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艳冠天下:四嫁王妃

更新时间:2019-11-25 07:38:52

艳冠天下:四嫁王妃 已完结

艳冠天下:四嫁王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紫色幽梦 分类:女生 主角:蓝霁儿小巷子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艳冠天下:四嫁王妃》的小说,是作者紫色幽梦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五百年前的情劫成就今世至死不渝的人妖痴恋。 那一夜的亡国亲仇酿就今日忍辱负重的一段复国之路。 我只要属于我的完完整整的爱情,是谁让我一嫁再嫁,却终究嫁不了心头至爱? 江山,一个破碎的梦;美人,一剂饮鸩止渴的毒药,爱情是什么,为何它这般脆弱,又这般坚贞不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曲风回廊,蓝霁儿推开了第一间更衣室的门,然后回转身正待相请紫衣男子月羲入室,陡然眼前一黑,一个温润的男人的躯体压了过来。突如其来的重量与变故使得蓝霁儿根本站不稳身躯,一阵天旋地转后,两人砰然倒在了地上。来自男人冲击力的体重狠狠撞在了蓝霁儿的胸腹,硬生生地从她的胃腑压出一口空气,窒息般地疼痛起来。怒火幕天席地而来,蓝霁儿狠命地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抬手便想一巴掌下去时,蓦然惊呆了。只见那紫衣的月羲面色苍白如死,浑身痉挛般抽搐着,牙关格格地上下颤栗,呼吸急促而混浊,细碎的呻吟不断溢出唇齿。刚还妖娆倾城的男子,转瞬间竟成了大病袭身命悬一线的将死之人,这怎不让蓝霁儿大吃一惊。“喂,喂,你怎么了,怎么了?”蓝霁儿爬过去,拍他的脸,摇他的身。月羲吃力地睁眼,张了张嘴,发出了一个微弱的声音,“门,门……”顺着他的眼神,蓝霁儿立即会意,连忙起身将门关好。“你怎么了?”蓝霁儿焦急地问他。月羲未答话,指了指屋中的湘妃榻,蓝霁儿用力扶起他,使出吃奶的劲将他一点一点地挪到榻上。得叫人救他,不然他看起来会没命的!蓝霁儿待要转身时就觉袖口一紧——竟是那月羲抓住了她。“求你……不要叫人!”似是用尽全身气力说出了这句话,月羲言毕便大口大口喘气,面色白得如一张纸。“可是你,你会……”,死字终难开口说出,但蓝霁儿的心已焦急万分。月羲抬眼定定地看着她,眼神凄迷似有薄薄的泪雾,神情哀怜似如无助的婴孩,“帮我……”这样哀哀的眼神,深深地挖进了蓝霁儿的心底,蓝霁儿心里一痛,忙不迭点头。氤氲的泪雾中有种欣慰与释然,月羲抬起手,吃力地指了指自己的左肩,“解,解开!”蓝霁儿面上一热,虽然她不太注意男女之仪,但她从没接触过男人的身体,青春少艾,面皮毕竟羞薄的。手上一凉,月羲蹙着眉竟摸索着握住了她的手,颤巍巍地往自己腰间引。蓝霁儿心跳得如鼓,莫名的慌乱至极。她不明白,千殇哥哥也经常牵她的手,她觉着自然而纯真,为什么,这个男人牵她的手,她的心却跳得如此厉害。“求姑娘……”,楚怜之语,鼓励之色,使蓝霁儿根本无法拒绝,狠命吸了口气,她用微微颤抖的手指,解开了月羲的外袍。解开衣物她才发现,月羲的身体早已大汗淋漓,内中衣早已湿透,湿腻腻地紧贴在肌肤,尽显曼妙。喘息着,月羲起手想去解内衣,手搭了几次内衣上的扣结都无力滑下。救人要紧,再顾不得男女之嫌,蓝霁儿一咬牙,解开了他最后一道束缚。当白玉为骨的肩头露出一大块乌紫之肌中,隐隐露着一根憷人心魄的闪亮银针时,蓝霁儿不禁啊然失声。“你,你中了毒针,天那,你……”,看那伤口绝然不是刚刚所中,定然有一个时辰之久,那么也就是说,这个男人他在中了毒针后竟还若无其事地参加了宴会,并且未让任何一个人瞧出半分破绽,这份忍耐和意志力当真非常人所有!“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故意拉我袖子让汤汁洒在你衣服上,然后你好借此脱身?”蓝霁儿恍然大悟道。“对不起,当时毒发作了真的熬不住了……”星眸低垂,长长的睫毛幻化出绝美的剪影,他的语声柔而醇,伴着极力而忍的痛楚余音,魅惑人心。蓝霁儿用力咬唇,用微微的痛楚击醒自己的心神,要命呀,与其说千殇哥哥是妖,不如说眼前这个男人是妖,一只可以魅惑众生的妖。“我替你把毒针拔出来,否则毒气攻心你会没命的……”,为了掩饰自己的心绪,蓝霁儿故意清嗓拔高声音道。月羲轻敛双眸微颔其首,头绵软无力地偏向一侧,凌乱的发丝贴着玉石般的面颊被落窗吹来的风微微拂动着,婉转风流,楚楚堪怜。蓝霁儿不敢再流连他的脸,低头撕下一个衣角,然后俯身,屏息凝神,用布想捏住针尾好拔出,谁知,毒针陷入肌肉太深,尾端露出的那一点根本捏不住,何况还隔着层布。试了几次,都遭失败,反倒因为搅到了伤口,使月羲的身子轻颤不已。蓝霁儿烦躁地咂了咂嘴,不知道该怎么办时,月羲身子动了动,抬手轻翻手腕,但见银光一闪,竟是一把精致的修指甲的小刀。“用这个!”他低低地道着,语气是绝然的坚定。蓝霁儿愣了愣,接到手掌中,觉得分外沉重。“我,我不是大夫,割开皮肉时肯定会很疼很疼的,你,你忍着点……”月羲轻轻点头。深吸了口气,蓝霁儿全神贯注再次俯身,咬一咬牙,开始用那锋利的小刀子割开毒针边缘的皮肉。感受到刀下的身子一个巨颤,然后就觉纤腰一紧,身子竟被月羲用右臂死死地抱住了。蓝霁儿心如鹿撞,身子却没有动,知他疼痛难忍,有物攀附以此来减轻几分痛楚,也是人之常情。在这种残忍的手术下,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毒针终于又露出了一截尾根。蓝霁儿松了口气,连忙用手隔着布捏住了针尾,猛然用力将它拔了出来。看着蜿蜒的黑血从伤口而出,黑亮的针在灯火下闪着丑陋可怖的光,蓝霁儿终于长舒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竟是大汗淋漓了。紧紧抱着她的手臂终于一点一点舒放下来,长睫翕动间,双眸冉冉而开,“谢谢”,他低语道,苍白的容颜,氤蒙的双眸,显得有些不堪重负的倦怠。“你必须上药,否则毒气还会蔓延。你等着,我马上找药去,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蓝霁儿关切焦虑的眸子闪烁着真诚的光芒。“不要……”月羲拉住了她的衣襟,摇首拒绝。“你胡说什么,你不要命啦!”蓝霁儿怒道,甩开他的手,急急跑了出去。一口气奔进药房。药房中漆黑一片毫无声息。打起火折将桌上的灯点燃,蓝霁儿开始翻箱倒柜地找消毒的药物。“保护王爷,捉拿刺客!”隐约一声疾呼,划破黑夜的宁静,顿时刀枪剑戟霍霍,盔甲锃锃,靴步纷乱,伴随着尖叫哀号之音,声声如绞人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