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欲望都市:红颜的祸水

更新时间:2020-01-31 09:38:36

欲望都市:红颜的祸水 已完结

欲望都市:红颜的祸水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梁上君子 分类:女生 主角:老鹰梅玲 人气:

《欲望都市:红颜的祸水》由网络作家梁上君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老鹰梅玲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有一种感情永远翻越不过去,那就是爱。  那张带着社长体温的派遣证上面写着梅玲;那张写着“梅玲”字样的派遣证就摆在眼前,无数次,我想伸手将这张带着耻辱的派遣证揉成一团,丢到某个永远也看不见的角落里,让我忘掉昨天的那一幕。  可是,我没有这样做;  我也无能为力这样做,最终还是小心地揣着这张用处女膜换来的纸,踏进了江城报社的大门。  而我再也回不去我的心里的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处女膜被我卖掉了,500元钱和一张进江城报社的派遣证,从此,我与爱情无缘。那些曾经让我魂牵梦萦如诗如画反复被大脑过滤的爱情,被我亲手撕成无数残片,在网络的世界中,狂妄地抛撒。

在现实生活中,我没法拥有爱情,我象只囚禁在笼子里的狮子,面对美食,张不开被囚禁的身躯,对爱情的渴望,仅仅停留在网络虚幻的美丽之中。网唤起了我失去爱情之后的另一种欢乐,使我将耻辱,污秽而沉默的爱情生活纳入了软盘之内,供我静止轻浮地在薄纱惨淡的网络房间中游移。

网让我学会了遗忘。泡网越久,这种遗忘的过程就越快。在那一段时间内,我经历再多的伤痛,转眼就能投入到另一个欢乐的开端中去,象一个高明的巫师,将生活在移花接木中搬弄得面目全非,然后舔着自己流着血的伤口,自嘲地安慰自己,生活就应该这样在悲伤中制造快乐。

一个失去贞洁的女人,通常不会被男人珍惜。我的男人夏恒干了我三天,然后象老鹰抓小鸡一样抓着我的衣领凶红着眼问我:

你他妈的为什么不是处女?

我从来没有爱过这个男人,跟他结婚是因为我需要一个家,需要一个平衡自己的理由。而他之所以急于抓一个人结婚是因为他必须抓住最后一次分房的机会。我们是在彼此利用。可结婚以后,夏恒发现他抓错人时,才大呼上当,于是我被打入冷宫,终日与网络相伴。

刚结婚的那段时间,我也想做一个好老婆,迷补我给夏恒带来的那种失去处女膜的伤害。我百般讨好他,为了让夏恒开心,我通宵达旦地钻究菜谱,一天一个花样地弄给他吃,我企图用我的贤惠形象冲淡他有关处女膜的楚痛,然儿我所有的努力,换不来他对我哪怕是挤出来的一丝笑容。

我们的婚姻在冷漠中维持了一年。在我们准备离婚时,我怀上了夏恒的孩子,孩子的到来挽救了我们的婚姻,却挽救不了我们的爱情,婚姻被孩子牵扯着,日复一日,象杯凉开水,淡而寡味,在炎热的夏天,却又必不可少。

儿子一岁以后,被夏恒送到他父母那里,原因是不影响我的工作,其实说白就是不愿意我这个没有贞操感的女人带孩子,那于孩子而言,是一种沾污。

孩子送走的那几天,我象一个在原始森林里遗失了指南针的旅人,我分不清东南西北在那里,投寄感情的方式被男人无情中断,我痛苦地意识到,我所有的不幸才刚刚启动。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疯狂地向各大杂志投稿,我赚了钱,买了电脑,将充满激情的身躯沉醉于网络世界之中。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幸运雏菊花环上的一环,我只是想,网络即使不能涤除我某种隐藏在身体的危险欲望,至少也能帮我将这些欲望控制在平和状态之内。

男人对于处女膜的在乎程度,远远超出对爱情的热爱。爱情和处女膜是对连体姐妹,谁也离不开谁。

大学毕业以后,我在江城居然找不到工作。四年的封闭校园生活,让我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我满以为,我要求回江城就能够找到一份象样的工作,毕竟我毕业于名牌大学。可是我低估了现实的无奈和残酷,在这个都市里,金钱和权势仍占着主导地位,江城报社拒绝收我,原因是他们没有多余编制,而且不缺人,特别是会写字的,象我这样学文科的人,除非我在省级刊物以上发表过重要新闻,还可以考虑。这是江城报社办公室主任告诉我的话,他送我出门时,很遗憾地望着我,叹了一口气。

现在找工作不容易,特别象报社这样的单位,没关系很难进来。

我在走出办公室大门时,这位即将要退休的老人很真实地对我讲了这一点。我很感激地对他说了一声“谢谢”,就离开了报社。上大学时,我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后来进报社以后,我才知道,在江城这个地方,象报社这样的热门单位,大多都是近亲繁殖。

我在江城跑了几天,一般的单位以专业不对口为由,拒绝我的进入,百般无奈的我,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父亲死以后,支书的位子被我远方的一个叔叔一直继承着,父亲生前对他有过恩惠,特别是我的养父梅二狗跟他交情一直很好,在他们相续去逝以后,我和母亲得到了他莫大的照顾,当他看到一脸愁容的我回到三十四凹以后,他开始为我四处活动,秦姨就是他介绍我认识的,她是梅叔老婆娘家弟媳的一个什么亲戚,平时不大来往,为了我的工作,梅叔找到了她,她是江城报社的一位编辑,靠男人的一个什么同学的关系进报社的,以前是我们哪个区政府的一名办事员,当她从镇区来到了市区以后,她就成了我们哪儿所有人艳羡的对象。

我认识了秦姨。我的命运开始在这个女人的引导中发生了质的改变,她给了我一份让许多人羡慕的工作,却又让我失去了一个女人最纯真的东西。

秦姨答应帮我一把,但是我必须答应一个条件,那就是将自己卖一次。秦姨甚至开导我说:

女人嘛,迟早要过男人这一关,有一个好的工作环境,还怕今后找不着男人。

我没有答应秦姨,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我也没法想象将自己卖给一个不爱的男人,会是怎样的一种尬尴。

我没有再回老家,我害怕面对梅叔那张刻满皱纹的脸,害怕看到他眼中混蚀的某种失望。我开始在江城打工。在一家叫梅园的酒楼里,当了一名服务小姐,尽管工资不高,但是我可以独立地自己生活,刚开始的几个月,我做得很开心,而且也很卖力,我已经知道找工作的辛苦,我会珍惜我所找的每一份工作。

我很快从酒楼的一名打杂工升到了领班的位置,如果不是一个叫李刚的男人,也许我现在的生活会很平静,很恬淡。

李刚是一个暴发户,做钢材生意。听说赚钱数不清,钱是个好东西,有钱的男人,连走路的姿态都充满了钱味,目空一切,唯我独尊是李刚为人的特点,可是我却开罪了这样的一个人,他逼得我无处躲藏。

自从梅园老板无意间知道我是一个大学生时,竟然将我当成了梅园的招牌,逢人就介绍:梅林毕业于名牌大学。那个时候,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个女大学在江城还算是稀有动物。

在梅园,老板格外器重我,我一直很感激他。可是有一天,我送酒到李刚的包房里时,听到老板在同李刚说:

我们这儿的梅林,可是个才女,大学生。如果你能够将她搞定,你老兄就是江城里的…后面的话,不知道是什么,里面暴发出肆无忌旦的笑声。

我将酒递给另一个服务小姐,从包间门口悄悄地退了下去。我一直以来的那种开心的心情被老板的话冲击得荡然无存。可是没过多久,这个服务小姐就过来叫我,说老板让去李刚的包间。我极不情愿地去了包房,喝了酒的李刚,满脸满眼通红,一见我就径直拥住了我。

听你们老板说你是个才女,过来让我们开开眼,怎么样?只要你陪我们几个兄弟喝一杯,这些钱就是你的。

放开我好吗?

我一边说一边求救般地看老板,可老板竟象不认识我一样,跟着他们一起起哄般地附和李刚的话。

喝吧,难得李老板今天高兴,况且李老板喜欢你,才给你这么多钱。

我终于知道,象我们这些打工的女孩,别企望老板会如何尊重我们。

放手!

我大声吼了一句。

别给脸不要脸。想同我李刚上床的女人多的是,叫你陪杯酒都不行吗?何况我付钱吃饭,你就得满足我们所有的要求。

放手!不要以为所有的女人都爱钱!

我又一次提高了声音。

李刚发怒了,竟然强行地将我往他身上拉,逼着我陪在座的人喝酒。

忍无可忍的我,扬手将酒泼在了李刚的脸上,李刚反手抓住了我的头发,拖着我往墙上撞,要不是老板怕事闹大,伸手抱住了李刚,我说不定被李刚打死也有可能。李刚抓住我的头发时,我整个人象飘浮在空中一样,严重地缺氧。我的头发被李刚拉落了一把,头也在拖动中撞到了桌子角上,落下了偏头痛的毛病。李刚打了我以后,还将吃了一半的酒饭推翻了,出门时,恶狠狠地冲我说:别让我再看到你。

李刚走了,可是老板却将这一切的损失算在我头上,让我赔偿两千元钱,而且我不能在梅园再呆下去,老板说,李刚不会放过我,让我早点离开梅园。

欲哭无泪。我在百般无奈下,找到了秦姨。秦姨出面为我摆平了这件事,她没有花一分钱,只是向老板出示了一张记者证,老板就当场表示,一切损失与我无关。

秦姨将我带进了报社,她告诉我,记者在江城是一份受人尊敬的职业,特别是梅园这样的酒楼,是不会得罪记者的。

在秦姨有意无意的熏陶下,我接受了秦姨为我设计的人生之路出卖自己,换取一张进报社的派谴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