。”

“静怡啊,以前没听你说过你有个有钱的朋友。”上官天一边吃着苹果,一边问道。

“以前就认识,不过没那么熟,也就是在社团一块玩的时候熟了。郁芳也知道,你就甭操心了,好好治病就行了。”上官静怡并不擅长说谎,唯独面对爸爸,她只能用一个谎话去结束另一个谎话。

等到护理好爸爸,寒意渐浓的夜晚,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回家的公车上。坐在靠窗的位置,把脑袋轻轻放在窗上,心底的感触异常强烈,百感交集的情绪让她久久平静不下来。

“老天爷,为什么偏偏让我遇到厉傲天,让他成为我的金主,还成为我的老板。世界这么大,为什么偏偏这么巧?”

自言自语地从站台走回家,上官静怡丝毫没注意身后跟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趁着她不注意把包包抢走了,拔腿就跑。

“我的包!”上官静怡惊讶地大叫起来,看着小偷她奋力直追。

可是夜晚的路并不好走,显然男孩是高手,很快就消失在巷子里。上官静怡气愤地到处寻找,虽然包里面连一百块钱都没有,可是手机和钥匙都在,找不到连家都回不了。想到最近的处境,她难过地蹲在墙角哭了,为什么没一件事是顺的,老天爷太不公平了。

“为什么,我只想要过平静的日子,为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才想起来要回家,可惜摸遍了身上,什么都没有。就算开门也要重新配钥匙,回到医院的话只能靠走的。她无奈地找到一家超市,说了半天老板才肯把电话借给她用用。

“郁芳,是我……我回家的时候包被抢了,现在有家也回不了……好,我在我家附近的超市,我等你来。”

上官静怡尴尬地看着超市老板:“谢谢你,我朋友一会来接我。”

“小姐,最近这附近不太平,你一个人走夜路要小心啊。”

“我知道,谢谢了。”

无聊地站在超市门口等待着,二十多分钟之后沈郁芳来到她的面前,气喘吁吁地说:“静怡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哪个兔崽子竟然抢你的包,我们去报警吧。”

上官静怡无奈地点点头:“我想来想去,虽然我包里没什么钱,可是钥匙,职员证件还有手机都在里面,我现在想回家都不行了。”

沈郁芳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没事,晚上你跟我回家睡,反正我爸妈不在家,我也不想整天待在学校宿舍,无聊死了。”

“真的吗?郁芳你人真好!”上官静怡顿时心情解脱了不少,晚上睡觉这下有着落了。

简单在警察局做了登记,笔录也做了,没有抱太大希望的上官静怡和沈郁芳走了出去。夜晚越发浓重起来,坐上夜车回到了沈郁芳的家。

以前大概知道她家住在什么地方,但是一次都没来过。上官静怡打量着整洁的套房,忍不住打量着:“郁芳,你们家的房子有一百多平方吧?”

“一百四十多吧,具体我不太清楚。静怡你喝什么?我们家有牛奶,可乐,还有矿泉水。”沈郁芳说着把冰箱打开。

“我喝水好了,你不用招待我,是我打扰你了,这么晚还叫你出来真不好意思。”上官静怡说着,面带尴尬地从她手里接过矿泉水。

沈郁芳故作不高兴地撇撇嘴:“你还跟我计较啊,朋友是干嘛用的,不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何况我们还是大学同学,大学四年还住在一个宿舍。”

上官静怡听见她的话,反倒是不好意思了,好像刚才的话就不该说出口。她不好意思地喝了口水,开始仔细地打量着沈郁芳的家,心里不由得感慨起来,如果自己能和爸爸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就好了。

“走吧,我带你去我的房间看看,今天晚上我们睡一个床。静怡,我的床很大,买的时候我就告诉妈妈我要双人床,你不是不知道我睡觉不老实,要是晚上碰到你可千万别踢我啊……”

有时候真的很羡慕沈郁芳,她的爸爸妈妈都很健康,虽然时常出差不在家,可是什么都比不上一家人在一起的好。困意袭来,没多想,简单洗个澡就躺下了。大概是太累了,上官静怡没有感觉到床的陌生,很快就睡着了。

“走开……不要……”

上官静怡飞舞着手臂猛地坐起来,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她双手捧住自己的脸,这才发现额头上都是汗。没想到会梦到厉傲天,都说梦是不真实的,可是在梦里面的他感觉是那么真实。为什么会是厉傲天呢,自从认识他好像没什么好事发生,真是苦恼。

“嗯,我的包子,包子……”

沈郁芳在发出梦呓,上官静怡噗嗤笑了。如果能像她那样就好了,大大咧咧的不去想太多,一切顺其自然该多好。

“哎,算了,不去想厉傲天了,人家可是大老板,要什么有什么。我呢,只想挣点钱给爸爸治病,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谁也碍不着谁。”

恍惚之中好像看见了“她”,又好像是上官静怡,厉傲天看着简历上清秀的照片。一副大学生稚气未脱的模样,太阳穴的位置又开始疼了,就算用大拇指不停地揉着都不行,一点都减少不了。

“扣扣……”

有人敲门,厉傲天心烦意乱地开口:“进来。”

守业走进来,手上的拿着托盘,上面是今天的早餐,三明治加牛奶,还有一杯咖啡。

“厉少,您的早餐。”

“放下吧,我现在没什么胃口。”

守业见厉少的脸上神情有变,他小心地询问:“厉少,是不是在想上官静怡的事?”

厉傲天眉毛艺挑,邪气地嘴角露出冰冷的笑容。从椅子上起身,白色整洁的衬衫上透出干净的光泽,走到偌大的欧式风情大阳台,他清冷的语气在空气中游走:“你不觉得上官静怡跟她很像吗?”

“她?”守业心中咯噔一下。

“时间会让浅的东西变浅,深的东西变得更加深刻。”

“厉少的意思我明白了。”

厉傲天转过身看着她:“我始终觉得她们两个人很相似,即使个性不同,可是五官上倒是有好几份的类似。”

“厉少,您还是没能忘记那位小姐。”

“守业,你管的太多了。”厉傲天眼神一冷,藐视他的好奇心。

守业立刻低下了脑袋,诧异在心里没有消失。看来厉少是因为上官静怡想到了那位小姐。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没想到在厉少还是耿耿于怀。

“是时候该查查她的下落了,守业。”厉傲天若无其事地瞥了他一眼。

“厉少,真的要查吗?”

“查。”

“是,我知道了。”

厉傲天做事不喜欢迷迷糊糊,他要的是清清楚楚。只有事情清楚了才不会有遗憾,一直把上官静怡看成是她,就算纠正过来还是会把她们俩的身影重叠在一起。正是因为如此,心情才一直紧绷,对待上官静怡的态度晦暗不明。

“厉少,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看见厉爷了,您看……”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和爸之间是不会有统一的时候,你不用管这些。把我交给你的事情办好就行了。”厉傲天冷声说。

守业受到了打击,沉默地点头。只要厉少的指示才是最重要的,只要厉爷的事是厉家内部的事,知道太多反而没什么好处。

厉傲天在守业离开之后去了父亲的书房,父子俩的脾气都是倔强的,八头牛都拉不过来,厉家上上下下都清楚。最近因为一件事情势同水火,厉傲天很清楚自己到了该考虑结婚成家的事了,可是目前他还在踌躇。

“爸,您吃早餐了吗?”

老式的香樟木桌子后,坐着一位神态迥异的老者,年过六十却感觉不到太多老去的痕迹,反而多了一丝严厉和冷静。

“你肯进来,是不是想明白了?”

厉傲天心思游离地看着父亲,心里的滋味不亚于没胃口的早餐。他放在守业刚才拿进来的托盘:“先吃早餐吧,医生说三餐要按时吃,不然你的胃又要难受了。”

看着儿子把托盘放下,厉明朗囧囧有神的眼神试探着儿子的心意,知道他还是不肯让步,顿时换了一副哀怨的口气:“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年,那些老朋友的儿女都结婚了,就剩下你,就是不考虑结婚的事。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有你了,三十而立,不能再拖了。”

知道和父亲之间没什么共同话题,除了在管理集团上还有一些共同点,其他的很难意见一致。他只好长舒了一口气:“您先吃早餐,我答应你先考虑。”

“你不要拿话敷衍我,我要看实际行动。”厉明朗严肃地盯着儿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