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飞鱼服和绣春刀

更新时间:2021-01-10 22:36:33

飞鱼服和绣春刀 连载中

飞鱼服和绣春刀

来源:落初 作者:小古董儿 分类:历史 主角:张辑张公公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小古董儿的原创小说《飞鱼服和绣春刀》,主角张辑张公公,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杨旭,一个壬寅宫变的遗孤。因锦衣卫指挥使的一念之仁,而成为了一名锦衣校尉。虽只是个小人物,却依旧能够搅动风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嘉靖三十七年,京郊。

刀光一闪,碗口粗细的木桩,顺势被劈为两段。

“好!你小子有长进。”五十岁开外的老汉,正满眼含笑的看着院中劈柴的年轻人。而像这样的情形,已在这院中持续了十数年之久。

年轻人回过头,脸上同样洋溢着自信的笑容。“爹,从明天起,我是不是就不用这样的劈柴了?”

听着二人的对话,他们应该是一对父子。

“当然。”老汉很是高兴。“这些个木头已经帮不到你了,剩下的就只有和人交手,才能够使你的刀法长进。不过你要记住,你左臂的力量极为惊人,不到万不得已时,你不可轻易使用,以免伤了无故之人!记得你十岁那年,差点将地保给摔死。如今你已长大成人,且不可在那样的莽撞行事了!”

“那么,爹你是不是可以让我去...”说话时,有一种兴奋之色,正跃然于年轻人的脸上。

老汉说道:“如果你说的仍旧是之前的那件事,门儿也没有!”这一句话,令年轻人的脸色立时垮了下来。

年轻人依旧试图说服自己的父亲。“爹,如今沿海倭寇肆虐,朝廷正值用人之际,我情愿...”

“打住!”老汉没有耐心听自己儿子的长篇大论。“你小子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锦衣卫,那是多么体面的差事,旁人就是挤破了脑袋,也甭想进了锦衣卫的大门。可你倒好,偏偏要去福建打倭寇,这不是舍了西瓜捡芝麻吗?”

而年轻人有自己的考虑。“爹,我在锦衣卫里只是一个普通的校尉,连一个毛贼都碰不到,还谈什么建功立业,保家卫国呀!”

“哼!”老汉冷哼一声,“锦衣卫,自太祖爷创立时起,就是朝廷的柱石。你爹我就是锦衣卫出身,你如今接了我的职,就安心的给我在锦衣卫待着。其他的地方,你想也不要想。哼!”

这对父子之间的谈话,以老汉的一声冷哼而结束。

父亲转身回了屋,看其始终在微微摇晃的脑袋,便知道他对自己儿子的这般想法是多么失望。

年轻人看着自己父亲的背影,嘴唇微微轻起,似是还想要继续与自己的父亲讲道理。

“杨旭、杨旭!”可院外的两声高喊,却是令他将口中想说的话又咽了下去。“已经这么个时候了!”杨旭瞧了一眼院外落日的余晖。

院外,是自己的好朋友。自己在锦衣卫中唯一的好朋友。

“杨旭,你的功课做完了?”隔着单薄的篱笆墙,院外的一个胖子一边向着杨旭挤眉弄眼,一边开口询问。

“恩!”杨旭点点头,而且嘴角还想着屋内的方向撇了一下。就像是在告诉对方,“我爹今天的心情不好,你最好不要惹他。”而对方,也没有让杨旭失望,给了杨旭一个“明了”的眼神。

“杨伯父,小侄来看您了!”说着话的功夫,胖子已经进了这座小院。

屋内,传出杨老汉不冷不热的声音。“你小子又来做什么?”

胖子说道:“杨伯父,小侄的是来叫杨旭去赴宴的。”

“赴宴?赴的什么宴?”

“是这样的。今晚啊,我们锦衣卫的同僚们在酒楼聚会,他们谁也请不动杨旭,这才叫我来的。”

“好,去吧!”杨老汉倒是很愿意杨旭能多和锦衣卫中的同僚交往,希望可以借此打消杨旭去福建参军的念头。

“多谢杨伯父!”话音才刚落,胖子已经拉着杨旭的胳膊,跑的不见了人影。

........

“喂、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杨旭很不情愿的挣开了胖子的手掌。“今天吃饭又是搞的什么噱头啊?”

胖子神秘一笑。“当然是我请你喽!”

“还有呢?”

“没了,就我们两个人。”胖子说道:“如果我不那样说的话,你老爹会让你和我出来吗?”

“就你小子机灵。”

“那是自然!”

两个人边走边聊,时间不大就进了城。原本,四、五里的路程,对于两个大小伙子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对了!”胖子又突然见响起了什么。“杨旭,你真的想要到福建去投军吗?”

提起这话,杨旭自然是满肚子的不痛快。“刚才夸了你机灵,怎么转眼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哈哈!看你这幅哭丧的表情,就知道你老爹又因为这个件事把你臭骂了一顿。”胖子完全不顾街上行人的目光,肆意的放生大笑。不过笑完之后,胖子却也尽到了一个朋友的职责,开导起了杨旭。“其实,你老爹也是为了你好。你看,京城里上百万的百姓,那个不羡慕我们锦衣卫?你有何必非要去打倭寇呢?”

“恩?”杨旭扭回头,盯视这身旁的胖子。“大丈夫岂能偏安一隅,眼看着倭寇肆扰边疆却视若无睹。”

“打倭寇有旁人呢,咱们锦衣卫负责的就是京城这一片。”

“大丈夫生正逢时,若不建功立业...”

“在锦衣卫,同样可以建功立业啊!”

杨旭摇摇头,一副视对方为“朽木不可雕”的姿态。“你我每日不是在锦衣卫衙门里当值,就是在这大街上巡视,什么时候才能建功立业呀?亏你爹给你起了个‘刘耀祖’的名字。难道你就凭借这个锦衣卫的身份光宗耀祖吗?”

“杨旭!”刘耀祖也将声音提高了不少。即便是涵养再好的人,被旁人这样的羌白,心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是你老爹不让你去,你冲我发的什么火啊!再说,就以你这样的性子,到了军营也不见得就会比在锦衣卫混的要好!”

“我...”刘耀祖所说的话,令杨旭没有办法反驳。

见杨旭的情绪稳定了下来,胖子又换上了一副笑脸。“这就对了嘛!既然你已经进了锦衣卫的大门,就要处处为锦衣卫着想。至于沿海的情形如何,就让朝廷去操心吧。”

接下来的路上,胖子为了曾强杨旭的信心,给他讲了很多关于锦衣卫的故事。“由打太祖年间说起,锦衣卫历经几次兴衰,却依旧屹立不倒,如今却依旧深受朝廷倚重。将来,锦衣卫有许多的大事要做,那才是男子汉建功立业的好时机。”

似这样的话,胖子说了一路,而杨旭听了一路。不管他能否听的下去,又是否相信这些事情的确存在,但能够有一人与他聊天,也令杨旭本身觉得轻松了许多。

傍晚十分,酒楼可以说是人满为患。若不是刘耀祖先一步定下了位子,他们只有令找别处了。

刘耀祖的父亲,是京城中的一大米商,颇有家资。不过,在这京城脚下,却是官宦人家的地盘,即便是富商巨贾的儿子,酒楼也只是给他们留了大厅中的一个位子。

胖子说道:“实际上,我更加喜欢这种热闹的分为,楼上的雅间,毕竟太过冷清。”

“我说刘大公子,你就别在这丢人了!”

“嘿嘿,我这是...”胖子调侃的话语刚说出了一般,便突然间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而且他突然死盯着门口,双眼瞪的像铜铃一般嘛。

杨旭扭回头,顺着胖子的目光看去。

门口处,走进一名身材偏瘦的男子。而男子像是身体多病,脸色煞白,始终都在低着头。

“这是?”杨旭觉得这人有些熟悉。

“这是张大人!”

“哪个张大人?”

胖子说道:“还能是哪个?锦衣卫指挥使,张辑张大人。咱们两个的上司!”

“张大人怎么会在这,而且还是这样的一身打扮!”

胖子猜测道:“可能是有什么事情,不想让旁人知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就当什么都没看见。”说完,胖子将身子压的更低,整个人都要趴在桌子上了。

这位锦衣卫指挥使张大人自打进了酒楼之后,便有一人迎向了他。“这位老爷,您楼上请。我家老爷等您多时了!”

这人看起来就像是酒楼的一名小厮,不过却又比之精明的许多。他的眼睛滴溜溜乱转,可目光却始终都放在张辑的身上。很明显,这人的任务不只是领路,更是在监视着张辑。

“喂、别看了,他们就要过来了!”

胖子与杨旭所在的桌案,正巧就摆在楼梯旁。若是张辑两人去往楼上的雅间,必然会在他们的身旁路过。而胖子不想让自己两人卷入到上司的秘密中,所以才低声的提醒杨旭。

杨旭也学着刘耀祖的样子,将头趴在桌案上,一只手臂还特此挡住了侧面的脸庞。像酒楼中吃醉的酒客,多半都会是这样的姿势倒卧在桌上。不过,他们别说酒了,就连菜都还没吃上一口。

光洁的桌面上只有他们两个年轻人趴在上面,这本身就是奇怪的一暮。可是,张辑身旁的这名小厮却是太过于关注张辑本身,而忘却了观察周围,才没有注意到他们。反而是张辑,将这两个“小家伙”的举动看在了眼底。

“咚、咚!”桌面发出了两声轻响。而杨旭两人,也随着桌面的轻响,而缓缓的抬起了头。

桌旁没有人。

“呼!”胖子长出了一口气。“这要是让张大人发现我们撞破了他的秘密,岂不是很尴尬!”

“我想,他已经发现我们了!”杨树伸手一指楼梯的方向。“你看!”

却见张辑正走到楼梯的当中,侧过头对着身旁的那名小厮,似是在与对方低声的交谈这什么。而张辑的双手背负在身后,左手掌心扣着右手手腕,右手四指不停的伸直、弯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