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清末1909

更新时间:2020-02-07 19:06:57

清末1909 已完结

清末1909

来源:落初 作者:绝壁滑沥沥 分类:历史 主角:叶开沣 人气:

新书《清末1909》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绝壁滑沥沥,主角叶开沣,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1909年,庞大的亚东帝国仍旧风雨飘摇,黄龙旗下,权力的宝座正摇摇欲坠。这一年,宣统改元,载沣监国。这一年,皇家禁卫军成立,立宪运动方兴未艾。这一年,中华版图还是秋叶海棠,从库伦到唐努乌梁海,从迪化到日喀则,天朝壁垒犹在。这一年,清朝仍是亚洲第一大国...同样是这一年,孙大炮还在旧金山募捐,袁宫保还在洹上村垂钓,宣统帝还没有断奶,一个心自现代的将星却已经将晚清政局搅翻了天,施云布雨,阴谋阳策,是扶摇直上,还是问鼎大权?叶开磨了磨指甲,无声笑笑:“咱么...还是觉得把东西握在手心里实在。”重要提醒:非鞑子文!是卧底文!权谋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步流星的往前迈,叶开急忙奔向内卧,丫鬟和下人们被隔在了房门外,乱成一团。

看见叶开回来了,一群人立马凑了上去,叶开没有搭理,径直从人群中央穿过,直到看见紧闭的卧室房门,他才回过头来,直截了当的问道:“夫人在里面怎么样了?”

领头的丫鬟慌慌张张地回答道:“夫人刚才昏过去就一直没醒,大夫瞧了半天也一直不见好,说..说..”

“说什么!”

叶开一瞪眼,丫鬟直接跪了下去,身子颤颤巍巍抹着泪说道:“说夫人是中气不足,五行含虚,咳喘淤急,怕是好不了了。”

“混账!说的什么话!”叶开大声叱道,脸色一点点的阴了下来,一股直击心田的沉痛同一时间袭上心头,这个可怜的女人在史书上鲜有记载,给良弼留下三个嗷嗷待哺的女儿就撒手人寰,或许就是因为这次的病患而香消玉殒。

“兰娘,你可要挺住。”叶开在心中默默地祈祷,接着愠色问道:“容妍,容吉,容懿怎么样了?”

“格格们都挪到了偏房,都..都还睡着。”听到这话叶开稍稍平了一口气,这种事最好还是不要让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经历。

“起来吧,不关你的事。”说完这句话,叶开转身推开房门,一股浓郁的中药味扑面而来,地上正“咕嘟咕嘟”的熬着中药,三两个大夫在不停地轮流把脉,大丫鬟韩翠儿也跪在地上,在热水盆里不断地换洗着毛巾,不停地擦拭着兰娘的额头。

叶开的心脏砰砰作响,将此起彼伏的悸动狠狠的压下去,一步步靠近了这个可怜的女人,常年的病患让她的脸变得有些蜡黄,尽管昏迷好久了,还是时不时地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隐索的狰狞,叶开明白,这是疼的。

“翠丫头,夫人昏过去多久了?”叶开伏在床边,接过韩翠儿手中的毛巾,轻轻地敷在兰娘的额头上,韩翠儿挪后了一步,轻声回答着叶开的问题:“两个时辰前,夫人就一直不说话了,奴婢见形势不妙赶忙就找来了大夫。”

点了点头,叶开转过身来,冲大夫们说道:“兰娘虽然一直身子不好,可慢慢调理着,这大半年一直没什么出毛病,怎么会突然这样?”

几个老大夫相互对视了一眼,个个面露为难之色,缓缓说道:“良大人,夫人身子虚这是多年的老病根,虽然调理着,但总还有病根在那掺着,天气一凉这病就重了。”说完之后,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有些艰难的小心说道:“恕老朽们直言,夫人怕是挺不过去了,大人还是准备后事吧。”

医生的话犹如死亡宣判书般重重的砸在叶开的心头上,他缓缓转起身来,极力压抑着起伏的胸膛,脸上不怒反笑:“后事?”

叶开渐渐眯起了眼眸,一步一步向前,神色凶狠的仿佛搏命一击的亡命之徒,他冷声道:“神医们年事已高,还是先想想自己的后事吧,来人付诊金,送大夫们回家。”

几个人几乎是同时吓一跳,碍于叶开的身份,也不便多说些什么,低着头悻悻地走掉,赶走了大夫,叶开俯下身来,望着那张憔悴的脸,语调变的轻飘飘起来,“我的兰娘怎么会这样?”

忽然,叶开想到了什么,立马站起身来,向外面大声喊道:“来人,把夫人送到洋人的医院去。”

叶开突如其来的命令把大家都吓一跳,出人意料的,所有人都一动不动,有的只是面面相觑,窃窃私语。

看这情形,叶开顿时勃然大怒:“我的话你们都没听见!”

一个个都是噤若寒蝉,隔了半天才有几个人壮着胆子,细弱蚊呐的说道:“老爷,那洋人的医院动刀弄斧的,送到那夫人连全尸都保不住。”

叶开差点被气晕了,颤着身子半天说不出来话,这时候翠丫头从身后站了出来,瞧了一眼面前的人,板着脸利索的吩咐道:“桐生准备马车,朝梅,朝杏你们过来一起搀着夫人。”

.....

北京东交民巷同仁医院,急救室外,叶开正一脸疲惫的等待着,夜已经很深了,急救室里的无影灯一直亮着,叶开一刻也不敢放松,旁边韩翠儿守在门口,也是紧张的向里观望着,坐立不安。

门突然开了,一身白大褂的美国医生洛尔斯走了出来,叶开立马迎了上去,“医生,我的妻子怎么样了?”

洛尔斯示意家属不用着急,慢慢的诉说着病情:“夫人得的是肾结石,刚做完手术。”边说边用手在自己的腰部比划一下,生怕自己那有些蹩脚的汉语这位中国官僚听不懂。

“夫人基本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还要住院,我们需要调理一下,防止感染。”洛尔斯一般正经的补充说明。

听这个好消息,叶开总算松了一口气,如同过山车一般,缓缓挺到了终点线,嘴里不住的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回到家,已经是后半夜了,医院那边有下人守着,他倒是不用太担心,不管怎么说,兰娘有救了,但是,前前后后的折腾却让叶开有些提不起精神,或者这就是二十一世纪男人的通病吧,琢磨起政治游刃有余,这种料理家庭内部的事反倒是力不从心,兰娘一病,没有了女主人,这家里不知道又会有多少的麻烦事。

叶开一脸疲惫的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拧了拧发酸的眉头,房间里只有一盏油灯亮着,整个人几乎融在黑暗里。

这时候要是有一只烟就好,然而什么也没有,叶开陷入了罕见的呆滞状态,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老爷是在惦记着夫人?”身后面传来了一道温润如玉的嗓音,紧接着是刻意压得细碎的脚步声。

“翠丫头,你来了。”知道来人,叶开没有转头,右手慢慢的扶上额头,那里有些酸痛,然而,还等他伸出手,一丝滑腻抢先触到了那里,冰凉的触感让一切忧烦都化成了绕指柔。

“夫人晕前对我说,要我照顾好老爷。”

韩翠儿恰到好处的按摩着叶开的太阳Xue,后者索Xing也闭上了眼睛,充分享受着来之不易的短暂轻松。

“感觉爷好像最近不一样了。”片刻后,轻柔的声音在耳边盘桓着,听起来很是舒服,“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你倒是说说,老爷有什么不同?”淡淡的清香饶人耳鼻,叶开闭着眼睛揶揄道。

韩翠儿接着说道,手里的活儿倒是一颗不停歇:“爷从前虽然也天天忙,说朝廷这不好那不好,但每天都是劲头很足实,这些天,看着爷好像心里有事,不大开心。”

“翠丫头你倒是眼尖”叶开笑笑,“那你说爷应该怎么才能开心起来?”

“丫头不知道,但丫头知道爷是英雄,自然不会腻在女人堆里寻乐子。英雄见英雄才有话说,可丫头什么也不会,丫头只会给爷按按头。”

“丫头你这话爷爱听。”叶开哈哈一笑,权当做玩笑话。

“咱们府上木头脑袋的人太多,爷是英雄,肯定不待见,见多了爷也会不开心。”韩翠儿停下手来,凑到了叶开的耳边,轻轻的吐声:“丫头有个弟弟叫韩Chun儿,人机灵也勤快,爷肯定待见。”

叶开睁开了眼睛,嘴角露出了一丝细细的弧度,丫头你错了,爷不是英雄,但你是个聪明人,的确,聪明人和聪明人才有的说话,何况你还是个女人。

“过几天你把他叫来。”经历了今天的事,叶开心中也清楚,身边得有个自己人替他抛头露面,叶开摆摆手,向床边走去,“明天宫里面还有大事,爷还要睡几个钟头,记得准时叫我起来。”

韩翠儿会心一笑,安静的说道:“丫头不睡,丫头坐在外面等着天亮叫醒爷。”说完,弯下身来吹灭了油灯,然后悄悄挪着步子退了出去,小心斟酌着力气合上了书房的门,生怕打扰了酣眠的叶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