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永不解密

更新时间:2022-09-20 11:35:20

永不解密 连载中

永不解密

来源:阅读云 作者:风卷红旗 分类:军事 主角:封信杨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风卷红旗的原创小说《永不解密》,主角封信杨,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当重生不只是传说,发现了一只活的爱国重生者,他在设法和国家情报机关取得联系,以提供他知道的关于未来的信息。首长指示: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他!特工密令:找到他,或者消灭他!一场关乎未来的间谍暗战就此展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组长交代的人民日报发文任务,我进展得还算顺利。

同时,组长和柳子元去了寄信地点,了解情况和进行后续布控。

回来后,组长立即组织大家开会,报告各自的工作进展情况,让大家有个整体了解。

一开会,公安部的专家沐雨尘就和中联部的谭燎原,就信件的笔迹鉴定和结论问题争了起来。

“我以我从警20多年的专业保证,这封信是一个7到9岁的小孩子写的。”

“一个7岁的小孩子能把字写得这么好?写得几乎没有涂抹修改的痕迹?他是什么,是天才吗?为什么不能是一个成年人伪造的笔迹,你们到底有没有认真的做过鉴定?”

谭燎原是个30多岁的中年汉子,身材魁梧,大板寸,两道凶眉,单眼皮,小眼睛,大鼻子,长得没有女人缘的样子,平时不怎么说话,说起话来却能顶死人。

沐雨尘用力拍着桌上一沓厚厚的标着机密的笔迹鉴定报告,把桌子拍得啪啪响说:

“我这有4位国内最权威的笔迹鉴定专家出具的鉴定报告,他们的结论是一致和确定的。书写人是7-9岁的少年儿童,男性的可能性在99%以上,没有第二个人的笔迹。”

谭燎原也不服气,继续纠缠道:

“别动不动拿专家压人。这信里的笔迹,就是老成中带着稚嫩,开笔重,落笔轻,显得气力不足,稍微内行一点的人都能看出像是一个小孩子写的。问题是目前线索就那么多,你怎么知道不是写信的人,故意在误导我们,除非有更加直接的证据,比如指纹。”

沐雨尘往椅背上一靠,摊着双手说:

“就是没有找到书写者的指纹。从信纸和信封上提取到的指纹都是成年人的指纹,也在做调查落实......”

组长突然清了下喉咙,低咳了一声。

沐雨尘马上话题一转道:

“我们不仅是从笔迹上判断,而且是从书写者握笔的位置等综合因素,几位专家都肯定,写信的人的手掌,只有这么小。”

沐雨尘伸出右手,用力向里团,还用左手用力捏,把自己的右手捏成个鸡爪的样子,在大家面前比划。

谭燎原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怪声怪气地道:

“那不是还要把侏儒也纳入怀疑对象了?找有成人心智的侏儒,总比找7岁的小孩子靠谱。”

沐雨尘也不理他,向着组长继续汇报道:

“李组长,315专案那边也遇到一些问题,想请我们进行指导,我这边还要继续搞鉴定,分不开身去参与杀人案的侦查工作。”

组长皱着眉头思考着人员安排,这时候,从角落里轻飘飘的冒出一句话来。

“这些鉴定、侦查啊,为啥不去找找原来公安大学的王启年教授。”

原来是坐在一边密保的白泉益,边拿白瓷缸子喝茶水边说道,说完还吹了吹浮在上面的茶叶,显得十分淡定。

谭燎原也跟着插嘴:

“王启年?就是那个社会经历复杂,号称从18到80岁的女人都不放过的王叫兽?他不是因为乱搞男女关系被抓起来了吗,现在还关在号子里面吧,那怎么能行?”

章天桥居然也罕见的插嘴发言了:

“那禽兽不如的故事呢,是不是真的啊?”

陈观水立马兴奋地拍着桌子说:

“这个我知道,我告诉你。”

我年纪小,没听说过这个人和十几年前轰动了整个公安系统的案子,但还是从大家的热闹发言里,勾勒出了这个奇人的一些轮廓。

这个王启年教授,出身于清末的仵作世家。

他的家族成员从清末、北洋到*时代,都在警察系统里做事,有的还当了大官。

他先是跑到德国读到了犯罪学与刑法硕士,然后回到旧上海当了一段时间的警长,因为争风吃醋得罪了青帮头子,就跑到伪内政部高等警官学校当教授教书,期间还受学校委派到美国哈佛大学进修犯罪心理学,还在美国的联邦调查局(FBI)里见习过一段时间。

等到全国快解放了,他没有跟着家人跑到国外去,反而主动接近学校里的党组织和进步学生,跟着他们投奔了革命。

解放以后,经过政审,他身上居然没有背着什么血债,又通过思想改造后就留用了他在公安大学里继续教书。

因为他业务水平实在是高,又被安排到苏联大名鼎鼎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进行交流学习,绝对是国内刑事科学技术方面的一面旗帜。

但这个人有个最大的毛病:爱偷人。

特别是他老婆去世以后,没了人管就更加地偷得飞起,号称从18岁到80岁,没有他偷不到,专门勾搭别人的老婆。

他做得非常小心,也使用了许多的反侦察手段。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终于有一次被人家老公以为家里进了贼,带着公安堵在了家里,把事情闹大了。

他犯案的时候,政治风气已经蛮紧了,学校里也有人乐得见他出事,所以他被以流氓罪起诉,判了15年,至今还在监狱里服刑。

大家闹哄哄地各说各的,李晨风按灭了手上的烟头,拍了拍桌子,等大家都安静下来,才看着白泉益说:

“白处长,别看戏了,你为什么会想到这个人呢?说说你的道理。”

白泉益笑了笑,放下手上捧着的杯子道:

“我一直觉得这个人关起来还是可惜了,毕竟是很有才华的。我们现在不是急着需要一个这方面的权威专家么?我刚才又仔细考虑过,还是觉得他比较合适,懂行,好摆弄。”

李晨风又追问道:

“那保密方面你是怎么考虑的?如果泄密,那这个责任谁也担当不起啊?”

白泉益眉毛一皱,舔舔嘴唇,冷笑着吐出几句话来:

“那还不简单,他要是懂事的话,就收编进外围,让他给我们做事。要是他敢动一点歪脑筋,不管是继续关起来还是呵呵呵呵,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整个会议室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