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予卿怀

更新时间:2020-03-21 18:04:27

予卿怀 已完结

予卿怀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Ete. 分类:历史 主角:叶士衡叶予卿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予卿怀》是Ete.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士衡叶予卿,书中主要讲述了:东云国位于乌丹大陆东方,北邻平国,西部与漠国相接壤,而南方又被巴国、双河国、沙龙国等小国包围其中,唯独东方与乌海相连,乍看之下倒成了乌丹大陆上一朵被三面包围的牡丹花,之所以说它是富贵之花皆因其超群的经济实力。不过,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是在你出生的前一年,长安2年春

时间缓缓回溯到那一年的春天,叶士衡正是太医院风头正盛的新任院使,刚过而立之年便成了皇帝跟前的红人,这样的荣耀,这世上又有几人求的来呢?可他却过得并不如意,银铃怀了他的孩子,可不过区区一月有余却总是腹痛,眼看着是有滑胎的迹象,他一个堂堂太医院院使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让她整日整日躺着。

这天,叶士衡才刚从宫中回到叶府,却有宫人匆匆赶来传旨,说是宫中的皇帝陛下突发风寒,让他赶紧入一趟宫。

叶士衡原本还想着先去看看自己妻子,不想人还没走过院子就被人拦了下来,只能怏怏地跟着进宫。

乘着宫中跟那宫人一起来的轿子从西门入了宫,等进入皇宫时已是华灯初上,天边几颗星斗闪烁着点点银光,叶士衡心中有些狐疑,怎么今日走的却不是往日的路,七拐八拐的也不知是要去什么地方,他在这皇宫混得久了,自然懂得万事都留个心眼的道理,而眼下这光景却让他心思百转间多了几分忐忑。

去叶府找他的公公他自然是认得的,因自己太医院院使的身份,除了给宫里那三位娘娘例行号脉外,皇帝陛下有个身体不适头疼脑热第一个想到的也是他,那张脸倒是十分熟悉,只是现下这条路,却不知是要去往哪里。

可他虽然在心里揣测了许多可能,嘴上却又不好多问,他虽然是院使,可太医院能取代他的人多了去了,呆在皇帝身边自然要明白伴君如伴虎的道理,一步错便会万劫不复,他自问并没有做什么本分外的事情,想必也不会有事,于是强迫自己将一颗跳动不安的心放回了肚子,只由着那上下颠簸的轿子带着自己绕过御花园到了深宫的角落。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里是冷宫附近几乎废弃的羽飞殿,先帝在位时这里居住的也多是不受宠的妃子、美人,赵恒帝继位之后因后宫中算上皇后也不过三个女人,因此将这里荒废了下来,除了寻常守卫,根本没人会经过这里。

那么现在他被带到这个地方来又是因为什么呢?

大人,到了,病人就在里面,小的在这里守着,您看完病之后小的再带您去见陛下。

叶士衡恍然大悟,自己的猜测果然不假,这里面呆着的自然不可能是皇帝陛下,只是一个能让皇帝大费周章弄到这里来的人,想必除了掩人耳目之外还有别的原因吧。

他背着自己从不离身的医箱推开那半掩着的门跨进了前院,晚风吹着一院的花香让他浑身为之一振,这地方,明明没有来过,却让他觉得十分熟悉,倒像是以前日日在这里一般。

叶士衡当下也不敢犹豫,这么隐秘的地方,又是这么麻烦的事情,他还是快点解决了事情再回去复命的好,要是有个岔子,他这个节骨眼上可耽误不起,银铃还在家中等他,也不知道她今日是否安好。

叶士衡步履沉重得走过前院,这羽飞殿说是殿也不过是个美名而已,除却东西两个偏殿外,就连正殿都十分不起眼,而此刻寒碜的正殿没有点灯,倒是一旁的西偏殿亮着颤颤巍巍的灯光。

他深吸一口气抬腿往西偏殿方向走去,隔着门轻轻敲了几下,也不知道里面那人是个什么身份,只是既然跟皇帝有关,自然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人,就算是个半死不活的人他也得提起十二分精神小心应付,不然这可不仅仅是丢饭碗这么简单,搞不好可是要叶家满门人头陪葬的!

三声门响过后,西偏殿的大门被人从里往外打开了,有个宫女摸样的小丫头探出脑袋来东张西望了一阵,显然是担心他身后是否有人跟着,叶士衡原本已经吊在半空中的心更是因为对方的小心翼翼而悬得更高了些,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她这里的事情了。

可当他还在犹豫的时候,对方似乎是看穿了他的迟疑,笑眯眯得开口解释道:

叶大人,陛下说我家小姐就暂时交给您了,如果您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告知陛下。

这么一说,叶士衡的狐疑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几分,这宫里怎么会有小姐?她家小姐是什么人?看她一身宫女打扮,难道是宫外之人假扮的?再跟皇帝陛下一联想,想必里面那人的身份也不好多加懈怠了吧。

叶士衡客套了两句转身进门,里面昏黄的灯光似乎是刻意躲避着院外不常经过的侍卫,他穿过外厅,又跟着走了好一段才终于看清那躺在内屋榻上的人影,却因为灯光实在太暗而难以分辨那人的样貌,只能从身形判断,约摸是个女人,看不出年纪。

叶士衡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称呼,但既然是皇帝陛下的女人,想必身份自然不低,于是只轻轻喊了声:

夫人。

却不想不开口倒还好,一开口却把那人逗笑了,叶士衡更加狐疑,这清亮的嗓音倒像是在哪里听过,只是这一时间想不起来罢了。

士衡哥哥,你不认得我了?

说话间,那原本躺在床上的人影迎着烛光动了动,露出掩在帐子后的一张脸来,唇红齿白,巴掌大的一张脸上洋溢着满满的笑容,柳叶眉舒展着,与精致的五官勾勒出令人动容的面庞。

歌儿?

叶士衡却是一惊,怎么会在这个地方见到她?还是这样的身份?这些年她到底去了哪里,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皇宫,还跟皇帝扯上了关系。

小娟,你先出去守着门,我有些话要跟叶大人说。

璃歌转头对站在一边的小娟吩咐道,那名叫小娟的丫头十分知趣得点头走了出去,临走前还乖巧得带上了房门。

在还没有见到璃歌到时候,叶士衡原本有很多问题想问问这个突然消失在自己生命中的小丫头,可突然之间乍一见她却愣是有千言万语也说不出一星半点来了,他只愣愣得盯着眼前躺在床榻上的女人,她还是当年的摸样,只不过眉眼间多了些忧愁,也不知是因为家人还是因为不远处的皇帝陛下。

陛下说让叶士衡来瞧瞧,我还以为是哪个叶士衡,想这古云城该不会有这么多同名同姓的人,果然是士衡哥哥。

璃歌轻笑着让他坐,叶士衡将医箱放在一边,依言坐了,却不知话该从哪里开头。

士衡哥哥,你是不是有很多问题要问?

璃歌浅笑着抱着被子,叶士衡还是老样子,他们虽说年纪差了不少,可他在她眼里始终是个同龄人,只不过因为那虚长的几岁才生生加了个哥哥的称呼,想自己还挂着鼻涕满街跑的时候,他已经是能够处理一条街病症的优秀郎中了。

她本名李歌,李家也是古云城的大户人家,可她却不是李家名正言顺的七小姐,因为她的出生,只赖她那个爱喝酒的老爹一时兴起睡了自己府上一个小丫头,这才生了她这个被李府上下人人看扁的不祥之人,弗一出生克死了亲娘,长到三岁上下时爹又死了,她一个无父无母的丫头,成了李府人人都能使唤的粗使丫头。

是怎么认识叶士衡的她已经忘了,不过大约也是因为她受伤被他好心所救吧,只是之后的几年岁月里,她总是挂着鼻涕跟在他身后,就是替他整理医箱也是幸福的事情。

可那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久,一个长相出众的小丫头,即使名不正言不顺也总归有李家的血统在,尤其当这个小丫头能够派上用场的时候,她这个在前十五年都不被看中的野孩子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嫁给了古云城数一数二的富商钱老板当第二十三房姨太太。

只是之后的事情谁都没有想到,李歌来找叶士衡道别,她说自己不姓李,她从此只有名没有姓,她叫璃歌,她要离开古云城。

叶士衡还能记起那天她决绝的眼神,只是那个时候的自己还不够勇敢,如果他再勇敢一些,他们也不会分开了这么多年,这一段令他多年不能忘怀的风月却是他一个人的念念不忘,他知道璃歌只把他当哥哥,这才有了分别时微弱的犹豫,却造成了现在的情形,当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是百年身。

歌儿,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叶士衡是有很多问题想问,可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只想知道她一个人在外面过得好不好,她一个女孩子,当时夜黑风高离开古云城的时候还是个小丫头,他没有勇气带他走,因此只能忍受之后那么多年失去挚爱的痛苦,可现在,他已经有了银铃,而她,也成了皇帝的女人。

士衡哥哥还是老样子,歌儿过得一般般吧,反正也没有饿死冻死。

一个女孩子能好得到哪里去,她离开古云城之后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最后也只凭着那一张出水芙蓉般清秀的脸庞落了红尘,只是她运气好,又性子烈,吹拉弹唱学得快,愣是在无边红尘中当了个清倌,直到她多年后重回古云城,遇到了当时的太子赵中。

赵中一直将她安排在古云城的别院中,除了他,她谁都见不到,也不想见,她虽然不曾想过故地重游竟然是这样的场景,可当年的伤痛即使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愈合,因此也一个人在别院中生活得如鱼得水。

后来赵中继位,出宫的机会越来越少,她一个人的日子越发过得百无聊赖起来,赵中便寻了个机会将她带入了后宫,只是因为她的身份,一直没有将这件事公开,可她明明才入宫不到三个月,却不想如此不小心竟然在这个时候怀了孩子。

这才有了叶士衡进宫看诊这件事。

士衡哥哥,你帮我确诊一下是否真是喜脉。

叶士衡不想心中最不愿见到的事情竟然成了真,如果璃歌怀了皇帝陛下的孩子,那她的前途,就真的堪忧了

他没有说话,只静静取过一旁的医箱,准备妥当开始号脉。

是不是真的有了?我这几日也不想吃东西,偶尔还有想吐的欲望,想必是真的有了吧?

叶士衡静静点了点头,确实是喜脉,只是她现在这个样子,这孩子来得不是时候

可一旁的璃歌却仿佛一点都未曾感知到他们母子的命运,只欣慰得笑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