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的阴阳笔记

更新时间:2020-02-12 20:07:07

我的阴阳笔记 已完结

我的阴阳笔记

来源:落初 作者:郭家 分类:灵异 主角:赵瑜孙子 人气:

新书《我的阴阳笔记》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郭家,主角赵瑜孙子,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这世上有这么一些人,他们懂得画符驱鬼术,也懂卜卦掐指知前后……甚至还有能轻松往返阴阳两界,这种人被称之为阴阳先生。而我,就是阴阳先生……--------------------------------------------【郭家书友QQ群】:163630452已有完本书《天师传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明,怎么办?”赵瑜也没有了先前的镇定,村口一蹦一蹦的黑影近一点,他就后退一些。

“听我口令,见面就是干!”我说。

“卧槽,你别忽悠我呀,这一百多斤全交给你了。”赵瑜紧捏着我给他削的桃木剑一脸苦笑:“老子要是变成僵尸,第一个就把你丫撕了。”

“别说了,那东西来了!”我的眼睛至始至终一刻也不敢离开那人影。

在空地周围由林进军领着五个身强体壮的中年壮汉手里提着锄头铲子,一个个如临大敌。

天上的黑云散开,月光散落在那黑影上。

我这才看个真切,这是一个浑身衣衫褴褛破破烂烂的人,不,应该说是僵尸。只是这僵尸骨瘦如柴,和我想象中那种高大威猛,浑身肌肉筋脉横生刀枪不入的货色差远了。

“这不太像僵尸啊……”赵瑜疑惑的看了我一眼。

这时那衣衫破烂犹如乞丐的僵尸,一蹦一蹦来到那装着公鸡的铁盆边,身子直直倾斜下去,张开那参差不齐的牙齿猛的一咬!

趁现在!

“上!”我大吼一声,不知死活第一个逞英雄跳出去,抽出墨斗线在末端系上一枚铜钱,甩了几圈,就向那乞丐僵尸抽去。

乞丐僵尸咬到公鸡身上不出我所料,一下猛地又弹起来,嘴巴青烟四起大概是伤到了。墨斗线一下抽在它身上绕了几圈,捆住。

公鸡血至阳,且鸡鸣都代表着天明,是为阴间神物,为一切鬼灵阴物所惧。

我又加了同样能破邪的黑狗血在里面,双重打击,我就不信它没事!

乞丐僵尸的嘴巴大张,仿佛在无声的咆哮。

爷爷的笔记上讲,墨斗线原为木匠的工具,弹线横竖刚正代表正气。墨斗线如果用鸡血糯米粉和黑墨搅拌涂淋在上面,至阳至正,能克僵尸阴物。

墨斗线缠绕在乞丐僵尸身上,绷得嗡嗡作响,我拉扯的双手被线勒的隐隐作痛。

赵瑜见我和乞丐僵尸僵持不下,大叫一声举起桃木剑就往它的胸膛捅过去,只听啪的一声,桃木剑应声而断。

“卧槽?”赵瑜一下懵了,盯着只剩半截的桃木剑看。

“快,快帮肖明!”林进军见情况不对,连忙和那五名汉子围了上来,举起铲子和锄头不分是头是脚就往乞丐僵尸身上招呼。

“小心点,皮肤尽量不要和它接触。”为了防止沾上尸气或者尸毒,我提醒他们道。

“小明,你丫这桃木剑是山寨的吗?”赵瑜举着半截桃木剑对着我破口大骂起来。

不应该啊,我疑惑。

槽,忘了开锋!

我眼角扫到桌子上的那一碗黑狗血混鸡血的粘稠混合物暗叫,由于太紧张,我把这茬给忘了。

“你丫把桌上的血倒在桃木剑上,再试试!”我说道。

赵瑜鸡狗混合血淋在桃木剑上,再次劈向乞丐僵尸,这一次,他那半截桃木剑如无坚不摧的利剑般,削豆腐似的一下从乞丐僵尸胳膊切下一块干瘪的肌肉。

“真有用!”赵瑜大喜,正要再劈,却发现乞丐僵尸身上被桃木剑削到的地方,仿佛被淋了浓硫酸一样,不断的冒起白烟。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吓了一跳,连退了好几步,转头问我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怎么回事。

只见这乞丐僵尸身上干瘪的肉,一块接一块的不断冒起黑烟,原本黄黑的肤色变得更黑了。

这货要变赛亚人了?

我隐隐觉得一阵犯恶心,反正以后是没勇气再直视腊肉这一类食物了。

随着几名大汉农具雨点般落在乞丐僵尸身上,它的肉像放了很久的朽木一样,一敲就碎,哗啦啦掉了满地。

不一会儿,被我用墨斗线捆住的乞丐僵尸变成了一具骷髅立在原地。

不科学啊,僵尸刀枪不入,就算桃木剑淋上黑狗血鸡血开锋,也不见得一定能刺得穿它,怎么就这么一下,便废了它全身代表Xing的僵肉?

就在这时,一声金属声突然响起,又几声紧跟着响起。

原来几名村民的锄头铲子敲在骷髅架上发出的声音。

看着乞丐僵尸转眼间就化成一具骷髅,僵尸最强悍的就是肉身,没了肉身便是宣告扑街。我刚松一口气,手中缠绕的墨斗线突然一紧绷,这一绷,我的心也跟着一绷!

好的不灵!坏的灵!

被墨斗线缠绕住的骷髅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它身上的墨斗线不断冒起烟,只不过这烟和刚才不同,换成了白色。

啪,手中一松,墨斗线应声而断。

坏菜!我暗叫道。

“快闪!”我急忙喊道,伸手取过法坛上的桃木剑,对着窟窿脖子骨就劈了过去。

“小明那剑还没淋黑狗血……”赵瑜声音响起,我才意识到这问题所在。

用力过猛,桃木剑落在骷髅脖骨上,毫不意外的,断了。骷髅身子骨一转,也不管周围的村民,头骨上两个黑窟窿眼洞直直的对着我,看的我心里慎的慌。

我十分确定它现在的目标是我。

因为还不等我反应,它双臂一抬双手张开,五指猛地掐住我脖子举了起来。

我被这冷不防一手掐的透不过气来,脚在它身上狂踹,可惜没半点用。

“肖大师!”

“肖明!”

林进军和几个村民傻眼了,锄头也不敢继续落下,怕不小心把我给铲了,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卧槽小明,你没事吧,你可别挂呀!”赵瑜脸色也不好看,在旁边举着那半截血淋淋的桃木剑叫道。

果然是患难见真情,我艰难的扭过脖子,想提醒他,但张了张嘴却只发出啊啊的声音。

“你死了,那我们也指定玩完,你坚持住啊。”赵瑜挥手桃木剑就往骷髅脊骨上招呼,所幸他的桃木剑浸染过鸡血和黑狗血有了一定的威力,骷髅被这几下乱劈,掐住我的手指松了一些。

我趁机双手卡进脖子和骷髅手之间用力的掰出一点点空间,猛吸一口气:“叫魂呐你,老子还没死呢,快拿黑狗血和糯米……”话还没说完,只觉得骷髅力气变大,把剩下半截话堵在喉咙里。

赵瑜从桌子上把黑狗血和糯米倒在一碗:“然后呢?”

我都快翻白眼了,使劲的用眼珠朝骷髅脑袋瞪着。

赵瑜这才反应过来,一个箭步上来,装着满满黑狗血和糯米的碗一下扣在骷髅光秃秃的脑袋上,米和血飞溅了我一嘴。

只觉得脖子一松,我猛地摔倒在地,骷髅头上顶着大碗,身体开始僵硬的不自然扭动起来,它越是扭动,混合糯米的黑狗血就越是顺着它的脑袋流进关节。

他大爷的。

整的我这么惨,我怒从胆边生,在桌子上抄起两张镇尸符,两步上前就拍在骷髅脑门上,顿时他就老实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难道不是僵尸?

我喘着粗气,背靠在法坛边上盯着骷髅看,慢慢回忆着爷爷笔记中记载的各种妖魔鬼怪介绍,看看有没有以前这一种。

“肖明,这…这骨头怎么办?”林进军畏惧的看了一眼骷髅,过来都不敢走直线,还绕了一圈才到我面前问道。

“老样子,烧成灰,没烧化的部分,锤成粉末……”我摆了摆手。

林进军招呼那几个村民时不宜迟,不知砍了哪里的树枝,直接在空地上架起了一堆一米多高的方形树枝堆。

赵瑜拿着一张纸巾不断的擦着胸前的黑狗血迹,大概是他往骷髅脑门扣碗的时候溅上去的。只见他长喘了一口气在我旁边靠着:“短短几天,真是大大长了见识,先见了鬼老太婆,现在连僵尸都蹦出来了,居然还会变形。”

“槽,你觉得张了见识,我特么早瞬间觉得整个人生都没意义……”

“为啥?”赵瑜不解的看着我。

我苦笑摇了摇头,难道我会告诉他,哥哥我以后的日子里,可能要基本上常和这些不阴不阳的东西打交道了吗。

爷爷在信中说我八字轻,命薄易诡事,这生日刚过就这么不消停,我真难以想象以后的日子。不过那晚上遇见的老瞎子说我这种命能靠阴阳池转变。

只是这阴阳池……又是什么玩意……

诶?

阴气凝聚,秉Xing入骨,僵而不化,堪比生铁,称为不化骨。爷爷笔记中一句描述僵尸异类的话,闪过我的脑海。

我猛地扭头看向空地,这时林进军他们已经将那骷髅丢进了熊熊燃烧的烈火堆中。

不好!

那骷髅头上的符箓被火化掉,就麻烦了。

顾不得多想,我翻身站起,法坛上的东西还没收拾,抽出一张镇尸符,食中二指一并沾上黑狗血,在上面添了几笔。

犹豫半刻,一狠心,张嘴把中指咬破,硬挤出三滴血液滴落在符头处。血液刚接触符纸便迅速划开,整张原本黄色的镇尸符,变得有些橘红。

“精血开光,符箓通神!”我剑指点在符胆上,指腹一热。

“啊!又活了!”

“大师,大师!”

火堆那边,村民步步后退惊恐的望着火中。

我一叹气,刚刚才想起这骷髅究竟是什么东西,在爷爷的笔记中,僵尸他分成了好几类,其中有一种极为特殊的异类叫做不化骨。

虽然这异类不化骨也归类于僵尸中,但它其实浑身血肉早已腐烂殆尽,只剩一副骨架。

不化骨,是人生前意志所附,日积月累聚集阴气,又受日月精华最后含怨而生。说白就是成精了。

这类骨头,通常会是例如书生的指骨,轿夫的肩骨。因为这是他们生前意志最为集中的地方,所以死后这部分骨头不容土水,极容易成精。

不过眼前这整副骷髅不化骨,又会是什么身份的人留下的呢?就是练武的人,不管怎么样也会有忽略的地方,怎么可能如此完整!

“跳出来了,那骨头跳出火堆了!”赵瑜的声音突然想起打断了我的思绪,不管怎么说,那骷髅头是不化骨准没跑了。

“大家都离远一些!”

我手捏用中指血加持过的镇尸符,一手拿着还剩不多的糯米,眼睁睁看着不化骨从熊熊火堆缓缓走了出来,这时候它居然不再是一跳一跳。感情我这把火把它的僵化关节炎给治好了!

“我说小明,咱们都弄了这货半天,到底能办妥不?”赵瑜额头有些点点虚汗,紧捏半截桃木剑盯着不化骨,和我说着。

我指了指漆黑的夜空。

“让老天收了它?”

“我是说得看人品和天意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