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如意状元郎

更新时间:2020-02-12 20:02:25

如意状元郎 连载中

如意状元郎

来源:落初 作者:熊猫会舞功 分类:历史 主角:李李想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如意状元郎》的小说,是作者熊猫会舞功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最强大脑冠军选手,用脑过度,竟然穿越了。在考虑建功立业还是富甲天下之间,李想选择当一名安静的赘婿。“夫君,马上就要科考了,不去看一下书吗?”做官是不可能做官的,这辈子是不可能做官的。“小娘子,你家商铺被我爹给封了呦。”“……,取我笔来!”三元及第,金榜题名……真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家的家宴并没有因为李想而出现什么插曲,既然不愿出面,那大家相安无事,各自安好,自是苏家愿意见到的事情。

至于苏大强有些生气而喝了一肚子手磨咖啡,啊,喝了一肚子茶的事情自是没有人在意。苏如不在意,李想更加不会在乎。

一顿饭吃的没滋没味,这场家宴草草收场。

当苏如提着食盒款款来到李想的住所的时候,他正在后院收拾的正嗨。这些天,他也尝试过苏家厨子的手艺,但着实不堪下咽,只好自力更生。

对于这位夫君,苏如多少有些愧疚。当日逃婚也并非是她本愿,其中缘由自是与那纨绔有关。

其实二人皆是这场闹剧的受害者,李想之前的作为她也有所耳闻。她大抵也能理解这种入赘的羞愧与不甘之感,毕竟读书人的迂腐她还是有所耳闻。

今日李想并未出席家宴,想来是心中有些不忿。又听丫鬟们说,他近来有些食欲不振,家中厨子做的饭菜似是不和胃口。她便亲手做了些糕点,送来与他品尝。

二人的新房是一处独立的庭院,大红灯笼依旧高挂,大大的喜字似是冲淡了苏如的些许烦闷。

不管过程如何,结局总是可以接受的。只是对于这位夫君,将来若有机会,便放他离去吧。

“知书,姑爷可在?”

“小姐……”

知书欠身行礼之后便有些不知所措,对于这个问题她不知该如何作答。说不在吧,姑爷确实在。

但说在吧,姑爷在后院赤膊的样子着实不雅。况且,刚刚姑爷不去赴宴的接口乃是练字,这还未到一顿饭的功夫便不见了踪影,小姐是否会心有不满?毕竟姑爷平时对自己还是不错的,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地道?

“知书,知书,拿个孜然要那么久吗?”

后院传来声音,苏如侧目而视,小嘴微微张开,满脸的诧异。

任她活了十六年,也未曾见过如此大大咧咧的男子。身上一白色短袖的内衬,下身一过膝短裤,着实令她大开眼界。

话说,这白嫩嫩的小腿太让人羡慕了。老天爷莫不是给他生错了性别,且看那精致的小脸,若为女子,定是一倾倒众生的小妖精。

清秀的样子让这一身不伦不类的衣衫也看得顺眼起来,只是这手里拿着的大铁签子有些煞风景。

“知书,孜然拿来了吗,诶,来客人了啊?来来来,请坐请坐。”

对于苏如所想,李想并不知情,当然他也不知道这就是他的妻子。在他看来,苏如既然能够干出婚礼当天面都不露的事情,恐怕这日后想要相见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你找我吗?来一串?”

看着递到眼前的大铁签子,苏如有些发愣。

她想过无数种与李想初次见面的可能,针锋相对亦或是各自安好,但是没有想到李想竟然给她递来了一个大铁签子,虽然闻起来还挺香。

“哦,不好意思。”

李想一拍脑门,从知书手里接过一小包孜然,大大咧咧的洒在刚刚烤出来的羊肉串上,递给苏如。孜然是羊肉串的灵魂,没有孜然的羊肉串是没有灵魂的。

只是可惜的是,这个世界还没有辣椒,这是李想的一大遗憾。

“啊,美味。”

看着吃着满嘴流油的李想,苏如感觉自己的手不受控制的抬起来,又不受控制的张开了樱桃小嘴。

一口下去,这是羊肉?竟然不膻,而且还有一股别样的香气。

看着细细品尝的苏如,李想淡淡的递给知书一串,给她了一个警告的眼神,下次再拿东西一去不回,打你的屁屁。

要知道对于一个厨子,不是,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用料的时机可是非常讲究的,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嗯,好吃。”

知书看着将手中的羊肉串吃的一干二净的小姐,有些错愕,紧接着嘴角便扬起笑容。悄悄的走向后院,将这个空间留给他们二人。

小姐和姑爷可真是郎才女貌呀,知书满心欢喜的想道。

“嗯,好吃。”

苏如抬头一看,李想不知何时接过了她手中的食盒,正拿着一块桂花糕吃的正香。可能是方才她品尝的入迷了吧,竟被这人趁虚而入。

只是,他还真是自来熟呀。

“好吃你就多吃几块。”苏如托着下巴,嘴角微微翘起,两只灵动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

画面很和谐,没有想象中的争吵,也没有想象中的询问。他们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讨论桂花糕的做法。若不是李想裤衩背心在身,真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卷。

门后,知书探头探脑的样子被李想看在眼里,女人的好奇心啊。

“听说,你的身体有些不适,需要找个郎中吗……”终是苏如没有忍住,开口询问。

李想稍一错愕,随即便反应过来,他的身体确实是白的不像话,可是那是自然白,并不是什么身体不适,更不是某些小丫鬟所说的肾虚。况且,最近他也在有计划地健身。至于投河的后遗症,不过是些许体寒罢了,一碗姜汤便解决了。

“不用,不用。”

李想摆着手,大大咧咧的展示了他刚刚练出来的一块肌肉,惹得苏如阵阵懵逼。似乎在这个年代,像李想这般不知所然的人甚是稀少。

“如此便好,若是……若是你有任何的不适,吩咐知书便是了。”

苏如稍稍欠身,便要起身离去。虽为夫妻,但终究还是有些疏远。对于对方的存在,二人都需要适应的时间。

“知书,你跟我来一下。”

“喔喔……”

知书口齿不清的从后院回应着,伴随着物品掉落的声音,知书慌慌张张的来到苏如身边。苏如在知书的额头上弹了两下,惹得知书一阵娇呼。

李想不露痕迹的摆了摆位置,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那,我便先回去了。”

“好,有空常来玩。”

知书好奇的看着和睦的两个人,似有满肚子的疑问,却被苏如一把拽走。而李想,则转入后院,继续他的烧烤生活。

如此炎热的夏季,若是再来上一杯冰痕啤酒,那该多么惬意。带着些许遗憾,李想打开食盒,却只见到一根根溜光水滑的铁签。

“知书!!!”

……

很无奈,却也没有办法。小丫头,你要记住一句话,吃人嘴软啊。

这边,苏如推开房门,来到了她的闺房之中。对于住所这件事情,二人心照不宣。不知道李想有没有做好这个准备,苏如是没有准备好的。若是没有这些事情,她甚至没有做好为人妻的准备。

“你觉得姑爷如何?”接触李想最多的,便是知书了。

知书擦了擦嘴角上的油,羊肉串的味道依然在回味。就这手艺,哪怕姑爷不入赘,出去卖个羊肉串也饿不死的吧。只是,身为一位读书人,不好好温习课业将来考取功名,干这些是否有些不务正业?

心中腹诽了一番姑爷,嘴上斟酌着该说些什么。

“姑爷挺好的,只是,只是有些时候有些奇怪。”

“奇怪?”

知书轻轻地点了点头,又仔细的思索了一番:“姑爷似乎是失去了记忆一般,忘记了好的事情,连自己家的事情都忘了个干净。每次出去,就找人问东问西,甚至连咱们城镇的名称都忘记了。”

“哦?”

果然,病还是没有好的,还是需要找位郎中来看一下。

“还有吗?姑爷,平日里都干些什么?”

“姑爷这些天不是在吃,就是在鼓捣吃的路上……”

知书扒拉着小手,歪着脑袋,嘴里不停地说着姑爷的饭菜多么多么的香甜可口。嘴里极尽称赞,惹得苏如一阵白眼,你这丫头,也太浮夸了些吧。

“小姐,我觉得姑爷这个手艺,完全可以去齐云楼当大厨了呢。”说起吃来,知书便像开了闸的话痨,一刻未停。

“说什么呢。”

苏如微嗔,到底是苏家的女婿,怎么可以去自己酒馆当大厨,毕竟苏家还是要顾忌自己的脸面的。

“知书,你说让姑爷去打理齐云楼的生意如何?”

苏如用小手托着精致的小脸,有些心不在焉的对着一旁的知书说话。想来每日闷在府里也挺无聊的吧,既然他喜欢。与其在家闷出病来,不如让他帮着打理一下齐云楼的生意,说不定对他的记忆恢复有些好处。

“我觉得姑爷肯定很喜欢。”

知书信誓旦旦的点头,据她这些天的观察,所有和吃的有关的东西,姑爷全都喜欢。让他去打理一家酒楼,那还不得乐疯了?

事实证明,李想也确实疯了,不过不是乐疯了,而是闷疯了。在这个缺乏娱乐的年代,不找点东西做,真会把自己给闷死的。

所以,当苏如提起这个的时候,李想欣然同意,终于不用呆在这高墙之内了。

因为一些原因,苏家的生意频频出现问题,苏如在家呆了不足一天的时间便匆匆离去。临行前,苏如让苏怡带李想去交接。

“姐,你慢走,路上注意安全,我们先走了。”

苏怡摆摆手,告别姐姐,便拖着正要张嘴说些什么的李想离去。婆婆妈***,真不知道他给姐姐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把齐云楼都交给他打理了。

“哎,你别拽我啊。”

“你闭嘴,别说话!”

“你再这样我喊非礼了啊。”

“你喊啊……”

“……”

苏如在后方看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感觉头上有一股莫名的暖意。

“知书,看看我头上有东西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