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陌上少年来

更新时间:2020-01-25 11:47:31

陌上少年来 已完结

陌上少年来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云起时 分类:女生 主角:小姐钱老爷 人气:

火爆新书《陌上少年来》是云起时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小姐钱老爷,书中主要讲述了:乾元盛世,商贾繁盛,原本处于阶级末端的商,社会上逐渐形成一边倒的重商,而轩辕镇的俩大富豪家族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成长起来的。出身商贾世家的千金钱明月,钱家的大小姐,最擅长的不是琴棋书画,反而是如何挑战教养的极限,成为王朝的焦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怎么传道授业解惑?”钱明月没好气地说,“先把我移到前面的山洞去。”钱明月在山体上趴了这么久,除了勉强保持平衡不掉下去就没事干了,所以一直在观察周围的环境,看看有没有可以使自己脱困的地方,于是她发现了前面有个黑黝黝的被植物遮盖起来的山洞,如果不是她这样被性命威胁所迫的人,大概还不会轻易发现。可惜即使发现了也没办法,那个山洞离她所在的趴着的地方太远了。现在钱明月被人救了起来,自然想要去觊觎许久的山洞了。“好吧。”李津搔了搔脑袋,勾起钱明月的腰就往山洞飞去。这样的姿势绝对是卫道者们看到就要晕倒的,男女授受不亲啊,不过现在俩人都很小,钱明月在三从五德的授课上从来都是开小差,李津则十岁前都是学习如何生存下来,对于这些道德礼节暂时没有任何意识。等俩人来到山洞时,则意外发现这个看起来山洞口很小的山洞,洞内则有非常大的体积。李津将已经耗费了不少精力的钱明月小心地放在一旁的有凸起的小石头旁,将钱明月的背靠在坚实的山壁旁,然后亮起一双求知的眼神盯着钱明月。钱明月被这眼神盯得汗毛直竖,不自在地说道:“别这么看着我。”李津立刻委屈地说:“我这是在求学啊。”“别急嘛。”钱明月慢悠悠地说,“我呢,刚刚很累也,面临死亡的威胁,不仅心灵收到了极大地打击,现在还没有恢复,就是体力也耗费了很多,现在就算想教你也有心无力啊。”钱明月一脸苦恼地说。“这样啊。”李津垂头丧气道,“那好吧,什么时候你觉得状态好了呢?”“这我也不清楚啊。”钱明月干笑道,“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在这啊。”“我?”李津听了这话,突然警惕道,“你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要我说,我才应该问你,你为什么在这吧?”钱明月听了李津这么说,有点莫名其妙,在她心里,这个很好糊弄又好像挺难糊弄的小屁孩应该是和她一样傻到觉得这地方好玩,就过来逛逛的,难道还有别的原因?不会是不好意思吧?钱明月这么想来,就故作大方地说:“啊咧别这么小气嘛,我估计我们来这的目的是一样的,一家人干嘛不说一家话?”“一家人?一样?”李津凌乱了,难道对方和自己一样是对手么?还是都姓李?但是,不记得这次最终选拔中,有一个女孩子啊,难道是我记错了?“对啊。”钱明月一脸怀疑的说,“你该不是是连谚语都听不懂吧?”钱明月心想大概是自己太超越年纪的智慧了吧,这些同龄的人类已经听不懂自己说的话了。说真话的话,其实李津真的听不懂她说的话,李家为了极限地让孩子生下来,不能让孩子活下来的知识都不会教授给李家孩子。于是懵懵懂懂的李津虽然真心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为了不想再这个自己刚刚认识的竞争对手面前露拙,只好完全没有考虑其他的情况,认定对方就是竞争对手了。“这样啊。”李津有气无力地说,“如果是这样的话,的确就能够说的通了,内心强大的话就可以成功竞选继承人吧。”“继承人?”钱明月眼睛微睁,虽然自己好像什么都不明白,但是好像是一件很有意思的样子。“你想当继承人么?”钱明月挑眉问向正处于失意状态的李津。“不想。”李津斩钉截铁地说道。“为什么啊?”钱明月好奇地问道。“因为很麻烦啊。”李津皱眉,“你知道我爹就是大当家吧。”“哦,是啊。”钱明月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大当家,但是貌似经常有人这么称呼自己父亲的样子,那么这个人的父亲也是大当家的话,好像就不是很难理解了。“那就对了啊。”李津叹了口气,“我经常跟在父亲身边啊,经常看到父亲工作的样子,你知道大当家的工作是什么么?”钱明月想了想,自己的老爹每天在做什么,钱大当家一个米虫,天天做的事不是逗逗虫子,就是溜溜鸟,这些事有时候钱老大认真起来一整天都在忙,都会忽略钱明月,这个时候是钱明月最不爽的时候了,那就代表着,自己不能以欺负钱老大取乐了,因为把逗虫遛鸟作为正事的钱老大,在娱乐这件事上,有时候会意外认真到别人无法理解的地步。“大概知道吧。”钱明月含糊地说,“不过我也不能准确知道大当家会干什么。”“那是当然的吧。”李津想,对方又不是李世贤的孩子,不能天天在身边晃啊晃,不知道大当家具体做什么很正常,“我知道哦,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不想当继承人的。”“那大当家一般都干什么呢?”钱明月好奇模式全开,一直不高兴老爹因为玩乐而忽略自己这件事,一旦知道老爹天天在干什么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干涉一下呢,就算老爹不会因此不玩了,但是至少也要让他知道让自己无聊的代价啊。“拿刀往别人身上挥,然后会有血溅出来。”李津一副想到那个恶心的场景的样子,皱了皱眉,“反正脏死了。”“哦,原来是这样么。”钱明月心想原来老爹天天瞒着自己就是做这种事么,太不厚道了,这么有意思的事居然不叫上我?“是啊,这样你就明白了吧,太脏太累的活是绝对不适合我的,也不会是我的人生追求的,那些巴不得当继承人的人真是令人无法理解啊。”李津摆出孺子可教也的样子欣慰地说。“哦,你不喜欢不代表别人不喜欢啊。”钱明月不满道。“对哦。”李津想到对方也是继承人候选者之一,怎么会不喜欢当大当家以及大当家一般做的事呢。“不过这和你在这有什么关系啊。”超越年纪智商的钱明月并没有忘记自己一开始的目的,质疑道。“哦,我都说到这份上了,你怎么还不明白啊。”李津不高兴道,虽然其实他一开始根本就是在走题十万八千里。“明白什么?”钱明月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我们现在在进行继承人选拔比赛,但是我不想当继承人,所以就跑到这个离本家十万八千里的地方,来逃避比赛啊,比赛本身就是要大家互相把刀挥来挥去的,绝对会把我的衣服弄脏了。”李津没好气道。“其实我觉得你现在身上就很脏了。”钱明月斜眼看了看李津被自己彻底弄得脏乱臭的衣服。“你还好意思说,还不都是你非要我救你,结果还不愿意告诉我如何成为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李津突然想起对方还没告诉自己秘诀这件事,生起气来了。“哎呀,别生气嘛,我又没骗你,这里雨声这么大,我都听不清你刚刚讲什么了。”钱明月立刻装傻。“你其实根本就是在耍我吧!”李津睁大眼睛,虽然从小以懦弱示人的自己经常被人耍,但是这不代表他被人耍时不会不高兴。钱明月脑袋一转,计上心来:“别这么说嘛,我是真的有身体隐疾啊,不是故意的,这样吧,你不是不想当继承人么,我来帮助你当不上继承人吧!”“我都跑到这地方来了,本来就没什么机会当继承人了,还用得着你?”李津不屑道。钱明月一听这话就急了,如果对方不愿意把自己带去趟那趟继承人浑水的话,自己就没得玩了,更别说以后威胁自己的老爹玩的时候别忘了带上自己了。“你这孩子真笨,如果你跑到这儿来就不会当上继承人的话,那我也可以了,可是我这样内心强大的人怎么可能当不上继承人呢?这就说明即使你跑到这么远的地方也是有非常大的机会当上继承人的,几率就和我的几率一样大!”钱明月开始胡诌了。“是这样么。”李津立刻紧张起来了,“那我该怎么办呢?”“不是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么?只有最靠近战争中心的地方才能够达到你的目的啊。”钱明月非常有学问的样子唬道。“是……是这样的吗?”李津迟疑地疑惑道。“当然啦,相信我这个内心强大的人没错!”钱明月看到李津迟疑的眼神,反而更加有劲了。“这样啊,那好吧。”李津下定决心似的说道,“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吧!”“这就对了。”钱明月看到目的达成,心中一喜,脸上立刻表现出来,嫣然一笑,一开始因为受到性命威胁而皱起来的眉眼都全部展开了。钱明月生在富贵人家,底子就好,一直白大米养着,更是好看了,这么一笑,就把原本就重男轻女没怎么见过女子,特别是漂亮女子的李津给看傻了。好半天没说出话来。钱明月看到李津傻呆呆地盯着自己的脸,说要带自己去竞选继承人的中心地带也半天不见动作,不高兴了:“喂,你该不会是反悔了吧,经常反悔来反悔去的,小心信誉值受到损害,没有人再愿意相信你了啊。”“没呢,我才不会做那样的事呢。”李津回过神来,“准确地说,我是从来都不做那样的事的人啊!”“切,那就快走吧!”钱明月命令道。“好,好。”李津无奈地答应道。李津说远离战争中心并非假话,实际上,钱明月跟着李津跑半天跑到所谓的李家继承人战争中心,花了四个时辰之久,这其中的主要原因有钱明月三步一停地跑腿方式,轩辕山山势之陡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总之在用了很长时间到达目的地后,跑太久的后果是,钱明月不想再多走动,准确地说,是多动弹了。“喂,前面不远就是目的地了,真的不再走了么?”其实问出还走不走这句话的同时,李津心里是在暗爽,知道继承者竞争残酷的李津根本就不想靠近中心地带一丁点,但是这个还不知道名字的同族人却在一开始一定要自己带她来,一直以自己的实诚为自豪的李津当然打心底里觉得自己不能拒绝对方的要求了。“不了,真的好累啊,不想走了。”钱明月忧伤地看着自己貌似在走了这么多路后有些肿大的小腿,“再这么走下去,我肯定要变成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东西了。”“哈?”小透明李津表示自己听不懂对方的话。“笨蛋,就是像你这样的东西了。”钱明月白了对方一眼。“好吧。”李津搔了搔脑袋,“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不知道啊。”钱明月心想刚才一时冲动,跟着这笨蛋跑了这么久,肯定离自己家越来越远了,自己徒步再走回去,别说走出去了,绝对是要迷路的吧。钱明月叹了口气,垂着脑袋不再说话。李津看着钱明月可怜的样子,有些心疼,于是想让她开心一点,没话找话地问道:“说起来,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啊。”“名字?”钱明月翻了翻沉重的眼皮,“名字什么的,怎么可能重要呢?就让我们这样相忘于江湖吧。”钱明月又开始乱用自己在民俗小说中看到的奇怪谚语了。“哈?”李津再次表示自己听不懂这个人讲的话,继续拿出自己的经典式动作,搔了搔脑袋,“可是以后见到你的话,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总不能一直喂啊喂的吧。”钱明月心想,我以后才不想和你见面啊好不好,但是现在身心俱惫的她已经懒得再用脑袋思考些什么了,于是诚实地说道:“我叫钱明月。”李津疑惑了,不是说这个人也姓李么?怎么会叫钱明月呢?难道她的全名叫“李钱明月”?好像有点读不通的样子诶。不过,李津也不敢多问,怕这个看起来嘴皮子很厉害的家伙还因此骂自己一顿。“我叫李津,你要记住了哦。”李津回了一句,可惜这个时候的钱明月已经累到没有办法再多说话了,迷迷糊糊听到对方说了句什么,就眼睛一翻直接在地上睡了。李津看到对方突然躺了下来,以为对方身体发生了什么状况吓了一跳。摸了摸钱明月的脑袋,好像没有因为下雨而发烧的样子,松了口气,但是又担心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导致钱明月的晕倒,可是自己好像什么也不能干,于是只能干着急。平心而论,李津是绝对不想看到对方发生什么不好的事的,长久以来,李津这个天生就和李家气场不和的人就一直觉得活在世界上格格不入,每天不是讨厌的互相之间打打杀杀,就是各种重活往身上放,又累又脏的,可是身边竟然除了自己所有人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连业余活动都没有,好像除了训练就是训练,知音难寻啊,李津在心中感叹,可是今天,他突然遇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人,他以前从来没见过这种人,嘴里都是自己从来没听说过的道理,又好像挺说得通的,和那些每天都面瘫的家族里的人都不一样,有很多富有活力的表情。看着看着就让人也想跟着笑起来。以前怎么没注意到有这样的族人?真遗憾啊,如果早点认识的话……李津心里慢慢想远了,手上却没有落下自己应该做的事。他抱起钱明月向李家大宅飞去,虽然此刻正是继承人的竞选期间,但是如果选手单方面放弃的话,李家并没有任何理由对自己的后代见死不救,只不过这一事情很少发生,因为在李家的观念来看,中途逃离的懦夫是会最凄惨的存在,最被李家所唾弃的存在,即使因此活了下来,以后在李家的地位也比蟑螂还要劣等三分,这样一来,很多继承者即使死也不会选择这条道路。这也是当今家主李世贤当初参加竞选时能够杀死所有竞争对手的一个原因,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冒着劣等的危险投降,他们被灌输的观念是宁愿被杀。可是现在,李世贤的儿子却选择了这条最不堪的道路,真是造化弄人老天无眼。当负责救助的医师看到当家的儿子出现自己的面前手中还抱着一团的东西的时候,心里便如此想到。“大夫,请看看这个孩子的状况吧。”李津说话有些急。“看看状况?”医师严肃地看着李津,失望地轻轻摇了摇头,“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而且这是你从哪里捡来的小家伙?”“她也是我们家族的啊。”李津看医师不想动弹的样子,心里头更急了,“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你快点动手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