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葬道棺

更新时间:2020-02-12 20:29:18

葬道棺 连载中

葬道棺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天马行空 分类:灵异 主角:胡陈郑 人气:

新书《葬道棺》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天马行空,主角胡陈郑,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我跟胡老头学风水已是许多年,为了追寻炼血人,我们前往无望山探险。 在无望山,我受困山洞,误解六丁六甲阵法,放出了沉睡的僵尸王将臣。 王将臣要用我的血祭天,胡老头关键时候赶到,将我救下,但却让僵尸王给跑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呼……呼”

不大久,我背后就刮来一股阴风。

我微微一笑,这胡老头选地儿果然厉害,就这个死人堆里的极阴之地,配上一些障眼法,就把鬼胎给骗出来了。

自从学习《风水道法》之后,我才发现,我之前的世界观实在太简单了。胡老头说,这套道法如果练就大成,别说死人讲话,就是起尸还魂都行。

“丝……丝”一阵草丛骚动的声音把我拉会现实中,我赶紧定了定神,眼下可不是演习,这玩意弄不好,事情可就大发了。

我把心提到嗓子眼上,把眼睁开一条小线,见大坑上的胡老头举着一把小黄旗,站在不远处四周摇摆,在控制阵法的转动。

我也不知道胡老头是不是在坑下边设置了什么机关,反正那黄旗移动,六帜大红旗也跟着动。

我瞄了一眼胡老头,却见胡老头神情严肃地冲我打了个眼色,张张嘴,倒没说话。

不过看那嘴型,是在跟我讲:鬼胎已到,我控阵不让他逃脱,余下就靠你了。

我一看心里直骂胡老头全家,他娘的,又被坑了!

起初我还以为我只是担任诱饵的角色,没想到这会儿诱饵和主角都是我啊。

可可可……我除了会一点点道法常识,哪还会神马啊?

我抛出个求救的眼神,可胡老头压根就不鸟我,别过头,当没看到。

我额上顿时飞过一群乌鸦,提着锈剑的右手手心出汗,第一次,好紧张……

没等我多想,我后边突然想起脚步声,然后左手尾指的红线一紧。

来了?!

我赶紧调整好坐姿,深深吸了一口,放松下身体。

没办法了,我咬着牙,只能兵来剑挡,水来土掩。

我左手的红线不能断,否则阵法就会出现破绽,让鬼胎逃脱,所以,我能用的只是持剑的右手,而且行动的范围也很有限。

“答……答”脚步声从后边转到左边,似乎围着我在转。

我转动着眼珠,睁开一丝小缝,往右边瞄了瞄。

只见脚步声响之处,并没有人影,却有一个明显的泥土凹进去的脚印。

很显然,正是上次压着我后背的重身鬼。

我不敢妄动,眼睛跟着那脚印缓缓移动,右手紧紧握着锈剑。

“铃铃铃……”突然,胡老头那边传来一阵铃响。

铃声一起,那脚步就错乱了几下,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样,走着错步越来越朝我靠近。

我算准距离,再预判了一下那脚步下一个的位置,然后猛地睁开双眼,右手迅速向前一伸。

“撕……拉”,我仿佛听到皮肉被撕烂的声音。

接着就是“嗷哇”一声怪叫,一股阴风从我头顶掠过。

“刺偏了!”坑上胡老头大喊一声,然后“哗”地一甩手中黄旗。

我心中凛然,刚才那一声怪叫可谓悲惨,可竟然是刺偏了,这锈剑威力可真不一般啊。

我正想着,突然头上传来“砰”地一声撞击,接着又是“砰”“砰”几声。

想来这是鬼胎在撞击法阵。

“你小子赶紧啊,我快支撑不住了!”大坑上,胡老头猛地大喊。

我愣了愣,我也想快啊,可这丫的在空中,我飞上去啊?

正当我思索着怎么办时,那六面红旗却是由外而里,越收越紧。

我顿时明白,胡老头这是在收缩包围圈,给我制造机会啊。

旗帜越往坑里收,那“砰”的撞击声就越来越靠近。

我缓缓地闭上眼,感受着声音的方位。

“左上……西南……右上……东北”我低声喃喃。

然后猛地一睁眼,冲着乾坤八位的“坤”位猛地一跃,右手锈剑“哗”地离开手心,破空而出!

然而,我却忘了我的左手还绑着红线,所以我这一跃,尾指的红线“啪”地一声,断了!

“糟糕!”胡老头大吼一声,随机黄旗舞得飞快。

可是再快也快不过鬼胎,红线断裂的瞬间,鬼胎就“刷”地掠空而去。

然而,鬼胎再快,也快不过锈剑。

就在胡老头愁眉苦脸时,空中“哇啊”一声惨叫,锈剑也“嗖”地一声,直插入不远处的泥地。

“哈哈哈,好小子!要是这次还被跑掉,再要抓就难了。”胡老头大喜,激动地拍着我肩膀。

我这才深深吐了一口气,去捡锈剑的时候才发现,后背已经惊出一身冷汗。

我跟胡老头去取锈剑时,却见锈剑上只有一滴血,而且那滴血还缓缓被吸入剑体中。

“咔擦”,当血完全没入剑体时,剑锋上落下一块小小的铁锈。

胡老头皱皱眉:“看来幕后之人是有意为之,把一个人的全身精血只炼成一滴了。”

我一听,心中不由大骇。

胡老头说的炼精血,《风水道法》上也有简单记载:以人血炼魂,须抽其血泊,鞭其肉体,才凝练出一滴精魂,乃上古邪术。

然而道法之内只是记载着各路邪术,并未写其修炼之法,应该是防止道内人士修行,而记载则是让学法之人可以防范于未然。

“胡老头,知道是谁么?”我问胡老头,至于锈剑吸血的事,暂时先忍住。

胡老头摇摇头:“天下正统道宗只有几家,可散修不计其数,我也只是井底之蛙,没看到我们的《风水》道法都只是拓本么?只凭借一滴精血,要找出那人,难。”

“那就是白忙一场了?”我顿时有些沮丧。

“难,可不代表揪不出他。”胡老头冷笑一声。

“切,又在卖关子。”我撇撇嘴,不予理会。

而胡老头盯着锈剑一会,叹了口气,把他递给我:“也罢,这柄剑与你有缘,我就把他送给你把。切记,此剑名‘亡’,你要好好待它。”

“我要破铜烂铁干嘛。”我对胡老头说。

然而胡老头面色一板:“你可别小看它,这可是和《风水道法》一并传下来的,而且道法只是不完整的拓本,而它则是真品。”

“好吧好吧,啰嗦。”我漫不经心地把锈剑插如剑鞘,心里却想,有总比没有好,这巴掌大的剑,威力却还真不弱。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试探性地问胡老头。

“先回家。”胡老头一挥手,转身就向后走。

“哎哎哎,这坑不处理啦?”我赶紧追上去。

“明天叫挖掘机把它填了。”

我们说笑着走出乱葬岗,可是当时我和胡老头也没想到,后来的事,就因为没处理好这个破坑,给我们带来了多少后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