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导魂师

更新时间:2020-02-27 01:02:15

导魂师 连载中

导魂师

来源:落初 作者:三方 分类:灵异 主角:延舅筱筱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导魂师》的小说,是作者三方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出生导魂师名家的宋凡,在一次掘墓导魂中无意间发现了一具被封印的螺棺;一年后,各地的导魂师接连在各种匪夷所思的骇人事件中遇险,种种诡异的现象的竟是由一座千年地宫引起的,传说中的升龙钟,长明魂灯,冥泉,黑龙正逐一成为现实,为了破解谜团宋凡就此踏上了冒险之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胡说些什么!谁教你的!”我又惊又恼,有些失控的情绪让说话声大了些。

我的这一声呵斥显然是吓着筱筱了,她委屈的哭起来。我鼻头也一酸,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可恶,什么导魂师,自己的命都不要,还导个屁魂啊!”我躺在床上,用枕头捂着脸,“父亲不要孩子,妻子不要丈夫,连这么小的孩子也……”

每每这时,我都试着回忆父母在世时的种种场景。可他们在我脑中的记忆早已零碎了,就连样貌也无法浮现。

我急忙拿开枕头,扭头盯着书桌上父母的遗照,我害怕,倘若某一日我完全把他们忘却了,我就再也找不到为死者导魂的理由和动力。

屋外筱筱的哭泣渐停,不一会儿,她小心翼翼地推开我的房门,然后站在门外说:“大黑猫,要迟到了……”

送筱筱去幼儿园的路上,我一直在仔细感受路人的气息,聆听他们灵魂的诉语,但没有什么发现,毕竟那些赖着尸体不走的死魂少之又少,更不用提螺了。

螺,我们导魂师对那些有死魂逗留在其中,或被死魂霸占、控制的将死、已死之人的躯体的讳称,简单来说就是有死魂存在的尸体。

螺大致有这几类:死螺,人死后死魂不愿离开躯体的常见一类。死螺的独立意识不强,大多数不能控制躯体,极个别有尸动的现象,但也只是说一两句话,抬抬手脚之类的,很容易导魂。

活螺,人在临死前被灵魂霸占、控制了躯体的一少有类。活螺的独立意识比死螺强,其中一小部分拥有清晰完整的意识,基本都能很好的控制躯体。

将死之人成为活螺的情况很复杂,虽然基本都是在咽气的瞬间成螺的,但也有在临死前几秒的,甚至还有十几秒的。

这些提早成为活螺的将死之人,他们大多都是躯体在病危或遭到意外必死的情况下,借助某种手段心脏勉强又跳动了几下造成的。

特别是随着当代医疗技术的日益先进,活螺的数量明显有赶超死螺的趋势。

活螺我见得不多,但延舅导过不少。他曾在喝醉后讲过一个故事,我印象非常深。

二十三年前,也就是我出生的那年,我姥爷遇到了一个提前两日成活螺的将死之人。当年那人因车祸被送来到姥爷的医院,来时已重度昏迷,姥爷一眼就看出他命不久矣,但还能撑个两天。

姥爷说他还能活两天,那铁定是错不了的,导魂师到一定境界后,不要说能看出将死之人具体还能活多久,就算看其一生寿命都八九不离十。

但蹊跷的是那人当晚就醒了,还咬伤了好几位医护人员,把重症监护室闹得天翻地覆。由于值夜的大多都是女同志,拿他没办法,最后只好把他所在监护室里。

在门诊值夜班的二舅听说消息后觉得情况不对,立马赶过去,结果在监护门外听到了那人成螺后的魂语,惊得他冒着十几度的零下连夜往家跑,路上把胳膊都摔折了。

回家后,他哆哆嗦嗦地把那人成活螺的事情通知给大家,一家老小的导魂师全都呆了,站在姥爷的床前没有一个敢说话的。延舅说他那时候还小,见老爷子抽烟时手在抖,立马就吓哭了。

最后还是姥爷发话说大家都在家里等着,他和二舅回趟医院。临走时姥爷从大衣箱最下面翻出了他那把用虎皮包着的,十几年都没用过的导魂刀,并让二舅带上家里那把54式**。

之后的事情,比如怎么导的魂,在导魂时发生了什么,那个将死之人为何会提前两天成螺等等,姥爷直到去世前也没有提及。

而唯一知道真相的二舅,也在那一年因杀人罪被捕入狱,至今还没刑满。

倘若不是听母亲说过我的确有个在坐牢的二舅,我根本不会,也不敢相信延舅所讲的这个故事,要知道姥爷给我上的第一堂课就是有关灵魂和躯体的,为了熟练背记,我可不少挨母亲的惩罚。

“生时,灵魂想要与躯体分离,独立于躯体之外是不可能的。因为生者的躯体和灵魂是一体的,就像蜗牛的壳与软体,相互连接,渗透,分必死,两者皆灭……直到躯体死亡,死魂才有了一丝渺茫的机会……”

提前两天成活螺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这简直比死而复生还让我惊讶,特别是延舅在讲完故事后的那个自问,现在我一想起来都还会浑身发麻,毛骨悚然。

“也不知道那家伙成活螺后躯体是什么情况,假如躯体还活着,那他究竟是算作螺,还是人?躯体要是已经死亡,是意外,还是灵魂下的手,毕竟老头子说过还能挺两日……”

回到刚才的话题,据我所知的还有一种螺,它最为罕见,危害极大,通常只能用强行导魂,或直接消灭的危险方法解决。

鬼螺,不是将死,或已死之人成螺,而是螺成螺。两类,死螺成活螺,活螺成死螺。

关于鬼螺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没有遇到过,延舅也不教,只是知道有这种螺的存在。延舅不教的理由是罗家除了已过世的姥爷和姥姥,谁也没遇见过鬼螺,而且两位老人生前也没有讲过鬼螺的事情,只是定下规矩,罗家的导魂师,无论是谁遇见了鬼螺,都不要管,保命就行。

“大黑猫,我们走啦!”筱筱摇晃着我的手指喊道,我这才回过神,看了一眼马路对面正在闪烁的人行灯,然后急忙抱起她跑过去。

我将筱筱放在人行灯下,指着已亮起的人型红灯说:“筱筱,红灯是不能过马路的。哥哥今天闯了红灯,不是好孩子,你可不能学我。”

筱筱捂着嘴巴嘻嘻地笑着:“大黑猫,这附近没有老鼠,你不要再开小差了哦。”

“老鼠?”

“恩,大老鼠,它们总是躲在很黑很黑的地方说话,吱吱吱吱……”

我知道筱筱的意思,于是接着问:“现在你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吗?”

筱筱摇摇头,“有时候能听见,现在听不到哦。”她松开我的手,扭动着小身子向前跑去。

筱筱逐渐能够听见魂语了,她今年才5岁,我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我清楚她这份卓越的导魂师天资与舅***死有关系……

来到幼儿园后,我和筱筱站在门口等待着她在早餐时提及的那个“奇怪的小朋友”。

今天早上天气勉强还过得去,虽然天上点霾,不过光线倒挺明亮。有光的指引,死魂容易释怀,自行湮灭。不同的导魂师宗族有各自的聚光导魂器物,我们罗家用的是玉石蒜,用透明度极高的水沫玉雕凿而成,长宽大小和拇指差不多。

玉石蒜的花朵是浮雕,稍瘪,聚光效果非常好。它既可以聚光,慑魂,同时也能起一个媒介的作用,让死魂通过它离开躯体。

小朋友陆陆续续从我身边经过,想要从这些潮气蓬勃,灵魂还未成形的孩子们中间找出螺还真不容易,稍有分心,他就可能从我眼皮底下溜走。

“这副身体永远是我的,谁也别想夺走它,活着,活着,我要活着……”当我把注意力都放在孩子们身上时,一声飘渺的魂语传入我的耳中,但只是一句,没有后续。

我抬起头张望着马路的两端,感受着马路上残留的死气,我估计八成又是一位开车路过的活螺。

“大黑猫!”突然,筱筱摇晃着我的手喊道,“就是他,他来了!”

我顺着筱筱所指的方向望去,一位面黄肌瘦,衣服脏兮兮的小男孩正向门口这边走来,同时一股死气和尸体的味道也随之而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