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唐英歌传

更新时间:2020-03-24 16:28:38

大唐英歌传 连载中

大唐英歌传

来源:落初 作者:天尽之湖 分类:历史 主角:李阎浮袁子娇 人气:

新书《大唐英歌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天尽之湖,主角李阎浮袁子娇,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这是一曲西游之后的英雄赞歌,这是一幕三国争霸的精彩好戏……主角李阎浮背负着岐山废材之名,却成为了海西帝国的天才。离家十二年后他重回大唐,一头闯进这后西游时代的浪潮之中。波澜壮阔的帝国争霸,风谲云诡的朝政变迁,怪谭迭出的奇情异案,神秘莫测的仙家洞天。同样的东土大唐,不同的英雄赞歌。大唐英歌传书友群:626579852欢迎走过路过的书友进来聊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故事既然说到这里,就有必要说说李阎浮这十二年来的经历。当年李阎浮离开岐山之后,随着石羽的商队来到了海西。这海西信奉天尊教,修炼之法源自仙界大势力天堂山,主修中丹田神府轮,通过脉轮之术调动天地灵气。修为层次分别是“入门、学徒、大师、天位、权天位”,对应东土大唐的“通心明体,引气筑基,炼神还真,先天宗师,返虚人仙”五大等级。

天尊教流派众多,最大的一支掌握海西圣地—圣索菲亚大教堂,你李阎浮一个东方少年想进入海西圣地修行,根本就是门都没有。李阎浮在君士坦丁堡被圣地拒之门外后,流落到海西叙古行省。路上遇到了马匪暴乱,眼看就要一命呜呼之时,遇到了十一星佣兵团杀退马匪救了他一命。

十一星团长正是这极具传奇性的利奥,他将李阎浮带到了自己长大的小镇,把李阎浮交给了天尊教亚述隐修会大长老聂罗本。聂罗本一看李阎浮,如获至宝欣喜不已。原来李阎浮天生体质异常,中丹田神府轮比一般人强大太多,如果修炼东土派的引灵气入心室之法,所有灵气都会被神府轮吸走,根本没可能练就控灵之心。所以这“岐山废材”就变成了“海西天才”,在聂罗本的调教下修为一路突飞猛进。

李阎浮出山后加入利奥的佣兵团,十一星佣兵摇身一变成为十二星佣兵,李阎浮人送称号“晨曦剑星”。利奥趁着白奕妖国入侵叙古行省,在众兄弟的协助下收复失地成为叙古行省总督。

两年后,妖族围攻君士坦丁堡,利奥尽起叙古大军救援,成功击败白奕妖国,解了君士坦丁堡之围,就此登基人称“利奥三世”。李阎浮也因此成为各大势力关注的风云人物,并一举登上东土大唐“太一元炁榜”之筑基榜。岐山李家又出一位麒麟儿,这句话成为玄宗陛下教导后辈时常常挂在嘴边的话语。

至于李阎浮闯荡白奕妖国的奇遇,这里就不再赘述。有道是“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随着年龄的增长,李阎浮更加思念东土大唐的一切,他毅然抛下海西的基业回返大唐,于是就有了随后发生的故事。

说了这么多,各位读者大爷可以想想,在民智未开的封建王朝,一般的百姓有可能会关注那些异国他乡的政治人物吗?甚至还能随便进入可汗的书房,看到可汗收藏的画像。所以说,这个女人不简单啊。当然,想歪的请剁手。

让我们再回到月海庄园,言归正传。

李阎浮和袁子娇若有所思,中年贵妇也不着急,自顾自的走到床前拉了拉响铃。不一会,一位老妈子模样的侍女总管走进房间,对中间贵妇行了个礼。

“吩咐下去,让人把门口两位扶回房间好好休养,另外让厨房准备酒菜,就说我有贵客要招待。”中年贵妇交代道。

“是,夫人。”侍女总管行礼告退。

“两位深夜来访,有什么来意尽管开口,看在晨曦剑星面上,如能相助一定尽力而为。”中间贵妇坐回桌前,对李阎浮和袁子娇说道。

“未曾请教夫人尊姓大名。”李阎浮开口问道。

“贱名不足挂齿,称我萸夫人便好,妾身乃是可敦小妹。”这一会功夫,侍女就端来酒水和点心放在桌上,侍女分别帮三人倒了杯酒,随后站到了中年贵妇身后。中年贵妇挥了挥手,侍女退到了门外。

“原来如此,那这月海庄园?”袁子娇发问道。

“可敦秘密为公主备下的嫁妆,妾身只是代管而已。”萸夫人拿起一块点心,“这位姑娘可以尝尝我们回纥的小点,不会亚于巴蜀小吃。”

“夫人怎么知道我来自巴蜀?”袁子娇直视萸夫人。

“姑娘手中的紫铜桃木剑,想必除了天台山风鉴派,别派无有此物吧。”

“夫人慧眼,既然如此我们就开门见山。”李阎浮插话道,“我们二人来此是为了追查康越贞全家被害一案,目前唯一的线索是一条篆纹玉带。根据雄朔帮主乌罗所言,篆纹玉带是月海庄园主人重金从康越贞手中买走的,不知可有此事?还请夫人告知一二。”

“确有此事,篆纹玉带是公主委托妾身替她所购买。”萸夫人点了点头。

“此物如今何在?”李阎浮连忙追问道。

“自是在公主手中。”萸夫人答道。

“不知夫人可否替我二人引见公主?”袁子娇也拿起块点心,看向中年贵妇。

“当然可以,不过即便是妾身引见,公主恐怕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们。”萸夫人皱起眉头,说道。

“为何?”袁子娇放下点心,不解的问。

“三天前,公主突然昏迷不醒,如今鹘鹰处正在全城搜查凶手,但一点线索也没有。”萸夫人站起身来边走边说,“可敦和妾身担心得很,却想不出什么办法。今天晚上正是因为如此,妾身久久不能入睡,才听到二位的动静。”

“竟然如此。公主昏迷时,侍卫们在哪里?”袁子娇想了想,问道。

“公主身边是宫中的精锐女卫,当时全都把守在门外。”萸夫人停了下来,看着袁子娇和李阎浮,严肃地回答。

“窗户可有异样?”李阎浮也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指着窗问道。

“没有,窗是反锁的,没有打开过。”萸夫人也看向了窗,回答道。

袁子娇坐在桌前,右手开始掐动。李阎浮背对着两女,看着窗外右手也掐指而动。萸夫人看着李阎浮和袁子娇的举动,面露期待神色,小心翼翼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李阎浮和袁子娇的手指上发出微微的光芒,李阎浮急忙运气平复,随后一个闪身出现在袁子娇身后,将左掌贴在袁子娇背上,帮她平息光芒。

“居然有反噬之像!”袁子娇抬起头,惊讶地看着李阎浮。

“庙堂谋算者,牵引国之大势,非天机强求。”李阎浮缓缓将话说出口。

“社稷重万钧,镇慑龙蛇起陆,现水火当空。”袁子娇也艰难的将谶语一字一句说完。

萸夫人惊讶地看着李阎浮和袁子娇,原本雍容淡定的神情消失不见。袁子娇说完后坐在桌前闭目调息,李阎浮站在原地缓缓吸气,一股天地灵气随着呼吸快速涌入他的体内。李阎浮左掌依然贴在袁子娇背上,将一部分灵气渡给袁子娇。

随着袁子娇呼吸渐渐平稳,李阎浮将左手放了下来。他睁开双眼,目光仿佛有一道剑气透出,长吸一口气后对萸夫人说道:

“在下这次偷鸡不成反蚀米,没有从夫人这里找到线索,还差点元气大亏。”

“妾身不太明白,还请李少侠明言。”

“我们刚才试图占卜公主昏迷原因,没想到居然引来了天地大势的反噬。在下帮子娇师妹平息反噬时,我二人修习的占卜秘术突然莫名发动,为了维持天机推衍,差点吸干我们的真气。”李阎浮坐了下来说道。

“这谶语的意思?”萸夫人问。

“意思就是,公主的事情搞得有点大,回纥的大势因此而牵动。”

“走,我带你们进宫面见可汗!”萸夫人看向李阎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