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茅山正传

更新时间:2020-04-01 08:36:30

茅山正传 连载中

茅山正传

来源:落初 作者:古画禅 分类:灵异 主角:李黄符 人气:

《茅山正传》为古画禅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华夏文明之源,道家文化之根]一本清代‘族谱’,勾起了茅山家族惊魂恐怖的活人密码。爷爷到死也不肯说出族谱的下落,那被带入棺材的秘密,究竟是什么?老鼠庙的鬼和尚,聚阴池中金甲尸,黄河沟里龙抬尸,昆仑禁地恶鬼叫……阴阳逆转,太极生晕,星盘移,天盘动,地盘旋,命盘转,“它”正在靠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生人撞上阴兵,比遇到百鬼夜游更可怕,一旦被五个阴兵捉住,必死无疑。

阴兵一般有四十九人组成,最中间一个是卒头,专门控制阴兵队伍,刚刚那团模糊的黑影,肯定就是卒头了。

一旦阴兵失手,便不再第二次出手,则由卒头来拘魂。

这些都是小时候听NaiNai说的,真假难辨。

我护着白薇,发现她气息越来越微弱,脸色白的吓人,再这么下去,不用阴兵勾魂也活不了。

呼……

一阵阴冷的气压向我逼来,我反手扬起匕首就是一下,那黑影瞬间从我眼前飘过,遁入虚空沉寂了。

白薇这把匕首不同寻常,似乎对鬼物有很大的伤害,就连着黑影也有几分忌惮。

不过下一刻,情况出现了突变。

只见阴兵左突右闪,迅速变幻着阵型,化为了一个黑色人形虚影,双手往前挥舞一下,似乎在下某种口令。

果然,那些原本窥视的鬼物,瞬间发了疯一般四下逃窜。

但那阴兵黑影异常诡异,身上飘出了丝丝黑气,狂涌着飞向了鬼物。

一个大头鬼婴见到黑气,双目恐惧,瞬间被黑气萦绕,一声怪叫过后,大头鬼婴化为乌有。

那丝黑气浓烈了几分,涌向了一个马脸老头,瞬间和大头鬼婴一样被黑气击碎……

无数团黑气在空中乱窜,麦田里怪叫声不断,不消片刻,鬼物纷纷碎裂化为黑气。

“呵!”

阴兵黑影大张着嘴呼吸着,黑气从四面八方飞来。

眨眼间,黑气被吸食的干干净净,麦田里连虫鸣都消失了,静的吓人。

噗……噗……噗……

麦田里破土声密集,听着很是诡异。

白薇无力地说:“破土了,阴兵过境,活人拘魂,死尸破土,算命先生说的没错:活人死,死人活,活人永远争不过死人!”

我急忙说道:“算命先生的话哪能当真?活人永远争不过死人,那只是一句戏言而已!”

白薇指了指远处说:“你看,活人死,死人活,不是吗?”

看到远处晃动的人影,我背脊一阵发寒。

只见表姨、姨夫、李婆婆,以及红水村的老人,还有不认识的小青年,都是脸色铁青,两眼无神,身子直挺挺在麦田里走着……

“表姨,姨夫……”我大喊着,眼泪在眼窝里打转,没想到他们也被阴兵拘魂了。

招魂幡荡动几下,只见表姨和姨夫身边,出现了一个低矮的身影,正是小刚。

小刚朝我看了一眼,便跟着表姨等人,穿过麦田向着河边走去。

“不……”我撕心裂肺嚎叫着,但表姨他们的身影,迅速像雾气一样消散。

破土声还在继续,麦子中间,伸出了无数枯手,白骨裸露着,是埋藏在地下的死尸……

阴兵黑影嘴角勾起,那是一种讽刺,满足的嘲笑。

我紧握着匕首,冲向了黑影。

还不等我靠近,泥土中钻出了一只枯手抓住了脚踝,一头栽进了麦田里,满脸都是泥土,麦草散发着清香……

我两脚踹断那枯手,刚要爬起来,再次五六只破土的枯手抓住,肥嘟嘟蛆虫带着腐臭,让人无比恶心。

数个破土的死尸晃荡着,向我围了过来,口里流着粘粘的黑水,滴在了我的头上。

我扭过头,看到白薇也被一群死尸围着,正在不断撕扯她的头发,衣服已经被撕破……

我奋力挣扎,但还是没能摆脱死尸,尖利的指甲开始撕扯我的衣服,背上、脸上、脖子、手臂到处都是抓痕。

一双干枯的手伸向了我的脸,黑色的指甲就要触及眼珠,它要挖我的眼睛……

我紧紧闭上了眼睛,恐惧,愤恨,无助,绝望,死亡的气息向我罩来,原来生命如此脆弱。

面对死亡,我流泪了!

铮……

一声琴弦似的嗡鸣刺破了夜空。

嘭……

虽然闭着眼睛,但明显能感到眼前死尸倒地了。

我急忙睁开眼睛,只见死尸背上插着一根羽箭,上面缠着黄符。

其它的死尸好像发现了什么,突然放开了我,没命的四处逃窜。

铮!铮!铮!……

嗡鸣夹着破空声,三支羽箭飞来,仿佛有灵Xing一般追着死尸走。

那些死尸奔逃不及,个个被洞穿眉心,从脑后穿出。

噼里啪啦一阵倒地声,呼吸间功夫,死尸七倒八歪全部栽进了麦田。

我摇摇晃晃到了白薇身边,问道:“你还好吗?”

白薇点点头,眼睛红红的,看来也被吓得不轻。

阴兵化成的巨大黑影晃荡几下,黑气狂涌着,看起来非常愤怒。

“嗯……”黑影发出了低沉阴森的声音,抬头看向了远处。

麦田里白雾浮动着,麦子发出了簌簌声,一个声音在不断靠近。

月色下,一个高大的黑影在麦田中穿行,停在了不远处。

只见那人一身黑色披风,斗篷压的很低,遮住了半张脸。

“你……是……何……人?”黑影摇晃着,发出了阴森的声音。

那人缓缓抬起了头,细长的眼睛透着寒光,一脸冷酷,薄薄的嘴唇动了动,声音冰冷,缓缓吐出了四个字:“茅——山——传——人!”

沙沙沙……

一阵夜风吹过,麦浪涌向了远处。

听到那人的话,阴兵黑影颤动一下,虚空出现了一张扭曲的大白脸,上面密密麻麻的眼睛闪烁着,问道:“你……想……怎……样?”

那人重新低下了头,压了压斗篷,遮住了苍白的脸,说道:“杀你!”

阴兵黑影晃动着,扭曲的大白脸发出了怪声,无数道黑气狂涌而出,扑向了那人。

只见那人速度极快,右手抓着铁弓,左手亮出一把匕首,几个跃身冲向了阴兵黑影。

吱哇……

一声驴打滚似的怪叫,那人手持匕首贯穿黑影,出现在了黑影身后,反手握着匕首弓步而立。

嘭……

黑影破碎化为黑气逸散,那人站直身子将匕首插在了腰间。

那人将铁弓挎在了背上,走过来扔下一个黑色小瓷瓶,说道:“服下吧!”

我拿起小瓷瓶,看着那人问:“你是谁?为什么救我们?”

他没说话,转身背立着。

我见白薇气息虚弱,耽搁不得,打开小瓷瓶,里面是黑色药丸,既然她救我们,说明不会再毒害。

为防万一,我香下了一颗药丸,等了许久,没特别反应,只觉得身子有劲了,头脑清醒了许多。

随即给白薇服下了药丸,她脸色渐渐好转。

“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再回来!”那人说着,大步走向了田野,黑色披风飘舞着。

我在他身后大喊:“为什么?”

他没有停步,冷冷地说道:“你不该来!”

我扶着白薇,大声问道:“你叫什么,我怎么找你?”

他停住了脚步,说道:“司家庄,司生!”

月光下,夜风吹拂着,司生越走越远,消失在了麦田尽头。

司生,这个名字很怪!

我心里的疑问更多了,他谁是?为什么来这里,又为什么要救我和白薇?

司家庄,司生,茅山传人……

司生的出现,让我对茅山术更加好奇了,心底有一种奇怪的直觉,但又说不出来。

天蒙蒙亮,邻近的村子鸡鸣声此起彼伏,红水村却一片静寂。

表姨和村里人真的死了吗?

我不相信,与白薇二人往红水村走去,村子里没有任何声音,一只黄狗倒在路边,好像在睡觉。

表姨跪在门口身子僵硬,手里捏着半张烧过的冥币。

“表姨,我来晚了!”我闭上眼睛,知道表姨再也不会开口说话了。

我抱着表姨进了门,姨夫歪倒院子里,李婆婆拿着桃木剑,一只手撑着法坛。

我放下表姨的尸体,刚要替李婆婆收尸,不料李婆婆身子动了一下,然后大口喘着气,苍老的脸上满是恐惧之色。

“阿婆,你还……”

李婆婆点点头说:“幸亏这五方令旗和法坛抵挡了一下,用替身符假装死亡,这才勉强逃过一劫……”

下午,县里来人了,红水村死亡事件被定型为集体中毒。

一些没人管的尸体,被拉倒火葬场火化……

有亲戚在处理表姨家的后事,我和白薇到了李婆婆家,打算问一些事儿。

老人孤身住在三间瓦房,院子打扫的很干净。

“阿婆,你在屋里吗?”我站在院子里问。

“是清风呀!进来吧!”李婆婆声音虚弱。

我推门和白薇走了进去,李婆婆坐在板凳上削竹签,地面落着不少碎屑。

“阿婆,我能问你一些事儿么?”我蹲在李婆婆旁边,拿起一根竹签看着。

李婆婆放下手中的篾子,对白薇说:“姑娘,你去帮我到附近买几张黄纸,行么?”

白薇点点头,离开了。

“谢谢婆婆!”老人心很细,知道白薇在有些事不好讲。

李婆婆将小刀放在竹篮里,对我说:“你要问些什么呢?”

我拿出了结婚证,递给李婆婆,问道:“阿婆,你能看出这结婚证,有什么不同寻常吗?”

李婆婆接过结婚证,看了看脸色微变,闭上眼睛,用指尖摩挲着,和NaiNai先前一模一样。

“一念生,一念死,阴阳配!”李婆婆睁开眼睛,解释道:“你们夫妻都遇到了一些事,双双丧失的一些记忆,而且,被人下了咒!”

我心里一惊,李婆婆竟然能看出这么多东西,比NaiNai还厉害。

她接着告诉我,这次红水村千家绝户,也是有人中暗中施法。

事先驱使泉童害人迷惑她,借七月鬼节百鬼夜游时,大摆阴尸阵,才致使阴兵过境,破了红水村的风水局。

李婆婆继续说:“阳宅选基,立位,门户,都是按照阴阳风水布置,全村会形成一个自然风水局,一旦被破,阴兵便能任意出入……”

“难道破红水村风水局,与下咒的是同一人吗?”我开始担心,不知道什么人这么歹毒。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谢谢了OO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