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风起大宋

更新时间:2021-01-06 18:58:39

风起大宋 连载中

风起大宋

来源:落初 作者:魔冥王 分类:历史 主角:姜德王明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风起大宋》是魔冥王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姜德王明,书中主要讲述了:大观四年,随着一声惨叫,一个少年在四个顽童的面前从天而降,从此这个世界多了一个变数。 这一年,蔡京离开了东京,高衙内还没学会调戏人妻,白山黑水中的壮汉孤傲的看着天空,耶律延禧不停的赶向下一个狩猎处,开封府里的皇宫中,到处都是从江南运来的奇花异草和飞禽走兽。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不叫陛下,叫官家的时代,这个是一个文采飞扬的时代,这是一个钢铁产量超过整个欧洲的时代,这是华夏文明的鼎峰时代。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一纸黄贴便可倾家荡产,随手一划便可失去田地,盖世英雄被莫须有的话折磨至死的时代,一个华夏文明堕入黑暗之始的时代。   变数有了,一切还会是一样的吗?一群(1937):46497019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姜德问道“他既然是你们的好友,为何你们三人不去向家里要些钱财救助于他?”

张显嘴里哼道“谁...谁和他是朋友了,我们只是看他可怜罢了。”

姜德摇摇头,心中暗笑,这一路上也见到不少其他的少年,这三个熊孩子对他们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唯独对岳飞另眼相看,这小孩子的友谊他也有些搞不懂了。

王贵埋怨的说道“我们不是没说过,爹爹也是愿意的,但岳飞不愿意。”

岳飞抓了抓脑袋,嘴里说道“我们全家都知道三位员外是好人,我们现在吃的住的,包括这田地都是借你们王家的,怎能得陇望蜀,不知好歹呢?而且我那爹爹是老毛病了,原来也有郎中开过药,多吃几贴就会好。”

姜德摇摇头说道“这可不行,正好我今天闲来无事,不如一起去看望一下你爹爹吧,却也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岳飞便道“自是方便的,待我忙完便可。”

姜德点头说道“那好,我们也去准备些礼物,否则倒是说我们不懂礼数了。”

说着,姜德也不等岳飞回话,便对三小说道“你们是否同去?”

汤怀是个急性子,叫道“岳家小哥,你这农活几时能做完,不就是除草嘛,我们一起来就是。”说着就招呼张显和王贵准备下田。

岳飞连忙拦住问道“你们知道哪个是苗,哪个是草吗?”

三小看了看看上去几乎差不多的粟苗和野草,这才收回脚,姜德摇摇头说道“我们在这里等你吧,你们三个愿意等就等,不愿意自己去玩便是。”

三小互相看了看,对姜德说道“我们等得。”

岳飞见状,收拾起来说道“也罢,草也除的差不多了,我们一起回吧,总不能让客人久等吧?”

姜德笑道“你这样快,我又没时间准备礼物了。也罢,等我一下。”说着,姜德躲到大树后,不一会儿就拿出一大包的东西说道“我们去吧。”

这一手把岳飞等人看的是一愣一愣的,唯独王贵毫不吃惊的说道“哼,现在知道厉害了吧,我说过了,姜小郎可厉害了!”

姜德哼了一句说道“你们三个还不快来拿东西,还要我拿着不成?”又对岳飞说道“这都是雕虫小技,不足挂齿,以后你就会习惯的,我们走吧。”

岳飞走上来后,对姜德施礼问道“多谢小郎君,只是我母亲说过,无功不受禄,这些礼物倒是不敢拿了。”

姜德看着岳飞小大人的样子,再想想王贵这三个熊孩子,不禁感觉到这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啊。嘴里说道“哪里有空手去看病人的,这是礼,好了,你不要管了。王贵、汤怀、张显,拿着东西开路!”

岳飞再次感谢后,这也跟着走了上来,看了看姜德头上奇怪的发型,终于忍不住问道“却不知道小郎君到底是何人,如何来到此处?”

姜德还以为岳飞绷得住,笑道“我啊...是个普通人啊,我是被我父亲送到这里的。”

“原来哥哥也是有爹爹的啊?”张显惊讶的问道。

姜德打了他脑袋一下说道“废话,难道我是孙悟空,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不成?”

“孙悟空是谁啊?”张显捂着脑袋问道“还有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人吗?”

姜德一边走一边回道“倒也不是个人,是个猴,也罢,这路上也无聊,我就和你们说说这个故事吧。话说上古时代,天地混沌,直到盘古开天,才有世界万界,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赡部洲,曰北俱芦洲....”

四小哪里听过这样神奇的故事啊,等五人来到岳飞家前时,姜德已经说到了孙悟空大闹天宫,四小听着孙悟空吃蟠桃,偷仙丹,激动的手舞足蹈,看到姜德停了下来,王贵叫道“后面呢?后面如何了?”

姜德笑了笑说道“后面的故事以后再说吧,岳飞,这就是你的家了吧?”

只看到这是一个院子,三间黄土瓦顶屋,虽看上去破旧,但却收拾的很干净,岳飞点头说道“正是此处,诸位稍后,我先和我母亲汇报一声。”

没一会儿,岳飞让众人进去,一个穿着破旧布衣的妇人走了出来,她脸上略带愁容,对姜德等人施礼说道“怎么还劳烦王小郎你们来了?咦,这位是?”说着,看着奇异发型的姜德问道。

姜德摸了摸短发,不禁觉得自己这个头发还真是遭人注意啊,嘴里说道“小子姜德,四天前遭难到了此地,被王贵和岳飞几个搭救,听闻岳飞爹爹有恙在身,特来看望。”

姚氏点点头说道“见难搭救,本是应该,我们一家昔日也是被王员外搭救的,才能活到今日,快请进吧,只是家中无甚好招待的,却是失礼了。”

说罢,姚氏对岳飞说道“大郎,你且去东边你李大婶那求个鸡蛋,让为娘给你们几人冲个蛋羹也好。”

姜德连忙拦住说道“大娘莫要这样,如此一来,我们日后都不敢上门了,岳飞,你且带我们去看看你爹爹。王贵,把礼物给岳大娘!”

王贵三人听话的拿着东西送了上前,姜德说道“也没什么好东西,也不知道你们这里缺什么,这都是一点吃食,且拿着给岳飞吃,另外这桂圆、红枣都是补身的,可以熬汤再加上这个红糖给岳飞喝些。”

原来姜德让这三个小孩拿着的分别是三袋桂圆干、三袋金丝红枣和一大袋红糖,刚好花了三个积分,姜德本想拿些水果,却发现任何一种新鲜水果都无法兑换,也不知道为什么。

姚氏叹道“这都是名贵之物啊,实在是...飞儿,你和小郎们去看看你爹爹,我去生火给你们熬一个桂圆红枣羹。”

这个姜德却没有阻止,只是道谢,这时姜德也得到了收到姚氏好感点的系统消息。

五小一起入到房内,只看到一张木床上用麦秆垫的床垫,一个中年男子躺在床上盖着虽然陈旧,却很干净的被子,男子的脸色发黄,时不时的咳嗽几声,可以听出肺部似乎有些问题。

男子看到众人后笑着说道“还劳你们几个小郎来看望老汉,老汉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咦,这位小哥是?”

岳飞对岳和说道“这位是姜小郎,名唤姜德,也是儿的朋友。”

岳和点点头说道“姜小郎我一看便知道是读过书的人,颇知礼仪,飞儿是个鲁莽之人,还请姜小郎不要嫌弃,多和我家小郎走动。”

岳和毕竟当年也是一庄之主,看人也是有一手的,四小进来之后,他便发现四人是以姜德为尊,而这三个熊孩子他是再清楚不过了,天不怕,地不怕的,能听姜德的话,就可以看出姜德身份的不凡,虽然姜德身上穿的非丝非绸,只是普通布衣,但岳和也知道,看人莫看衣,品人先品言,从姜德的谈吐中就可以知道姜德的家教并不差。

姜德看着男子床下,有一个痰盂,里面可以看到黄色浓痰,便对岳飞问道“岳飞,不知你爹爹为何生病?”

岳飞摇摇头说道“此事我却不是很清楚,只是自记事起爹爹便身体不好了。”

这时姚氏又走了回来,拿着一些桂圆干进来放在一边,听到岳飞说的话,便叹道“其实我们岳家并不是内黄县人,而是汤阴人士,岳家在当地也算有些名望,我记得那是崇宁二年,一天突然有一只大鸟在我们屋顶上叫,然后我就生下了大郎,我家良人大喜,就摆下酒宴庆祝,怎奈天降大祸,山洪暴发,一场大水冲毁了岳家庄,我抱着大郎在一口大缸里一路飘到此处,多亏王员外见我等可怜,收容我等在此乞食,当时我还以为他爹爹就这样去了,没想到两年后,他爹爹却寻了过来,原来当时他爹爹爬上了一颗大树,活了下来,只是坏了身子,这身体一直就没再好过了,虽然有郎中开了药,但时不时的总是要犯。”

姜德奇道“原来如此啊,但这样说的话,岳家在汤阴应该有些财物田地,这大水早已退去,为何不回去,一来可以回归故里,二来也有钱财治病啊。”

姚氏点点头说道“按理是该如此...只是..哎,这大水一来,我们什么都没准备,田地契约早已失去,等我们回去问的时候...罢了,此事不说也罢。”

姜德看着姚氏这样,也知道必有隐情,只是人家不说,也不好追问,想了想,又和岳飞、岳和闲谈了几句,等得到了岳和的好感点后便带着三小准备离开,岳飞自然是送到了家门口,到了门口,姜德突然问道“岳飞,你的志向是什么?”

岳飞愣了一下,志向?这个词语对只有七岁的他还太遥远,他想了想,摇摇头,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姜德笑了笑问道“陕西隐士周同周老相公明天要授课了,不如你来听听如何?我看你院内有沙盘竹笔,可见你也是好学的人。这人还是要多多学习的,你总不能一辈子在田中乞食吧?”说完,便带着三小离开了。

姜德的一端段话可是使得岳飞心中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回到家中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心思,姚氏看出岳飞有心事,便问道“大朗你是否有心事?何不和娘说说?”

岳飞想了想,咬咬牙说道“今日姜家小郎君离开时问我有何志向,我也答不出来,又问我是否想读书,说明日有隐士授课,我也是说不出,只觉得心中苦闷的不行。”

姚氏点点头说道“孩儿长大了,自是需要学习本事的,岳家本也是大户,如今沦落至此,你也是需要光复家门的,这样罢,从明日起你便去学院外旁听,看你自个是否有兴趣,如有,便不要再下田了,但旁听毕竟是无礼之事,我们虽无束脩,但也有把子力气,你到时候看着学院中有什么需要你的,需要做点什么以作报答。”

岳飞大喜,但又担忧的说道“那田地该怎么办?”

姚氏摸了摸岳飞的头说道“你爹爹最近身体已好了不少,此时田已经出苗,也不许要太多人力,我可以应付的过来。”

岳飞只觉得鼻头一酸,扑在姚氏的怀中哭了起来,只觉得心中对不起姚氏。

姚氏笑了笑说道“都已经7岁的儿了,怎么还哭起鼻子来了?对了,今日来的那个姜德我看是个好儿郎,你多和他接触会有好处。他又送了我们不少礼物,你日后须报答于他。”

岳飞哎了一声,表示记住了。

另外一边,回去的路上,三小又开始叫着姜德继续说那没说完的西游记,姜德摇摇头,继续说了起来,一路上三小听得是眉飞色舞,不一会儿便一起来到了王家,王贵突然想起来什么,对姜德问道“我们明天准备给那周白胡子一个教训,你来不来?”

姜德一看这家伙还记得这个呢,笑道“我劝你不要犯傻,他可不是好欺负的。”

王贵哼道“总是要试一试的。”说着就招呼张显和汤怀去找铁尺。没一会就回来,王贵挥舞着铁尺说道“我就不信这一下下去,那个老头还能抗的住。”旁边的汤怀、张显二人连连点头,可见这一招他们也不是第一次用了。

姜德摇摇头说道“我敢和你打赌,到时候倒霉的一定是你,其实要给他个下马威也不应该这样硬碰硬。你们都是有脑袋的,怎么不知道用点聪明的做法?”

汤怀走上前问道“什么聪明的做法?”

张显也说道“要是姜小郎君说的有道理,我们就听你的。”

姜德嘿嘿的说道“我看那周老相公应该是读过些书,但他是学武出身,必定不如那些真正的大儒,你们大可以找一些书上的问题去考考他,这样你们的爹爹也说不了你们什么,不是更好?如果问的好了,说不定还会被夸奖你们学习用心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