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

更新时间:2022-09-21 09:00:19

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 连载中

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

来源:云阅 作者:玉漱 分类:灵异 主角:孟小白毛毛雨 人气:

火爆新书《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是玉漱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孟小白毛毛雨,书中主要讲述了:孟小白打从娘胎里面就得了一双阴阳眼。鬼打墙、鬼压床、夜半惊魂等小把戏,对已经习惯了的孟小白来说早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从恐惧到淡然处之,甚至是见了鬼魂视若不见。但是,算命先生的话终究还是在二十年之后应验了。鬼夫深夜来,背后带来的秘密令人匪夷所思。她步步为营,却还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孟小白双腿有些不听使唤,她承认她到如今还是没办法轻易接受这种荒唐的事情。
但是,孟小白的心中还是残存着一丝希望的。
她不相信眼前这个明明内心痛苦,却仍旧顽强留在所爱之人身边的短发女鬼,会真的去做杀人这种事情。
“相信我……”
孟小白的话还未说完,那短发女鬼早已经鬼魅之间来到了孟小白的面前。
赫然出现在眼前的一张鬼脸,差点儿吓得孟小白的心跳跳漏了一拍。
随即,一双冰凉刺骨的大手禁锢在了孟小白细长的脖颈之上,力道巨大无比,果真带着十足的杀意。
“笨蛋,真是爱多管闲事。”
禹末乡那冰冷,且辨识度极高的声音在黑夜之中突然间传了过来。
话罢,孟小白能够十分清楚地感受到短发女鬼那微微颤抖的手。
就在孟小白心中一喜,夜色当中急忙寻找着禹末乡身影儿的时候,只觉身旁寒风一凛,面前的短发女鬼呜嗷一声儿被莫名撞击到了一旁。
像是被某种重物撞击后,砸在地面上发出的一种巨大且沉闷的声响来。
孟小白得了自由,脖子处生疼无比,加上刚刚受到的巨大惊吓,一时之间没了支撑力便瘫软在了地上。
禹末乡反倒伸手迟了一些,刚刚伸出的手在孟小白坐在地上的那一瞬间,半空当中顿了顿。
但是很快,禹末乡便收回了手,轻轻捏了个拳头抵在了下颚上,从喉咙处咳嗽了一声儿来。
“小玫,小玫!”
徐长明慌不择路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冲到短发女鬼身边的时候再次跌坐在了地上。
反手将地上吐血不止的短发女鬼紧紧抱在怀中,神情哀怨地看向孟小白跟禹末乡。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善意还是蓄谋,我跟小玫真心相爱,只求能够长久相伴,难道这还有错吗!”
声嘶力竭的徐长明,一边抱着短发女鬼,一边嘶吼着。
禹末乡向前迈了一步,似乎正担心着孟小白,便用身子将孟小白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她本该有可以留在你身边的机会,奈何一身杀气,罪孽深重,只是天命难违,谁也没有权利留下她。”
禹末乡的一番话,犹如给徐长明头顶上浇了一盆冰水。
刹那间,徐长明便举起了手中的长箭来,“我不管,谁要敢拆散我跟小玫两个人,谁就去死!”
禹末乡的神情始终冰冷着,一边摇了摇头,一边没有丝毫停顿地从怀里拿出了一张黄符来。
孟小白看着那几近坚持不住的短发女鬼,心中实在不忍,当即便拽住了禹末乡的裤脚。
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禹末乡的面前,“就不能给他们一次机会吗?”
禹末乡的表情十分复杂,眸光清冷,说道:“人鬼殊途,何况一个道士一个女鬼。”
孟小白一惊,随即望向徐长明,“你是道士?”
徐长明听到后,脸色突然凄凄苦苦了起来,似乎是勾起了他以往最痛苦的回忆,也像是正中了他的下怀。
随即便哀怨地点了点头,低声儿说道:“茅山的长明道长,五年前我下山遇到了小玫便断然爱上了她,只是造化弄人,小玫家里人得知后便将她狠心抛入井中,那个时候她可还怀着我的孩子啊!”
“所以,就连小玫化作了鬼魂,你也不愿意放她离开?”
徐长明一愣,当即便愣在了原地。
低头望向怀中气若游丝的短发女鬼,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难以置信地问道:“小玫,我是不是错了,对你,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短发女鬼苍白着面孔,这个时候却轻轻勾起了嘴角来,笑道:“我与长明真心相爱,一切的后果我自然平分一半,不管怎样,只要能够留在你身边,每一天我都觉得很满足。”
徐长明眼角豆大的泪珠滑落了下来,“你竟然不恨我,你竟然不恨我!”
“因为我,你家里人才会杀了你,又是因为我,你不能离开,是我自私,是我自私……”
徐长明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放开了短发女鬼,抱着头蹲在了一旁。
禹末乡冷着一张脸,问道:“人鬼殊途,天道轮回,是天命,无法改变,也不能改变。”
这个时候,孟小白着了急,连忙拉住了禹末乡的手。
“多感动,你就多给他们两个人说说话的时间吧?”
禹末乡低头看着被孟小白拉住的手,心中冒出了一种莫名的情感来,随即便将手给甩开。
说道:“不行,周围的人太多,不抓紧时间的话很容易引起躁动。”
孟小白一喜,连忙转身往外跑去,“长明道长,您放心,我去帮您拖延一下时间!”
徐长兴那混乱迷茫的瞳孔渐渐回拢了几分,泪眼朦胧着看着渐渐抛开的孟小白,心中徒增了许多的感激之情。
随后又感激地看了眼禹末乡之后,便转身将那身子渐渐变得虚幻了的短发女鬼紧紧抱住。
“小玫,这一世我不信我们二人会就此终结,下一世我们约定一个相见的地方好不好?”
怀中的短发女鬼听后,仍旧是轻轻点了点头。
不等徐长明再次开口,女鬼紧接着说道:“这次,就让小玫来做决定好不好?”
徐长明哭着点了点头,短发女鬼伸手捧着徐长明的脸颊,一字一句努力说道:“茅山竹叶林,那翠碧的花岗岩边,下一世,我就在那里等着你,好不好?”
徐长明泪眼婆娑,整个人却已经淡定了不少下来。
空洞的双眼当中,已经看不到了徐长明的愤怒与无望,更多的,反而是一种闪烁着希望的期颐。
“好好,茅山竹叶林,翠碧花岗岩,我们不见不散!”
话罢,徐长明身子微微向前一倾斜,那怀中的短发女鬼化作了丝丝缕缕的白烟。
这个时候,禹末乡见此,便将手中的黄符点燃。
燃气的黄符在空中化作了一只虚幻的陶瓷,将那短发女鬼的屡屡魂魄吸入。
随着一道符咒念出,小巧的陶瓷金光乍现,很快便化作了万千的星星点点,慢慢往那漆黑空洞无边的天际头飘走。
星星点点之中,短发女鬼的模样渐渐隐现,是曾经那个不谙世事单纯着的女孩子。
灿烂的笑容始终挂在脸上,红润着的脸颊,就像是见到了初恋般的欣喜。
徐长明淡然站在原地,抬头仰望着渐渐消失在夜空当中的那张脸,心中却平静下来了不少。
孟小白愣在了原地,她这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
刚刚那两个人的对话,不知不觉间,已经让孟小白的脸颊湿润了不少。
抬头擦干了脸上的泪痕,徐长明叹了口气儿,走到孟小白面前。
“谢谢你。”
孟小白看了眼徐长明身后的禹末乡,微微一笑,随即说道:“长明道长,您还好吧?”
徐长明一笑,“唉,这道长的称号我算不上了,以后我只希望能平平静静顺其自然过完余下的几年,因为我偷偷答应过小玫,安然无恙着去下一世见她。”
孟小白红着眼眶,强忍着自己不落泪,“保重,你们一定会再相见的!”
“谢谢你了小白,日后有了难,欢迎你去茅山找我!”
徐长明丢下一句话,大步离开,很快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孟小白始终愣在了原地,内心五味杂陈,也久久不能释怀。
“禹末乡,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禹末乡的声音在身旁响起,“人鬼殊途,相爱是大忌。”
“你们这是嫉妒!”
孟小白心中感到莫名地生气,但却又对这种现实无可奈何。
禹末乡低低看着身旁的孟小白,冰冷的眸子中蕴含着几分的凄苦,但是很快,禹末乡便收回了目光去。
“希望你日后所爱的那个男人,一定不会离开你。”
孟小白看着禹末乡离去的背影儿,突然间喊道:“大叔,你放心,我男朋友一定不会是你这种大冰块儿的,我们会很幸福很幸福!”
当毛毛雨找到孟小白的时候,心中颇为震惊,连忙拉住孟小白的胳膊。
看着孟小白通红的眼睛,以及脸上还没有干透的泪痕,震惊问道:“小白,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哭成了这个模样?”
说罢,毛毛雨顺着孟小白目光望向的地方,似乎隐约之间看到了禹末乡。
当即,心中便明白了几分。
孟小白垂下眼眸,挤出一丝笑容来,问道:“晚会结束了吗?”
毛毛雨愣了愣,随即笑道:“当然结束啦,统共也就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说着,毛毛雨狐疑地问道:“不过小白,你不在观众台上好好坐着,怎么跑到这种偏僻的地方来了?”
孟小白抬手随意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清了清嗓子,说道:“没什么,闲来无事就散了散步,就散到了这里来。”
陪着毛毛雨先回了趟后台,二人本打算拿了东西之后便一起回去吃个饭,再回宿舍睡觉。
但是没想到,刚刚回了后台的毛毛雨便被组织部的人拉着去处理灯光收验的事情了。
对于孟小白,此时是无论如何也安静不下心来,满脑子想得都是徐长明与小玫此生离别时的那种平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