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小凤皇慕容冲

更新时间:2021-01-08 18:15:17

小凤皇慕容冲 连载中

小凤皇慕容冲

来源:落初 作者:梅乡客.QD 分类:历史 主角:郑杰秦兵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小凤皇慕容冲》是梅乡客.QD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郑杰秦兵,书中主要讲述了:深夜,因为多日延时加班,极度疲劳的动漫实习生郑杰好不容易乘上一辆从未守时的公交车,刚睡着不久,就被颠醒了。  诡异的是,原本繁星点点的夏夜变成了白雪皑皑的寒冬,而那辆只载着他一个人的宽敞的大巴车也变成了古朴的马车。  郑杰无奈地撩开窗帘朝外看去,但见窗外的古城内,尸横遍野、哀嚎震天、火光四射,整个世界都变了。  郑杰几乎崩溃了,忽听得有人轻唤道:“凤皇,别怕!”。  郑杰转身一看,这才发现,身旁多出来一个美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苻坚离开刚刚封名的凤仪宫,在侍卫的陪同下,径直赶往咸宁宫而去。

尽管小凤皇慕容冲和清河公主是苻坚相中的最心仪的美人,却因染病而不能宠幸,多少有点让苻坚失望,刚刚还如兔子般奔跑的心脏忽然有点受伤的感觉呢。但是,在这偌大的后宫之中,从来不缺备胎!住在咸宁宫的宁妃便是苻坚常常临幸的宠妃。

却说郑杰这边,好不容易骗走了苻坚,将要迎来的却又是医界的一个专家,不用说,他这一点小小伎俩,肯定是要被识破的,那可是杀头之罪!

“冲儿!”隔着纱幔遮挡的那一道屏风的后面,传来清河公主咳嗽的声音。

“清河姐姐!”郑杰心头一颤,清河公主可是他穿越来燕国的唯一的亲人,若是这唯一的亲人倒下了,我可如何是好?这样想着,便不知不觉地显得更加紧张了,连忙三步并着两步的跑过去,靠近了纱幔屏风,侧耳贴着纱幔,追问道,“清河姐姐,你怎么啦?”

“清河后脑勺疼痛难耐,脖子转动受限,咳嗽厉害,许是这几日天寒地冻、又舟车劳顿的,偶染了风寒了,冲儿大抵也是如此吧?”清河公主一边咳嗽,一边解释道,“我从小体弱多病,常有御医为我把脉,久了,也有些明白了,这是风寒的症状。”

郑杰何等聪慧?听了清河公主的话,他便知道,这分明是在告诉自己,一会儿等御医来了,必要的做些姿态、装装样子,莫要慌张露馅。

领会了清河公主的苦心,郑杰这就揉了揉嗓子、捏了捏鼻翼,叨唠了三两下,跟着咳嗽起来,有模有样的回道:“姐姐,果真是的呢。”

正说话间,门外,侍卫已将御医带来。

亏得清河公主有先见之明,让郑杰懂得风寒病的一些症状,这就派上了用场。

等御医进得凤仪宫来,郑杰还在揉捏嗓子,好一阵咳嗽。

“死了便罢,省得这般受罪!”郑杰一边咳嗽一边愤愤地嚷着,当然,这是故意嚷给御医和侍卫听的。

隔壁,清河公主知道有诈,却也佯装痛心疾首的样子,竭力劝慰郑杰,道:“冲儿,莫要难过,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疾患么?如何就这般没了出息?轻易就想到了死?若是父王在天之灵有知,岂不更为心痛、难以瞑目了么?!……”

许是装佯太过逼真,郑杰咳嗽竟然受不住声,这就憋红了脸站着,任由隔壁的清河姐姐“训斥”,故作不知御医来临,自管投入地演一回戏。

进得门来,乍一看到郑杰的娇容,老御医竟也呆立了半晌,他神情复杂的张大嘴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想必是对来自异国的这二位“勾魂者”持有偏见,老御医的那个样子,也慢慢地有所改变,递进为厌恶大于欣赏的表情来,于是,紧跟着就放下药箱,示意郑杰撸起衣袖,好让他搭脉。

“近来可有哪些不适?”老御医把脉,没能搭出有任何的不妥,便皱了皱眉,没有称呼的直接问郑杰,很明显,语气很是有些生硬。

郑杰依旧咳嗽一声,略显费力地答道:“最近就是觉得后脑勺疼,连带着脖子转动不灵活,怕寒怕风,穿再多的衣物也感觉浑身冷飕飕的……”

“张大嘴巴,将舌头伸出来让我瞧瞧。”老御医好没耐性地直接打断郑杰的话,一板一眼的命令道。

郑杰有些犹豫,眉头紧蹙了一下,趁老御医不注意时,赶紧忍痛咬破自己的腮帮子,立马流了些血来,然后,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十分配合地伸出舌头。

老御医拿宽宽的竹签压下郑杰的舌头,看到被咬破的腮帮子流着血,扰乱了视线,便草草收回竹签,问道:“是否感觉周身酸痛、咳嗽痰白质稀?”

“是的。”郑杰回答的很果断、很干脆,然后又故作紧张地追问,“我这是怎么啦?莫不是要死的节奏么?”

老御医表情漠然,他也不言语,只是提起毛笔,埋头开起了药方。

郑杰伸头想看,却被老御医故意遮挡了,让郑杰始终不能见到一个字,临了,老御医卷起写好的药方递给身旁的一名侍卫,嘱托道:“交由药膳房备料,按剂量熬制即可。”

接了药方的侍卫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老御医随即收拾药箱,根本不理会郑杰,这一刻,他权当郑杰是一团空气了,一脸严肃的对另一个侍卫道:“还有一个呢?领我去看看。”

随后,只听得“哐当”一声响,门又被重新关上,只留下郑杰呆立在厅中。

……

咸宁宫外,不远处,苻坚倒背着双手,踱步前行,隐约可以听得宁妃教小公主吟诗的声音了。宁妃唸一遍,小公主跟着唸一遍,听起来似乎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同时,却又藏匿着些许的酸涩和隐晦。

苻坚停下脚步,仔细地辩听着,正是京城里流行的那句“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曾经是凤皇,如今变**。”

苻坚略显不悦,脸色阴沉了下来,心中愤慨:“如此难入大雅之堂的顺口溜,言尽羞辱,实则藏有腹诽本王之意,寡人正要彻查此诗出处!刚刚也在凤仪宫外呵斥了宁妃,竟然这般不长记性?难道严禁不住了?宁妃这是要捉弄寡人么?莫不是要造反了不成?无聊的诗词,真是误人子弟!”

苻坚虽贵为大王,却隐忍不住地要发怒,正欲快步上去踢门而入,后面却匆匆跑过来那个看管慕容冲的侍卫,手里捏着御医开出的药单靠过来,请住了秦王苻坚。

咸宁宫内,烛光闪烁。

宁妃曾经倍受宠爱,如今却因为来了个慕容冲和清河公主,使他惨遭冷落,不免心中悲凉。可恨的是,刚刚又因在紫宫外被苻坚训斥,不由得宁妃心存邪火,依然故我地一遍又一遍地叫小公主唸那歪诗,在这一遍又一遍的吐槽中,内心的恶气似乎得以释放,却全然不知苻坚正怒气冲天的过来了。

侍女雅兰小心地站在一旁,她仿佛听到外面的动静,转身就要开门,却被宁妃叫住了,道:“雅兰,你身为公主的伴读陪练,且实话告诉本宫,最近小公主可有长进?”

雅兰看着宁妃,面露难色,迂回而答:“娘娘!荀子有训,曰,‘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

宁妃若有所悟地挥挥手,示意雅兰出去。

打开屋门,但见苻坚捏着药单,正欲转身,雅兰自是惊诧万分,连忙跪拜在地,道:“奴婢不知大王驾到,请大王恕罪!”

正闭目沉思着的宁妃听了雅兰惶恐不安跪拜苻坚的话,喜极而泣,急忙拉着小公主奔到门口,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颤连声道:“臣妾恭迎大王!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岂料苻坚却不领情,他一甩衣袖,看也不看一眼宁妃,怒道:“不省心!”

宁妃甚是懊悔,刚才不该在凤仪宫那边逞强,已经被苻坚训斥过一通了,自以为大王这番过来是要给予安慰的,谁知又被骂了,甚感委屈,又佯装无辜地哭道:“大王请息怒,莫要伤了龙体!臣妾尚不知所犯何事?……”

可惜,不等宁妃说完,苻坚已经拂袖而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