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最终原形体

更新时间:2020-08-01 01:22:49

最终原形体 连载中

最终原形体

来源:落初 作者:她的墨菲 分类:科幻 主角:子霖巧克力 人气:

新书《最终原形体》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她的墨菲,主角子霖巧克力,是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丧尸病毒已经爆发数年,人类已经越来越少,幸存下来的人类,在这残酷的世界,越来越难生存,他们要怎么办?是投降?还是向世界宣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来,接下来也只能继续从窗户进入其他人家了。

还好灾难爆发以来,子霖一直在高危环境下存活,体能还算不错。

回到三楼,子霖关上了房门。

仔细观察了一下,阳台与隔壁的阳台只有大约两米远。

跳过去?子霖才不会犯傻。

两米远的距离,搭个空中栈桥就好了。

大概也就是一个门板的距离。

测量了一下距离,子霖拿出原先这户人家搜刮出来的锤子扳手等工具。

把门拆掉就可以了。

拆掉卧室的木门后,防止万一,子霖事先踩了上去,恩,很结实。

把它拿到阳台,搭了过去。

哈,成功了。

子霖进入了隔壁的阳台。

希望没有丧尸。

子霖心中默念。

自己从没有对付两只丧尸的经验,只是一只都曾经出过危险。

如果超过两只丧尸,那么就立刻逃跑。

子霖这么想到。

吱呀一声打开阳台的门,映入眼帘的让他吃了一惊。

是人!?

在灾难发生最初的一段时间,还有很多幸存者未被感染,然而随着时间推移,活下来的人类越来越难

以存活,要么躲在某处苟延残喘,要么死于寻找资源中。

眼前是一对母女,两人极度营养不良,孩子大概七八岁,瘦弱的能看清身上的骨头,此刻正躲在母亲

背后,惊恐的看着自己。

她母亲看起来也好不了多少,全身上下瘦弱的像个骷髅,唯有眼睛异常突起。

此时也惊恐的看着子霖。

看到闯入她们家的是人,并且手中有武器,她抱紧了孩子,颤巍巍的道“别……别伤害我们,我们家

里你看上什么就拿走吧,求你不要伤害我们”

看到此处,子霖生出恻隐之心,道“放心吧,我是看看有没有食物的幸存者,就在你们隔壁定居,也

许,我能帮助你们?”

看得出来,她们母女俩估计饿了很久了,自己还有一些食物,可以分给她们一些。

母亲听到子霖这么说,似乎放下了心,道“大哥,你真善良,我……能给我一些感冒药吗?我孩子她

病了很久了”

大哥?子霖摸了摸自己的胡渣子,也是,太久眉刮胡子了,看起来显大了点。

看向她身后的小女孩,看起来她非常的虚弱,靠在母亲身上,昏昏欲睡。

子霖想起来了什么,道“没问题,不过……”

母亲听到子霖说没问题,顿时轻松了一下,不过听到有后言,又紧张起来。

“你们母女俩是怎么活过这几年的?你们并没有出去搜刮的能力,我很好奇,告诉我,我可以给你们

药品”

子霖的怀疑并无道理,只有消除了这些疑惑,他才能真心去帮助这对母女。

要知道,灾难发生这么多年过去了,最初,人们还能相互帮助,相互扶持,然而随着可用资源越来越少,斗争、抢劫、杀人事件也越来越多,每个幸存者,都对陌生人保持了很深的警惕。

母亲闻言道“我们家以前是做零食批发的,仓库放不下的货有些会放在家里,靠那些食物,我们娘俩

才活到现在。上个月我们的食物也吃完了,孩子病了,我又不敢出去……所以”

子霖看着这位母亲的眼睛,静静的听她说的每一个字。

看起来,并没有说谎。

子霖看着地上,有很多空了的食品袋,有的布满了灰尘,有的还比较新。

打开卧室的门,子霖走向客厅,的确,客厅几户被箱子堆满了,只有一条能通过一人的路。

不过无一例外,它们都被打开了。

看来她说的没错。

消除了谨慎,剩下的只有对她们的恻隐之心,还有好不容易见到其他幸存者的开心。

“等下,我就住在隔壁,给你们拿”说完子霖打开大门,从大门走了出去。

母亲闻言激动的抱紧孩子,喃喃道“箐箐,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子霖拿来搜刮来的药品,思考了一下,又拿了两块巧克力,一罐罐头,回到了母女的房间。

母亲看到子霖手里的罐头,忍不住吞咽了一下。

这当然被子霖看在眼里。

子霖坐在小女孩的床上,母亲很自觉的站了起来。不过她颤巍巍的,虽然感觉会倒下去。

子霖轻轻托起小女孩后背,把药品倒了几粒,送入小女孩嘴中,拿出矿泉水,给他服下。

小女孩由于异常瘦弱,显得眼睛非常明亮。

子霖轻声道“小妹妹,你叫什么?你爸爸呢?”

女孩眨了眨眼睛,道“我叫箐箐,爸爸出去给我们找吃的去了,还没有回来”

子霖点点头,把巧克力放到了小女孩的手里。

看向了母亲。

母亲低声道“她爸……出去两年了……”

听到这句话,子霖感到鼻头一酸,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把罐头递给了母亲。

随后走向了阳台。

他需要冷静一下,顺便把阳台搭的栈桥撤掉。

吹了吹外面的凉风,子霖渐渐冷静下来,接下来要如何?

自己固然恻隐之心大起,能帮助她们母女一次,可是自己走了以后呢?这位母亲瘦弱到跟孩子差不多

,几乎没有能力外出去搜刮。更别说能找到食物活下去。

我来养活她们?

天啊,自己一个人活着已经很困难了,再带上两个没有能力的人……

子霖忍不住皱眉,怎么办呢?

屋里母女轻声说话的声音传来。

“妈妈,你也吃”

“妈妈不饿,你快吃吧,吃完病就好了”

“嗯~不嘛,你肯定也饿……”

“妈妈真的不饿,乖,听话,妈妈要和叔叔说一些事情”

“哦……”

身后传来脚步声。

子霖扭头看向这位母亲,她实在太瘦弱了,长期的饥饿,导致她站都站不稳。

“抱歉,用了你的药物和吃的”

“没事,这年头活下来的人没几个,能帮助一下就帮一下”

子霖停止了自己的想法,想听听这位母亲会说什么。

“实在太冒昧了,我有一些请求,希望你能答应,孩子她爸当初收藏了很贵的刀具,你应该能用上”

说完看向子霖。

子霖看着这位母亲的眼睛,没有作声。

带着她们压力的确很大,但是……

子霖心中下定了决定,自己尽力吧,这孩子还这么幼小,不应该让她经历这残酷的世界。

“行吧,没事,我应了”

母亲感激的道“谢谢,谢谢你,”

说罢她的眼角竟然流出了泪水。

“她爸留下来的有一把开刃龙泉刀,就在另一个卧室柜子里,你带着箐箐走吧,她跟着你才能活下去

听到她母亲如此说,顿时心头巨震,什么?她,她请求的是这个?

的确,只是带着一个孩子的话,自己绝不会很吃力,跟以前的生活轨迹差不了多少。

可是,这位母亲,打算……不走了?

子霖沉默了。

深吸一口气,轻咳一下。

沉声道“你的做法不对,她毕竟不是我女儿,我对她自然不会对亲生女儿这么好,所以,要走的话,

你们娘俩一起跟着我,你来照顾她“

“不行,大哥,这样会拖累你的……“

“好了,你俩一起跟着我!别婆婆妈妈了!”

听到子霖如此说,她蹲在了地上,眼泪疯狂的流淌,低声道“谢谢……谢谢……”

子霖再次深吸一口气,拍了怕她的肩膀。

“你们收拾收拾东西吧,我们住在隔壁,这里太挤了,都是货箱”

“嗯……好”

子霖心里松了一口气,算是了却一桩心事,尽管这是最难的一条路,但是,其他选择都太过残忍,他

做不出来。

走到另外一间卧室,子霖找到了她口中说的龙泉剑。

抽出剑鞘,子霖不禁被迷住了。

果真不愧是龙泉剑,手感太棒了。

长一米二,流线型刀身,而且极其锋锐。

与自己的砍刀相比,自己的砍刀简直就像玩具一样粗鄙。

拿出自己的砍刀,持在右手,想了想,用力朝左手的龙泉剑挥去。

金属的刺耳声传来,之前的砍刀,居然裂开一个大口子。

天啊,真可怕,仔细看龙泉剑的剑锋,居然没有任何受损,子霖大喜过望。

有了一个优秀的武器,可以节省很多体力,更容易击杀丧尸,那么也更容易搜刮到物品。

这下子霖的信心增长了许多。

回头看看母女俩,差不多也收拾好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莫不是两件还算干净的衣服,

子霖把钥匙递给母亲,道“你们先进去吧,我再观察观察小区的环境,我背包里面有两瓶酒,你们用

酒擦拭身体,水太珍贵”

说完走下了楼。

这位母亲双手接过钥匙,眼眶又红润了。

这种无言的信任,太过沉重……

子霖打开了楼道大门,小心翼翼在地上垫了块石头,否则,他又要从一楼防盗窗爬上去了。问他为什

么不叫她们开门?

别闹了,如果子霖在这寂静的小区吼一嗓子,估计丧尸会像下饺子一样从各个地方跳下来。那时候就

是真的作死了。

子霖下楼的目的,是看看这个小区,能进去的地方有多少,哪些地方难以进入。

转了一会,子霖心中已经有了定计,大概百分之六十的地方都可以翻进去。也不期待每家每户都能搜

刮到食物,起码能食用的米面肯定有不少,唯一缺少的就是水源。

只能从小区旁边的超市看看了。

来的时候子霖并没有去看过,毕竟下着大雨,视线较差,万一从哪个旮旯里蹦出来个丧尸,子霖估计

就要交代了。

走出小区,到了大街上。

街上丧尸还是非常稀少的,三三两两的游荡。

子霖只要不发出声音,绕着汽车、广告牌行走,基本能安然的走过。

到了。

就是这家超市。

希望还剩下没腐烂的东西吧,最好是压缩饼干,罐头什么的。

一进入,子霖心中大喜,超市基本上没有被人为破坏过,那么铁定有大量的物品还在。

虽然说货架上基本没有什么东西,不过也很正常,不是所有东西都能熬过时间的侵蚀。

顺着货架走了一圈,子霖看到许多酒水、饮料。酒嘛,只选纯度高的,饮料当然是不能要了,只要一

打开,散发的只有臭味。唯一能喝的只有矿泉水和苏打水。

咦?这是!罐头!

子霖忍不住大步走了过去,拿起了一盒查看。

各种午餐罐头,摆满了一个货架,不过地上也掉落了一些。

糯米罐头,火腿罐头,不要小看任何一种罐头,它们的保质期简直可怕,完全无菌无空气的包装,杜

绝了腐化的可能。

几十年前,第四次世界大战,士兵们分发的罐头,到现在,打开都可以吃,而且味道相当不错,子霖

有幸尝到过一罐,到现在还在怀念那种味道。

可以证明当年的军工业有多么的发达,严谨。连食物都如此的优秀。

嗯?不太对,这是什么?

被罐头吸引了太多注意力,子霖才发现这个货架下面竟然有暗红色的血迹。

放下手中的罐头,子霖注意力开始集中在周围。

因为这是新鲜的血迹!经过岁月的血迹,和丧尸的血迹,统统为黑色,如果是红色,那么说明曾有幸

存者死在了这里!

子霖暗骂自己大意,抽出武器,仔细环顾四周。

并没有意外发生。

警惕心并没有放下,子霖仔细观察这摊血迹。

血迹不止地上,旁边的货架,甚至天花板上也有。

该死,这绝对不是普通丧尸做的,而是猎杀者!

一时间,子霖心中警鸣提高到最高等级,甚至有拔腿就跑的冲动。

看血迹的痕迹,从一开始的喷溅,到最后不再分散,而是均匀的朝着一个方向。由于这些血迹较少,

子霖不仔细看都没能从灰尘中分辨出来。

心中也模拟出来这样一个场景。

曾经有幸存者也抵达了这里,看上了这些罐头,准备带走它们的时候,猎杀者以超高速接近了他,一

击秒杀,血液喷溅至货架,天花板上,罐头也掉落一地。随后猎杀者拖者尸体,走向了超市后门,也就

是超市仓库,因为最后的血迹就是朝着仓库。

那么也就是说,这里是有一只猎杀者常驻?

子霖完美还原了当时的情况,顿时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现在猎杀者已经这么多了吗?昨天险死还生,才逃脱猎杀者的追杀,今天又遇到一只?

盯着超市仓库,子霖一步一步向后退,手指捏着龙泉剑甚至开始发白。

嗷!

该死!猎杀者已经闻到了他的气息。

从仓库的黑影处,走出来一只可怖的丧尸。

它眼眸红色,目光盯着子霖,微微下蹲,作出即将攻击的姿态。

这就是昨天袭击子霖的那只猎杀者!

看着它长达20厘米的利爪,子霖冷汗冒了出来,他毫不怀疑可以轻松撕裂自己的胸膛,该怎么办?

还是这只猎杀者,但是这时可没有胡同来保护他了。

不过他忽然发现这只猎杀者并没有打算立即进攻的意向。

这只猎杀者身上有许多血洞,背后以及后脑勺还有箭杆插在身上。

它受伤了?所以现在只是再吓退自己?

子霖看着猎杀者,一步步向后退。

没错!他并没有进攻自己!看来这只猎杀者受伤很重!子霖一步步退向门口,最终,猎杀者消失在自

己眼前,依然没有追出来。

子霖松了一口气,出门后,停在了商店门口的拐角处。

他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开始思考。

很明显看得出来,这是一只受伤很严重的猎杀者,估计它遇到了大队的幸存者?如果是小队伍,绝不

会受伤如此严重,这附近有大队的幸存者?子霖很是疑惑。

那么现在的情况是,一只受伤的猎杀者,一大批能支撑很久的罐头,自己怎么选择呢?

想办法绕过它取走食物?子霖摇摇头,据他对猎杀者的了解,猎杀者对于听觉异常敏锐,哪怕是细微

的脚步声,二十米内的它们都可以听到。其他地方尚且未知,所以几乎不能在它眼皮子底下带走食物。

那么,击杀它?

子霖身体颤抖了一下,轻轻抚摸了一下龙泉剑,这个念头像打地鼠一样不停冒出来。

食物和水源太重要了,在这荒芜的城市,任何食物都需要付出生命来拼搏。

是的,杀死他,只要杀死他,这些食物水源至少能支撑几个月,子霖身体一震颤抖,上吧。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如今站在食物链的顶端的人类,一下跌入谷底,像是动物一般寻找食物,也是

好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