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草头郎中

更新时间:2020-04-01 08:58:29

草头郎中 连载中

草头郎中

来源:微小宝 作者:青衫司马 分类:灵异 主角:老汉郎中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青衫司马原创的灵异小说《草头郎中》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老汉郎中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个千古相传的职业,亦医亦道。所经历的事物,匪夷所思,神秘诡异。天煞孤星,六亲死绝,生路走尽,行死门。他们肩负着阴阳大任,遵循着阴阳准则。他们被世人称作“草头郎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卢听完老李头的回答,吓得浑身哆嗦,磕磕巴巴地问:“什么?那是……那是你的棺材?” “是的。”老李头微微点点下巴后说:“做我们这一行的,八字硬,都是生来的天煞孤星。六亲都会被克死,也不会有后,所以我的寿材要自己提前准备。这就和村里老人预备‘喜材’是一样的。”李卢没听说过“喜材”一事。于是老李头给他解释了一遍。 棺材又被称作寿器、寿材。男的叫阳材,长六尺六寸;女的叫阴材,长五尺六寸。人死后置办的叫寿材,人活着置办的叫“喜材”。一些家境尚好的人家,子女为显示自己的孝心,为老人冲喜添寿,会在老人生前替他打“喜材”。这也是为了“临时不作难”。打喜材要按喜事办。开工之日,本家放鞭炮,说喜话,喝喜酒,吃喜饭,给木匠喜钱。打喜材过程中,始终将棺材口朝下,因口朝上犯“装人之忌”,不吉利。完工之后,才进行翻材。这一步也是打喜材的“关口”。翻棺材时,要先点烛焚香,放鞭炮。接着,在鞭炮声中翻材,就手在棺材中放些糕果压棺。有时,老人为了冲喜,会在喜材中坐一会儿,寓意已死过一回,以后会长命不死。翻材好后,要将糕果换成创花木屑,寓意“荣华富贵”。然后,将棺盖好,放在适当位置。最后,本家撒喜果,散喜钱,发喜封子(红包)。一般来说,棺材放好后,不允许再次开棺或移地方,否则会给老人带来灾殃,不吉利。 老李头说完这些,让李卢留下来守义庄,关嘱咐说:“灵魂若是回棺了,便会将棺材盖缝下的香头拔入棺中。如果过了亥时还有灵魂没回来,就赶紧来叫我。”说完,老李头回后堂睡觉去了。李卢虽然害怕,但师命难违,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不过一想到自己要和这几口棺材过一夜,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汗毛直竖。他向四处看了看后,小心翼翼地将义庄的木门关上。一直睡到后半夜,李卢只觉得寒气逼人,打了个哆嗦,就被冻醒了。他见木门大开,不觉心中纳闷,转念一想,怀疑是夜风吹开的,就站起身来去将门关上。可门刚刚被关上,又刮起了一阵寒风,将木门吹开了。“今天的风真大。要变天了吗?”李卢心中一嘀咕,随手又将门关上。他刚转过身,“吱嘎”一声门又开了。李卢耍起了脾气,抬腿便是一脚,可那门却反弹回来,重重地撞在了李卢的额头上。这一下,李卢着实慌,心知其中定有古怪。就在此时,义庄里的一口棺材开始不停地颤抖,震得条凳也摇摇晃晃,“咯咯”作响。 李卢见棺材开始乱摇,吓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可他转念一想明白了其中缘由。刚才可能是亡魂回棺了,自己的一脚,大概是惹恼了“他”,如今耍起脾气来了。于是,他冲着棺材拜了几拜说:“恕罪恕罪,不知不怪,不知不怪。”棺材这才停了下来,把香头拔了进去。李卢悬着的心才总算放了下来。他一一检查过去,发现各棺的香头都已不在了,这才闭上门,安心地伏在案上睡觉了。 李卢一夜受了惊吓,又吹了寒风,感到头痛得厉害,浑身乏力,却怎么也睡不着。直到次日清晨,他也还是回不过劲来。“李卢,怎么样啊,没什么事吧?”老李头从后堂走出来。 “没什么大事,只是昨夜受了寒,人难过得很。”李卢给师父行礼。 “哦,我给你好好脉吧。”老李头冰凉的手指按着李卢的腕口。“是受了些风寒,昨夜还受了惊吧。有些心悸。不要紧,我开付方子,你到镇上去抓药吧。”老李头伏在案上开了一张药方给李卢。李卢小心翼翼接过去。老李头又让他顺道去镇上去买些荤素菜和香烛黄纸。说着从怀里取了钱钞给他。李卢接过钱,正欲出门,又被老李头唤住。他回过身来,看见师父拿了一根九寸来长的桃树枝给自己,说:“把桃枝压在香烛黄纸上,就不会被那些孤魂野鬼夺了去。”李卢受命,出门而去。 义庄离镇上的集市大约有二三十里路,李卢买了各种东西,又在镇上吃过午饭,休息了会儿,就回来了。身上乏力,步子便慢,走走停停,李卢回到村子时已是日头西沉。他提着买来的物件,见已来到义庄前,便又停下来稍作歇息,用力抹了把脸上的汗,又揉了揉腿脚。此时,太阳已完全落山了。山里的天黑得快,不一会儿,便月出东山,繁星点点。李卢感到腹中饥饿,便不再多做停留。迈了几步,跨进了义庄的院门。走了两三步,他发觉不对劲。这里并不是义庄!回过头去,来的路也变了!自己正只身在一条陌生的小路上。刚才的院门也消失不见了,前后都是望不到尽头的小路,一时间吓得他脑袋发蒙。他扯着嗓子大声地喊了两声,也不见有人回应。无奈,他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走。 可是这条小路好似根本没有尽头,无论自己怎么走,身边的事物几乎都不曾变,好像自己就在原地打转。可是这路直来直去,他根本没拐过弯。于是他蹲下身来,在地上用石块堆了个标记,又继续往前走去。走了许久,他确定了,自己确实又回到了原地,因为他见到了自己做的标志。“这莫非就是‘鬼打墙’?”李卢心里咯噔一下。他听老人们说起过,“鬼打墙”是鬼设的障眼法。你在它的障中无休止地行走,实际只在原地转悠。最终只会精疲力竭而死!想到此处,李卢不免心如死灰,他努力回想老人是否有说起过其中的解法,可又实在想不起来。 突然,他灵光一闪,既然这条小路是一个循环的圈,那么只要避开小路从别的地方走,就不会陷入无限循环中了。于是他沿着小路垂直的方向,向一片无边无际的荒野走去。走了许久,李卢感到有一堵无形的墙挡住了自己去路。他用手摸了摸,墙仿佛很高,要翻过去根本不可能。他只能沿着墙根不断往前走。走着走着,他看到了一条小路,还有一堆石块!不!他依旧在“鬼打墙”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