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玉阶梦

更新时间:2020-08-01 01:31:03

玉阶梦 已完结

玉阶梦

来源:落初 作者:酔芍 分类:都市 主角:北楚东舜 人气:

经典小说《玉阶梦》由酔芍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北楚东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九年前,襁褓中婴儿一声清越地啼哭,带来了一片阴谋的黑雾。十九年后,一个掉落在草丛深处的长命锁,又将人们带回那层层迷雾之中。谁的手,染上了那在玉阶台前,踏歌回眸的绝世女子鲜血?是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摄政王?是温润儒雅,沉疴缠身的皇帝?是沉迷于药理,救人于世的药仙?是外表美貌,野心勃勃的北楚女皇?还是俯视苍生,对世人不屑一顾的昊天宫宫主?或是,苦苦追寻真相,想为娘亲报仇的……自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放心,朕至少没你傻。”皇位上传出一句慵懒之声。明明就是皇帝本人的声音,但那清描云淡,却又比摄政王大怒时压得自己还喘不过来气的语调,怎么会是皇帝的?朝臣困惑了,大脑被一场场变故弄得处于停滞状态。几个反应快的刚回过神来,摄政王和他侍卫脑袋下已架上了钢刀。

这……又是什么状况?新科状元、御史大夫、工部河运府主事、还有那个殿试时因长得讨喜,被皇帝钦封为还未出现的太子的冼马等等十个朝廷新进文臣。

拿着刀,架在,摄政王,的头上。

这下连摄政王也呆滞了。片刻之后,他目呲欲裂、虎口大张,雄狮般大吼一声:“轩辕霁月,你可知我是谁!”

“陛下当然知道。”冼马手腕一翻,拿钢刀拍晕曾经威风赫赫的摄政王,“不就是反贼嘛!”

众臣寂然,心中在回想当初自己对这个冼马有没有得罪之处。

此时,皇帝才起身站起,也不向出多走一步,挥手让冼马等带着摄政王下去。

“众爱卿,朕这里好酒还是有的,多喝几杯吧。”皇帝拍拍手,太监们又搬来了五十坛宫中佳酿。

众臣这才反应过来。十一年的傻子皇帝根本不傻。右相闻仁反应最快,跪地行礼,高呼:“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臣也纷纷伏地、皇后盈盈下拜,大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孤身一人赶路,目标最小。轩辕霁云走在东舜和南燕边境的琶洲上。琶洲虽说是边境城镇,其繁华程度和东舜其他重城比也没低到哪里去。东舜富、南燕雅。琶洲正好集这两国精髓所在。

轩辕霁云随手在一个胭脂摊子上挑了挑。他现在的身份是五大三粗、三十几岁、皮肤黝黑的苏寡妇去南燕看望新生的小外甥。既然是女人,哪怕这个女人再虎背熊腰,也是爱美的。

“寡妇!”世子边挑边想,前天收到贪吃鬼飞鹰传书,摄政王被抓、王府同时被抄。府中上下三百七十口,除王妃外全部关入天牢。从龙卫在一个门客的房内找出条地道,地道直通一家家具店。可惜刚爬到出口,家具店就起火了。禁军也算能干,把店内逃走的所有伙计逼得无路可走,服毒身亡。王妃孤身一人跳入玳河,御林军一昼夜探查未捞出尸体。

忍了十一年,今朝算是翻身了。

娘亲惨死之谜,也多了几条线索。只是那王妃,竟让她逃了。

看到面前的黑脸妇人,挑个没完没了,摊主不耐烦了,“挑好了没有,不买的话别挡我生意!”

“这个咋卖?”世子随手拿起一盒,问道。

“五文。”

一盒馋了几粒一文钱一袋的香料、染红的面粉要五文钱。世子暗叹商人本Jian、眼角习惯Xing的撇了撇,楞撇到自己那个从不下山的三师叔。

世子有些头痛了。他很怕自己这个三师叔。每次见到他,不是喂补药,就是喂毒药。他身体倒是练得百毒不侵了。可最初那几年,动不动就会吐血、晕倒、腹泻、全身疼痛。后来终于习惯了,刚要庆幸。这三师叔又转向了拿自己练武,每天不用剑划几下他珍贵的谪仙锦誓不罢休。还好谪仙锦虽轻柔飘渺,但坚比真金,就连裁剪也要接天峰所产、通体乌黑的破云玉所制成的剪刀。三师叔要是不用全力,那是不不会划坏的。

可要是不全力以赴,三师叔便会使全力……

“便宜点,三文卖不?”师叔只知道自己在山中作为,装市侩的话兴许能瞒过。世子大人眼神回转,用天生能学各种声音的假嗓子像一个真正大婶那样砍起了价。

“这位小哥,你可见一个穿着蓝白相间衣衫、举止尊贵的公子路过?”

与“寡妇”世子隔着两个摊位的扇子摊旁,身着浅紫为底、上绣彩蝶纷飞,颜色花的人眼光错乱,可偏偏神情淡雅、气质如菊的弱冠公子问摊主。

找我?拜托,三师叔你不想下:昊天宫仇敌那么多。在宫中被称“初月峰顶问情笛音迎初月,谪仙衣下蓬莱剑舞似谪仙”的少宫主能出现在世人面前吗?再说我做人皮面具还是和您老学的。难道您在山上待了五十多年,把脑袋都呆木了?

“最少四文。”胭脂摊主把眼一挑,还价道。

“好。”世子怕师叔看过来发现自己假面,赶紧掏钱,右手刚入衣袖,一只比普通人手指都长、白得不真实的手掌便按了下来。

“娘亲,您怎么在这里?”

娘亲!

三师叔叫自己娘亲!

要不要告诉他我通关文牒上写的是“寡妇”?

“儿子!”“寡妇”一声大嚎,师叔白送的便宜不占那叫傻,“听村东的王二虎说你被卖入了象估馆,娘便带了所有家私来赎你啊。”

被卖入……

象估馆……

街上瞟了花衣公子一眼又一眼的人们又开始新一轮一眼又一眼地瞟。

那身打扮,确实很像很像滴!

“寡妇”话音刚落,花衣“儿子”脸瞬间黑了下来。

“娘。王二虎那人,给他个夜明珠他都能管我叫‘爷爷’。再说,您要是真的带着所有家私来赎人,怎会去买胭脂。”

夜明珠?

叫爷爷?

好,师叔你大我一辈就算了,还打算大我两辈。

“娘想扮成你,好让你趁机逃走啊!”“寡妇”说完抄起“儿子”衣袖去拭泪。

“扑通!”一声轻响,胭脂摊摊主从椅子滑到地上。也不管胭脂卖没卖的出去,眼睛直直地目送这对“母子”。

“三师叔,您到底是怎么发现我的?”被师叔带入客栈上房,少宫主关起房门,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号称“医仙”的三师叔玉毋苦下山来,至少能罩着自己在江湖上横着走。

被称作三师叔,年龄看起来和少宫主相仿的花衣男子也不答话,拽起少宫主的手腕把起脉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