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拉马克游戏

更新时间:2020-03-25 17:54:27

拉马克游戏 连载中

拉马克游戏

来源:落初 作者:乐小云 分类:灵异 主角:曲芸马仔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乐小云的原创小说《拉马克游戏》,主角曲芸马仔,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曲芸睁开眼,只见一间密室里十个陌生人,人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接着便因为拉马克游戏的诡异规则不得不和他们彼此厮杀,却发现自己已经陷入接连不断的阴谋险境……()且看拉马克游戏层层诡局中天才少女如何从容设局破局,张张心理侧写分解面面人性嘴脸。()带好你的脑子,享受一场思维风暴吧。()……(分)……(割)……(线)……()女主高智冷血,甜宠小伙伴,无男主(轻百),长篇,披着无限流外皮的伪本格推理(严重烧脑预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仅仅是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气氛”。在场每个人,都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股从灵魂中渗出的寒意。从肌肉男向四周辐射的整个范围,从呼吸开始每一个动作都变得那么艰难和沉重。

“不是,大哥……我口误,您叫肌肉男好吧……要不,叫老大……”巨大的压力下,主持人脸上开始冒汗。

“你以为我自己愿意秃的?要不是这坑爹的天赋……刚才已经说过了,叫我秃头的,都得死!”

话音还没落下,肌肉男就在人们错愕中已经跳了出来。一只斗大的拳头停在了主持人眼前半寸,被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主持人身边的死鱼眼扣住了手腕。一滴虚汗从主持人额头滑下,经过盯紧拳头的一对斗鸡眼,沿着鼻尖落了下去。

“不要拦我!”肌肉男猝不及防地抡起被死鱼眼握住的手臂向后猛甩,把目瞪口呆的死鱼眼整个人甩飞砸在墙壁上。一声沉重的闷响,大厅金属的墙壁竟被砸得微微凹陷。再回头看,肌肉男另一只拳头已经轰在了主持人头侧。

主持人整个头都扁了,被软趴趴的脖子连着挂在肩膀上。一只眼球射出去老远砸在墙上又接着爆掉,脑浆混着血液从依稀可见的五官残留中溢出流了一地。

然后,随着十分钟投票时间和它的背景音乐的终止,肌肉男自己的身体和主持人的尸体同时以不自然的姿势栽倒在地,一动不动。

“啊啊啊啊啊!!!”双马尾撕心裂肺般惊叫着。

而曲芸,在静静地观察着。

有趣,只要一秒钟,就可以让一个人脸上的天真消失得干干净净。

可是,为什么自己不喜欢双马尾现在这幅脸孔呢?

因为嫌弃她遇到一点小事就惊慌?还是……胸口一丝已经遗忘了很久的感觉,这算心痛?

别人可没曲小姐这种把死个人当一件小事的气魄……好吧,变态。此时大厅里已经乱作一团,抱头鼠窜的王局长;目呲欲裂的公文包;眼中突射着暴力欲望,傻笑着的马仔;呆若木鸡的纹身男;一脸麻木蜷缩着的风尘女……

整个大厅,让人想起了《春之祭》首演的剧场,咆哮的,惊慌的,疯魔的,痴醉的……众生百态,群魔乱舞。尖叫声,大笑声,嚎啕声,抽气声……声声刺耳,秒秒惊心。

只可惜还惊不到曲芸的心。她始终挂着轻浅的笑容,如那迪厅里唯一不喝酒也不跳舞,坐在角落里读书的人一样,只自顾观察着。

原本把这面孔上看不透深浅的主持人列为杀手的重要备选人物第二位,万万没想到这货就这么直接第一个挂了。不出所料的话,这秃头应该是现实中超人的一员,据曲芸的线索,也就意味着他是这游戏的老手了。

那么,他又怎么敢在知道规则之后还明目张胆的触犯呢?对自己的实力绝对自信?不可能,要是出来个连游戏规则都束缚不住的家伙跟自己这帮新人决生死,那干脆不要玩了。

这么说可能有点感性成分,其实这判断还是有客观依据的。根据这段时间收集的数据,现实世界的人口比例以及出现的超人数量推测,拉马克游戏的死亡率应该是限定在一定范围内的。

这说明,游戏中一定存在着相应合理的平衡机制。智力,体力,创造力,耐力,影响力,反应,心理素质,加上一点点运气。所有这些综合起来,发挥到超出常人一定量的程度,就应该必然能活下来才对。

要不要趁现在除掉这个祸害呢?曲芸想着把视线投到微微凹陷的墙上。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一道人形凹陷的裂痕。那是金属墙壁上面的不明材质涂层,现在碎裂掉落下来,露出了后面完好的金属板。但既然早先摸上去以为直接就是金属,被马仔一通乱砸也没有丝毫损伤,相比其坚硬程度也不会劣于普通的金属了。只是缺乏韧性,并不会像金属那样用变形抵抗足以碎裂的冲击。裂痕下面的死鱼眼被摔得七荤八素,趴着捯了半天的气,爬了好几次才爬了起来。看来就算肌肉男这个等级的超人,想要跳出规则趁夜破墙杀人也是绝不可能的。

lado,domi,tire,refa……

一段低沉的弦乐队曲调突然响起。伴奏着随之而来的木管旋律,音量和时机都契合得宛若影片的背景音乐,覆盖了整个房间,吸引住所有人的注意。正在哭的,喊的,嚎啕的,发呆的,瑟瑟发抖的义愤填膺的,一瞬间全都静了下来。

这是……曲芸又犯了职业病,稍一琢磨。这不是莫扎特的安魂曲嘛,好应景啊。有人挂了就会放?好像不是呢,和音乐一起显现出的阿拉伯数字标示的时间是下午六点,音乐是提示要门禁回房了啊。

随着乐曲的进行,不久前才刚刚倒下的肌肉男揉着脑袋站了起来,把一旁的好学生吓得屁滚尿流。一周的人也都各自或是愤怒或是惊恐或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肌肉男。

只是看着而已,无论眼中写满了怎样的不甘不解不忿,终究是没有一个人开口。直到曲芸拍着手叫到:“好啦好啦~想活命的诸位不赶快回房间可是会死的哦。”说着便自顾自回去了。

曲芸的声音很好听。尤其大声讲话的时候,就好像在唱歌,能让人从情绪中冷静下来。大家听到话,尽管心中仍然萦绕着乱麻般的纠结和打翻了调料店一样五味杂陈的情绪,最终还是都各自回房间去了。

房间里曲芸没再多想,也没有担心什么。饶有兴趣地翻看着书架上的新奇知识直到晚上十点。刹那间,房间的灯光全部自动关闭了,只剩下浴池里昏暗的粉色水灯。她也没惊慌,只是把读到的书页扣在桌上留着,试着去摆弄了每个灯的开关,全都没有用。于是干脆就径自泡了个澡上床休息了。

舒舒服服地睡了一夜,曲芸被一曲恢弘的交响乐唤醒,曲目是的理查施特劳斯的《查拉斯图拉如是说》第一乐章——日出。又是一首富有深意的作品啊,曲芸揉着眼睛,半梦半醒中琢磨着。

全是些哲学意义格外浓厚的曲目,这是在暗示着什么隐藏的线索么?她边换着衣服,边轻巧地收起昨晚临时用冰箱里倒空的易拉罐和撕开抹布条制作的警示陷阱。

昨晚,死的又会是谁呢?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