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亡魂工厂

更新时间:2020-02-27 01:09:02

亡魂工厂 已完结

亡魂工厂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滚滚来 分类:都市 主角:李邱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滚滚来原创的都市小说《亡魂工厂》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李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我冲着高额的薪资去了一家生产汽车配件的工厂做保安,后来我才知道,这家工厂的产品根本就不是汽车配件,而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哟,小美女啊,你不是在执行任务么,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我仿佛已经看到那姑娘气炸的模样。

电话那头说什么:算我狠,这一轮是她栽了,但是车里有重要的东西,让我把车还给她。

我笑了:“要还?可以啊,自己来红云拿,我就在门卫室。

说完我掂了掂手里的一把黑色的瓦尔特PPK手枪,笑了。

这把枪是我从她车里翻出来的。

她搞不好真的是吃公家饭的特勤人员。首先,从跟踪与反跟踪的交锋中看,她确实接受过训练。

其次,就是这把PPK手枪,简直就是间谍专用,电影里的007就好这口。

但话说回来,老子管她是哪路神仙?

今天一天离奇的事儿多着呢,越是像小萝莉这种柔弱的生物,往往越是危险。

我可不会掉以轻心。

妹子到的时候正好是六点半,但这个时候我却藏在门卫室附近的一个阴暗处。

她还是白天跟踪我时候的装束,唯一的区别是墨镜摘掉了。

说真的,她的眼睛真的很好看,我从没见过这么澄澈明亮的眼睛。

见到她来,我轻轻按了一下遥控,把厂门打开。

这丫头惊疑不定地朝门卫室看了看,然后,她径直走进门卫室。

然而,等她拉开门卫室房门的时候,我布置的机关自动启动了。

我将cs烟雾弹的拉环绑在了门把上,只要一拉开房门,就会引动拉环,触发烟幕。

当看见门卫室升腾起烟雾时,我一个箭步冲出黑暗,黑色的PPK手枪上了膛。

“行了!别动!”正在小萝莉惊慌失措之时,我手中枪的枪口已经抵在了她的后脑上。

小萝莉举起双手,一言不发。

“把外套脱了!”

然而小萝莉一动不动。

我才不会怜香惜玉呢,长得漂亮顶屁用?谁知道她好人还是坏人啊。

我连拉带拽地扯掉了她的外套。

她上身穿了一件藏青色的紧身羊毛衫,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短裙和打底裤,虽然矮,但是她身材很苗条,比之昨天遇上的小花逊色不了几分。

下面发生的事儿呢,大家也别说我流氓,这个小萝莉不出意外就是特勤,因此她身上每个角落都可能藏有能够趁我不备阴我的玩意儿。

于是,我对这姑娘“上下其手”起来,从头摸到尾,连胸胸和屁屁都没放过……

说起来,她脖子以下的那部位还真小,估计满Bcup都比较勉强。

最终,我还真从她羊毛衫的夹层里翻出一本证件以及一片上海产的飞鹰刀片。

我翻开证件一看,上面写着:“灵异调查组组员:陈理瞳。”

灵异调查组?隶属总参?

我特么还中国龙组呢。

我乐了:“哟,牛逼啊,你十八岁就当少校了啊。嗯……这张证做工还真不错,说吧,哪个地摊办的啊,也介绍给我,说不定哪天我也会用到哩。”

连续嘲讽了几句,小萝莉却一句话都没说,她背对着我,肩膀一耸一耸的。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隐隐的哭泣声。

这妞哭了……

“哟,现在知道哭了?你下午莫名其妙跟我的时候不是挺意气风发啊。说吧,你到底哪路的,想干啥?”

小萝莉,现在应该叫她陈理瞳了,她吸了一下鼻子,道:“流……流氓……不知好歹!不识好人心。”

“嘿……”我给气乐了,到底是谁不知好歹啊?你心里要没鬼,你跟踪我个什么劲儿?

我把枪给收了,拿了把椅子大马金刀地坐下,道:“行,你就当我是不识好人心吧。这样,我给你五分钟,把今天下午那茬儿说明白,说不明白的话,你今天这车就扣我这儿了,想拿的话,叫你家大人来跟我谈。”

要说这叫陈理瞳的小萝莉背后没人指示,打死我都不信。

当陈理瞳转过身来时,我才发现,这孩子手上还捏着另一本证件。

我不由分说地抢过来一看,顿时被证件上的内容给惊了下。

证件上贴的照片是如此眼熟,名字我更是一辈子不会忘!

郭开同!郭大爷!大爷的!这本证件居然是郭开同的!

而且,郭开同还有军衔军衔,居然还是个中尉……

“你哪里办来这么多假证的?”我都惊呆了。

陈理瞳吸了吸鼻子,擦了擦哭红的双眼,委屈道:“证件都是真的,今天从所里把你捞出来的也是我。下午,跟踪你是因为看过你的资料,知道了你当兵的时候就跟那些网络小说里的兵王一样厉害,就想跟你比一下。”

“你再扯淡点?”

陈理瞳把小脸别过去,还冷冷哼了一声:“爱信不信……”

我眯起眼睛,奇了怪了,就陈理瞳这种素养的人都能进总参?

我又指着郭大爷的证件,问道:“郭开同又是怎么回事?你去办他的假证干什么?”

“我再说一次,这不是假证!这是真的!再说,红云机械已经连着二十多年,年年都死人了!你以为国家会放任一个年年都死人的工厂不管吗?”小丫头很生气,红着脸争辩道。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是啊,这里年年死人,警察又迟迟不能破案,国家不出手调查,会造成恶性循环,最终发生某种后果严重的“质变”。

见我不说话,陈理瞳打开了话匣子,跟我说了一些故事。

其实,红云机械厂在1995年后,每个冬至夜都会死一个人。

死亡定律终于有一天惊动了北京,总参方面就出动了灵异调查组,而郭开同就是灵异调查组安插在红云机械的调查人员。

昨日,郭开同的身死将调查组的计划和布局彻底打乱了。

因此,陈理瞳小姐才临危受命,再次前来调查这家工厂的问题。

“本来,我是根本不想捞你出局子的,但你很特殊,因为以往冬至夜死的都是夜班门卫,也就是说,昨天死的应该是你。但事实,并不是如此。所以,我需要你将昨天的情况详细跟我说一下。”

一谈起公事来,陈理瞳变得格外认真。

我一脸肃然,心里这时候已经相信了六七分。

突然我又咧开嘴笑了:“陈丫头,在谈正事儿前,要不你先揍我一顿儿?毕竟刚刚摸了你嘛……”

陈理瞳生气了。

随后就一直不鸟我。

我也乐得清静,想起了困扰自己的种种问题。

小萝莉对于郭大爷身份的解释还是有据可依的,为什么呢?

首先,郭大爷是很怪,他似乎对红云机械的秘辛了如指掌。

其次,他能泡专给死人喝的阴酒,自己还喝不醉。

再次,还记得他莫名其妙给我的一张黄符吗?一开始,我以为那张符只是一张普通的草纸,但是它却能在我的提包里面自燃成灰,而且还没有烧到我的包。

这就耐人寻味了,那到底是一张什么样的符?

“陈丫头,你跟我交个底儿,郭开同到底是什么来路?”我问道。

“哼!”陈理瞳小嘴微微撅着,把头扭到一边。

“陈丫头,你跟我交个底儿,红云机械到底有啥问题?”我又问道。

“哼!”

“陈丫头,快说,说了叔叔请你吃大香蕉。”我再催道。

“哼……”陈理瞳一开始是扭着头不理我,随后她好像反应过来什么似的,冲我嚷道:“臭流氓!”

哟,她还真的知道“大香蕉”是什么哩,陈丫头不简单啊。

“咦?怎么一说大香蕉你就有反应了。想吃的话,哥给你一根尝尝?”我随手点燃一根烟,说道。

我突然觉得,长夜漫漫,有个又萌又软的小妞调戏调戏还真的不错呢。

或许,我是时候找个女朋友了。

“哼!”听了我的话,陈理瞳就不理我了。

我嘿嘿笑着,对付女人,其实我没有任何经验。

但陈理瞳不是女人,而是女孩,论骗小孩,我很厉害。

我才没管陈理瞳的态度,在吞云吐雾间,我从来红云应聘门卫那天说起,一直说到今天上午,就是在面馆与只有半个耳朵的老大爷聊天的事儿。其中,我是一个细节也没有落下

当然,老爹掏枪救我的事儿,以及小棺材的问题,我是不会说的。

果然,陈理瞳这丫头一开始还捂着小耳朵,不肯听我唧唧歪歪,但是随后,她越听越是入神。

等我讲完以后,她先是抿嘴思考了一阵,然后好像是自言自语:“彩迷的事情我有所耳闻,死的那个所谓彩迷,其实是郭前辈的儿子。他儿子死后,郭前辈是主动请愿,说要来调查儿子死因的真相……”

儿子?搞了半天居然是儿子?

“然后呢?”我问道。

“然后,他今天就死了呗……”小陈说到这里突然顿了一下,马上又鼓着腮帮子,“哼,臭流氓,我不跟你说话。”

我笑了下,没把陈理瞳的话当回事儿,但心里却翻起了惊涛骇浪。

死者竟然是郭开同的儿子。

这么说的话,第一天晚上,逼我烧冥币的鬼,就是郭开同之子。

第二天,郭开同给了我一张黄符后,我半夜再也没遇上鬼来找我。

直到冬至夜,郭开同死后,鬼就又跑出来找我了,偏偏在这个时候,黄符也莫名烧毁了。

这说明啥?

黄符很可能是一种身份证明,只要我持有黄符,就证明我是郭开同的朋友,那这样的话,郭开同的儿子就不会来杀我!

但当我失去黄符后,所以郭开同的儿子就对我下手了!

这么说的话,拿着刀子来砍我的那个白骨鬼是……

我脊背发凉,当时老爹可没将白骨鬼斩尽杀绝啊,这么说,我现在值班岂不是很危险?

别担心!别担心!或许是我胡乱脑补,自己吓自己。

其实,我知道,我刚刚脑海中的所想根本算不上推理,只能算是猜测。

只要是猜测,那错误的概率就会很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