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之战神刘封

更新时间:2020-02-10 21:07:30

三国之战神刘封 已完结

三国之战神刘封

来源:落初 作者:谢王堂燕 分类:历史 主角:刘封曹军 人气:

主角是刘封曹军的小说《三国之战神刘封》此文是谢王堂燕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这一年,刘备的亲生儿子刘禅出生。  这一年,曹操号称八十万大军南下。  这一年,现代小会计穿越成为刘备的养子刘封。  尴尬的身份,近在眼前的劫难,远在将来的悲剧结局,熟知这一切的刘封,只有奋起反抗命运的安排,在这个伟大的时代,为自己杀出一个光明未来。  ——————  ps:书友群154583222;V群162686632。欢迎大家入群来讨论本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云眉宇间透露的怒意,令刘封感到一阵的不寒而栗。

额头带血的糜夫人躺倒在地,而自己却试图去推墙掩埋她的躯体,再加上自己养子的身份,不知内情的人看去,岂能不心生怀疑。

刘封心中本无鬼,被赵云这么一喝,心中便十分不悦,冷冷反问道:“云叔以为我又在做什么。”

赵云见刘封神色坦然冷静,一点都没有做贼心虚的样子,刀锋似的目光稍有缓和。他一跃下马,几步奔到墙下,单膝伏地伸手去试糜夫人的鼻息,骤然间神色惊变,抬起头来直视着刘封,厉声道:“主母她是怎么死的?”

刘封便默默的将之前发生的事复述了一遍,不过他答应过糜夫人,不会将她被曹兵侮辱的事讲出去,所以就重编了个理由,说糜夫人怕拖累他救阿斗脱困,所以才毅然选择了自尽。

“我怕曹贼寻去母亲的遗体,用来羞辱父亲大人,所以刚才正想推倒土墙掩埋了遗体,不想云叔正好赶来。”

刘封的解释坦然自若,没有半点香香吐吐,再加上他故作沉痛之状,赵云听罢这番解释,脸上的狐疑与震怒顿时烟销云散,隐约还有几分惭愧之色,似乎在为自己方才误会刘封而感到内疚。

“夫人她真是不应该,若再等片刻,有我赵云在,何愁不能保她杀出重围。”

惭愧之下,赵云又是一阵的唏嘘遗憾,英武的面庞上,流露出几分黯然。赵云跟随刘备半生,刘备待其如弟,在赵云看来,糜夫人既是主母,又是嫂夫人,这其中的感情,绝非刘封这个名义上的儿子所可比,糜夫人如今花容逝去,赵云乃Xing情中人,又如何能不伤怀。

“母亲是为了阿斗弟弟才自我牺牲,若想让她在天之灵安息,我们就必须保护弟弟杀出一条血路。云叔,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掩埋了母亲遗体,赶紧上路南下吧。”

赵云深吸了口气,旋即压抑了内心的伤感,便与刘封一起用力,将那面土墙掩埋。粗粗安葬过糜夫人,二人又在屋中寻了口水喝,稍适休息,便翻身上马南下去寻找大部队。

他二人现下所在的位置,距离与虎豹骑接战之地已有三十余里,那十万跟随南逃的百姓虽然被杀得极为惨重,但却显著的迟滞了虎豹骑的速度,一路南行,除了偶尔会有零散的逃难平民之外,倒未发现一名敌骑踪迹。

‘看来总算是逃过一劫,只要能与刘备顺利会合退往江夏,这条命就算是保住了。’

刘封的心情开始放松起来,尽管许褚那两招给他造成的创伤越来越难受,但一想到逃出升天,内伤所带来的苦楚也似乎有所缓减。

不过,片刻之后,刘封就知道自己高兴得太早了,正前方的大道上,尘雾冲天而起,漫天的黄尘之中,隐约有百余道黑影在涌动,仿佛破开的地狱之门中,无数噬血的黑色幽灵正向人间扑来。

虽相隔数百步,但那弥天的杀气,已让刘封感受到了强烈的压迫感,刚刚平伏不久的热血再度燃烧起来。

终于,幽灵们的狰狞影像闯入了他的眼帘,又是虎豹骑!

黑坳的铁铠反射着斜阳之光,与穿透尘雾后昏光的太阳光交相辉映,呈现出一种奇特的昏暗光层,就像笼罩了一层光甲一般。百余虎豹骑整齐得划一,仿佛合体成一只铁铸的庞然巨兽,身披着那昏暗的光之铠甲急速狂奔。

脚下的大地在颤栗,隆隆的雷声刺得耳膜隐隐作痛,尽管眼前的虎豹骑数量远少于先前刘封所经历的那一次,但其所形成的巨大威势,却依然令他惊心动魄。

“云叔,没想到这里碰上这么多的虎豹骑,我们可要小心。”刘封的口气中明显隐含着些许焦虑。

而一马之隔的赵云却丝毫不为所动,敌人强悍的威慑力,仿佛在他心中连一丁点涟漪都没有激起,那古铜色的脸庞上依旧是云淡风轻。

“大公子,你只管保护好阿斗小公子跟在后面就是,我赵云来为你们开路。”

话音方落,那一袭纯白的身影,还有那胯下矫健的白马,仿佛合二为一一般,随一团随风而动的云团,迎着对面铺天盖地而来的黑云而去。

既是如此,今日就让我见识一下子龙你的实力吧,虽万人,吾随之往矣!

刘封豪气顿生,再一次束紧绑裹着阿斗的披风,纵马挥枪,追随着赵云的方向而上。

马蹄飞扬,践起一抹枯草轻尘。苍天之下,一望无边的旷野之中,只见一条细若银丝的流烟,一往无前的向着那团浑黑的巨云射去。

弱小的敌人,竟然敢逆流而上,这以卵击石的勇敢举动,似乎刺痛了巨兽傲慢的心,在隆隆咆哮声中,巨兽坚不可摧的躯壳上,立时生出一根根锋利的尖刺,如死亡的森林一样流射着慑人的寒光。

撞击,顷刻即至!

一瞬间,兵器横飞,人仰马翻,肢离破碎的混乱之音盖过了马蹄的雷鸣。

赵云,就像是一柄天下间最锋利的矛,轻易的刺穿了虎豹骑这面看似坚不可摧的盾牌。一柄银枪纷飞舞动,流光闪烁间,重重枪影如满天飞舞的梨花,四面八方激射开来。

枪影过处,如狂风横扫落叶,每一名和赵云擦肩而过的虎豹骑,手中的刀斧兵器,幸运者被他强横之极的力道激飞,倒霉的则连他的枪影都没看到,便被挑落远跌。

枪法,在赵云的手中已运用至登峰造极的地步,已不是博杀的武技,而是一门令人赏心悦目的艺术。

这就是常山赵子龙的实力吗!

跟随在后的刘封深深的为赵云的实力所震撼,这种震撼甚至超越了许褚所带给他的那种,生与死的强烈压迫感。

看着左右纷飞落马,落于身后的曹军骑士,刘封恍惚间竟有一种感同深受的惊悚:如果换成是我,面对这等鬼神难测的枪法,能否接下一招吗?

一天之内,亲身见识了天下间两名绝世高手的实力,刘封猛然意识到自己迫切的需要提升自己的实力。

仅仅两名敌骑,便轻易的摧垮了百余虎豹骑的军阵,这令这些曹军中最精锐的士兵大为震怖。不过,敌人的勇武并未击垮他们的意志,后排的骑士依然无畏的迎战那神鬼莫测的银枪,前排错过的虎豹骑,则折马而回,重后包围上来。

赵云为他辟开了前行的路,但身后追来的敌人,刘封却需要自己解决。他强压着内腑的不适,手中之枪上下翻飞,拼尽全力击退了一波波追击上来的敌人,尽管他的能耐不能似赵云那般如入无人之境,但勉强退敌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

眼看着就要杀出重围之时,左翼与后方两敌骑再度杀至。左翼处一柄板斧先至,明晃晃的斧锋挟着猎猎的破空之势,当头扑面而至。

刘封不及多想,身形斜向一偏,左手银枪转到右手,臂腕猛一发力,银枪若蛟龙出海,从腰下标射而出。

一声骨肉碎烂的闷响,凭借着更胜一筹的速度优势,银枪抢在斧刃当头而下之前,穿透了敌人的喉咙。刘封手腕再一抖,沾血的银枪顺势在敌人的咙喉中螺旋一搅,爬满脖颈的青筋根根断裂,一腔滚烫的热血,瞬间灌满了敌人喉腔,如井喷一般从耳鼻七窍,以及创口处涌出。

毙敌之时,身后的敌人已然袭到,余光一膘,那敌人竟是挥舞着一柄长剑向他后砍来。似乎想趁着刘封兵刃之外之时,趁机偷袭。

区区一柄脆弱的长剑,何足挂齿。

刘封想也不想,左手摸到腰间,寒光一闪,配剑刷的出鞘,反手横于背后三寸,封住了敌招的路线,右手同发力,欲将长枪从敌人的咙喉中拔出,顺势再反杀身后之敌。

然而,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随着一声金属断裂的刺耳声,刘封那柄精铁打造的上好宝剑,竟如败絮一般被那敌将轻描淡写的斩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